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道士未成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6本章字数:2319字

    “可是老爸,我已经得罪了他们,没你在身边,你让可爱怎么办啊,可爱上来是想让老爸一起去陪我!”

    池可爱见老爸害怕的模样,心里笑了千百遍,谁让她老爸那么迷信,这次总算逮着机会整他了,不然每次都是他损她的份。池可爱步步走进,故装可怜。

    池凡吓得头也未敢抬一下,半推半阻道:“不,不,不,可爱,你乖啦,赶紧回去吧,今生你我父子情分已尽,来世再续。老爸知道你死的冤枉,老爸也心疼难过,可这自然定律,生老病死,不可勉强,老爸终有一天也会下去陪你的,你乖啦!”

    池可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老爸吓得脸色发青,池可爱心里略有得意。

    这对极品父女,哪天若不互损,抬杠就浑身不自在。

    池可爱走进池凡身边,一记拍在了池凡肩上,故作委屈:“哈,你就是这样对你的女儿啊,果然是大难临时各自飞,就连亲父也不例外啊,我告诉你哦,我现在很难过,我不打算走了,虽然你无情,可女儿不能无义,女儿决定了,做鬼都要跟着你了,老爸,我够意思吧?”

    池可爱双手环抱胸前,站立于池凡眼前,脸露喜色,只等着池凡抬头那惊呆模样。

    她知道,父亲嘴上不饶人,爱与她打闹,抬杠,但她知道父亲打从心里心疼她这个女儿,自从三岁母亲离世,父亲一人身兼双职,就因为她这个宝贝女儿,父亲一直拒绝再娶,他们相依为命,日子虽苦,可却活得异样精彩。

    池可爱小时体弱多病,没朋友愿意陪她玩,父亲为了不让女儿缺少最快乐的童年,常常扮演不同的角色陪她玩,朋友的,敌人的,好人,恶人,甚至公主,王子,只要她喜欢,父亲就会满足。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他们父女亦敌亦友,亦亲亦疏,时而心疼,时而冷漠的相处模式。

    这对可爱的欢喜冤家,有时还着实令人羡慕。

    池凡微颤的身子,勉强抬头,半眯着一只眼探了探眼前再次出现的爱女,据说冤魂还灵,都是极其难看的,可眼前的池可爱面色红润,光彩照人,根本不像一缕冤魂。

    池凡将另只眼睁开,瞪大了眼珠,上下左右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最终将目光瞥向了,身后因灯光照射下而被拉得长长的影子.池凡伸手又摸上池可爱的下巴。

    呀,池凡一声惊呼,跳了起来。“可爱,我的丫头你......你没死?”依旧打着狐疑的目光瞅着她。

    池可爱望着眼前老父额间几缕银丝,一脸的沧桑憔悴,一时心酸,只觉鼻子一尖,心中莫名一阵酸楚涌上。

    揽上池凡的胳膊,池可爱安抚了下情绪,扬了扬半侧脸,打趣着:“您就这么想你女儿死啊,可惜呀,那阎王老子不收我!”

    环顾四周,这是要给她出殡啊,还好赶得及回来,否则可真要成孤魂了。

    然而,看似一句玩笑话,可是在一旁一直处于观望状态下的那小道士来讲,却是给他无理愁绪,他看过医生的死亡证明,入棺前他也细细检查过,可事实证明她确实死亡,可如今的复活?事有蹊跷,绝非如此简单,小道士再次将目光重回池可爱身上。

    而池凡一向迷信,对于女儿的无厘头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当下便问道:“噢?怎么回事?”

    同步间,道士也侧着耳朵将步子挪近了些,似乎这件事已高度引起了他的注意,迫不及待想了解事情的始末。

    池可爱转悠着她的黑眸,想了半天,而后开口道:“没有啦,我本来就是车祸受点轻伤,那有那么容易就挂了呀,也不知道这医生是不是新来的,这么不靠谱,死亡通知书都可以随便下发,真是的!”

    她才不会把她这么坑爹的遭遇说出来,这样只会吓着她老爸,池可爱唯有将一切过错归结于医院。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

    只要是女儿的话他都信,池凡深深点了下头,“是吧,我就说我家丫头这么会这么逊,这医生,我一定要投诉!”池凡义正言辞,一脸的愤愤不平平。

    是么?是这样么?道士并未这么认为,这一切绝非偶然。道士眯起双眼紧紧盯着池可爱,这件事他很有兴趣想知道,于是心中暗下,一定要弄清她复活的原因。

    池可爱并未注意到灵堂内第三人的存在,但总觉得身后一双眼紧紧盯着自己,令其好不自在。当下便转移话题道:“对了,老爸,我们家不是穷的连买水晶棺材的钱都没有吧?”

    池可爱双手叉腰,眼光瞥向一旁的棺木,一副兴师问罪样。

    明知道她最怕黑了,这犯病是小,要是活活被闷死,那可真是太冤枉了。这也就算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这又没冷气,也没保温的,这样她的尸体不腐烂才怪呢,难得死一次还就这待遇?这到底是谁的馊主意,死后都还让她受罪!

    池可爱笑容堆满整脸,可却阴险至极。

    “呃?”池凡挠了挠后脑勺,尴尬一笑。

    “小祁师傅说,你死于非命,紫檀木棺材能镇压你的七魂六魄,不让它飘散。丫头,我敢保证,这个价格还不菲呢?”池凡做了个起誓的动作。

    “是吗?”

    池可爱依旧笑得灿烂,步步走进,“哦,还能镇得住我啊?”

    池凡连连后退,使命点头。

    池可爱“唰”的一下沉了脸,“我差点就再一次见阎王了,还祁师傅,我看是神棍吧?哪位?”

    池可爱探头四下找寻,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角落里一身道士扮相的男人身上。

    道士正在收拾东西,一听当家的召唤,便满脸笑容的迎上。

    池可爱顿时傻了眼。“就他?还师傅?”指着迎面走来的道士,池可爱一脸惊呆地望着她父亲。

    她爹没搞错吧?虽然她从不信这些,但好歹她是他亲闺女,这一辈子就死一次的事,他居然将一场法事交给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她真的很怀疑,那小子成年了没?

    男子个头不高,可却轻瘦,显得整个人短小精悍。男子五官端正,模样俊朗,温文尔雅,一副书生气质,可却一脸的稚气,那张娃娃脸与他那一身的气质跟那一身的道士袍不搭到了极限。

    池可爱左看右看都与他那道士身份不相符合,池可爱摇头,一看就是个半调子,哎,好好的活不干,居然光干骗人的勾当,可惜!可惜!

    池可爱对眼前之人印象极差。

    男子伸手示好,笑容优雅,“你好,池小姐,我叫祁飞!”

    池可爱并未搭理,白了男子一眼,转而挽上池凡的胳膊,正经地交代着:“这次就算了,老爸,下次可别再找未成年的了,要付法律责任的!”说着便拉着池凡出了灵堂。

    “......”看着他们父女两远去的背影,祁飞满头黑线,无语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