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每人一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309字

    黑蝴蝶淡然一笑,“赵队长,别急嘛,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摆在你面前只有一条路,要么跟我们继续合作,加入我们野狼帮,要么现在就去死!”

    黑蝴蝶说着,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啪”的一声把保险打开,就顶在了赵小海的脑门子上。

    赵小海现在彻底明白了,自己走这条路是多么愚蠢,相信野狼帮的歹徒是多么地弱智,他们是灭绝人性的恐怖分子啊!

    这帮人杀人不眨眼,自己就这么死了也太窝囊了,为了楠楠我已经是叛徒了,什么也不在乎了,好歹现在我还能看到她,如果就这样被黑蝴蝶毙了,我竹篮打水落场空不说,还遗臭万年,太不值过了……

    “老大饶命!我……愿意加入野狼帮!”赵小海脑子里这些念头一闪,赶紧求饶。

    赵小海此言一出,在林一兵和铁楠心里像抛下一枚重磅炸弹!

    “你这个软骨头,败类!我呸——”林一兵气坏了,此前他对这个赵小海总体印象还算不错,尽管他为了铁楠仇视自己,处处跟自己为仇做对,但至少他有血性,够个男人。可是现在,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铁骨铮铮的警界尖兵,竟然是个愄刀避剑的怕死鬼!

    “来人,把他嘴给我堵上,省得他在这里唧唧歪歪的。”黑蝴蝶现在对林一兵全是愤恨。有歹徒找来块破布,把林一兵的嘴给堵上了。

    但此时最惊讶难耐、最痛苦落魄、最不能接受的不是林一兵,而被歹徒堵住嘴五花大绑的铁楠!

    铁警花欲哭无泪,欲骂无声,只有瞪着一双喷火的凤目,以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赵小海,仿佛不认识他似的的,这就是领导赏识众人敬仰的刑警队副队长?这就是一直以来与自己配合默契、并肩战斗、生死与共的好搭档?这就是一直暗恋着自己、感动得曾经令自己热泪盈眶的热血男儿?她的心在滴血,仿佛受了奇耻大辱。

    “哈哈哈……”黑蝴蝶开心地大笑起来,“赵队长,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代表野狼帮欢迎你的加入。”说着,还给他抛了个媚眼。

    “慢,老大,赵队长愿意加入我们帮是好事,但是我们帮有我们帮的规矩……”何老二说着充黑蝴蝶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可是刑警队的副队长,他张口一说,你就么相信他?不要忘了林一兵的教训。他万一要是有钩钩心卧薪尝胆,我们岂不又是引狼入室?

    “二哥,入帮当然得按入帮的规矩办事,那都是回基地以后的事了,走吧,赵队长,哦不,以后就叫你赵大哥吧,你得把我们平安送出林莽,回到我们的基地,再正式为你摆宴、举行隆重的入帮仪式。”黑蝴蝶自有打算地打断了何老二。

    “多谢老大,一切全听老大安排!”赵小海双手一拱充黑蝴蝶施礼,眼睛偷偷地瞄了一下铁楠,但迎接他的确是铁楠那一脸的蔑视和咬牙切齿的目光。

    在赵小海的巧妙布置下,黑蝴蝶和何老二带着野狼帮的十多个歹徒,押着林一兵和铁楠,弄了辆车子很顺利地出了林莽,又钻进了原始森林。

    天亮之后,他们到了悬空洞附近,为了以防万一,黑蝴蝶派出两个弟兄前去打探,看有无异常。

    半个多小时后,这两个歹徒回来报告说平安。黑蝴蝶一声令下,带着人进洞了。

    派出远哨和近岗后,洞内燃起火把,照如白昼一般。

    他们沿着主洞走了几里路,回到洞中宽阔处,野狼帮称为聚义大厅,黑蝴蝶知道林一兵本事大,神鬼莫测的,怕他再跑了,因此她吩咐四个歹徒持枪看着这两个五花大绑的人,然后当着林一兵和铁楠的面摆起了酒宴,名义上当然是赵小海的欢迎宴和庆功宴。

    时间不大,酒宴还真摆上了,这次可不是他们自己生火做的,而是从林莽带的现成的酒肉。

    黑蝴蝶和何老二相陪,一张大桌子就坐了他们三个。黑蝴蝶亲自给赵小海倒了一杯,然后媚然一笑,端起酒来说:“赵大哥,我们野狼帮这次出征西海,可谓是险象环生,但最终还是逢凶化吉,战功卓著,主要是你的功劳,来,小妹敬你一杯……”

    黑蝴蝶说着,与赵小海碰了一下杯。

    “多谢老大抬爱。不过这功劳赵某可不敢当,这都是老大运筹的结果,赵某只不过尽了一点绵薄之力而已,实在是微不足道,何足挂齿,来,干!”赵小海满面春风地端起酒来,和黑蝴蝶一饮而尽。

    黑蝴蝶一听更高兴了,把凳子往赵小海身边拉了拉,又是敬酒又夹菜,还不时地向赵小海抛两下媚眼,两个人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何老二也跟赵小海喝了两杯,两个人客气了两句,但他看到黑蝴蝶跟赵小海这么亲热,心里极不痛快,男人天生的嫉妒和醋意油然而生。

    何老二心里说,奶奶个熊,老大这是用人之道呢?还是对这个赵小海动心了呢?论长相,姓赵的算得上个美男子,比林一兵还在顺看,论身手,也是不同凡响,姓赵的要真加入我们的野狼帮,把我们老大勾去怎么办?另外,他要是怀有二心当了警察的卧底怎么办?

