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金币洗浴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2本章字数:2153字

    廖银大怒,一把就推开了城东:“你特么给我闪开!”

    城东从兜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在廖银的眼前晃动:“我今天,就是要你的命!”

    说着就向廖银刺去。廖银大惊,向身后一闪。躲过了城东的刀。廖银的小弟见状,就把城东围了起来。这时候在喧闹的人群中,响起了电铃声,廖银掏出电话,马上接了起来。

    “哥,我这边出事了。”廖银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无论如何,你今天不能离开金币,否则你的老窝会被端掉。”

    廖银抓了抓他的短头发:“是谁要弄我啊?”

    电话那头说了一句:“我也不清楚,你等我,我马上到。”

    廖银挂了电话,狠狠地向城东的方向奔了过去,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及其搞笑的画面,廖银因为出来的急,只穿了一件内裤。在人群中显得特别显眼。就在城东挥舞着手中的刀时,从不远处传来了警车的声音。其实报警的并不是黄胖子,而是路过的人见有人砸车,此时的黄胖子还站在街对面,面对着这样的场面,心里直突突。

    廖银愣住了,转身去看从警车上下来的几个警察,其实警察办事效率比较高了,从事发到现在,只不过才过了十分钟。廖银见警察来,并没有再去理会城东。而廖银的小弟,习惯性的见到警察腿直哆嗦。

    一个长相肥胖猥琐的警官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看着只穿着内裤的廖银:“二少爷,耍流氓啊?”

    廖银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警察的话。胖警官又看了一眼被砸的稀巴烂的车,摇了摇头:“这么好的车,就被砸成这样?”

    随后,胖警官回过头看了一眼正在给车照相的小警员又指了指廖银说:“别照了,把他们全带走!”

    廖银愣住了,不解的问道:“带走我干什么?”

    胖警官猥琐的笑了,用一种很欠揍的官腔说道:“我的廖二少爷,不跟我回去做笔录,怎么能立案?”

    廖银的脑海里浮现了他哥哥刚才说的话,不能离开金币。所以摇了摇头:“我哪都不去!”

    “不去?这可由不得你了!”胖警官说完,他身后的小警员就向廖银走去。

    廖银心想,这个胖警官,平时见到自己跟见到自己亲爹一样,自己也从没把这个胖子放在眼里。但是今天,居然找自己的麻烦。

    廖银突然哈哈大笑:“王警官,今天算我倒霉,车被砸了。这件事我认了还不成么?”

    廖银的目的只有一个,拖住时间,等自己的大哥,廖金。

    胖警官见廖银的语气缓和了一点。就对正要拿下廖银的警员们说:“都住手。”

    小警员们回过头看了一眼胖警官,又退了回来。

    “二少爷,我们警察,为人民服务,您被人威胁到财产安全了,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啊!”

    廖银见王胖子让自己的手下退去,赶忙向身边的小弟要了一盒烟,抽出一根就递给了王胖子。

    “哎呀,二公子,我是来为人民服务来的,你这样,影响不好。”王胖子赶忙把烟推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三个人,穿着笔直的西装,走在中间的男人高大,健壮,英气逼人,廖银的眼睛突然散发出光芒,因为他的救命稻草廖金来了。

    廖金连看都没看王警官一眼,直接拉着廖银的肩膀就走向一边。

    “今天你不能跟他走。”廖金直入主题的说。

    “哥,我感觉这次是有人要整死我。”廖银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不管从小到大,廖银的所有事情,都是他哥哥廖金包办的。就算在这立棍,也全是廖金的功劳。廖金如果是一方老大,那廖银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但是这条狗,是廖金的亲弟弟。比狗的档次高。

    “我去跟那个胖子商量,如果不行,你就跑。”廖金简短的说完计划,转过身点燃了一根烟,就对王警官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王警官怎么能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刚才廖金那态度,让王警官的心里很是不爽。再加上韩枫昨天晚上摔在桌子上的五十万人民币,更是让现在的王警官底气十足。

    “对方出了多少钱,我出十倍。”廖金没等王警官回答,又补充了一句。

    “五百万?他廖银真值那么多钱么?”王警官心想,又抬起偷看了一眼金币洗浴。他的眼睛告诉自己:“值。”

    但是王警官知道,收这样的钱,要有命花才行,自己从警多年,深知道一个道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王警官摇了摇头:“不行,无论如何,我得把他带走。”

    廖金扔下手中的半截烟,用脚踩成粉碎,又抬起头看向王警官:“让他回去穿上衣服吧,这样怎么去警局?”说完,又指了指只穿了一个内裤的廖银。

    王警官心想,这样的人,还是不能惹,就算韩枫能解决掉廖银,但是还有个更可怕的廖金呢!自古强龙不压地头蛇,韩枫知道这个道理,王警官也知道,这也是为什么韩枫不直接派人支援韩利的道理。

    王警官点了点头:“好吧,就给大公子一个面子,说完,对着身后的警员指了指廖银的小弟:“先把他们带上车!”

    廖金示意跟随自己来的其中一个人,让他跟廖银进金币。廖银百感交集的看了几眼廖金,这时候已经不能说任何话了。所以跟着西转男就走进去了。

    一进金币洗浴,廖银迅速在收银台找了一套运动服穿上,直接奔后门跑。西装男见廖银跑了出去,就掏出一把刀在自己的胳膊上来了一刀,当然,这是廖金吩咐好的,这个时候,廖金必须自保,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住廖银。

    廖银刚跑到后门就被金币洗浴的大堂经理,一个穿着旗袍,化着妖艳的妆的女人给拦了下来:“银哥,咱们的澡堂被人给砸了!”廖银现在哪有心思听这个,一把就将女人推向一边,撒丫子就往外跑。金币洗浴的后门是一个不宽不窄的修长胡同,周围的墙很高,廖银刚跑出来,就看见两个少年拎着刀站在小巷里。廖银叹了口气,预料到了今天弄不好就要载这了。于是大步向前喊道:“到底是谁要整我?”

    其中一个头发短短的少年一字一顿的说:“要弄你的,我大哥,安东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