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洞中激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320字

    赵小海走到林一兵近前,说着狠话,并恶狠狠给了林一兵刀,被绑在另一边的铁楠看着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

    瞬间,林一兵把眼一闭,心说完了,格老子的,没想到,老子一世英名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这个警中败类手里,这真是明枪易躲,家贼难防啊!更遗憾的是,老子这次任务最终还是失败了……

    嗯?怎么一点痛苦也没有?而且,他觉得身上一松,绑自己的绳子唰的一下断为几截,散落到地上。

    赵小海怎么把自己放了?林一兵惊愣的时候,赵小海轻轻说了一声:“快去救人,楠楠交给你了!”

    说着,飞起一脚将林一兵身后端着枪的一名歹徒给踢飞了,这种猝不及防的攻击,完全出乎两个歹徒的意料,另一名歹徒一惊,啊了一声刚要举枪,赵小海一匕首已经刺入这名歹徒的胸口,这名歹徒惨叫一声倒地身亡,他的枪就到了赵小海的手中。

    赵小海举枪对着黑蝴蝶和何老二冲了过去,一抬手“啪啪”就是两枪。

    赵小海这些动作快如闪电,一气呵成,从把林一兵的绑绳斩断,到攻击两名歹徒夺枪,再到向黑蝴蝶和何老二射击,总共不超过十秒。

    因此,尽管有所防备的黑蝴蝶和何老二,此时也有些吃惊,一看不好赶紧钻桌子底下去了,掏枪向赵小海射击,“啪啪啪……”,枪声大作,这洞里可就乱了。

    究竟怎么回事呢?原来赵小海又反水了!而且今天是赵小海第一次在林一兵面前表现出沉稳的性格,他嫉恨林一兵,叛变后跟黑蝴蝶合作了两次,都是为了得到铁楠,但是两次黑蝴蝶和何老二都是出尔反尔,把他当枪使不说,还不顾他的感受非要杀铁楠不可。这是赵小海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但痛定思痛后,赵小海就决定假意答应入帮,再寻找机会解救铁楠。

    对赵小海来说,铁楠就是他的一切,这一点永远没有变,他始终履行着“这辈就只爱铁楠一人,只要有他在,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铁楠”的诺言。

    路上,赵小海就想着如何解救铁楠脱险的事,但一直没有机会。后来到了野狼帮的基地悬空洞,他从黑蝴蝶嘴中得知,吃完这顿饭以后,铁楠和林一兵就将被黑蝴蝶杀死,为她干爹报仇。

    庆功宴上,表面上,赵小海和黑蝴蝶很投机很亲热,实际上他心里很焦急,心里想的全是怎么解救铁楠逃离虎口,他知道时间不多了,正愁没有机会的时候,何老二让他杀铁楠立头名状,赵小海灵机一动,知道机会来了。

    但是他心里仍然没有把握,因为赵小海看出来了,奸狡的黑蝴蝶和何老二并不信任他,否则,不会让自己在此立头名状杀铁楠,这是对自己的试探。

    自己一旦动手,救人时间也就只有十秒钟左右,因为铁楠和林一兵并没有绑在一起,而且每人身后都有两名持枪的歹徒,要想把两个人的绑绳都松开,没有这个可能。

    当然,赵小海从内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救林一兵,但他也知道,不解救林一兵,仅凭他和铁楠很难逃离虎口。因为这是野狼帮的基地,虽然歹徒只有十几个人,但是这十几个歹徒都是悍匪,哪个手底下都有两下子,特别是黑蝴蝶和何老二更难对付,到时候救不出铁楠,二人双双都得毙命。

    因此,要想有胜算必须得把林一兵给放开,但怎么靠近林一兵呢?何老二和黑蝴蝶要自己杀的是铁楠,自己要自作主张朝林一兵走去,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提前暴露,那一切就会完了。

    赵小海拿着匕首刀思索着,走到铁楠近前的时候还在想这事,恰在这时,林一兵骂他,赵小海灵机一动,这才向黑蝴蝶和何老二请示先杀林一兵。

    黑蝴蝶和何老二没看出赵小海的用意,也就同意了,赵小海心中高兴,这才来到林一兵近前,说着狠话,装作要杀林一兵的样子,刀子放在林一兵的腹部,却没往里捅,而是用力往下一划,将林一兵松了绑,然后出其不意地攻击了林一兵身后的两名歹徒并夺了枪。

    这就是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机灵的林一兵就明月了,关键时刻是赵小海把自己救了,哦,让自己救铁楠,那我还等什么,跟这些歹徒拼了!

