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喝交杯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460字

    天灰蒙蒙放亮时,林莽市的警察、武警和从西海市赶到的特警大队,以及军分区一个营的兵力共一千余人全副武装,还有一架军用直升机和两架警用直升机,集结在原始森林边上待命。

    西海市警察局的邱局长和军分区的首长亲自下达了搜索这片数百平方公里原始森林的命令,并且特别强调,这次抽调的大部分是精兵强将,要慎用枪支弹药,如果发现人魔夏天一的行踪绝对不能开枪,只能将其包围,并用传统武力将其制服或除掉。

    接着邱局长又把夏天一的身高相貌特征对大家了说了一遍,并把其照片传阅了一下,让大家做到心中有数。

    空中的三架直升机由林一兵和铁楠负责,地上的搜索由赵小海带队负责,命令一下,直升机发动,巨大的马达声带动螺旋浆飞速旋转,带起的狂风将地面的沙尘土吹得漫天飞舞,草木摇曳,遮天蔽日的。

    同时,一身警服的警察和全身迷彩的武警特警和士兵向森林推进。

    林一兵坐在军用直升机上,两边是两架警用直升机,铁楠坐的那架在他右边,两个人相互点了点头,然后军用直升机在前,两架警用直升稍后,大体成“品”字形向前推进,飞行高度不超过一百米。

    算上这次,铁楠这是第二乘坐直升机执行搜索这片原始森林的任务,第一次是在林一兵演习开始的两天后,她们组织警力在警用直升机的掩护下,查抄了野狼帮的基地悬空洞,那次虽然没抓到歹徒,但收缴了歹徒大批武器,也算有收获。

    现在的林一兵又恢复了军人的形象,换上了一身军装,头戴钢盔,迷彩服,油彩脸,腰里别上军用手枪,腿里藏着军刺和军用匕首,一只手里提着一把KU88自动狙击步枪。

    他坐在军用直升机里,通过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不停地搜索着下面的森林、草地、沼泽,甚至每一棵树木。

    悬空洞是重点,在三架直升机的空中掩护下,赵小海带着警员分三路冲进了悬空洞,全洞搜索,结果空无一人。

    就这样,一个上午四个多小时过去了,没有发现目标,不要说黑蝴蝶和何老二,连野狼帮的一个歹徒也没见着,还有那个可怕的夏天一也没了踪影。

    林一兵不死心,跟那两架警用直升机还有地面队伍取得联系后,像梳头发一样,又搜索了一遍仍然没有。

    林一兵还不死心,三架直升机沿里索亚海沟空中搜索,很快他们找到了长在悬崖上的那颗大奇松,用瞄准镜一看,松树上既没人也没那条蛇王,下面的海水仍然如一道白帘沿海沟奔流。

    最后,林一兵让两架警用直升机空中掩护,让自己乘坐的这架军用直升机定在这棵奇松上的面,他和两名特警端着枪从悬绳上滑下来,先进了左边的悬空洞,到里面转了一圈,果然没人,后又通过那棵松树,进了右边的洞口,找了出口之外,仍然空无一人。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收兵撤退回林莽。回到林莽后,已是傍晚,他们整整搜索了一天,结果一无所获。

    大部队警力撤走以后,又剩下林一兵、铁楠和赵小海三个人,他们三个垂头丧气地来到古容慕芊所在医院。林一兵军装也脱了,仍然西服革履,一个普通保镖的形象。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林一兵不在时,上级也知道了保护古容慕芊的重要性,她所在这所医院里三屋外三层戒备森严,古容慕芊的病房二十四小时监控,并且全副武装的警察、武警和特警每四人一班,轮流站岗,确保她的安全,发生警情或要疑情况立即汇报。

    林一兵三个人进来一看,经过一天的调治,古容慕芊脱离了生命危险,正在睡觉。

    医务人员向林一兵介绍说,古容慕芊目前仍然是精神分裂严重,有时逮谁给谁叫夏天一,逮谁给谁叫兵哥,然后格格格地傻笑不停,每当这个时候,护士就会过来给他打针安静剂,睡一觉后才会好起来。

    三个人看过古容慕芊的病后,心情沉重,出了病房楼,林一兵闷闷不乐的,百思不得其解,昨天晚上凌晨一点来钟的时候,夏天一追黑蝴蝶的野狼帮明明钻进了这片森林,可我们四五个小时后搜索就没了踪影,难道他们会驾云遁地不成?要能抓住黑蝴蝶,找到解药,古容慕芊的病情就能康复。

    铁楠看林一兵眉头拧成了疙瘩,灿然一笑开导他说:“兵哥,胜败乃兵家之常嘛,找不到这些歹徒就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们这么多人肯定不会人间蒸发,总有露面的时候,什么时候扫到他们的影子什么时候抓他们也不晚。

    办案抓贼也不能急于求成,有时一件大案要案,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有眉目,跟野狼帮打交道既得有信心,也得有耐心,因为这些家伙太狡猾了!好了兵哥,不说这事了,都一天了没好好吃饭呢,咱们三个今天晚去吃火锅吧?”

