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实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6本章字数:5552字

    2025年,海蘑捕捉行动的两年后。

    观察室的玻璃后,十几人安静的站着,有的穿白大褂,有的着军长,邦妮上校和比尔博士也在其中。

    观察室内,一个健壮的黑人男子被牢牢的绑在实验椅上,屋内再没有其他人,男子显然很紧张,坐在椅子上身子不停地挪动着,汗水也不停地从额头上冒出。比尔博士的声音突然在扬声器里响了起来“迪亚哥,不要紧张,今天只是一次简单的注射,就是打一针而已,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天知道你们这些变态的科学家会给我打些什么东西,你们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上帝啊,上帝啊。。。”男子竟然抽泣了起来,比尔博士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比尔博士,请快一些。”邦妮上校盯着玻璃,冷冷的说。

    比尔博士手微微发颤,输入程序后,按下了回车键。

    两只灵活的机械手臂从天花板上打开的窗口中伸下来,前面的装置打开,露出了十几厘米长的注射针,针尖极细,前端几乎透明,针的后面直接连在推进装置内,里面充满了透明的不知名的液体。男子停止了抽泣,因为脑袋被固定着无法转头,男子斜着眼惊恐的看着旁边的机械手臂,两只手臂上的细针猛一下插入男子两臂的三角肌,只几秒钟就将液体打入,随后机械手臂拔出针,快速的收回到天花板里消失不见。男子抖作一团,半天后,发现没有什么反应,才慢慢的放慢了呼吸,安静下来。

    “比尔博士,要多少时间,才能看出病毒接种的效果”邦妮上校看向比尔博士问道。博士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根据实验室活体细胞试验的数据,这种病毒每三天完成一次复制,估计一周后就应该能看到效果了。”邦妮上校和其他几位穿军装的官员说了什么,然后便离开了。

    比尔博士指挥着全身生化服的工作人员将迪亚哥送回到了带有监控的封闭的屋内,系统上锁后。比尔博士脱下白衣,到缓冲间进行了消毒,离开了试验区,慢慢走回自己休息的房间。

    比尔博士的房间极其宽敞,有独立的卧室,书房,卫生间,还有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客厅,厅中有一扇大的落地窗户,阳光可直射入房内,也可以从窗户向外看风景。

    实验基地地处偏僻,博士的房间位于五楼,从远处看去宽阔的空地围墙外是茂密的树林,博士呆在这个基地内已经有两年时间,工作之后他不怎么下楼,往往只是饭后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看着外面发呆,想着自己许久没联系过的妻子和女儿,现在女儿也不知变成什么模样了。

    自从将提取的海蘑组织带回实验基地,博士就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步,甚至于与家人通电话都不被容许。博士只好安心的工作,只希望能尽快完成军方交代的任务,早些回家。可工作开始后,博士却发现,这个实验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海蘑的组织样本被带到基地后,大部分进行了极低温的冷冻保存,只有一小部分被分离出来用来研究。比尔博士收到的指示很明确,要从这些组织中提取出一种细胞内寄生的病毒,比尔博士发现,一定有些之前自己不知情的事情,军方不是第一次进行这种实验,可他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不要自找麻烦。

    病毒的提取相当顺利,可培养上却遇到了麻烦,病毒只能在活体细胞内寄生,进行基因的转录复制,可当将从海蘑组织细胞内提取出的纯病毒接种到其他常用的病毒培养细胞时,病毒在进行复制时DNA会立马发生变化,之前的遗传性状也不复存在。比尔博士只好将海蘑的组织细胞进行单克隆培育,在将纯病毒接种到培育好的细胞内,这一次,病毒没有再发生变异,似乎,这种病毒只能在海蘑的组织细胞内能保持稳定的性状而不发生基因的改变。