    不行,老子绝对不能让黑蝴蝶身边再出现这样一个危险人物,小白脸没好心眼,当年的林一兵就是前车之鉴,老子吃一堑长一智,必须帮老大把好关,而且,今后老大只能是老子的女人!

    想到这里,何老二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拎起酒瓶子给赵小海倒了一杯酒,嘿嘿一笑说:“赵兄既然对我们野狼帮情有独钟,而且咱们老大又这么赏识你,兄弟真乃是有福之人呢。二哥替你高兴,不妨先给你说说这入帮的三个规矩,也就是要想成为野狼的兄弟,任何人都必须过这三关,第一关就是头名状,第二关是刀尖舔食生肉,第三关是胸前刺青。

    这后两关对兄弟你来说当然是手到擒来,关键是第一关,你原来是个警察,因此呢,你这头名状也得杀个警察,眼前就有一个机会……”

    何老二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旁边绑着的铁楠,然后双眼盯着赵小海继续说,“这个小警花可是咱们老大的仇人,也不光是老大的仇人,还是我们整个野狼帮的仇人,我不说你也知道,一年前,就是她一枪将我大哥蛇人,也就是野狼帮的原老大击毙了,现在这个大好的机会留给你,你过去把她给杀了,头名状这一关就算过了。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何老二说着,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递给了赵小海,并用眼看了一下黑蝴蝶。

    “有什么不舍得的?反正这个小贱人已经注定不是我的菜,亏我对她那么好,宰了她一了百了!”赵小海说着将匕首刀接了过来,看了看黑蝴蝶,黑蝴蝶没说话,只是慢慢腾腾端起杯子喝起水,这就等于默许。

    赵小海又看了一眼被绑着铁楠,铁楠则瞪着喷火的目光看着他,赵小海一咬牙,充何老二和黑蝴蝶施了个礼,径直向铁楠走来。

    他们的谈话,旁边的林一兵和铁楠听得清清楚楚,此时二人嘴里的东西早就被掏了出来,只是绑绳没有松开而已。另外,每个人身后还站着两个端枪的歹徒专们负责看着他俩。

    林一兵一听好歹毒的何老二,更歹毒的赵小海,这个败类为了活命,讨得黑蝴蝶和何老二的欢心和信任,竟然要来杀铁楠了,怎么办?林一兵一急,气血上涌,身上的绑绳勒得更紧更疼了。

    “赵小海,你个败类,竟然杀一个被绑缚的女人,你还是个男人吗?有种你充我来!”林一兵充着赵小海的背影喊。

    这时铁楠生怕赵小海去杀林一兵,赶紧骂开了:“赵小海,你个叛徒,你个败类,我铁楠只要有命在,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你快来杀我呀——”

    赵小海听到这两个人骂声停住了,怔了一下,转回身瞪着林一兵冷笑了两声,然后对黑蝴蝶和何老二说:“老大,二当家的,能不能让我先杀了林一兵?”

    “哦,为什么?你难道跟兵哥还有仇?”黑蝴蝶明知故问,心说林一兵和这个铁警花还真依依相惜呀,那好,我今天得看场好戏,二哥这一招高明,既能试出赵小海是不是真心入帮,又能解我心头之恨,

    “是,老大,我和林一兵有血海深仇,我深爱着我的楠楠,可是此人横刀夺爱,要不是他,这个小贱人就是我的!我和他不共戴天!望老大和二当家的成全。”赵小海说着用匕首一指林一兵和铁楠咬着牙说。

    “好吧,赵大哥,我可以成全你。不过,这两个人都是我黑蝴蝶要亲手在我干爹灵前活剐了喂毒蛇的仇人,我只允许你每人各杀一刀,而且不能让他们俩毙命,至少得留口活气,一会吃完这顿饭,我就把他俩一刀刀活剐了喂蛇,你去吧!”黑蝴蝶看了看林一兵,又看了看铁楠对赵小海说。

    “是,谢老大成全。”赵小海一转身拿着匕首直奔林一兵而来。

    “赵小海,你个畜牲,不要杀我的兵哥,我铁楠从来都没爱过你,我恨你,有种你来杀了我!”铁楠骂着,眼解瞪裂,银牙咬碎。

    “小贱人,你别急,我先捅了他,然后才轮到你,一个一个来!”赵小海说着也不看铁楠,来到林一兵面前,瞄了一眼林一兵身后站着的两个拿枪的歹徒,然后把刀放到林一兵的腹部,“王八蛋,跟老子抢女人,想不到你会裁到老子手里吧?!”

    赵小海说着,一咬牙,拿刀的胳膊一动,手一用力就是一刀。“啊?不要杀兵哥!不要——”身后传来铁楠撕心裂肺的哭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