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韩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2本章字数:3022字

    韩利大笑的抱着安东旭的肩膀似笑非笑的说:“小兄弟,警察那边我都打理好了,天高皇帝远,你大可以放心。”

    安东旭点了点头:“多谢利哥提拔,给我这次机会。”这只是一个客套话,而且,在安东旭眼里,解决掉一个廖银,那根本算不上什么,因为廖银只不过是比韩利还软的一个小角色。

    这时候韩枫哈哈大笑的走开了过来:“小兄弟第一次杀人吧?”

    安东旭点了点头。韩枫又笑着说道:“虽然警察那边打点好了,但是小兄弟最近也低调点,毕竟你刚干掉一方的老大,而且我想,廖金,也不会放过你吧?”

    安东旭能听出来,韩枫是在威胁自己。但是他又不能拿韩枫怎么样,毕竟,韩枫的实力,真不是这个小地方的人可以比的。就在这时候韩枫的电话响了起来。韩枫从兜里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接了起来,电话那头马上传来了急促的语调:“韩老板,您弟弟的场子也被砸了,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韩枫笑了笑:“当然要去看看,作戏要做全套。王警官,今天您的功劳最大,等事成以后,少不了你的。”

    电话那头的王警官乐的合不拢嘴,连忙点头称是。然后又和身后的小警员喊道:“去城南!”

    韩枫挂掉电话以后,依然面带笑容,但是安东旭却在韩枫的笑容里感觉到了一种不寒而立的气场。韩枫又把目光转向了安东旭:“小兄弟,我们的计划里,好像没有杀了廖银这个环节。”

    宝子瞬间站了起来:“枫哥,当时事情紧急,我们也没想到会有变故。”

    “变故?但是在我看来,你们的计划可是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呢。。。。。。”韩风玩弄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的疑问着宝子。虽然是在质问,但是脸上仍旧挂着笑意。

    韩枫所顾虑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当初约定好的,安东旭几个人只是在前面闹事,然后王警官把廖银带走,至于能不能带走,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廖银不在金币,韩利就可以在今天凌晨直接收了金币。但是安东旭几个人却直接把廖银给做了。

    这样一来,金币就成了安东旭几个人拿下的了。幸好廖金及时赶到,要不然,现在的场面,就算韩枫也控制不了。韩枫的头脑迅速转动,马上派人把韩利的场子也砸了个遍。并且来到了王金宝的地盘。

    “韩大哥,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更符合你的心意了呢?”安东旭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根烟。

    韩枫听完安东旭的话,哈哈大笑:“晚上廖金会来,既然这样,我们就来个顺水推舟。”

    这时候韩利掏出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接通以后直入主题的说:“蛤蟆,告诉大致,晚上带着安东旭小兄弟,等我的电话,拿下金币!”

    说完就挂了电话,对安东旭说:“兄弟,咱们就来个一鼓作气!”

    其实在韩枫的眼里,安东旭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棋子,但是发生了这件事以后,韩枫突然发现这是一个有着自己灵魂的棋子。此人如果不被自己所用,一定要除掉他。韩枫是说,以后。

    现在这种时候,自己没带什么人来,而且韩利的手下在韩枫的眼里,只不过是一群莽夫,而安东旭不一样,他是一个有头脑的莽夫,用人不疑,刘邦就是靠着野心家韩信而赢得天下的,当然,安东旭不是韩信,而自己,也绝对不是刘邦。

    韩信能把刘邦的老大项羽干掉,而安东旭绝对没有能力干掉自己的老大佐毅。

    几个人又官方的寒暄了几句,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韩枫一开门,就把那个人让了进来,此人长得面相凶狠,一脸横肉,而且额头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刀疤,这个人宝子认识,因为此人在H县很出名:刀疤脸,赵致。

    赵致很礼貌的冲着韩枫鞠了一躬,又转身对韩利说了一声:“大哥!”

    韩利指了指坐在自己对面的安东旭几个人:“你和这几个小兄弟,晚上等我电话,拿下金币。”

    赵致点了点头,转过脸对安东旭说:“走吧小兄弟!”

    安东旭几人站了起来,对韩利和韩枫分别学着鞠了个躬。开门走出了房间。

    走到楼下,几个人默不作声。赵致命令手下的小弟开着安东旭他们的面包车,然后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你们上我的车。”

    安东旭几人转头一看,是一辆金杯车,几个人默不作声就上了车。

    金杯车在城南的一家饭馆门前停了下来,赵致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就对刚下车的安东旭几人说:“不许喝酒!”