    林一兵一说吃也真饿了,嘴角微微一扬:“好吧。”

    “我就不去给你们俩当灯泡了,我要当快乐的单身汉,有行动时喊我就行,拜拜!”赵小海说完悻悻地走了。

    铁楠充着他的背景一呶嘴:“切,你不想去就算了,还说那么多!走,兵哥,我们俩去!”说着,她拉住林一兵撤娇地往前就跑。

    林莽毕竟只是个县级市,跟西海市的热闹繁华比起来,只能算是小乌见大乌了,不过,晚上供吃饭玩乐的地方也不少。

    铁楠也穿了一身便服,挎着林一兵的胳膊,二人就是一对热恋情侣,步行来到了一家海城火锅居门面前停住了,这里是夜市,在这个大广场里露天营业,一桌挨着一桌摆出好几排,每桌上都坐满红男绿,热热闹闹,服务员忙得腿都跑细了。

    最后,服务员又给林一兵他们俩加张桌子,火锅架上,点了些牛肉和羊肉,配菜和各种料都上齐后,要了几听啤酒,两个人边涮火锅边聊。

    “兵哥,你今天穿军装的样子好帅。”铁楠说着充她媚然一笑,并给他夹一片羊肉放到他面前的碟子里。

    “是嘛,兵哥本来就是军人,兵王嘛,哪能不帅呢……”林一兵微微一笑,欣然接受。

    铁楠格格一笑,“你倒是不客气,那么我呢?”说着,铁楠双手拖着香腮,一双凤目脉脉含情地注视着林一兵。

    “你要穿军装更帅,绝对是英姿飒爽,倾国倾城!”林一兵把肉吃在嘴里津津有味地说。

    “去你的吧,哄人也不会,哪有说女孩子帅的,形容男孩子英俊潇洒那是帅气,形容女孩子貌美如花那叫漂亮,你懂不懂啊!”铁楠娇嗔地说着,拿起啤酒跟林一兵干杯。

    “嗯,楠楠说得对。”说着林一兵把酒放到嘴边要喝。

    铁楠眼明手快,伸出葱脖似的小手把酒杯给夺住了,娇嗔地说:“先不许喝!我不是问你我穿军装漂亮不漂亮,本小姐又不是军人,穿什么军装?你分明是在搪塞我。

    另外本小姐来就漂亮,那还用你夸奖吗?要不然当年在学校是校花,如今到了警局是警花,这花可不是谁都能当的,外人送号‘万人迷’,那能不漂亮吗?我是问你,本小姐是穿警服漂亮些呢,还是穿便服漂亮些?要如实回答,不许油嘴滑舌!”

    “嗯,让我想想啊……”林一兵边嚼肉边作思考状,两眼乱转,自言自语似的,“你穿警服……你穿便服……你真的想听实话?”林一兵瞪大了眼睛问。

    “那当然了,不听实话我问你干嘛?”铁楠撇着小嘴,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凤眼闪着林一兵,更显得娇楚动人。

    “那我说了实话你可不准急。”

    “嗯,不急。”铁楠点点头。

    “你可不准恼。”

    “嗯,不恼。”铁楠楠又点点头。

    “你可不准……”

    “你还有完没完了?!”铁楠的霸道劲儿上来了。

    “那好,我说。其实你穿警服和穿便服都……”林一兵故意停了一下。

    “哎呀,快说,都怎么样?”铁楠想着林一兵肯定说都好看,故意在这卖个关子,她也故意这么问,女为悦已者容嘛,铁楠现在就想让林一兵夸她,她听着舒服。可能是恋爱中的女人都这样,喜欢听男友的奉承话吧。

    “都不好看!”林一兵的回答跟铁楠想的截然相反,铁楠听了忽灵了几下大眼睛看着林一兵。

    “你想知道你穿什么才最好看吗?”林一兵问。

    “嗯,当然了,快说,我穿什么最好看?”铁楠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什么都不穿才最好看……”林一兵轻声地对着她的耳朵说。

    “啊?”铁楠粉嫩的小脸瞬间变得绯红,“好呀,你个坏蛋,你敢耍我,你坏你坏你坏……”双拳直捶林一兵的肩膀。

    “哎哎哎,酒撤了……”林一兵赶紧求饶。

    “就不让你喝,谁你让使坏!”铁楠说着呶着小嘴霸道地拉着林一兵的胳膊。

    林一兵一笑,把端着酒杯的胳膊顺势伸到了铁楠的怀里,和她的胳膊一交插,酒杯就到了自己的嘴边,冲铁楠一点头,“嗯,快点,我等你……”

    铁楠就明白了,小脸更红了,也用这只胳膊端起了酒杯,两个人两个胳膊交插一口气把酒喝干,其实这就是交杯酒,然后相互看着对方,都开心地笑了。

    正在这时,过来一个男服务员对林一兵说:“林先生,那边有人找你,你过来一下。”

    林一兵对铁楠说:“楠楠你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然后站起来跟着服务员就走。

    出这个广场拐了三四个弯,这个男服务员还往前走,也不说话,林一兵纳闷,谁找自己呀,在哪儿呢?他忍不住问了两句。

    男服务员说就在前面,马上就到,然后还是在前面走,穿过一个胡同,又拐了几个弯,男服务员说,电话厅里那个人找你,我就不过去了。说完,男服务员转身回去了。

    林一兵顺着男服务员手指的方向一看,电话厅那边果然站着人正在打电话,由于是夜间,电话厅又挡着他半个身子,林一兵看不清是谁,就快步向这个人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