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严涵的求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6本章字数:2501字

    仁爱医院普通病房内。

    池可爱坐在病床上,双手交叉抱胸,就这样眼不眨地看着眼前这对极品男女已经半小时了。

    话说他们是来干嘛的?能体谅一下她这个病人的心情不?到底是来看她的还是让她来看他们吵架的?

    池可爱摇了摇头,真是无趣!

    要知道她是惊吓过度被送来医院,惊魂未定,又恰巧被送来这家跟她有过节的医院。

    因上次复活一事,搞得院方舆论不断,医生停牌的事,那些医生护士看她的眼神已经是怪怪的了,一副爱理不理样,她已经是满心委屈了,拜托他们俩能消停不,能别再她耳畔再嘀咕了不?是不是还嫌不够乱,还是想见她再晕一次啊。

    “我想我现在,可以回答刚刚你们关心的那个电梯怪咖的事哦!”池可爱双手依旧交叉于胸前,挑眉嬉笑地睨着他俩。

    本来嘛,一进病室,还未等她喘气的机会,两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不问她病况,反而问她同困男子的事情,不得不说他俩还真是绝配,同样的八卦。

    池可爱只是白了他们一眼不再多言什么,可现在听他们还在为机场接错人,误抓人吵架,那她宁愿跟他们讲电梯怪咖的事。

    池可爱是打算让他们消停,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岂料,俩人停顿了一会儿,看了池可爱一眼,显然对于现在这个话题表示无趣,依旧沉浸于他俩激烈的争斗中。

    池可爱无语。

    “可爱,你说,哪有人像他那么离谱的,接错人也就算了,还指控我是小偷,你都不知道机场上万号人,就这样看着我被押警局,我什么面子都都丢尽了,我堂堂“玉瓶风”的大小姐还怎么在A市立足啊。你也是的,我刚回国,你就给我这么大的惊喜,你还真让我受宠若惊啊!”安然一脸的不悦,显然这次的事件,她是极其在意的。

    池可爱尴尬一笑,安然的家族是窑瓷世家,在A市窑瓷业也算颇有盛名,一向注重礼节,家教严谨的她,对于这次她是心难平静的,这次算她池可爱对不住她。可她也没想到祁飞会接错机,还把安然误认为小偷,路见不平,两人争吵间,惊动了机场保全,两人被压制警局。

    是警局打电话来要求担保,得知她池可爱被送医院,两人这才消了案,匆匆赶来看望,没想到两人的劲似乎没过,在加护病房里吵得更凶了。

    池可爱头疼。

    “那也不能怨我,你自己看看,是个正常人都有可能认错的好吧?”祁飞把手机上的照片递给了安然。

    那是一张她跟池可爱的合照,不过当时是因为池可爱着急着上班,就随便在手机里找了一张照片发去,她也没注意,那张照片是他们当时校庆化妆舞会上拍的,虽然没带面具,但脸上渡鸦的基本看不清面容长相,也难怪祁飞会认错!

    安然更是瞪大了双眼,这是她吗?她的花容月貌啊!一双眼犀利地瞪向了病床上的池可爱。

    池可爱不好意思地避开了她的目光,将被子移上了些,将头深埋。

    安然一向顾及形象,她记得当时应安然的要求将那张照片删了,怎么会还留着?又怎么会偏偏发了这张出去?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可以对着天花板起誓。

    池可爱表情可怜,一脸的歉意。

    “你的意思是我不是正常人?”安然不理会池可爱,此时她已满心怒火正无处释怀。质疑的眼神逼近祁飞。

    “我不是这个意思!”祁飞无奈。

    “那你是什么意思?”看了池可爱一眼,安然接着道:“这认错人也就罢了,请问祁大少,我哪点像个贼要劳您出手替人解困啊?”

    池可爱知道安然最气不过的就是她被当成了贼,这会儿她与祁飞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按着祁飞的说词是,安然正好在失主的后面,当听到失主大喊时,祁飞赶到,正巧看到遗失的东西在她手上,自然而然认为安然就是贼。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又怨不得他。

    而安然的解释,是有个男人撞上了她,她还没反应过来,失物就已经在她的手里了,当她正准备要归还,便已经被认作了小偷,她还委屈呢!凭什么他要怀疑她,事情偏偏就那么巧了。

    两人怒火的眼神各自瞪着双方,谁也不让谁。

    池可爱无奈。

    “够了,我累了,你们回去吧!”说着便半倚着身子躺下,轻掩上被子,合上了眼。

    池可爱有些疲惫了,下了逐客令。

    安然瞪了祁飞一眼,咬起了下唇,不再多言,偌大的病房内瞬间沉默。

    这时,门外敲门声想起,随着一声开锁声,严涵探头走进。

    严涵左手拿着一束鲜花,右手提者一壶粥汤,感觉到屋内的气氛,半跨的脚步猛然停下。

    望了安然与祁飞一眼,转而又看了下病床上闭目养神的池可爱,这场景着实有些尴尬。

    严涵绅士一笑:“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严涵自顾走进池可爱,将鲜花搁于床头。

    这会儿倒显得他俩有些多余了,安然与祁飞互望了一眼,两人也识趣。

    “严大帅哥,那可爱就交给你了哦!”安然说着便拉着祁飞退出了病房。

    偌大的空间只剩他们俩。

    严涵边舀着粥汤,便瞅着池可爱,会心一笑:“都走了,还不睁眼啊!”

    池可爱猛然坐起,尴尬一笑,还是他最了解她,什么也瞒不过他。

    严涵手指在她额头轻点了一下,宠溺万千。将枕头搁于后背当靠枕让池可爱舒心倚着,又将手中的粥汤递给了她。

    池可爱早已习惯了严涵的细心,欣然接过粥汤,捧着呼了一大口,“你怎么会来?不是要开会?”

    严涵并未回答池可爱,反问:“你怎么样?还要不要做个全身检查?”

    看他一脸的紧张,眉头都皱到了一块,池可爱顿觉窝心,“哪有那么夸张啊,车祸都要不了我的命,放心,没那么脆弱的,别告诉老爸,免得他担心,下午再挂个点滴,晚上就能出院了!”

    严涵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池可爱知道,严涵极其不愿意提及那次车祸的事,有关复活的一切,他也一个字也不相信。池可爱将喝完的粥汤放于床头,拿着纸巾轻抹了下嘴,继而转移话题道:“会议开完了?见到新总裁了?”

    他不是该开会的嘛,可别为了她,耽误事情,反正她是已经准备好了被上头骂了,尽管每次都是严涵帮其解围,可新总裁一上任估计就没那么幸运了,她更不想每次都连累他。

    严涵摇着头:“我一听你进了医院,就赶来了,会议取消了,不过听说股东会上很精彩,看来是个厉害的主!”严涵眸底闪过一丝寒光。

    池可爱并未多言,她了解他,说实在的他严涵论才能机智都不输于那些有钱的富二少,输就输在他没有家世背景没有机会尽展才华,他有他的骄傲有他的底线,这根底线连池可爱都不可逾越。

    “可爱......”严涵打破了宁静,突然深情款款地望着她,暧昧非常。严涵欲言又止。

    “嗯?”池可爱眉心犹锁,显得有些不自在了,眼光飘向了另一处。

    “上次的事......”

    “上次的事我们晚些再说,我现在累了,你先回去吧!”似是感觉到了他即将要说的话。未等严涵开口说完,池可爱便抢言道。

    “嫁给我吧!”严涵并未理会池可爱,自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