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葬礼上回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5本章字数:2570字

    阎琰脸如黑炭,一脸的肃杀,阴森至极,眯着双眼凑上。

    好,很好!他还懂得担心,知道大错已躇,后果严重。

    看着眼前之人一脸的惊悚害怕,阎琰脸色顿变,眼角勾起一抹邪魅笑意,诡异非常。

    吓得崔官连连后退了几步。

    阎琰眼疾一把拽住了崔官领口,随即揭开了崔官脸上的人皮面具,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与他又几分相似的男子,一样的妖艳十足。唯一不同的是那男子脸上还挂着一丝稚嫩,一双深蓝色的双瞳似乎比他更好看,更显清澈。

    “凭你这张脸,估计倒让凡尘生色不少,或许还能补救!”阎琰狞笑,一脸的妖孽邪恶。

    什么意思?

    男子心里空落落的,被人当面揭穿的感觉可真憋屈。再加上他那生生邪恶笑意,更让眼前男子毛骨悚然,顿然寒栗。

    他是怎么看穿他的?他伪装的那么好?

    “十殿下?!”众人都惊呆了,大呼。

    “阎珏,你是越来越放肆了,玩也该有个度!”阎琰一甩玉袍,很是生气!

    若不是他途中遇与崔官,他还被这小子蒙股里。他还正奇怪,崔官判过万世生死又岂会判错?

    而他这个弟弟,居然只为了好玩?

    平日里,他任性、胡闹、贪玩,不理正事也就罢了,谁让他是幺小,众兄弟都疼他,护他,保他。

    按理说他俩的年纪相差最大,理应代沟也最多,可偏偏他就不怕他这个大哥,凡事都粘着他,处处投其所好。闯了祸,事后都会摆出一副委屈可怜样求原谅。有时还真拿他没办法。

    当然,十兄弟中也属他俩的感情最好,所以凡是他都依他,顺他。

    可这次......他真的很过分。

    阎琰眼露犀利,瞪得更凶了。

    “哥,对不起嘛,我错了还不行嘛!”阎珏嗅着玉鼻,一脸的委屈,活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刚被训斥完的可怜样。

    他也知道这次玩过了,眼看着事情的发生,而他却阻止不了。他倒还想问问他咧,为什么他堂堂冥殿十王子居然不是那池可爱的对手?他也很无奈啊,丢脸的事也就不说了。

    眼睁睁看着她从眼皮底下跳脱,他都后悔懊恼极了,偏偏还把他心心念念的血狐给带离了冥间。

    若不是为了来找血狐,他也不至于出此下策,假冒崔官,他也未料判令时辰正好落在他手上,无奈下只有硬着头皮下笔,岂料真会判错!

    关于血狐的问题,他都提了好几次了,谁让大哥存有私心,不肯借他玩两天,这会儿好了,一拍两散!

    “再过几天,你就要接管十殿了,你再这样做事不计后果,大哥又岂会放心让母后将十殿交由给你!”阎琰无奈摇了摇头。

    阎珏做出一脸的无谓,反正他向往自由,不管正好,他落得清闲。

    阎琰又岂会看不穿他的心思,一把将他拉进跟前,在他耳畔嘀咕了几句。

    什么?!他要上人间?还要带上他?不要!

    阎珏瞪着他那清澈如泉般的蓝色明目,大张着嘴,整张脸更是扭曲了。

    或许这是对他更好的考验吧!

    阎琰远眺九霄云端,脸色犹然敛起一抹笑意,嘴角微勾,邪气盎然。

    池可爱,他记住了!

    阎琰双眸微微眯起,嘴角淤青处似乎还遗漏着她的芬芳,该死!他居然迷恋上了她的味道!

    回去吧,让她回她的人间吧!

    她在地府的一天,她体内的法力就会一天不消,到时就不止像今天这般闹腾了,估计她会把整个冥界,十殿阎罗都会搞得天翻地覆,与其这样,那还不如这笔账,他留着在人间跟她慢慢的算!

    ......

    唔......好闷,这里是哪里?她快透不过气了,难道是密封的?不要,她怕黑!