    当比尔博士高兴的将消息报告给邦妮上校后,满以为工作就此完成,自己也许就可以回家了。可邦妮上校却对他提了另一个要求。

    “人体实验。”“人体实验,什么人体实验?”比尔博士一脸的惊愕。

    “我们为你提供受试者,你为他们接种培育好的纯病毒,我们这次的研究就是要搞清楚,人体感染这种病毒后会有什么变化,你要做的就是继续实验,获得实验的数据资料。”邦妮上校说的很简短。

    比尔博士几乎未加思考就摇起了头“上校,这是一种病毒,一种未知的病毒,对它的性状,是否有致病性我们一无所知,即便是进行这种实验,我也必须先进行细胞层面的接种,观察反应,然后是动物实验,在有一定的数据后,才可以考虑人体的实验。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为什么?相对于这种病毒,我们人类这是第一次接触,我们对它毫无抵抗力,是病毒就会有传染的危险,如果我们的实验造成不良的后果,成千上万的人都会被波及,鲁莽的把刚培育出的一种病毒直接接种人体进行实验,这简直就是荒唐、不负责任。”上校没有打断比尔博士,“我们不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病毒了,比尔博士,至于你所提到的人体实验之前的一些前期准备,已经有人做过了。这样吧,到我楼上的办公室来吧。”

    比尔博士内心满是疑惑和恐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卷进了一个什么样的实验,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以后会发生什么。进到上校的办公室内,上校扫描过角膜和指纹后,打开墙体中的防盗箱,取出一厚摞的纸质文件,放在比尔博士面前。比尔博士拿起厚厚的文件翻看起来。

    里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海蘑体内提取病毒的实验数据,比尔博士翻的越来越快,后面是病毒接种于试验动物后的各项实验结果,从白鼠,试验犬到更大型的哺乳动物,病毒接种后,实验动物每段时间的身体状况的指标数据,各种脏器解剖后的病理结果,身体中各项激素及化学物质的测定结果,等等等等。但是却没有任何关于试验的操作者的信息。

    “比尔博士,我们给你三天的时间来消化这些试验资料,三天后,希望你能做好人体试验的准备。”“可是为什么要把病毒接种到人类身上?”。“好好的看这些资料吧,博士,答案都在其中。还有博士,资料是机密的,只有你有权利使用,其他人不可以接触。

    回到房间后,比尔博士一夜没有合眼。

    资料上的实验数据及其详尽,涉及的时间跨度有三年之久,看来军方早已经接触到了这种病毒,难道他们是在研究一种杀人的生化武器么,可现在能造成大面积传播致病性强的病毒和细菌多的是,比尔博士搞不懂,军方到底要什么?在这些实验数据看来,这种病毒有一种惊人的破坏力,在宿主体内复制增殖的速度极快,在进行自我复制的同时,会破坏掉被感染后的细胞。

    尽管博士拿着数据向邦妮上校一遍遍的解释,高速对方预期出现的结果,可邦妮上校只是要求博士培育好纯病毒做好接种准备。

    半个月后,黑人迪亚哥死在自己的房间中,当医学组将他推到实验室抢救时,在做人工心肺复苏时,按压了两下,迪亚哥的四根肋骨便骨折了。

    解剖开迪亚哥的身体后,人们发现里面简直成了马蜂窝,各种脏器上出现了虫蚀样的大大小小的孔洞,比尔博士取病变的组织培养提取病毒后,发现病毒的DNA发生了变异,与纯病毒完全不同。

    迪亚哥的尸体,衣物等所有接触过的东西全部被销毁。

    几天之后,又是第二次的人体试验,这次不是一人,而是十个人同时进行,受试者大部分为男性也有女性,全部都是一些死刑犯,相对于外面而言他们已经死了,可天知道,这些人只是被带到了这里成了实验的老鼠。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死刑犯都有机会,前提要求便是绝对的健康,不能有严重的疾病和传染病,年龄20到35岁之间。试验基地内有的是地方,准确的说,这里规模算得上是一个小的城镇。随着每天接种的人越来越多,比尔博士越来越感到害怕,他不知道像这样的死囚基地中到底关押了多少。

