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拼命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1本章字数:3753字

    韩利打量了一下安东旭,用鼻子哼了一声,喝了口啤酒然后对身边的一个壮汉说:“摆平他。”

    壮汉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过了桌子,一个箭步就冲到安东旭的身边。

    安东旭大惊,这个人身形剽悍,但是速度出奇的快,安东旭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拔出了身后的开山刀。

    彪悍男见安东旭手里拿着刀瞬间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随即退了一步,脱下他的背心,光着膀子就向安东旭的面门打出一拳,安东旭躲闪不及,抬起开山刀就向彪悍男出拳的胳膊上砍去

    。哪知道这一刀正中了彪悍男的计,彪悍男迅速的用另一只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安东旭出刀的手腕,安东旭手腕迅速吃痛,那把开山刀也应声落地。彪悍男伸出脚向后一挑,那把开山刀就滑到了韩利的脚下。韩立哈哈大笑:“安东旭?你就这点本事就敢一个人来找我?”

    安东旭哼了一声,双手握住拳头,谨慎的看着彪悍男。心想,看来今天麻烦大了。但是他心里没有慌张,在来之前,他就做好了视死如归的打算。如果连韩利都摆不平,以后还怎么实现统一天下的梦想?想到这,安东旭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彪悍男马上调整了攻击的姿势,一脚向前,一只手背向身后,弯着腰,像是要冲刺的样子。还没来得及安东旭看明白这是什么招式,彪悍男像豹子一样冲了过来。

    安东旭下意识的伸出脚向彪悍男的面门踢去。没想到彪悍男只是轻轻的用手一拨,安东旭就差点摔了个跟头。但是彪悍男的速度一点也没减慢,不到一秒钟,安东旭已经被彪悍男抱着腰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安东旭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前直冒着金星。彪悍男揪住安东旭的脖领子,毫不费力的就把他拎了起来。别看安东旭比彪悍男要高上大半头,但是彪悍男的体型几乎能把安东旭装下。

    安东旭的眼神有些空洞,看来彪悍男摔那一下真的不轻。过了好一会,安东旭才恢复过来,他看了一眼正在拎着他的彪悍男,又看了一眼坐在不桌子对面的韩利,安东旭又闭上了眼睛。

    “利哥,这小子也太不行了。我看咱们还是换人吧。”彪悍男很无奈的对韩利说。

    韩利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一句话没说。

    这时候安东旭迅速睁开了眼睛。彪悍男毫无防备,安东旭迅速挣脱开,朝向桌子奔去,几个人都被安东旭的举动惊在了那里。安东旭来到韩立对面,迅速抄起一个盘子向韩利砸去。韩力躲闪不及,一盘菜带盘子,全都扣在了韩利的脸上,这时候一帮人才看是反映过来。

    安东旭迅速跳上了桌子,韩利一边擦着着自己的脸,一边站起来向旁边退去。这时候彪悍男一把抓住安东旭的脚,用力向后拽了一下。安东旭闷哼了一声倒在桌子上。桌子借力翻了过去,直接把安东旭扣在了下面。

    “给我弄死他!”韩利大声的吼叫着。

    几个人把扣翻了的桌子围了起来。安东旭慢慢的推开了桌子,用手撑着地面,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安东旭的眼神告诉周围的所有人,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野兽,腥红的眼睛里散射着只有野兽才应该有的杀气。韩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就是这样的气场,让若干年以后的韩利想起来双手还在发抖,虽然自己的人多,虽然自己是一方老大,而他安东旭只不过是个小小的街头混混。但是韩利有生以来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神。像死神一样的眼神。

    这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安东旭站起来的时候,那把开山刀就在手里握着。

    挡在韩利前面的男人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安东旭大吼一声向他冲了过去,开山刀直接朝着他的天灵盖劈了下去。男子向前一探身,动作和招式跟彪悍男如出一辙,但是安东旭徐速收回了刀,男子一只手落了空后,赶紧向后退,安东旭哪能留给他做调整的机会,用力又是一刀劈了下去。

    男子大惊,急忙向左侧闪了半个身位。开山刀擦过男子的耳朵滑了下去。还未等男子再调整,安东旭一脚把男子踹翻在地。男子靠在墙角喘着粗气,安东旭一个箭步,一刀就砍在了男子的肩膀上,男子肩膀的血在安东旭抽刀的那一刹那迅速喷了出来。安东旭满意的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之中的男子,诡异的笑了。

    这些连贯动作实在太快了,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安东旭先撂倒了一个。彪悍男见状大吼一声直接一个箭步冲到安东旭的背后,一沉肩就顶在了安东旭的后腰上。安东旭随即就飞了出去。但是他却出人意料的向后划了一刀,直接在彪悍男的额头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安东旭重重的摔在墙上,又反弹回来砸在自己刚撂倒到男子身上。彪悍男擦了擦额头上的血迹,还没反过神,安东旭已经从地上连爬带滚的滚到了韩利的脚下。

    这让所有人都史料未及的,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被彪悍男这么顶一下后腰,任何人都别想在两个月以内下床的。安东旭这一举动使韩利大惊失色,连忙往后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安东旭一只手直接将韩利绊倒在地,韩利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墙上,直接被摔蒙了。

