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大战蛇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55本章字数:3185字

    这个时候,林一兵侧身对着洞口,而铁楠在他里面,铁楠吃醋怪的是林一兵肯定有不少事瞒着她,要负气而走,而林一兵不想让她离开,怕落入黑蝴蝶的圈套,只好好言相劝,二人还在拉扯,根本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这时,蛇王就到了距离二人一米来远的地方,把头高高扬起,张开大嘴,里面的锯齿尖牙清晰可数,还有那瘆人的红芯子一闪一闪的伸缩着。

    此时铁楠正生气,不愿意听林一兵的解释,她低着头,用双手捂着耳朵,冷不丁一抬头,正看见林一兵身后这条颜色如松树皮的恐怖蛇王。

    “啊?”吓得铁楠尖叫了一声,身子一软就跌倒在地上,几乎晕了过去。

    林一兵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但机灵的他从铁楠反常的惊恐中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能把铁警花吓得花容失色,吓得如此失态,林一兵就猜到了,很可能是黑蝴蝶将蛇王放出来了。

    林一兵没回头,下意识地用眼光往身后一扫就发现了身后这畜牲。

    蛇本身就是瘆人的动物,何况又是这么大的莽蛇?林一兵上次和黑蝴蝶抱着它的躯体滑过悬崖时,没看它的狰狞面目,只看到那瘆人的身体,就令人惊恐万状,连野儿狼帮的歹徒经常跟蛇打交道,这一关还得用黑纱蒙脸,否则非被吓死不可。

    尽管林一兵是兵王,在黑泥潭斗过鳄鱼,那次不但有了超能量存储,更增加了胆识,但与这么恐怖凶猛的畜牲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以前只是在影视小说里见过这些恐怖的画面,当林一兵真正要与它面对面搏斗时,林一兵也吓得魂不附体。

    跑是来不及了,要是自己一个人也许可能,但还铁楠呢,必须得救眼前的铁楠。

    可怎么救呢,身上没有军刺和匕首,否则,老子不用看甩手给他一飞刺也够它呛。那只有用枪了,但必须一枪打中七寸,否则,打蛇不死,反被其害那可就糟了。

    林一兵脑子一闪的时候,蛇王就不给他害怕和思考的时间了,按就近原则对林一兵发动了攻击,先张开大嘴,发出可怕怕的呼呼声。

    这是林一兵没有预料到的,他想着这蛇王要攻击自己,肯定是猛然张开大嘴咬向自己或者用巨大的吸力把自己吸到近前,它怎么先叫上了?难道是呼朋引伴,不可能呀,它是蛇王啊?

    管他呢,老子先给他一枪再说!

    想到这里,林一兵猛然一回头,把手中的长枪就举起来了。

    可是林一兵低估了蛇王的灵性,这家伙可不傻,而且他是黑蝴蝶的干爹蛇人驯化的蛇,后来才放生到这飞蛇谷,因此他与一般的野生莽蛇既相同的地方,那就已经恢复了原始的凶猛野性,但又有不同之处,即仍保持有被驯化的部分灵性和人性。

    因此,蛇王来到林一兵身后,按说这两个人早就它在攻击范围之内了,突然发动袭击,蛇王就能轻而易举地完成主人黑蝴蝶交给它的任务,但是这畜牲之所以在林一兵身后迟愣了片刻,是因为它发现林一兵和铁楠手中都拿着杆长枪。

    尽管蛇王不懂这是什么玩意,但它心里明白,那是一种武器,自己偷袭一个目标,胸有成竹,但另一个目标肯定会用这玩意伤害自己。

    因此,蛇王也想了个进攻的策略,先呼呼叫了几声,引起对方注意,恐吓对方一下,然后再断然出击。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林一兵的枪响呢,蛇王从上颌中喷出两柱白色的毒液,两道白线直射林一兵的五官。

    “不好!”林一兵惊叫了一声,身子一仰,两腿用力一蹬地,他的整个身子像一块板一就射出去了,这一下摔出去离蛇头一丈多远的地方。

    蛇王的两道毒液射空,可是林一兵躲开了这一击,铁楠可就暴露在蛇王的攻击之下。

    蛇王一看林一兵跑得利索,眼前不还有一个吗?于是它把头一抹,张牙舞爪地向铁楠冲来。

    此时的铁楠距离蛇王只有一两米远,铁警花根本没见过这么大莽蛇,吓得她浑身不听使唤,傻在那里连逃跑都忘了。

    这时,林一兵从地一折而起,举枪对着蛇王“啪——”就是一枪。

    子弹正好打中蛇王的身体,它庞大的身躯就多了一个血洞,鲜血迸流。

    这畜牲疼得身子一震并没有毙命,反而更加凶猛了,以最快的速度向铁楠身上冲去。铁楠此时已经吓得失去了知觉。

    林一兵打算再开几枪,但倒霉的是,连抠了几次扳机,枪都没响,关键时刻没子弹了!

