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夜间行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1本章字数:2404字

    看到憨小二醒了,黑旺、铁柱都异常高兴。没事的时候,三人还不断的拌嘴,吹胡子瞪眼,瞎扯淡!憨二小一出这事,三个人才觉得失去谁,心里都是万分难过。看来哥三个的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厚呀!

    “憨二小,你快把铁柱俺俩吓死了!这会儿好了,你又活过来了,怎么样?身体觉得没事吧?”黑旺把着憨二小的膀子说。

    “怎么?刚才还叫人家哥呢?这会儿又憨二小啦!你这黑小子啥人呀?”铁柱用眼瞪着黑旺。一拳捶在黑旺的胸前。

    黑大个,你管得着吗。俺爱咋叫就咋叫。管你鸟事!切!黑旺咧着嘴,看了看铁柱,没敢吭声。

    黑旺最怕铁柱,最怕铁柱揍他。这哥三,同年生人,都属虎。

    憨二小,正月生人。黑旺,三月生人。

    铁柱,五月生人。憨二小最大,性格憨厚,实在,为人处事正气。

    黑旺机灵,爱偷懒,经常捉弄憨二小,但最怕铁柱。

    铁柱,性子暴,有力气,天生的天不怕、地不怕,但对憨二小视为亲兄弟一样,没二心。只要见到黑旺捉弄他,先揍黑旺一顿在说。所以黑旺瞪着眼,连屁都没敢放。呵呵!

    “呵呵!铁柱,咱哥仨谁跟谁,他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俺嗓子眼都冒烟了,黑旺!给俺倒点水来!”铁柱嘿嘿地笑着。黑旺见机跑到一边给憨二小倒水去了。

    “二哥!听黑旺说,你打算秋后出去找挣钱的路子。带俺去呗!”铁柱瓮声瓮气说。一脸的期待。

    “二哥!只说带俺去!没说带你去!”黑旺端过一碗水递给憨二小。对着铁柱露出诡秘的笑道。

    铁柱冲着黑旺一瞪眼,黑旺蹭地跳出好远,在那嘿嘿直乐。

    “呵呵。。。。。。!铁柱!俺实在看不惯他妈的王二愣这草蛋玩意,咱们村啥事都没人管,能浇的地,机井没人修,难走的路越来越难走,街上猪粪,柴火,乌七八糟没人管,再看邻村,西边的刘村,北边的薛村,东边的黄村,南边的赵村村里街道条条水泥路,家家新瓦房,再看咱村,啥都不啥!俺决心出去闯闯。”憨二小一脸的刚毅。

    一个人打不下江山,一条汉子开不开不大山!“一个好汉三个帮,咱们三个哪能分开,都去!”憨二小正色对着铁柱、黑旺道。

    黑旺凑过来,一手搭在铁柱肩上,一手扶着憨二小的肩,兴奋地说:"对,咱哥仨要齐心协力,干一番事情,挣好多好多钱,然后帮着乡亲们,也富起来。气死王二愣那个王八蛋!对!还有他媳妇赵华蝶那个骚娘们。”

    “好!哈哈哈,二哥!以后俺和黑旺就跟你啦!咱也去干一番事业!哈哈哈。。。。。。”铁柱开怀大笑。

    憨二小见这两位兄弟,这么支持自己,心情激动不已。对着黑旺和铁柱道:“有你们两在,俺更有劲头了,咱哥仨必能成功!好!咱们秋后就去!”啪!啪!三个拳头碰在一起。这表示三人的坚定和信心。

    三人在一起,越聊越兴奋,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

    憨二小,突然想起在梦中那条蛇对自己讲的话:“今晚十二点,你一定把俺的尸体埋在村南河对面的高坡上。。。。。。”

    这事真不真呢!这个年代哪有什么鬼呀神呀的!哎!管他真不真呢!蛇也是一条性命,俺既然把它咬死了,把人家葬了,是应该的。哎?梦中那条蛇给俺说他尸体现在埋在村东小桥边的柳树底下了。是不是呢?俺得问问。

