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虎口脱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218字

    车子坐着很舒服,但要是翻了那就坏了,甚至想出来都难,何况是林一兵此时被捆得像粽子。而且,他觉得身上压着个人,这个人一动不动的,隐隐还有冷冷的粘稠状液体流到了自己的手上。

    四周一团漆黑,除了能听见两个人女人的呻吟声之外,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林一兵高兴地知道,铁楠和古容慕芊还没死,不行,我得救她们,我们不坐以待毙,但前提是得先自救,然后才有可能救他们。

    林一兵抖擞精神,身子扭动挣扎了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具死尸翻到了一边去。

    由于翻车的幅度很大,林一兵嘴里的东西被撞了出来,被捆了这么半天,他全身都麻木了。喘了几口气,他很快缓缓过来。

    “楠楠?芊芊?赵大哥?”林一兵喊了一遍,没有人回答。

    此时,林一兵觉得大腿处有一个尖锐的东西顶着自己,稍微一动就疼痛无比,他挣扎着抬起头来,转了一下身子,把头转到近前,这才看清楚是歹徒身上的一把匕首刀。

    此时,这可是根救命稻草,林一兵挣扎着抬起头来,把刀子咬在嘴里,然后凭着感觉向自己肩头有绳子的地方作拉锯运动。

    但由于车子是底朝天,里面还有四五个人,能活动的早爬出来逃命去了,剩下的除了死的就是昏迷的,再就是被捆着,被压着的,被卡着的,一句话都是活动受限的,又是深更半夜,车里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兵王的活动太受限制了,连拉锯这么简单细小的动作,也费了他很大的精力,足足有好几多分钟,终于把绑他的绳子给拉断,同时,自己肩头衣服被刀子拉破,连皮带肉给拉开二公分深,四五公分长一个大血口子,鲜血直流,林一兵疼得龇牙咧嘴的。

    但可喜可贺的是,兵王又恢复了自由,由于他体内的超能量存储,很快伤口很也不那么疼了,尽管伤口此时仍然鲜血直淌。

    林一兵顾不得许多,得赶紧救人,他害怕一会儿那个疯颠无常的人魔夏天一再回来,这些人就全都没命了。

    他摸索着,把车子里的人全都从车子扒拉出来,一共有五个人,到了车外面,借着淡淡的星光,林一兵这才看清楚,这五个人中,有两个是野狼帮的歹徒,一个是开车的那个小子,早死多时了,原因是车子翻的时候,他被方向盘挤着胸膛窒息而亡。

    另一个歹徒是翻车被赵小海压在身下,也是窒息而亡。

    剩下的二女一男就是铁楠、古容慕芊和赵小海。

    林一兵赶紧把三个人绳子斩断,先把铁楠抱在怀里,连摇带晃,连声呼喊,“楠楠?……楠楠——”

    好半天,铁楠才醒过来,“兵哥,兵哥?是你吗?……这不是做梦吗?”

    铁楠活动活动筋骨,并没爱多大伤,只是受了些惊吓,另外被捆得时间长了,这一活动很快就恢复过来。遭遇了劫后重生后,铁警花眼里闪着激动的泪光。

    “楠楠,不是做梦,我是林一兵,我们得救了,你感觉怎么样?”林一兵看铁楠安然无恙,一激动把自己的真名说了出来。

    “我没事……兵哥……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铁楠不顾一切地扑到林一兵怀里,二人相拥而泣。

    这些话正好被根本没昏迷的叛徒赵小海听见了,这场景也被他看见了。

    现在的赵小海心里成了一种病态,他因为太爱铁楠了,这种爱是一种扭曲变性的爱,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择手段的爱,无论什么时候他心里想的全是铁楠,然而铁楠似乎并不喜欢他。这一切他都归究于林一兵的出现。

    赵小海的爱得不到满足,把一腔愤怒和仇恨全都撒到了林一兵身上,这也是他迈出这可怕的一步的根本原因。

    但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又太过离谱,刚开始进行很顺利,古容慕芊被黑蝴蝶劫走,林一兵在餐厅被炸,自己暗中打晕了铁楠,这一切似乎都天衣无缝。

    赵小海本想着跟黑蝴蝶两清之后,人不知鬼不觉地拿着他们密谋谈话的录音卡和铁楠回到警局,两个人继续重编好梦,还做一对风光无限的警界精英。

    但接下来形势急转直下,先是何老二突然翻脸把自己给捆了起来,接着是林一兵死去活来,还跟黑蝴蝶搞到了一块,再接着是人魔夏天一出来搅局,打乱了他的全部计划,惊恐之余车子翻了,这一切都令他措手不及。

    但此时的赵小海的运气也不错,车了翻了个底朝天,他下面有一个歹徒垫底,有功夫的在身的他没受什么伤,只是被捆着,嘴里的东西被堵着,不能说话,行动不便而已。

    林一兵成功自救以后,把他也从车里拖出来,把绳子给他斩断,嘴里的东西掏出来,他脑子很清醒,他除了呼吸有些困难之外,没什么大碍。

    狡猾的赵小海断定自己的行踪还没有暴露,否则,林一兵不可能救他,反而会杀了他。

    因此他在那里装死,一看关键时刻又是林一兵把他心爱的铁楠给救了,他不但不感激,反而更加痛恨林一兵了,心说,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我为什么摊不上呢?此时要是我把楠楠给救了,她肯定会爱上我的,那该多好啊!

