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跟医生起了争执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0:47本章字数:2577字

    阎琰将头偏向池可爱,“喂,问你呢,挂什么科?”

    池可爱思绪还飘在大伙抢钱的画面上,大脑还哪接受得了那么多讯息!

    “池可爱,挂什么科!”阎琰提高嗓子重复了一遍。

    她知道他从不说第二遍的,池可爱猛然思绪回笼,看了他一眼,“你生什么病,我又不知道,我哪里晓得你要看什么科!”翻了他一个白眼,眼见着钱飞到她脚上,池可爱俯身欲捡,阎琰一把拽住了她!

    脸色十分难看,“不是你生病么!”阎琰咬着牙,声音低沉,卷头拽的咯吱响!

    看她难受,他好心带她来看病,她居然翻他白眼!这女人死定了!他一定要在合约上再加一条,以后看到他就要笑!不许给他白眼!

    心里憋屈,要知道他从来不生病,他也不知道这种病,法力应该怎么治,所以就只好带她来医院了!

    不是你生病么!

    不是你生病么!

    不是你生病么!

    池可爱又觉得她玄幻了,是她听错了吧,他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带她来看病?!一定是她听错了!

    阎琰有些烦躁,显得失了耐心,对着收银员大喊,“每个科都给我挂!”

    反正他有的是钱,别让他丢脸就好了!

    收银小姐有些尴尬,“儿科,男科都挂么?”

    阎琰沉着脸看着池可爱,头也没回,重重地回了声,“挂!”

    池可爱再也不淡定了,大张着嘴,一脸的惊悚!

    池可爱白了那小姐一眼,什么素质,就算她不知道他们两谁看病好了,那请问他们两哪个长得像儿童,需要看儿科!!!

    我的个神啊!

    阎琰给了卡,付了钱,拿着本子,“池小姐,托着点下巴,小心掉了!”

    轮到他甩了她一白眼,随后看着单子上的号子去找诊室。

    池可爱合上了嘴,耸了耸肩,屁颠屁颠跟上。

    等待的时间通常都是漫长的,若不是池可爱拉着,阎琰估计要把整个医院都买下了!

    阎琰修长的身子,双脚交叉,慵懒的靠着墙,垂着头,脚尖在地上来回地磨蹭,他是一刻也等不下去!

    这女人,都说钱能解决一切了,干嘛还要他在这里排队等!

    阎琰脸拉得老长,他是完全失了耐心,修罗般的脸胀的红红的,狂躁不安的脾性,随时可能爆发。

    “还有多久?”

    “快了!”池可爱看了下手上的单子回着。

    “你确定不要看其他科?”他挂都挂了,干嘛非得带他来内科,这里人又多,空气又不新鲜,而且容易交叉感染,这一会功夫都听她咳了好几次了,可别又感染了,偏偏这破医院看个病还等半天,病情都给耽误了!

    阎琰对人类的医疗,那是一脸的嫌弃!

    下次一定得给她请个专属医生!这TM的破医院太耗时间!最好把地府的鬼医带来……

    “156号,池可爱!”

    阎琰思绪还没完,便听叫号器里播了池可爱的名字!

    阎琰一激动,扯过池可爱手中的就诊本,拉着池可爱进了诊室,阎琰随手将门关上。

    池可爱坐下。

    “什么问题?”医生拿起了听诊器询问!

    未等池可爱开口,阎琰便抢言,“什么问题不是问你么!”要知道什么问题了,还来医院看毛线啊!阎琰没好气的说。

    呃……医生摇头轻笑,“那说下什么病因?”

    池可爱本想开口,阎琰又急急抢了说:“生病了,您给看看什么问题,身子很烫,又咳得厉害,您给看看严不严重,会不会死啊?需不需要挂水住院什么的!”好像人类生病动不动就住院什么的吧,应该是的,听阎珏提过一次!

    阎琰有些紧张,一口气说了好多!

    池可爱,医生,齐齐看向他!

    拜托!有没有那么夸张啊!池可爱真想说不认识他的冲动,不清楚状况就不要乱开口嘛,平日见他那么深沉今天怎么那么废话!