    “黑旺!今天俺要死的那条蛇呢!”憨二小对着黑旺问。

    “好家伙!二哥!那条蛇真粗,乡亲们从地窖里把它拖起来,费老鼻子劲了!有好几米长!真吓人。乡亲们都说那蛇是不是快成精了。好几个人用杆子把它抬到村东埋在小桥边柳树底下了。”黑旺连说带比划。

    “啊?还真有这事!”憨二小怔怔的道。

    “真有什么事?”黑旺停下来问。

    俺还是别给他俩讲这么多了,免得吓着他俩。憨二小一个机警笑着道:“俺还以为,俺在做梦呢!呵呵!”

    “哦!"

    ......

    憨二小心想:俺得把他俩个支走,一会儿,好去埋那条蛇。那蛇叫俺一个人去,他俩在这儿,怎么去的成?

    "黑旺、铁柱!这么晚了,你们快回去吧!”憨二小道。

    “二哥!俺俩今晚在这陪陪你吧!”铁柱道。

    “不用!你看俺这不是啥事都没有吗?没事,你们也累了一下午了,早点回去睡吧!”铁柱和黑旺见憨二小没事又这么说,就没再执意留下。一块回家去了。

    憨二小见他俩走了又躺倒炕上,只等着到点去办这事。不一会憨二小觉得腹内火热火热,口渴舌燥。起身下炕,咕咚咕咚喝了一碗凉水,还是了,又咕咚咕咚喝了一碗。还是不行!憨二小觉得肚子里好像有一个火球,在不停的燃烧,憨二小跑到院里,从水缸里舀出一盆水浇到到身上,稍有凉意。又回到屋里,躺倒了炕上。不一会,只觉得那个火球化成了水一样没在全身流动,憨二小浑身在颤抖,全身冒热汗,不一会憨二小又昏睡了过去。

    这是那蛇胆在憨二小体内融化,改变着憨二小的体内组织,使憨二小的身体有了连他都不知道的特殊能量,也就是憨二小梦中那条蛇所说的,蛇胆融化以后,他就会遇强则强,遇智则智的能力。

    不大一会儿,憨二小慢慢醒来,对刚才的症状百思不解,只觉得精神倍增,浑身有劲。他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心想:俺得去了,想把那条蛇刨起来。再扛到河对岸,时间按就差不多了。

    憨二小,拿着一个铁锨,悄悄的出了家门。趁着月光向村东走去。

    皓月当空,万物沉睡,整个村庄都是一片寂静。偶尔有几声犬吠声,蛐蛐的啼鸣声。

    憨二小蹑手蹑脚来到了村东小桥边的柳树下,瞅见被人动过的一片新土,心想就是这儿了。拿起铁锨挥动双臂刨起来,这土是新的,还含比较松软,刨起来比较省力。

    憨二小很快挖到了那条青蛇。仔细一看,好大一条蛇呀!有小腿那么粗,盘在哪好大一坨。憨二小心里直发毛。憨二小自己给自己壮了壮胆,双手去抓那条蛇,一接触蛇身,冰凉,打了个寒颤。憨二小把心一横,想抓起蛇背在背上拖走,可是没拖动,又一使劲,还是不行!这可怎么办,憨二小双手掐腰看着那条蛇发愁。憨二小脑际突然闪出梦中那条蛇说的话:“只要你说声,上路了,自然能扛起。。。。。。”

    憨二小,真的不敢相信有这事,哎!那就试试吧!他又把那蛇盘了盘,口中道:“蛇仙呀!俺要把你葬到你所说的,风水宝地去。走!上路了!”说完,憨二小去抓那条蛇,真的抓起来了,还挺轻,好像抓起一个超大个的救生圈一样,扛在膀子上。

    “咦!还真灵!看来俺真碰到鬼了。既然来了,俺还怕他个鸟!走着!”憨二小想到这儿,提着铁锨,往村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