    又是一年的时间。

    每天都有死去的实验者被销毁掉,又有新的实验者接种。比尔博士又瘦了许多,每一次按动按钮,他都感觉像是自己拿了一把刀直接砍掉了下面那个被注射者的脑袋,自己成了一个不沾血的侩子手。虽然每天依然不发一言做着实验,可比尔博士却越来越反感邦妮上校这个女人,甚至是有些仇视,每天看着活生生的人死掉,比尔博士内心备受煎熬,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

    每次看着实验者死去时,邦妮上校和军方的那些官员似乎也很失望,比尔博士也留心观察,但仍然搞不懂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两天后,清晨,比尔博士刚刚推开房门,却发现邦妮上校就站在门口“博士,早上好。”邦妮上校背手站着,嘴上客气,脸上却依然冷艳没有表情。“早上好”博士有些不安的回答。

    “有什么事吗?上校,我正准备去实验室。”“今天你可以休息一天了,博士,我们长官唐纳德将军准备见你,车就在楼下等着。请跟我来吧。”邦妮上校还未等比尔博士回答,就像电梯处走去,比尔博士在门旁的扫面仪上扫了指纹,房门随即闭锁,他赶紧跟了过去。

    两辆普通的黑色轿车驶出了基地,消失在林间的道路中。

    车内的博士忐忑不安,他不知道今天要被带去哪里,或发生什么,后座和博士坐在一起的一个黑西服的健壮保镖自顾自的吃着一袋饼干,突然发现博士一直没做过声,胖子操着粗粗的嗓音问道“你来点么?博士。”然后把饼干袋递过去,“不了,谢谢”博士僵硬的笑了下。胖子拿回饼干,又嚼了起来。

    两个多小时,车辆渐渐进入了城区,高层的建筑多了起来,路也逐渐变宽,虽然车辆很多,但电能驱动的车辆行驶起来却极其安静,唯独这两辆汽油发动的黑轿车噪音极大,其他的司机都投来了目光。这个年头,还能用汽油车的,也只剩下一些官员和有钱人了。

    很久没到过城市的博士不由得贴在车窗上张望了起来,一栋栋的高耸的大型建筑都建立在巨大的可移动的基座上,可以跟随着太阳光照的方向缓慢的移动以便于得到更多的采光,建筑物从上到下全是银灰色的半透明玻璃,其实就是一块块的太阳能电池板,可以提供电能给大楼内的储电系统,两边的街道旁隔不远就可以见到汽车充电的小屋,不时有车辆出出进进。

    路上的行人却是极少。可相比于实验基地那里的空气,市区内空气污浊很多,虽然是晴天,天空上漂浮的细小颗粒依然让这个城市看起来是灰蒙蒙的一片,这个世界的污染只是随着科技的进步而加深。

    车辆越来越多,两辆车也放慢了速度,两边建筑物的样子也不再是单调的立方体,出现了拱形,阶梯状等各异的造型,虽然外面依然覆盖着半透明的太阳能板,可板内夹层的透明显示屏却不停播放着各种广告画面,显然他们已经进入了商业区.

    饼干胖子此时兴奋了起来,不管博士听与不听,他都不停地说着,同时对着路过的建筑指点着,哪家是不错的饭店,里面可以吃到全球各地的美味菜肴,哪家是上档次的赌场,哪家夜总会的姑娘不错,诸如此类。

    博士只是安静的听着,路过一个四方体的建筑时,与其他建筑不同,这个建筑的墙面是不透明的,墙体银灰的玻璃上,不停地显示着赤裸人体的图像(当然三点已被模糊化),图像上的人体匀称健壮,站的笔直,慢慢在画面中旋转着展示着。

