• 第91章 惊魂时刻(求订阅求票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269字

    夏天一疯劲儿过去会后累了在地上睡了一小睡觉,醒来后跑出了树林,路上一团漆黑,他看见前面停着辆车子,还有人在说话,他三晃两晃就到车子近前,但这时车门已经关上车子启动了,他才大吼一声,拧身到落到车前,挡住去路。

    车里的人借着车灯一看,车前面五六米处站着人,一身白,那张脸泛白光,而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野狼帮歹徒们的普遍反应是,遇见孤魂野鬼了吗?都吓得目瞪口呆。

    最害怕的何老二和黑蝴蝶,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人魔夏天一,喜怒无常,杀不眨眼,而且,杀不死,毒不死,真是个活怪物。

    何老二一咬牙对开车的歹徒说:“冲过去,撞死他!”

    这歹徒一横心,不但没停车,把眼一闭,一脚将油门踩到底了,这辆黑色的加大商务车怒吼一声,对着前面的夏天一撞了过去。

    现在的夏天一大脑被部分核毒控制着,基本上于混沌状态,但他的意识中,动物求生的本能还有。上次在东关排桥被车撞了一次,他也算吃一堑长一智,心说,这玩意是铁老虎,被撞上就飞了,不能再让你撞上,他往旁边一闪身,这车子贴着他的衣服边就冲过去了。

    与此同时,他的疯野又被激怒了,对着夜空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啊——”然后,如飞似箭地在后面就追了上来。

    这些情景,车里的林一兵、铁楠和赵小海,还有得了精神分裂症的古容慕芊都看见了,但他们四个人谁也说不出话来,因为嘴被堵上了,四肢捆得动弹不得,还有人拿枪顶着他们,这些人只有眼睁睁看着恐惧向他们逼来。

    最为担心的就是林一兵,作为一名军人,尤其是传奇兵王,死他不怕,但他最害怕黑蝴蝶他们向夏天一开枪,也不知道现在夏天一体内的核毒扩散到什么程度了,万一有人开枪,子弹击中他引发核爆炸,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至少是西海和林莽两座城市将成为一片废墟,十年之内寸草不生,太可怕了!

    这些严重的后果由于此次行动的绝密工作,旁人不得而知。怎么办?

    情急之下,林一兵运用缩骨法,打算自己给自己松绑,但是这次不好使了。跟手扣不同,因为绑他的绳子是软的,又细又紧,几乎勒进肉里,而且这些歹徒知道林一兵本事大,由何老二亲自动手捆的林一兵,单三扣双三扣,将林一兵的胳膊双手双腿,捆得像麻花,兵王努力了几次,缩骨法终究无效。

    此时的林一兵再急,也分身无术,无力回天,只由听天由命,原来兵王也有无助的时候。

    “他追上来了,奶奶个熊,让老子一枪轰了他!”何老二说着把窗户打开把双管小来福探了出来,对着跟车尾部的夏天一就开要枪。

    “啊,嗯?呀……”林一兵瞪着惊恐的眼睛充他们又摆头,又喊,但哪喊得出来。

    野狼帮的一个小歹徒用枪托子对着林一兵后背,“咣咣”就是两枪托,嘴里骂:“老实点儿,再敢乱动,嘣了你!”

    林一兵哪里听他的,用尽全身的力气蹬脚纵身,整个身子斜着对着何老就撞去了。

    因车子空间毕竟有限,林一兵与何老二还隔着好几个人呢,他这奋力一撞,正撞到另一个歹徒身上,这个歹徒惨叫一声被撞了骨断筋折,同时也发生了连动反应,有一个歹徒正好撞到何老二身上,将何老二撞得一脑袋撞到车玻璃上,“当”的一声,车玻璃被撞裂。

    何老二脑袋嗡了一声,胳膊一动,原本对准夏天一的枪口就偏离了方向,同时拿枪的二拇指一哆嗦,这双管小来福就响了,“轰隆——”火舌一喷,多发霰弹就射向夜空。

    “啊?”听到枪声,林一兵惊得嘴张多大,把眼一闭,心说完了,我们全完成了,这次任务最终失败了,脚下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的生物全完了!

    瞬间,林一兵有一种世界末日降临的感觉。但过了几秒钟,什么事没有,没打着?林一兵那悬着惊恐的才稍稍安定下来。

    此时,黑蝴蝶和另两名野狼帮的歹徒也把枪伸出来了,打算给夏天一补枪,但何老二的枪响过之后,车尾部的夏天一不见了。

    可能被打中了,倒地身亡了吧!这些人这样认为着,把头缩回来,身子撤回车内,车子继续向前飞奔。

    车内的何老二脑袋被撞得生疼,他暴跳如雷,得知是林一兵搞的鬼后,他举枪对准了林一兵要开枪。

    可把捆着铁楠吓坏了,嗯嗯哎哎地摇头,瞪眼,就是说不出话来。

    “住手!”关键时刻黑蝴蝶在副驾上喊了一声。

    “老大?我们又有一名兄弟被姓林的撞废了,应该结果了这个罪大恶极的东西为兄弟们报仇!”何老二对黑蝴蝶的制止有些不满,心说,老大,你那么恨他,我们都那么恨,我现在要宰了他,你怎么又不让了,难道变卦了,对这个小白脸还有什么幻想?

