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道明了来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6本章字数:2505字

    谁让他是一冥界之王,顾及天下苍生及万物生存之道,不能强行将她带走,否则凭他的脾气,哪有闲情跟她在这说那么多废话。

    最可恨的是,生死薄已乱,若非肇事者本人修改,让一切还原,他才不会放下整个冥界不管,跑来凡尘跟她磨蹭。

    “你休想!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我也不会交出严涵,何况我已替他加了寿,他已是个正常人,我就不信,你敢乱了万物秩序动他!”

    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既然传说中的人物都事实存在了,那么传说中的事,也不该有假,他若执意妄为,不顾法制,强带走他们,难道他真的不怕遭天谴,所以池可爱这个自信还是有的,她赌他不会乱来!

    阎琰冷笑一声:“哼,天真!你以为严涵会再世为人?你以为旦凭你一介凡人所添的寿命会长久?你只会适得其反,你会害了他!”

    “什么意思?”紧张慌乱的眼神对视着他,池可爱心里没底了。

    阎琰并未回答,“池可爱,在没铸成大错、一发不可收拾前,还是随我回地府,让一切还原!否则,到时异灵横飞,魔界入主,都不是你我能阻止得了的事!”

    天机不可泄露,他也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哪一步,他更不知道严涵最终的命运是什么,他只知道此刻他只能凭他所能,在最短的时间能让一切还原,否则后果将无人预计。

    “不,让我交出严涵的命我做不到!”池可爱心意已决,她管他是地府阎王还是天皇老子,只要她决定的事就算拼了命也绝不妥协。

    这小妮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阎琰怒火冲眼,一疾风,身子已移到了池可爱跟前,左手已掐上了池可爱的脖子,吼道:“池可爱,别逼本王!本王有本事让你还阳,也同样有能力让你灰飞烟灭!别挑战本王的耐心,你还不够格!”

    声音越发的阴冷,让池可爱顿觉全身寒栗。随着手上的力道加深,手指渐渐变长,掐进池可爱白皙的肌肤里,直到每根手指上都染上血红。

    池可爱怒视着他,她知道他说的出做得到,甚至从不怀疑他有这个能力,只是她爱严涵超越生命,为严涵她宁舍天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池可爱只为她爱的人而付出,至于其他人,关她什么事,她没必要念及天下苍生,如此伟大。

    池可爱眉心紧皱,尽管疼痛已令她神智有些模糊,呼吸难受地也快要窒息了,但她依旧不依不饶,强忍着,坚持着不说一句求饶,不服一个软,更没一丝悔意。

    那种坚毅,决绝,令阎琰震撼。

    就是这种眼神,充满着与死神的搏斗与较量,那种不畏强权的决然。

    那就是池可爱,她特有的气场,她独有的刚烈与顽固。

    阎琰缓缓松开了手上的力道,看着颈间渗出的血迹,看着她一脸的冷静,阎琰内心是动容的。

    这小妮子,刚烈的竟让人无法靠近!

    阎琰欲将那只掐人的手放下,无意间,眼光正巧落在了池可爱颈间的那条项链上,阎琰拽起那条项链,质问:“这链子怎么在你身上?血狐呢?”

    “不知道!”池可爱瞪着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事实上她确实不知道!

    阎琰拽紧链子回瞪着她,心里早已给她定了罪,血狐一事她一定诸多隐瞒,阎琰比她瞪得更凶了些,试图想让她回应些什么,可她有她的骄傲与脾气,眼神中告诉他她绝不妥协。

    看着她一脸的决然,阎琰的心是不平静的,这世上还没有一个人胆敢反他,好,很好,她池可爱是普天之下第一人!

    阎琰一把扯下了项链,拽在手里。

    他是火了,真的火了!

    “还给我!”池可爱出于本能的上前要回,这也太野蛮了,凭什么带在她身上的东西他想扯就扯啊。

    阎琰扬着手中的链子,冷笑:“可笑!池可爱,你别告诉本王你不知道这链子是从何而来?怎么?还想据为己有?你不配!”

    拿着别人的东西,还要求主人归还,天下哪有这等道理,这女人也太搞笑了!

    “你......”谁说她稀罕了?这种鬼东西若不是她解不下来,早丢了,还会一直带着它?帮帮忙,她池可爱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吗?气死她了!

    池可爱收拾了心情,一改态度:“是啊,我不配,还有劳总裁您把它收回,我真是感激涕零,要是没别的事,我出去做事了!”

    对于这种不讲理的主,她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池可爱转身便想离开。

    “站住!”

    阎琰走近,眯起眼,视线再次停留在她那张陶瓷般的脸上。

    许久,眼中的怒火渐渐退却,阎琰一改面容,脸露喜色,嘴角夹杂一丝邪魅,俯身在她耳畔轻声细语:“池可爱,别忘了你是本王的女人,你认为你还可以守着你跟严涵的感情白头到老?池可爱,别被本王看穿,你不会容忍爱情里任何一方对感情不忠,包括你!你以为你们还会有可能吗?”

    阎琰冷眼瞅着她,等着她的反应,似乎早已看穿她的一切。

    阎琰放声大笑。

    可恶!居然拿这个威胁她?他还好意思提,受害人是她,她都没向他讨回公道,他倒好意思旧事重提,卑鄙!

    池可爱咬着下唇,无言以对,难道不是吗?三年的感情严涵都未必那么了解她,没想到他会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是他法力高强,还是他,真的懂她?

    池可爱直直地看着他,那是一张透着神秘的脸,那是一个全身是迷的男人,这场较量,她注定未战先败,她该何去何从,池可爱似乎有些迷茫。

    阎琰左手抬起她的下巴,她难道不知道,她看他的眼神,会令他想入非非吗?视线移至到她那娇血欲滴的薄唇处,阎琰喉结一滑,似乎荷尔蒙反应,想要一亲芳泽。

    或许,他有些怀念那个味道了。

    阎琰闭目,嗅着她特有的芬芳。 “既然你自己都觉得无可能,又何意再执着这些!”说着便低头强吻上了她的唇。

    池可爱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阎琰已试图开启了她的贝齿,窜进入她的口中,交缠于她的舌尖。

    池可爱挣扎,忙将阎琰推了开来。

    “变态!神经病!”池可爱大呼,随手拿起桌上的东西往阎琰身上扔去。

    此时的她只想逃离,面对这种变态,她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她一刻都不愿意多待,她决定了她要辞职,她要远离他!

    池可爱不想多说一句,转身离开。

    阎琰坏笑着理了理西服,潇洒地转身回到座位,幽幽开口:“不用想这些无谓的计量,你以为你会逃得过我的视线?”挑眉斜视着她。

    池可爱止步。

    可不是,他是冥界一方霸主,主宰着人类生死,今日,他可以买下整座厦宇国际,坐拥总裁之位,他日亦可以成为另方首席。

    她池可爱区区一凡人,又岂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池可爱生气,回头:“你到底想怎样?”

    阎琰咧嘴一笑:“很简单......”

    “不可能!”

    他的来意很简单,交出严涵,将生死薄还原,池可爱心里明白,未等阎琰开口说完,池可爱已一口回绝。

    “既然这样......”阎琰起身,把话含在嘴里,眼底闪过一丝紫色寒光,步步向池可爱走去。

    池可爱怕极了眼前那双阴冷的眼,慌张无措,吓得连连后退,直逼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