    等等,不会是回错了时间,去了另一个空间?丫的,这倒霉的事怎么都让她池可爱给摊上了!

    池可爱眼皮微动了几下,蓦然睁眼,坐起。

    “哎哟!”

    头正好撞上了木板,疼得池可爱直咬牙,轻揉额头。

    这是哪儿呀?好黑!

    池可爱四处摸索着,那是一个极其狭小的空间,四周木板围成,很窄,不过很长,只容纳一人。

    池可爱“咚咚”敲了四周,MG,还真是密封的,这样下去,估计她还会再回趟地府吧!

    “什么声音?”

    满座送殡亲客纷纷议论着刚在的声响,最后将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灵堂前的棺木上。

    这是父亲池凡为池可爱设得灵堂,灵堂上方悬挂着池可爱的半身遗像,下书斗大一个“奠”字。

    左右两边高挂黑布挽联,白字写着:灵前飞烟雨,燕剪麻衣素,乍闻噩耗肝肠断;堂上放悲歌,蛙敲丧鼓悲,每念深恩面貌归。白色的玫瑰花布满整个灵堂,庄严、神圣。

    池凡一身白色素服,额前夹杂着几缕银丝,满脸沧桑,半跪着灵堂前,声泪俱下,嘴中一边重复念叨:“可爱啊,我的儿!”。一边又将手中的纸钱化于火炉中。

    今天是池可爱出殡之日,亲朋好友都是一身黑色素衣来送她最后一程。

    “老池啊,话说丫头是不是有未了的心愿,不舍得走啊!”见亲客们为刚刚的不名声音,惶恐着,骚动着,甚至有些焦虑不安。一年长的叔伯好言在池凡耳边提醒。

    不是吧?池凡战战兢兢起身,在灵柩前,仔细地琢磨了一下,又随即前后左右转了一圈,而后俯身将耳朵贴上,没声音啊?池凡起身向着宾客做了个一切正常的表情,可脚刚跨半步,身后的敲打声再次想起。

    “咚,咚,咚......”有节奏的一声一声,敲的满座宾客都慎得慌,一个个都有些安奈不住,想离席的样。

    池凡缩回了脚,呆立一旁,不敢回头,全身顿然寒栗,额间汗珠微渗。身子微颤。

    这时一道士,手持尘佛在灵柩前一扫,口中直念咒语,只听得一声“急急如律令!”一道灵符已贴在了棺木上。

    平静了一会儿,满场亲朋也稍稍放宽了,安静了下来。

    这时,又是咚咚几声。

    “有没有人,放我出去!”

    不行了,她快窒息了,她真的不能再待在这里了,她害怕,她要出去。

    灵柩内传来池可爱的声音,因棺木是紫檀木,有回音效果,所以在满堂宾客听来,是那样的阴森,恐怖,带许颤音。

    只听得“啊”的一声惊呼,满座宾客纷纷离了席,出了灵堂,一时间偌大的灵堂只剩两人。空落落的灵堂显得更加的阴森。

    “定!定!”道士连续着几次两指指着前方的灵柩施法着,眉头皱在了一块,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嘟囔自语着:“怎么会没用?”

    而一旁蜷缩在角落的池凡早已抱着身子吓的直哆嗦,口中直念:“可爱啊,老爸生前没亏了你,你不用这样报答你爸吧,老爸心脏不好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啊,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或者遗言心愿之类的,你就托个梦,别直接上来,你刚下去,这要是跟下面关系没处好,老爸又不在你身边,这后面的日子可不好过呀,乖啦,还是回去吧,老爸会多烧点纸钱给你,好让你在下面好好打点打点!”

    “老爸?”

    池可爱听出了她爸的声音,“老爸,是不是您啊,快放我出去,好黑、好怕......”

    池可爱的声音有些急促,有些颤抖,她不能长时间待一个空间,她怕黑。

    池可爱使命的敲打着棺木,好在余光从缝隙中透漏进来,略显微亮,这才使池可爱的心境稍稍平静了些,也没那么害怕了。

    池可爱依旧敲打着棺木,求生欲望强烈!

    不稍一会儿,池可爱总算将棺木开启了一道缝,用力推开上盖,探头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