    “二哥,就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把他们几个全都带到悬空洞,当着干爹灵位,我要一刀一刀活剐了他们,喂我的毒蛇!”

    “好吧,暂且让姓林的多活几分钟,不过,你他娘的给老子老实点儿,否则老子先捅你几军刺解解气,奶奶个熊!”何老二不敢和黑蝴蝶顶嘴了,对林一兵骂骂咧咧之后,重新坐好,把双管小猎枪收起来。

    他揉了揉大光头上被撞的地方,这一揉一摸,才感觉到,大凸脑袋上有一个核桃大小的包,一摸疼痛无比,他龇牙咧嘴地咽了这口气。

    “前面是高速收费站,怎么办?”开车的小歹徒问黑蝴蝶。

    “还用问吗,闯关!”黑蝴蝶暗中把手枪就准备好了。

    “是,老大,坐好了!”开车的小歹徒答应一声,一踩油门,车子往前一飘,“咔嚓”一声,把收费室处的花白栏杆给撞飞了,车子像一阵风一样就冲了过去。

    他们的车子刚过去没多远,后面就有反应了,有两辆警车呼啸着追了过来。

    黑蝴蝶一边命小歹徒加大油门开好车,一边和何老二等几个野狼帮的歹徒,打开窗户,把枪伸出来,对着后面追过来的拉着警报喊话的警车就开火了。

    “啪,啪啪……”“轰隆,轰隆——”其中一辆警车被打中,玻璃也碎了,开车的警察可能也受伤了,警车撞倒了路边的护栏,冲出高速,撞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不动了。

    这时另一辆警车发出刺耳的声音,又追了上来。

    有一个小歹徒,隔着扔出一个颗手雷,随着“咚!”的一声巨响,平坦宽阔的高速路被炸出个大坑,来不及刹车的警车被爆炸的汽浪给掀翻了。

    这种惨景,林一兵和铁楠在车里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知道肯定又有几个警员以身殉职了,二人看得热血沸腾,咬牙切齿,心说,如果有了机会,非将这些惨无人道的家伙一网打尽不可!

    自此再也没警察的车辆追上来,这辆黑色的商务车在夜色下如飞似箭,往林莽方向疾驶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冲下高速,又疾驶了十几里,到了原始森林的边上,车子嘎然停住。

    可能停得有点猛了,车顶上飞下一物,像个大包袱一样,“扑通”一声摔倒在车前。

    车内的人无不惊骇,心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像个人?

    何老二和黑蝴蝶命一名歹徒拉开车门,下来看个究竟。

    这名歹徒拿着枪刚转到车前,一个人从地上站起来了,嘴里尖声尖气地嘟囔着:“哎呀,停车也不说一声,不知道上面有人睡觉吗?真差劲!”

    “不许动!”歹徒一看是个人,赶紧举枪对准了他。

    借着车灯一看,众人都惊呆了,见此人一身白衣服,白脸像雪,双目如血。闹了半天,此人正是人魔夏天一,原来根本没把他甩下来,他什么时候趴到车顶上睡着了。这一猛然停车,才又把他甩下来摔醒了。

    “妈的,又用这玩意对着我,去死!”夏天一瞬间又被激怒了,也不管什么枪不枪了,把胳膊一挥,一股劲风袭向这名歹徒,这名歹徒惨叫一声被甩去几丈高,十几秒后才沉闷地裁到林子里。

    “啪啪——”终于,从惊愣中醒过来的黑蝴蝶和一名野狼帮的小弟对着夏天一抠响了扳机,这次林一兵根本来不及制止,他把眼睛一闭,心又悬到了嗓子眼。

    枪响之后,就见夏天一晃身,几颗子弹就打空了。

    “你们这帮坏蛋又来害我,为什么要害我?为会么——”夏天一像一头爆怒的雄狮,大吼一声冲向车子,双手抱着车子,一用力,重达几吨的商务加长车被他掀了个四脚朝天。

    “哈哈,你们爽了吧,不害我了吧!哎嘿,嘿嘿,好玩好玩……”夏天一看到车翻了,车里的尖叫声,惨叫声,乱成了一团糟,他高兴了,像个顽皮的小男孩一样,在旁边拍手喊好,还直蹦高。

    车里的何老二和黑蝴蝶以及几个野狼帮的歹徒,狼狈地从车里趴出来后,对着夏天一“啪啪啪……”又是几枪。

    夏天一连蹿带蹦,左躲右闪,由于他身法快如闪电,子弹根本打不着他。

    这些人一看,我的妈呀,这是个魔鬼,枪都打不着,快跑!这些人也顾不得车里的林一兵等人了,四散奔跳,何老二保护住黑蝴蝶“轰隆,轰隆”放了两枪,也夺路而逃。

    夏天一眼尖,看到了何老二和穿小护士服的黑蝴蝶一起跑了,疯劲又上来了,“放下我的芊芊——”他怒喊着,在后就追,他们很快没入森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