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神棍祁大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6本章字数:2500字

    关于池可爱葬礼复活一事,被传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媒体电视更是大肆报道。池可爱出面澄清,只道是仁爱医院的医生断错了诊错开了死亡证明搞了一出大乌龙,院方也在受不住舆论的压力下将给池可爱确诊的医生开除了,并终身撤销了他的行医资格。

    事情也过了一段时间,大伙心里的余悸也渐渐消除,慢慢也被接受承认。

    而对于那医生的停牌,池可爱心里是过意不去的,可也没办法,总不能告诉大伙,她是大闹了阎王殿,然后逃了出来的吧。若真如此,某人可又该要纠缠不清了。

    这些天,她总算是体会到了那个所谓的小祁师傅缠人的高招了。原来,他真是个道士,当然并非未成年,年纪还比她稍微大那么一点点。

    他叫祁飞,是“祁氏驱灵”的少东家;听父亲说祁飞的祖父很厉害,是个捉鬼大师,当年在A市也算是个人物。可留到祁飞这代,再加上时代的改变,许多人已不信鬼怪之说,当然也算是气数已尽。

    不过,祁氏的招牌仍在,街坊邻居捧场有时都会请他作个法,写个灵符什么的。但在池可爱看来,他不过是个半水道士,法力有限。

    可不,她算是领教了,他祁飞可真不是一般的“人才”,为求复活真相,这几天跟进跟出,笑脸哈腰的活像个小丑。还说什么,她命格奇怪,非一般凡人可配,此劫关乎一生甚至后世子孙,如若她能透露个一二,兴许他能替她解这个结。

    简直就是放屁!神棍!她才不信这些。

    “我说祁大少爷,祁哥哥,就当我求你,放过我行不?你还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死心,我知道你有钱,也很闲,可以无聊到24小时不睡觉跟着我,可本姑奶奶没这个闲情逸致陪你游戏人间。我要谈恋爱,我要工作,OK?”

    他居然离谱的不介意当电灯泡,无趣地跟着他们一起约会,连上班都要跟着,就差没搬到她家去,若她同意,估计他倒乐意。说什么严涵命寒,湿气重,让她远离他,说什么公司会是她的命中犯冲的地方。

    呐,不是她自恋,她真怀疑那小子是不是看上她了,若真是,那他追女生的招数可谓烂到家了。

    “池小姐,我只想交你这个朋友,真心想帮你解困,信我,我不会害你!”祁飞说得很诚恳。

    池可爱翻着白眼,本想搭话,可手中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池可爱接通电话。

    “喂,可爱宝贝,怎么回事啊?我一下飞机就见你复活的消息,你不要紧吧?”电话那头传来一女的声音。

    “哎呀,我的小安然,你舍得回来了,都不来送我最后一程,害的我日夜难寐,说好了有难同当,我又怎舍得独留你一人在这世上,于是我又请假回来想带你一起啊!”

    安然是池可爱的闺蜜,半月前去了巴黎旅行,刚回国。

    “呸,呸,呸,我在机场来接我,带了好东西给你!”

    “我就知道还是我的小安然最疼我,可是大小姐,本姑娘今天公司有事,走不开啊!”池可爱拿着手机边走边聊,完全把祁飞给抛诸了脑后。

    祁飞一路跟上,挡上了前,祁飞指了指自己,暗示池可爱挂电话,他还有话要说。

    “唔......”池可爱看着祁飞想了半响,而后对着电话那头的安然说道:“亲爱的,等着,半小时后,机场见!”说着便匆匆挂了电话。

    总算可以轮到他说话了,祁飞刚要开口,便给池可爱截住了。

    “朋友,帮个忙,去机场接个人!”池可爱眯着双眼,露出她那招牌式的池氏笑容,笑意友善可却透着一抹邪意。

    “呃?”祁飞一愣,他能说他还没了解状况吗?

    池可爱一把扯过他手中的手机快速地拨起自己的号码,接通后又将手机还回了祁飞的手上,“一会儿,我把她的照片发你手机上,朋友嘛,我想你不会说不的,噢?”

    说着便拦了计程车想离开,上车前还不忘回头跟祁飞扬手拜拜,池可爱心中暗然窃喜,是他说要做朋友的,那既然是朋友了,利用一下应该没关系吧?看了下一旁呆立傻眼的祁飞,池可爱笑着摇头上了计程车。

    祁飞这才反应,“喂,生人勿近,切记!”可惜车子早已走远。

    “师傅,夏宇国际,我赶时间,麻烦快点!”池可爱看了下时间,死了,要迟到了。

    念想间,手中的铃声再次响起,池可爱一看是严涵的来电,眉心锁了锁,而后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严涵......”

    池可爱话未落完,对方那头已传来紧张的声音。

    “可爱,怎么回事?你在哪里?没事吧,怎么这个点了还没到公司,今天新总裁第一天上任,公司一大堆大小会议要开,你可别迟到啊。早知道就不该依你,该来接你一起上班的!喂,你有在听吗?你在哪儿?说话啊!可爱!”

    半响过后,池可爱这才吭声。

    “嗯,我知道了,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池可爱顿然黯下了眸子,心中百感交集。

    自地府回来后,池可爱一直有意无意地回避严涵。

    就拿她复活一事来说,她知道她跟严涵的确是死而复生。这奇迹般的生还,让她更加确信这一切并非梦一场。

    如此一来,她在地府所发生的一切便是事实,尽管她不知道为何严涵会忘了地府所发生的一切,也忘了那起车祸,好似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可她却丝毫未忘,甚至记忆深刻,耿耿于怀!

    或许她是该庆幸的,若不是她阴差阳错拥有法力,大闹了地府,找到了严涵,又为他改了生死薄,加了寿,兴许他们早已天人永隔!

    她爱严涵深入骨髓,可她却已非完璧之身,她情何已堪!

    一夜情,对于当世社会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或许他严涵也并不介意。

    可她不要!她池可爱的感情,今生若不能将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她最爱的人,那她宁可不爱!

    即便她知道,她的初夜荒诞可笑,甚至今生难见!可至少现在,她说服不了自己不介意,更说服不了自己放下。她不想把她的不堪交付给她最爱的人,这样,对严涵那是极其的不公平。

    所以,好几次的相约,她都谎称不舒服推托,实在躲不过了,才勉强答应。好在这几天,那祁飞一直跟着他们,才让她不显尴尬。

    当然,对于严涵的无亲无故,相对于他的死而复活变得无声无息。

    多次问她复活原因,她都敷衍搪塞,久而久之他也便不再追问。可对于当晚的求婚,他倒还记忆犹新,似乎一直期望着她的答案。

    显然,她的答案是否定的。

    还有一件事让她一直觉得奇怪,当初还阳她记得她是抱着血狐一起下的人间,可不知为何醒来却无血狐踪影。

    池可爱下意识地拽紧颈间脖子上挂着的紫色玉佩,玉佩随即闪过一丝紫芒。

    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琉璃紫玉,玉佩中央镶着一块五彩琉璃,琉璃中又刻有一只雪狐。在阳光下那狐在琉璃中游走,诡异万千,却又甚是好看。

    这块玉佩是她回人间醒来就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好几次试图想卸下,可绳子便会越缩越紧。这玉佩似乎便与她成了一体,池可爱知道这是地狱之物,可不知为何会在她身上。

    池可爱摇了摇头,迫使自己不去想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