    安东旭慢慢的爬向韩利的脑袋,坐在地上,用刀架着韩利的脖子,一字一顿的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特么惹错人了!”这时的安东旭浑身是血,左半边脸已经被血污染的模糊不清,安东旭仅剩的一只眼睛,在血色的衬托下,更像一只野兽。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别伤害我们的老大!”韩利的一个小弟急忙跟安东旭求情。

    “有话好好说?你们把我的兄弟抓走的时候有没有好好说话啊?你们要弄死我的时候,有没有好好说话啊?啊?”安东旭接近咆哮的吼出这句话。

    在安东旭的心里,现在韩利已经没有任何阻碍自己的资本了,并不是韩利在自己的手中,也不是韩利被自己打败了。安东旭心里清楚。韩利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他太小看了自己,而此次也绝对不是韩利的真正实力。但是之所以说韩利不是他的阻碍了,是因为他看见了韩利和他周围的人最大的弱点:人心不齐。如果人心齐,大家都肯为他卖命,自己不可能活着走出去,但是此时此刻的情况来看,自己想走出去,很容易。

    这时的韩利已经清醒了过来,看着安东旭的额头不停的流着血而且鲜血正在缓缓的滴在自己的脸上,而安东旭的眼睛,一直没注意自己。

    于是韩利一个侧身就躲开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韩利刚要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来,开山刀却猛地扎在韩利耳边的地面上。韩利大口喘着气,因为他看到,安东旭根本没有看自己,也就是说安东旭刚才那一刀是盲刀。这要是自己在多挪一寸,今天就交代在这了。

    “你已经死了,所以给我老实点。”安东旭的声音在韩利的头上响起。像死神一样,沙哑,但却有穿透力的声音。这让韩利觉得自己确实是个死人了。

    这时候彪悍男用自己的背心捂着额头的伤口对着韩利说:“利哥,可以了吧?”

    韩利突然哈哈大笑:“在H县能把我韩利弄的这么惨的,我想只有你安东旭了。”

    安东旭轻哼了一声:“没有人,可以欺负到我的头上。”

    彪悍男拍了拍手,表示对安东旭的认可,随即打了个指响。安东旭看见在门口迎接自己的服务员走了进来,连看都没看安东旭一眼,直接走到彪悍男身边,和彪悍男私语了几下,就走出去关上了门。

    “你把我大哥弄的这么惨,是不是应该付出点代价。”彪悍男把眼光转向安东旭。口气略显温和的说。安东旭动了动手中的刀,意思是告诉彪悍男,你不配跟我说话。

    就在这时候,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安东旭认得,这个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剪得一头短发被染成红色,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颏。长相特秀气。

    “宝子?”安东旭疑惑了。

    “东旭,快放手吧,游戏结束了。”宝子赶忙跑过来扶起了安东旭。

    “旭哥,实在对不住,韩利把我抓来,是想考验一下你的能力。”

    安东旭用手擦了擦脸上的血不理解的问:“考验我能力?什么意思?”

    这时,跟宝子一起走进来的长相像年轻白领的男人说话了:“我是想让你帮我这个不成材的弟弟,统一了H县。”

    “为什么是我?”安东旭坐在了被宝子扶起的椅子上。

    刚才那一仗,要是再来一回,肯定要了安东旭的命。“就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应该是你。”白领男眼睛散发出很自信的光芒。

    “你是谁?”安东旭又问道。

    “哦,在下不才,韩枫。”

    “韩枫!?”安东旭愣住了。

    韩枫是何许人也?H市最大黑帮,义盟会的二当家。原来韩枫是韩利的哥哥,安东旭心想,怪不得韩利一天天这么牛逼呢。有一个这么大的后台,不牛逼才怪。

    韩枫看了一眼站起来的韩利,幽幽的说:“看来你给我半年统一H县的承诺。不怎么可能实现了。”

    韩利看了一眼韩枫,老脸一红,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人,我也给你安排了,我看,安东旭这小子可以。半年,就半年。半年以后你如果还不可以,那就别怪你哥哥我没照顾你。”说完,韩枫冲着安东旭笑了笑,开门走了。

    韩利觉得在自己小弟面前面子挂不住,就对彪悍男说:“蛤蟆,你把这俩兄弟处理好。”说完,也走了。

    安东旭看了一眼宝子,马上明白了。原来韩枫的义盟会是想要H县的控制权。为什么?因为H县会成为义盟会最大的经济支柱,并且,这个地方不会随意别别人抢夺。H县是一个手工业兼毒品贩卖周转的最大的枢纽,它联通着H市和J市之间经济贸易的所有渠道。如果义盟会拿下H县。那几乎就掌握了所有H市的黑白道,当然,也就可以顺利的打开了J市的市场。

    原来彪悍男叫蛤蟆,安东旭其实听说过蛤蟆这个名号的,但是没有见过本人。难怪打起来这么彪悍。安东旭又揉了揉自己的后腰。但是看见蛤蟆的额头还在流血,心里平衡了一点。

    “安东旭小兄弟,实在对不起,用这种方式考验你。”蛤蟆满脸歉意的对安东旭说。

    “得,你是想我怎么招吧?”安东旭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们的第一目标是廖金廖银二兄弟。然后直接干翻徐金宝。剩下王利衫,就简单多了。”

    安东旭听着蛤蟆的话心里特别扭。现在就我们我们的套近乎不说,居然把H县统一说得那么容易,所以安东旭皱了皱眉头:“你不会是指望我帮你们把H县统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