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替兄弟解气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2本章字数:2134字

    第二天,憨小二领着铁柱按照肖鹏给他的地址,找到肖鹏所在的地方,肖鹏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陆家桥这里租住了一个四合院,没事时兄弟们就在这里酗酒,玩钱打麻将,甚至找个女的在这里瞎混。

    憨小二和铁柱的到来,肖鹏非常高兴,弟兄们在就在这里等着憨小二了,在院里摆了几张桌子,酒菜早就摆放好了。

    肖鹏把憨小二请上主座,憨小二二话没说,叫铁柱挨着自己坐下。

    肖鹏一声招呼,“兄弟们!这位就是咱的新老大,大家叫大哥!”

    兄弟们纷纷响应,齐喊大哥!憨小二微微一笑,站起来道:“兄弟们看得起俺,俺谢谢各位了,俺初来华江市人生地不熟,还望兄弟们多关照!俺今天有幸结识诸位兄弟,很高兴,来!咱们干了这杯酒,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亲兄弟啦!”憨小二说完,咕咚咕咚一饮而尽,众兄弟也一饮而尽。

    憨小二拉过铁柱道:“这是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铁柱,可以说俺俩形影不离,患难兄弟,这次来华江,就是想干一些轰轰烈烈的事,回去也好人五人六一把!”

    肖鹏第一个端起酒来敬铁柱,兄弟们也相互敬酒。

    既然认识了,也都随便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

    肖鹏凑到憨小二跟前,把昨天联系搞建筑的情况,跟憨小二说:“大哥!搞建筑这事,不好弄!第一、咱的人跟城建不熟,拿不到项目,第二、咱要想搞建筑,没有启动资金,第三、咱这伙人干过建筑的人几乎没有。”

    憨小二眉头紧聚,草!这三条几乎什么也不具备呀!不过事在人为,看来第一任务就是要有活干,那就得必须想办法就是和建设局拉上关系,好高项目!资金!。。。。。。资金!。。。。。。

    憨小二扭头问:“肖鹏!除了建筑,那干什么来钱快!”

    “黑吃黑!现在城南地痞老大胡庆祥,靠给市里的饭店,小吃摊,宾馆,旅馆等用餐具的地方供货,来钱快!餐具用完回收回来,找些人洗刷一下再打上包装又能用,基本上投资下,来利快,他把整个华江市给垄断了,一天流水就几万,咱要是能把他这买卖给抢了,来钱准快!”肖鹏其实早就对这个眼红了,只是在憨小二出现之前,自己不敢干!手下兄弟太少!比不上人家胡庆祥。

    胡庆祥在华江市,是有名的老大,手下能打的多,一个比一个彪悍。现在憨小二这等身手,灭了他,估计没问题,再说胡庆祥,垄断这行,全靠有名的心狠手辣,你不用他的餐具,好了!你的买卖就别想做成,整天有二三十个人在你买卖前,吓唬人,客人谁还敢上门。

    “哥!你就别犹豫了!他胡庆祥,也不是什么好鸟,经常仗着凶狠,到处砍人,前一段,二强就被他打的住了仨月医院,二强!是吧!”肖鹏冲那边桌上喊道。

    从另外一个桌子旁站起来一个小伙子,右手臂上还带着石膏,腰间还缠着纱布。

    “大哥你看!这就是宋庆祥领人打的!咱们兄弟受气呀!收的保护费,大部分都被他的手下抢走!就在三天前,他们的人还把刘宝,路通,张见打了一通!现在身上还痕累累!”

    肖鹏这个五尺汉子说着,双眼含泪,把哥仨也叫过来,撩开衣服,满身的瘀伤历历在目,叫人触目惊心!

    憨小二为此震惊,没想到这些痞痞打人是风光,被打时这么惨壮!草!既然人家认了自己做大哥,在自己面前都喊冤,自己在不出头,以后怎么在人家面前称大哥呀!

    这时憨小二浑身血滚翻腾,一拳把面前木质方桌面打得粉碎,兄弟们见大哥如此威武,膛目结舌,暗中佩服。

    事真是巧了,憨小二刚把方桌打碎,门口闯进来几个人,冲里面就骂道:“狗日的肖鹏!给大哥的月供钱,都过三天了!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混了?”

    说话从们门外闯进来几个痞溜之人。

    憨小二蹭的站起来,冲肖鹏一使眼色,肖鹏明白,现在有大哥在,该直起腰板了,冲着这几个人骂道:“狗日的!老子没钱!毛子,操你妈的,少跟着宋庆祥在老子这儿装大爷,你回去告诉宋庆祥,他怎么吃得老子的钱,叫他怎么给老子吐出来!滚吧!叫他天黑之前,给老子送来,否则老子饶不了他!”

    对方叫毛子的这个人看上去,瘦条个,长发盖脸,看人都从头发缝里看,有时还把长发甩一甩,只有这时,才会昙花一现般地见见他真模样!

    听肖鹏这么一骂,毛子上前就想揍肖鹏,众兄弟还有点害怕!不由得后退半步。

    因为肖鹏被憨小二打伤了,憨小二怕肖鹏再伤到,冲铁柱道:“兄弟!怎么样?摆的平吗?”

    铁柱,打小就是揍人的主,在家还不断打打沙袋,拳似铁拳,身似一堵墙,铁柱见这事,这伙小子欺负人竟跑人家家里来了,上去一把把毛子提过头顶,嗖地甩了出去,啪的摔在地上,顿时晕了过去,跟他来的几个小弟,吓得脸黄,那见过这阵势,有心想给毛子报仇,却没有人家的能耐,纷纷退后,看着摔地上的毛子,又不敢上前去扶。

    铁柱骂道:“叫你妈的装!从墙根地下,提过一桶凉水!哗!全到在毛子身上,毛子一个激灵醒了,可是动不的,全身像散架一样疼,身上的肋骨被摔断五六根!

    肖鹏和众兄弟,心里大喜!觉得这两个大哥,真是厉害!看来俺这些兄弟们,以后跟着大哥,再不会受他娘的气了!小鹏走到那群小子面前道:“不服的上来,草!怂啦!滚他妈来个巴子的,把这小子抬走?记住我说的话,叫宋庆祥天黑之前,吃了老子的钱给俺送来!否则!嘿嘿!别怪俺兄弟们不仗义啦!”

    那几个小子,架起毛子,灰溜溜跑了。

    肖鹏看着那些人跑走了,心想,凭自己对宋庆祥的了解,他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带更多人来,掏我们这里的。怎么办呢?兄弟要做好准备呀!还是问问大哥吧!

    肖鹏扭脸对憨小二道:“大哥!看来今天在真的要打上一架了,宋庆祥,一会肯定会带很多人来!那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