    博士好奇“这是什么地方?”“奥”胖子应了一声“这可不是一个简单地方,大概和你们搞得差不多,什么生物的什么的,这里表面上是给一些残疾人或者身体零件出毛病的人进行治疗的,好像是取你身上的肉,然后就能做出一个和你报废零件一样的腿啊,胳膊之类的出来,只要有钱,甚至可以给你替换器官”

    “是吗?”博士睁大了双眼回头看向胖子,“难道现在这种培育器官的做法合法了吗?”“这个不清楚,据说好像规定只能给一些肢体残疾的人使用,还有就是需要器官移植的人用,不过,你也知道,只要有钱,怎么都行”胖子突然压低声音“传言他们甚至给一些亿万富翁偷偷的复制身体。”博士摇了摇头,回身看了一眼渐渐离远的建筑。

    胖子还没说完“我们一个哥们去过这里。”

    转了几个弯后,汽车停在一栋大厦前。

    保镖立马下车开门,邦妮上校从前面一辆车下来,等着博士下车后,几人一起进入大楼,大楼外面是单调的灰色,里面却是金碧辉煌,一楼的大厅足有两层楼高,宽阔的厅中间是六十多平米的水池,里面的喷泉随着音乐喷着时高时低的水柱,厅两边的的土池中种着四五米高的椰子树,而整个大厅的地板都是透明的,不知用什么做着支撑,透明的地板下赫然全部是水,水极清澈,泛着淡淡的蓝色,不停地一波又一波的在地板下浮动着,冲起一片片的水花,水中地底的小灯映射出的光,直接照在大厅中,随着水纹晃出一道一道的光纹投射在整个天花板上。博士边走边看,厅中的人衣着都十分考究,显然这是一个上流社会消费的地方。

    几人坐电梯上到12楼,来到一个红漆木的房门前,侍者将两扇门推开,几人走了进来,一百多平米的房间内摆设极其简单,只有一些简单的小家具和几株盆栽的植物,房子中间放了一张白色雕花的圆桌,只放着两把椅子,对门的一把椅子上,一个五十多岁年纪穿西服的老人坐着。见到博士进来,老人站了起来,等博士走近后老人伸出了手“你好,比尔博士”,比尔博士赶忙握住老人伸出的手,老人手劲十足,博士险些叫出来,博士趁机打量了一眼对方,老人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很多,身体却不驼背,肩膀宽阔,腰身结实,两眼眼神坚毅,目光逼人,一看便是行伍出身“我是唐纳德将军,邦妮上校应该和你说过了。”将军抬手示意博士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邦妮上校站到了将军身后,使了个眼色后,几名保镖依次走出去,关好了房门。

    “请你到这里来见面,是因为我实在不怎么喜欢实验基地那个地方,据上校说,这段时间每天都要烧很多人,”将军边说边打开一瓶红酒“尝尝吧,博士,这个是我的私藏,现在可买不到”将军并没有征求博士的意见,倒了小半杯,递给了博士,博士接在手中。

    “邦妮上校执行任务从来都很出色,只是没怎么和科学家交往过。”将军放下酒瓶,举起杯向博士示意,博士也举杯,浅浅的喝了一点,浓烈的酒味直冲鼻际。“我却和很多科学家打过交道,其中就包括你当年的导师。”比尔博士一愣“您认识S博士。”“不止认识还很熟,是个了不起的人,他虽然是个博士,没有教授之类的头衔,可在学术上的造诣却比十个教授都要强。”“将军,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当年我没有听老师提起过。”“这说来话长了,博士,你看过邦妮上校给你的那些试验资料了吧?”“看过了,将军”博士心内突然一震,“那就是出自你的老师还有他的另一名学生克拉克的研究。”“什么?”博士叫了出来。“不要激动,博士,我慢慢给你讲”将军双手交叠放在面前,肘部支在桌子上,靠向前面“比尔博士,据我们的调查所得资料,自你去诺丁汉任教后,你就和你的老师很少有联系,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将军下面的话慢慢解开了比尔博士的疑惑,却也彻底激怒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