    几个人默默的走进饭店,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几个人都在用眼神交流着今天晚上的计划。

    安东旭心里清楚,现在就和韩枫作对,自己绝对没有胜算。但是如果帮韩枫拿下H县,自己一定要想一个兄弟们的退路,安东旭坐在饭桌前,揉了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混黑社会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韩枫这边,在下午五点钟左右,迎来了一个战友:廖金。

    韩枫和廖金寒暄了几句。廖金还没有从弟弟被人杀中走出来,眼睛猩红,声音颤抖,这也难为他了,自己在H县怎么说也是个大手,自己的弟弟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别人给弄死了。换成谁,都接受不了这个实事。

    虽然廖银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但是在H县,几乎没有人敢动他。廖金叹了口气:“没想到我老金今天能遭遇这样的事!”

    “老金啊,你也别太过伤心了,弄不好,下一个就是你和我啊!”韩利在一旁拍着廖金的肩膀说道。

    “我的人说弄死我弟弟的是几个社会小混混,在澡堂子里闹事的好像叫郭超。”廖金恶狠狠的念着郭超的名字,“你们几个谁听说过郭超?”

    韩利耸了耸肩。“兄弟,你的事,就是我韩利的事。”韩利郑重的说道。

    “你们这次约我来城北是什么意思?”廖金突然问道。

    “老金啊,能把你和我,全都整了的人,H县,还能有谁?”韩利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是说王金宝那个王八蛋!?”

    韩利点了点头。

    “可是我和王金宝没有仇啊!?”廖金不解的问道。

    “老金啊,王金宝早就收兵买马,找一帮小混混做小弟,这事你也知道吧?”韩利说道。

    廖金麻木的点了点头,在他眼里,H县虽然有过血雨腥风,但是都是些小打小闹,所以,什么样的帮派打斗,还都惹不到他廖金的头上。

    “老金,王金宝和J市的狼帮已经达成协议,统一H县,他就做H县的老大。”韩枫保持着他固有的微笑。

    廖金陷入了沉思,韩枫是谁,他知道,也打过交道,和这么大的帮派作为后盾以后发展起来对自己绝对有好处,这样也可以为弟弟报仇,两全其美。

    并不是说廖金很容易哄骗,这个时候,廖金已经被眼前的事实给弄蒙了,如日中天的自己被别人杀了弟弟,换成谁,都冷静不下来。廖金咬了咬牙:“枫哥,你说怎么干!我完全配合你!”

    韩枫始终保持着微笑:“凌晨十二点,集合你的人,我们杀了王金宝。”

    廖金郑重的点了点头,掏出电话就给自己的小弟们打电话。

    韩枫看着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暗叹道,今晚,是一个血腥的夜啊。

    安东旭这边,几个人吃的大饱,赵致就把几个人带到了一个宾馆里面,推门一看,室内有几张床,其中一张床上放着的全是砍刀,水果刀,铁棍之类的兵器。赵致看了一眼安东旭:“你们休息一会,到时候我会来叫你们。”说完,关上门走了。

    宝子走向床边,把床上的兵器翻了个遍,然后都塞在床底下,就躺在了床上:“旭哥,我们去打廖银的场子,那廖金的场子呢?”

    安东旭几个人也躺在了床上:“韩枫不是个简单的人,我有种预感,今天晚上,他就能统一H县。”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黄胖子侧过身猥琐的看着临床的郭超:“超哥,我听过韩枫的事迹!”

    郭超转身一看黄胖子猥琐的脸,又把脸转了回去:“你说说看。”

    于是,黄胖子就抑扬顿挫的说了起来:

    韩枫虽然是韩利的大哥,但是两人同父异母,所以韩枫不是在H县长大的,而是H县和H市之间的B县。黄胖子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以前黄胖子在B县上过学。

    黄胖子说韩枫二十岁以前是个好好学生,但是好学生总是有一种自尊心,那就是坏孩子在自己的眼里永远都是一坨屎,甚至连屎都不如。除了考试和交作业,貌似好孩子和坏孩子总是以一种水火不容的在一起生存。

    黄胖子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校都是这样的状态,但是韩枫却和坏孩子保持着距离。甚至连考试和交作业的时候,也是水火不容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