    可是对他来说,残酷的事实是,林一兵此时怀里抱着铁楠,二人大诉衷情,柔情无限,令他醋性大发,嫉妒之心将愤恨之火烧得更旺了。

    另外,他还想着自己怎么掩盖自己的罪行,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行踪暴露了,在林一兵和铁楠面前,他根本没有活的希望。

    因此,他一边喘气养神装死,一边想办法,此时林一兵和铁楠一说话,他就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兵哥,太可怕了!……你是怎么躲过去了,没炸着你吗?……那夏天一和黑蝴蝶又是怎么回事,我们又是怎么遭遇在一起的?”铁楠激动问。

    林一兵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铁楠听得目瞪口呆。

    赵小海一听,哦,他们果然有事情瞒着我,就连我最喜欢的楠楠也瞒着我,原来,这个王八蛋既不是什么张华,也不是什么林华,而叫林一兵,那么他究竟是干什么的呢?为什么要给古容慕芊当贴身保镖,恐怕不只是为了钱,他怎么有如此大的能耐?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不行,我必须得弄清楚。赵小海心里这样想着,侧耳听着。

    “楠楠,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我们得看看芊芊和赵大哥,得赶紧离开这里。”

    铁楠点了点头,冲过去救古容慕芊。抱起她连摇带喊,但古容慕芊仍然昏迷,铁楠用手一摸,还呼吸,赶紧把她放躺下,进行抢救。

    这边的林一兵冲到赵小海前前,连摇带晃呼喊了几声,赵小海装作苏醒的样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啊?……兄弟?真的是你!你……你从哪里来呀,我还以为你被炸死了呢……”他挣扎着站起来,假装激情惊奇的样子,和林一兵拥抱在地一起。

    少顷,林一兵推开他问:“赵大哥,你伤得重吗?能走吗?”

    “不重,没事儿……”赵小海活动活动四肢,还原地走了几步。

    “那就好,来你帮我,咱们把车子弄好,赶快离开是非之地,芊芊小姐本身就有病,又遭此重创,伤得肯定很重,救人要紧。”

    此时,铁楠把古容慕芊放下,三个人来到四脚朝天的车子边,攒足了力气,把这几吨重的大商务车,又给翻了过来,然后把古容慕芊抬到车上,由铁楠扶着她,赵小海也上车。

    林一兵打着车子,上了路就近回了林莽。

    到达林莽医院时,已是凌晨三点多钟,古容慕芊经过医师的诊断抢救,又住进了医院。

    安顿好她以后,铁楠给西海市的邱局长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把今晚的情况向他作了详细的汇报。

    邱局长一听吃惊非小,“什么?黑蝴蝶就是沙天威的女儿沙雪娇?沙天威跑了?这还了得?西海还出了个人魔叫夏天一?”

    吃惊之余,邱局长当即表扬并安慰了他们三个,然后连夜向上级汇报了西海市的情况,省厅当即指示,封锁所有机场、码头,动用全部警力,务必将野狼帮一伙一网打尽。

    但对人魔夏天一,省厅明确指示,不准开枪,要配合林华等人动用传统武力将其制住,做去核处理或者时不可解时,找时机将其除掉。

    邱局长连夜又将电话打到了林莽市局,并与林一兵和铁楠通了电话,传达了省厅的指示,二人当即表态坚决完成任务,并通过局里向军分区要了一架军用直升机,由全市的警察、武警和特警配合,天一亮就对这片原始森展开拉网式搜索,重点是地势凶险的悬空洞。

    电话挂断后,林莽市警察局的李局长带人连夜到医院看望了古容慕芊和林一兵、铁楠、赵小海,送走了林局长一行之后,林一兵、铁楠和赵小海睡意全无。

    狡猾的赵小海多次试探,软磨硬泡,终于从林一兵和铁楠的口中得知,林一兵的真实身份是猎豹海军陆战队的传奇兵王,至于林一兵此次担负的重大使命和涉核危害性,他不得而知,只知道是为除掉人魔夏天一而来。

    赵小海得知这些秘密后,眼珠直转悠着,他躺在床上筹划着自己的计划。而林一兵和铁楠太累了,已经歪在古容慕芊旁边的床上,进入了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