    阎琰后知后觉,投了池可爱一个反问眼神,是他说错了么?

    池可爱真被他打败了,有时高深的像个迷,智商高的出乎人的想象,有时又像个小男孩一样,啥都不懂,偏偏又喜欢好奇探索!

    医生看得出阎琰的心疼紧张,会意地笑了笑,并未多言,拿起听诊器在池可爱胸口探了探!

    “感冒了,喉咙有些疼,吃了药了,烧还没退!”池可爱解释着。

    医生收起听诊器,点点头,“嗯,没事,普通的感冒,多喝点水,多休息就好了,可能药性还没过,晚些烧会退的,没什么大碍!”

    医生频频嘱咐着,池可爱点头,“谢谢医生!”起身要走。

    一旁的阎琰偏着头,他是还没弄清状况啊,见池可爱要离开的意思,阎琰忙上前追问:“怎么?这就算完了?”就这么听一听说两句算完事了?都不用做检查什么的么?庸医吧?他到底会不会看啊!

    阎琰板着个脸。

    “嗯,医生说没事!”她本来就没事只是小感冒而已,是有人小题大作要带她来医院的,浪费她半天时间!

    “没事你会请假?没事你这幅德行摆给谁看呢!”阎琰发火了!一路上见她无精打采,一副要死的病态!这叫没事?

    别过池可爱,阎琰上前拍着桌对着医生一阵乱吼,“喂,庸医,你会不会看啊,你没见她很难受么!你倒是给她看啊!信不信我拆了你医院!!”阎琰一发火便再难控制,眼里窜着两团火,似是要将他捏碎。

    他等了那么久,就等了那两句话?

    阎琰再难平静!

    “先生你怎么说话的,你女朋友只是感冒,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行医几十年,头一次听人叫他庸医,医生有些恼火。

    “我不是她女朋友!”

    “她只是我下属!”

    两人异口同声的解释着!

    医生看了看这两位,有病啊,只是下属,会这么紧张差点为了她大打出手?

    池可爱上前道歉,“医生真是抱歉,不好意思啊!”

    “小姐,你家上司脾气不太好!”医生一脸同情的看向她。估计跟着这种上司寿命也会短几年!

    池可爱轻笑,嗯,的确,这个她赞同,这个总裁脾气不好!

    阎琰一眼瞪向他,吓得医生再也没敢说话!

    阎琰似乎怒气未消,摆足架势还想上前,池可爱上前拦下,“总裁,我真的没事!”池可爱一个气急,连咳了几声,咳得池可爱有些发喘,脸色惨白!

    “池可爱!”可恶!阎琰着急万分,顿时失了方寸!“人呢,快点!你是摆设么!你没看病人现在喘的厉害么,这叫没事?赶紧给我开药!”阎琰对着医生又是一阵乱吼!

    医生哦哦点头,连忙慌张地在本上开了几味药。

    池可爱摇着手暗示她真的没事!只是一下子激动呛得说不出话来!

    一会儿,池可爱恢复了平静,瞪了他一眼,未多说一句,自顾离开了。

    “池可爱!”又给他脸色看!他这是犯贱啊!为了她,他紧张如此,她确三番两次不领情!

    阎琰,你疯了!

    阎琰拿起桌上刚刚开的单子,追了出去!

    人群中早已没了她的身影!阎琰本想跟着去找她,看了下手中的单子,还是先取药吧!

    麻烦!

    暗咒了一声,阎琰拿着单子付了款,向药房走去,沿路一直在人群中找寻池可爱身影,未曾看前面路人走过,两人正好撞了个满怀,病例卡单子洒落一地。

    “怎么看路的啊!”女人尖锐的声音叫起。

    阎琰一心想池可爱,并未多加停留,捡起东西,连连打了几声招呼,就走开了!

    取了药,出来,阎琰转了一圈,目光随即巡视了一遍,最终将视线锁在了停车位周边的一娇小身材上。

    阎琰这才将一颗心稍稍放下,扬着笑意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