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危机在地窖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1本章字数:2823字

    憨二小一口气跑到了地头,把驴拴在地头吃草,自己进了自家的玉米地。

    一边拔草,一边想着刚才来旺媳妇和他嘴对嘴的那一幕。整整一晌,都心不在焉。憨二小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还没结婚娶媳妇。以前要说没想过娶媳妇,那是假的。可今天有了更强烈的念头,自己该找个媳妇啦!……

    秋天的太阳,火辣辣,晒得玉米叶都打了卷,地上的小草都弯下了腰。树上的知了不停的叫。可能因为太阳的霸道,天上的白云,都躲得无影无踪。

    憨二小不停地站直身子,掀起背心擦着脸上的汗。心想,你不就是热吗?还能把俺晒成灰不成。不把这块的底草拔完,你休想把俺晒走!憨二小的憨劲一上来,干起活来也快,只见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的玉米杆一段一段地晃动,那就是憨二小拔草的行动路线。什么王二愣、赵华蝶、来福媳妇这一切他都抛至脑后。

    地头的驴,吃饱了,也热了!卧在一棵杨树下,只见它那肚皮涌动的挺快!停那么一会,就地打一回滚儿!浑身的毛里都侵满了土。它就使劲地晃晃脑袋,甩甩耳朵,抖抖身体,把身上的土尽量的抖跑。

    哗啦哗啦的玉米叶子的碰撞声,咳咳啪啪的玉米叶子的折断声,不断接近地头。

    只见憨二小抱着一大坨草,从玉米地里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的小毛驴身上,滚满了土,伴着汗液,掺着毛,形成了一绺一绺的卷儿,对着小毛驴道:“你在这里挺凉快!我可快渴死了!”他扭头把那一坨草往地边一扔,撩起背心,往脸上一抹,抹去脸上往下淌的汗水。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喘着气。不时地抻着脖子咽一下不多的口水,去润滑那近似干结的嗓子。

    憨二小走到小毛驴身边,看着自己心爱的小毛驴,摸着驴的头道:“伙计!热了吧!渴了吧!咱这就回家。”。

    憨二小把草装在粪筐里,背起来,牵着驴,顺着来的路,往村的方向走去。

    憨二小进了村,走到王二愣家时,看着王二愣家的紧闭的大门心想,草!这王二愣他妈的!还不回来呀!就他那种专横跋扈的种,回来肯定找自己算帐。

    赵华蝶那是出了名的泼妇,上次老根叔拉粪在他家过时,从车上颠出一点粪渣,赵华蝶还骂了人家三天,王二愣以清除街道为名,当天以不自动刨了的房后树,影响村容村貌为由,还硬要了人家房后,街面上的两棵一人抱都抱不过来的梧桐树,给卖了才算解气,老根叔被气得在炕上躺了两个月。

    憨二小为这事也是非常气氛,但老根叔老实善良就这么忍气吞声,干受着欺负,憨小二也是干着急没办法。

    憨小二想罢,骂了声“娘的!”等着你!俺得回去睡一觉,养足精神,跟你打起来也爽!憨小二又看了看王二愣家紧闭的大门,朝地上吐了一口痰,起步回家了。

    可能是回来后天太热了,喝了整整一大瓢凉水,倒在炕上就睡了。憨二小在炕上正睡午觉,睡梦中突然觉得肚子有情况,蹭地从炕上坐起来,慌慌忙忙地从褥子底下拿起半本书,嗤嗤扯下几张纸,抱着肚子,猫着腰,冲出屋门,奔茅房而去。

    。。。。。

    从隔壁邻居家墙头上伸出一个脑袋,正是黑旺。冲着院里就喊:“憨二小!憨二小!你在家吗?”

    草!黑旺这个混小子,俺刚蹲下,他鬼叫啥呢!没好气地抻着脖子冲着外面大声道:“黑旺!你小子干嘛?有事呀!”

    黑旺一听憨二小在茅房答话了。朝着茅房道:“俺爹叫俺下地窖取红薯,你是知道的,俺从小就怕往那里面去。进去好想四周的土就要把俺埋在里头一样,你帮帮俺呗!”

    这小子真会选时候,不就是下个地窖吗!“俺刚蹲下!你等会。”憨二小在茅房里送出话来。

    ……

    黑旺趴在墙头上,眼巴巴地盯着茅房,。。。。。。草!这憨二小!真他妈的能拉!不催他还不出来了!“憨二小,你掉茅坑里了!怎么没动静了?”黑旺等得不耐烦了。

    “你个黑小子,你才掉茅坑里了呢!”

