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阎王是无赖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5本章字数:2330字

    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刚刚口中所说的那错判的女子难道是她?这么说她真的在阎王殿,是被他们错抓?是等着要送她还阳吗?尼玛,居然还被阎王错上了?啊啊啊,这么坑爹的剧情,电视都没演过,谁来告诉她,她在做梦,她在梦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池可爱一抬下巴,甩开了阎王的手。现在受害人是她,他干嘛还这般眼神对她,难不成还要灭口不成?

    “你可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池可爱压着心里的怒火,很有礼貌地问着,即便心里委屈,恼火,可态度依旧得体。既然是他们有错再先,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她就不信还没她说理的份了。

    “事情就如你想得那样,没什么好解释的!”阎琰看穿了池可爱的心思,一脸的不以为然。转身准备离开。

    呃?这算什么态度!现在这叫什么事啊?错判,错抓,甚至还错上了她,他都不用给个交代,不用道歉的吗?敢情这些都是她倒霉,活该,所有的一切都该是她承受?坑,真坑!

    “站住!”池可爱快步上前拦住了他。

    “怎么样?现在就算是完事了?”池可爱双手一摊,表情严肃,略看了下自己,“不用给我个交代吗?”现在这算什么?吃干抹净,错判,错抓,就想走人?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管他是地狱阎王还是天皇老子呢,这公道她岂能不讨?

    “呵,交代?”阎琰双手环抱胸前,嘴角一瞥,挑眉上下左右邪邪地看着她。“你想怎么样?要我负责?”

    嗯......阎琰抬头略思量了一番,“那就留下做本王的冥妃吧?”说着两只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将他那妖孽的脸凑近,笑的更邪了,眼神暧昧非常。

    什么?!

    调戏,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调戏!

    这哪里像严肃拘谨的阎罗,倒像是古时那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

    池可爱满头黑线,无语到了极点,差点没被他的话吓晕,池可爱打落了他的手,后退了几步,她必须得跟他保持距离,这么变态的人,她可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池可爱白了他一眼。

    “不好呀?”见她若此,阎琰故作皱眉,再次思量。“那么想要钱?”

    吓?池可爱再次被吓到。抬眸瞪着他,未吭声,她倒要听听他还能不能说出更离谱的。

    “那简单,你也知道这地府别的没有,这冥钱多的是,要多少有多少,哈哈哈哈!”阎琰笑的很风骚。

    啊啊啊,无赖,这是觉对的无赖!摆明是玩她,好,很好!池可爱本想上前反驳。

    阎琰便已跨步走进,俯身在她耳畔低语:“一夜之欢,你情我愿!对你们人类而言这种OneNightStand不是都很时兴吗?既然这样,你我谁也不欠谁!”阎琰抖了抖衣角上的灰尘,一脸的无赖,笑得更荡漾。

    “你......”池可爱气急,这也成?什么跟什么呀?OneNightStand?他倒挺潮流的,亏他想得出来。越来越怀疑他到底是不是阎王。

    算了,算她倒霉,遇上一个极品无赖!她也没闲情在这跟他继续胡扯,眼下还是回去要紧。

    “送我还阳!”

    “现在?”

    “废话!不然嘞?”难不成他还真想留她做妃子?还是留下自取其辱?池可爱没好脸色地翻了个白眼。

    阎琰收敛起了先前的调侃笑意,再次看了池可爱一眼,略思片刻,“也罢!”说罢便见他双袍一挥,半空浮现一道金色漩涡。

    “天路已开,你只有半个时辰,好自为之!”说着便要离开。

    这是何等殊荣,能让阎王开天路放行,古往今来恐唯有她池可爱一人。要知道天路一开,三界异灵便可随意游走,倘若一个不慎异灵坠落或妖灵进入那都会天下大乱,后果难测啊!

    可眼下时间紧迫,估计也只能这样了,算是他的补偿吧!

    “严涵?你们是不是也抓了他?我要跟他一起走!”要是她没听错,刚刚是说了一男一女,她有印象最后的时间是跟严涵在一起。既然她在这儿,那他应该也在吧?

    阎琰停下了脚步,回头,脸色犹黯,他记得跟她同一时差进来的是还有个人,“那个男人?你们......什么关系?”

    “我男朋友,我要一并带走!”

    阎琰眯起双眼,紫眸中闪过一丝狡黠,转眼即逝。

    “不行,严涵阳寿已尽,绝无可能还阳,你是判官错判,小鬼错抓,你若想还阳,本王可以通融,但其他人,恕无能为力!”

    什么?什么?难道不是他们再次错抓?就算是,难道他不该对他作出补偿吗?

    什么叫判官错判?小鬼错抓?若你想?这都叫什么事啊?居然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

    池可爱怒火冲眼,敢情他是没有一丝歉意,在他的言语中,错判、错抓,那是理所当然,活该她倒霉,居然遇上一个这么不讲理的阎王!晕!什么叫她想啊,那若她不想,他是不是就不准备放行了?要命!真不知这鬼府之中还有多少人像她一样错判,错抓。

    “本王现在有事要办,不过本王提醒你,时间有限,若是你凡间肉身已毁,你便再无还阳之日,届时,你的灵魂将在三界内游荡,便是无主孤魂,本王若是你,就不会考虑这些无谓的人,你好自为之吧!”阎琰邪魅一笑,甩门扬长而去。

    什么情况?

    “喂,喂,喂......”她还没说完呢?

    待池可爱反应过来,人早已不见。

    什么叫无谓的人啊,他把严涵视如生命,又岂会舍他而去。

    看了看半空所谓的天路,池可爱决定,无论如何她都会找到他,带他一起离开。

    池可爱随即追了出去。

    还没出门口,便发现脚下有什么东西牵绊住了。池可爱低头一看,一团毛绒绒的东西,还会动,吓了她一跳,自然反应般退后了几步。

    这才发现,原来是只血白相间的小狐狸。

    它有着长长的毛翼,每根毛色都像是涂了一层血红油彩一样色泽发亮。最特别的是它的眼睛,居然是红色的,如血般耀眼,明亮,灵动的似乎能开口说话。就像是一只发着红光的灵物,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尽管灵异非常,可池可爱却欢喜的很,见它一路嗅着味道缓缓走进,池可爱俯身相迎。

    “哇,好可爱的小家伙!”说着抱起了它,把它护在了胸怀。

    小家伙似乎有些不高兴,嗷嗷叫了几声,又试图挣脱逃走。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小家伙使命在池可爱身上各部位嗅了嗅,眼中顿然透过一丝血色之光,最后在她怀中安静了下来。

    “原来,你懂灵性!”池可爱来回抚摸着它的毛翼,嫣然一笑,可能是小家伙是嗅到她身上有它主人的味道,它才安静了,池可爱这么认为着。

    “走,带我去找你的主人!”于是抱着那只小狐狸一路向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