    获得自由的林一兵此时身上却没有任何武器,军用手枪早就被何老二收去了,身上的军刺和匕首也被歹徒们没收了。

    但兵王毕竟是兵王,尽管赤手空拳,此时也是一头猛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脚一跺身子向铁楠这边射了过来。

    铁楠这时也刚刚从眼前的突变中反应过来,她身后的两名歹徒反应也很快,一看那边有变,林一兵向他们扑过来,举枪对着林一兵“啪啪”就是两枪。

    林一兵早就防备他们俩了,一看他们举枪,不等枪响,他就地一滚,就躲过了这两枪。

    两名歹徒一看没打中,再想射击,可就没有机会了,因为此时,林一兵已经到了一个歹徒眼前。

    这个歹徒用的还是长枪,远没手枪灵活。因此他的枪和胳膊同时被林一兵抓住了,一转圈,这个歹徒身不由己就挡在林一兵前面成了枪耙子,这时另一个歹徒的枪就响了,正好打中这名歹徒。

    林一兵就势把歹徒的尸体一脚给踹出去了,正砸在那名歹徒身上,死尸压活人,两人同时倒地。

    林一兵不管这些,歹徒手中的长枪早就到了他手中,冲到了铁楠近前,双手握住捆铁楠的绳子,用力只一拽,“嘣嘣”全断了,因为这绳子再结实没有防盗网的钢筋结实,那玩意兵哥双手握住用力一扯,像拽烩面似的都变形了,何况几根细绳子就更经不住他这一拉了。

    就这样铁楠也获得了自由,这时,被赵小海刚才一脚踢飞的那个歹徒和被同伴尸体砸趴下的那个歹徒,两人全爬起来了,可还没等他们举枪,林一兵眼明手快,一只手端起长枪“啪啪”两枪,这两名歹徒又趴下,但这次是永久趴下,再也起不来了。

    铁楠心中高兴,冲过去也捡起一支长枪,可是还没等她直起身子,就被林一兵扑到在地,压在身下。紧接着,“轰隆”一声,何老二的双管小来福响了,子弹打到石壁上,火星四溅。

    林一兵就地一滚,躺在地上对着何老二“啪啪”就是两枪,何老二赶紧躲在石蹬后面,他刚一露头想再对林一兵开枪,铁楠的枪就响了,“啪啪”两声,吓得何老二一缩头,子弹正射到石蹬上,火星一溅,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时林一兵从地上折起,啪啪两枪又放翻了两个歹徒。躲在石壁后面的黑蝴蝶伸出手枪,从另一个角度向林一兵开了一枪,子弹打到了石壁上,铁楠就地一滚,“啪啪”两枪射向黑蝴蝶,黑蝴蝶也被逼了回去。

    躲在石蹬后面的何老二一看,洞中就剩下他和黑蝴蝶两个人了,其余的全是死尸,“老大,风紧,扯乎!你先走,我断后!”说完,他先冲出来,连着向林一兵和铁楠“啪啪啪”射了三四枪。

    此人枪法很准,林一兵和铁楠哪敢大意,赶紧找掩体闪躲,趁这个工夫,黑蝴蝶和何老二一前一后蹿出洞口逃之夭夭。

    林一兵和铁楠提枪在后就追,铁楠刚跑了两步,被脚下的一具尸体绊了一下,往前一扑摔倒在地,铁楠再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尸体身影是那么地熟悉。

    “小海?”铁楠看清楚了,正是赵小海,此时的赵小海浑身是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原来,赵小海将林一兵绑绳斩断后,又抢一杆长枪冲过去就和黑蝴蝶和何老二对射起来,他知道自己必须缠住这两个人,为林一兵解救铁楠赢得时机。

    但他一个人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而且这个何老二枪法很准,很快,赵小海腿上就中枪了,他但咬着牙仍然还击,正在这时,从洞外冲进来几个野狼帮的歹徒,从背后就对行动不便的赵小海开枪了。

    赵小海背上身中数枪,但他咬牙回手又击毙了两三名歹徒,才倒在血泊中……

    “小海!……”铁楠看清后不顾一切地把赵小海抱在怀里,连着呼唤了几声。

    赵小海又睁开了无神的眼睛,此时他头上脸上嘴里全是血了,那张痛苦的脸看到铁楠后才舒展开来,少气无力地说:“……楠……楠,是……是你吗……对对不起……我是爱……爱你的……你会原……原谅我吗?”

    “小海我会的……你别说了,你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我这就带你走……”铁楠泪如雨下,要背赵小海,赵小海摇摇头,吃力地把带血的右手抬起来,摸了摸铁楠的脸,然后把手直直地伸向铁身后,想说什么,但身子一挺嘴里又涌出一团血,什么没出来便与世长辞,两只眼睛直瞪着铁楠身后,这叫死不瞑目。

    “小海!小海?……小海你挺住,你不能死!小海——”铁楠喊叫着,泣不成声了。

    “楠楠没用了,赵大哥已经走了……”林一兵不知何时到了铁楠身后,伸手握住了赵小海临死还没放下的那只手,沉痛地说,“赵大哥,你放心地走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楠楠的……尽管你一直仇视我,尽管你做过不可原谅的错事,但是今天你足可以将功补过了,我还是尊敬而感激地喊你一声赵大哥,一路一走好……”说着,林一兵伸手慢慢地将赵小海的双眼给合上了。

    “小海,走,楠楠带你走,楠楠一定会杀了黑蝴蝶和何老二为你报仇的!”铁楠哭着,把浑身是血的赵小海的尸体背在身上,提枪和林一兵往洞外就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