    蛇王正要咬铁楠的脖子,林一兵提着没有子弹的枪就蹿了过来,他身法也够快的,抡起枪当棒对着蛇王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耳轮中就听得“咔嚓”一声,枪杆子抽到蛇王的后脑勺上,顿时折断两截。

    这蛇王一疼,一个骨碌翻了个身,庞大的身躯偏倒向一边,林一兵不顾一切,抱起地上瘫软的铁楠撒腿就跑。

    可刚跑出几步,身后一阵恶风对着林一兵就扫过来,林一兵躲闪不及,正好被拦腰扫中,瞬间林一兵知道,这哪是风啊,像巨鞭一样抽到了身上。

    林一兵惨叫一声和铁楠就飞起来了,一下子摔出去好几丈远,在落地的瞬间林一兵还算清醒,他赶紧让铁楠在自己上面,自己是男人嘛,垫底的时候到了,结果扑通一声,连摔带砸,差点把林一兵浑身的二百零八块骨头给摔散架了。

    原来这是蛇王的尾巴扫过来了,蛇王身上中了一枪,又挨了林一兵当头一枪杆子,它生命力太强了,竟然没死,只是一震又活过来了,发现目标双双逃跑,它也气坏了,这才一尾巴狂扫过去。

    此时的林一兵再疼也顾不得疼了,他知道身后的蛇王太可怕了,攻击能力不次于人魔夏天一,我得快跑。

    想到这里,他从地上爬起来,龇牙咧嘴地背起昏迷不醒的铁楠,不顾一切地往洞里头猛跑。

    仗着林一兵体内的超能量,被蛇王的尾巴扫了一下,又摔了一下,但他爬起来背着人仍然能疾步如飞地往前跑,这下,蛇王可追不上他了,何况蛇王还受了重伤,鲜血直流,这畜牲只在缩在洞里自我辽伤,没有了桥,悬崖对岸的黑蝴蝶和何老二一时间也过不来。

    林一兵背着铁楠一口气在洞中跑了几十里地,从后洞口出来,钻进灌木丛,累得兵王把铁楠放下,自己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浑身身热汗直淌,张着大嘴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不愧是传奇兵王,会武术,体能本身就好,更重要的是体内的超能量再次发挥作用,因此,他在躺在地上两分钟后又恢复如初了,不但精神抖擞,而且浑身上下连点伤都没有。

    再看身边躺着的铁警花,此时仍然昏迷不醒,那双漂亮的脸蛋泛着红晕,美丽的单凤眼微闭,长长的睫毛根根如细,随着呼吸,高耸的胸口一起一伏的。

    “铁楠?……楠楠?……”林一兵把她抱在怀里,连捶背带揉胸还带呼喊。

    此时的林一兵救人心切,面对吐香如兰的美女,忍着弹柔荡漾的手感和野性的冲动,忙活了好一阵,铁楠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惊愣了一会,铁楠才恢复了正常。

    她本来没有受伤,只是刚才太惊心动魄,想想还心有余悸,赶紧死死地抱住林一兵,把头埋在林一兵的怀里,像只受惊的小兔,“有莽蛇!我怕……”

    “楠楠不怕,有兵哥在,没事的……”林一兵爱怜地摸了摸铁楠的脑袋,嘴角微微一扬,“走,我们回去调集警力,再次搜索这片原始森林,查抄野狼帮的基地悬空洞,捉拿黑蝴蝶和何老二,这次非把他们一网打尽不可!”

    一听林一兵提到黑蝴蝶,铁楠又想起了刚才的事,脸唰啦一下又撂下来了,挣脱开林一兵的怀抱,蹶着小嘴站起来就走。

    “楠楠,你……你还生气呀?”林一兵追上她,心说,你这醋劲儿也太大了吧,刚才要不是你吃醋,我们至于让蛇王攻个措手不及吗?多悬呀,差点就没命了,好歹徒的黑蝴蝶呀!

    “兵哥,我不是气你别的,你和黑蝴蝶有过什么我都不乎……”铁楠说出这话,林一兵听了差点流鼻血,心说,什么,我们有过什么你都不在乎?真的假的,那刚才黑蝴蝶充我撒娇你看你要把吃了似的,如今又说不在乎,那你干嘛跟我生气呀,林一兵一脸不解地看铁楠。

    铁楠接着说:“其实我气的是你这些事隐瞒我,你想啊,你跟黑蝴蝶的事在认识我之前,我当然也管不着了,只要以后你们不在那个也不可能再那个了,我又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可是你不该不不告诉我,以后你得答应我,不许再瞒我?!成吗?”铁楠说着,像个赌气的孩子瞪着林一兵。

    “成!楠楠,这种事以后有了就告诉你,绝对不会再瞒你!我以人格担保!”林一兵心中挺高兴,心说,既然你不在乎,老子还在乎啥呀,拔出萝卜坑还在嘛,谁也不少什么,这年头谁还在乎这个呀!于是他对着铁楠把胸脯拍得啪啪山响。

    “啊?”铁楠听了林一兵的话没有转怒为喜,那双凤眼瞪得更圆了,用小手一指林一兵,“你个坏蛋,以后你还想跟事谁有这事呀?说!你今天要不给我说明白了,我就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