    “茅房里的味,你这么能享受呀?还不出来!”黑旺逗乐道。

    我草!黑旺这小子催命呢!憨二小从茅房里捡起一块软坷垃,撅着屁股,伸出头去,朝着黑旺头上方投了过去。连忙又缩回身子,蹲在茅坑上。

    黑旺趴在墙头上看见憨二小探出头,投过来一个东西,赶紧把头一低,没投着。

    我靠!憨小二这小子敢偷袭我!

    黑旺从墙头上掀起一块坷垃,朝着茅房口投去。憨二小听到动静,惊得一闪。差点掉到茅坑里去。

    “黑小子,你要是再闹,俺可就不帮你了,刚才俺差点掉茅坑里。”憨二小大声喊道。

    “哈哈哈……”黑旺笑的前仰后合。黑旺脚下踩的是砖堆,本来就不稳。自己差点摔下去。索性趴在墙头上等着。

    憨二小方便完,一身轻松,提着裤子,拿着用布条做的腰带,从茅房走了出来。系好腰带,伸着懒腰,道:“真舒服!黑旺!你先下去,俺这就去!”憨二小对着黑旺道。

    “行!俺在家等你,快点!”说着黑旺把头缩了回去。

    憨二小,关住屋门,锁上街门,去黑旺家了。

    他和黑旺来到地窖前。

    这个地方的地窖就是从地面往下挖,一般挖个三四米深,上面口细,越往下越粗,在俩壁凿一排能攀登的窑儿,只要一个人撇开腿能够得着就行,为了能上能下。在地窖底儿,往两侧深挖两个储藏红薯的洞,洞可大可小,根据自己家的需要,挖好后在洞里铺上厚厚的一层沙土,把红薯放进去,再用沙土把红薯盖上。这样红薯储藏一年也是新鲜的。

    憨二小一看地窖口是打开的,地窖口有新的爬痕,扭过脸问:“黑旺你是不是下去过?”

    黑旺一脸的诡密,笑着说:“俺下了一截,害怕,就又上来了,才喊你去了!”

    憨二小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快下呀!下去后你找个大的捡。一会你拿点回去!”黑旺催促憨二小。

    憨二小伸下两条腿,摸索着两边的窑儿,一点点下到地窖里。憨二小伸手就要从右侧洞里摸红薯。只听见憨二小一声尖叫:“哎呀!俺地娘哎!蛇!蛇!”右侧洞里红薯堆上盘着一条很粗很粗的大青蛇,大约有人的小腿那么粗,冲着憨二小滋滋地吐着红信子。

    憨二小,俩腿直打颤,急忙往上爬,越是怕,越是爬不上去。吓得憨小二一下蹲坐在地下。

    上面的黑旺偷笑着,他其实不是怕下地窖,因为他叫憨二小之前,早就下来过。好像蛇在休息,没有动。那也把他吓的直尿裤子。费了好大劲才出了地窖。没想到憨二小更怕蛇,还不如自己呢,他上都上不来,嘻嘻!。

    蛇的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一个样子的,分辨不出草木动物或是人类,只有对快速移动的东西才会产生感觉,总的来说,蛇眼是最大的近视眼。

    憨二小越是害怕,越是在那挣扎地想爬出去。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越动,哪蛇越是注意到他,向他靠近,憨二小吓得蹭地立起来了。

    就在他立起来之际,大蛇发起进攻,发出滋滋的叫声,“嗖!"地扑上憨二小,憨二小情急之中双手一下掐住了蛇的头,红红的蛇信子,冲着他的脸吐来吐去。蛇迅速地缠住了憨二小的腰身。黑旺在上面看的两只眼睛瞪像铃铛一样。俩条腿也颤抖着不成个了,真后悔叫人家憨二小下去了。

    只见憨二小脸憋得得通红。两只手再发抖。但是他还牢牢地掐着蛇头。

    “爹!爹!你快来,憨二小被蛇缠住了。”黑旺发出尖叫地喊爹。

    黑旺爹,六十来岁的老头,走路还用拐杖撑着。黑旺爹朗朗跄跄地来到地窖跟前,往下一看,吓得浑身好像筛糠一样,咕咚蹲在地上,脸色腊黄。

    黑旺赶紧扶着他爹,大声叫喊:“来人呀!救命呀!……来人呀!救命呀!”

    乡亲们,听到喊声跑来。大伙从没见过这么大这么粗的蛇,谁也不敢下去帮憨二小。有大胆的,冲憨二小喊:“二小,弄死它,不弄死它,它会缠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