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异变之初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6本章字数:4714字

    很多人都想知道人死之后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记得小的时候睡觉,有时一夜过去,一个梦都没有做,晚上躺下睡着,再睁开眼天却已经大亮了,而这中间的一段则毫无印象感觉,年长之后,却再也没有无梦的晚上,偶尔会在梦中醒来,却依然是夜里。想必人死就和无梦的睡眠一样吧,只是再没有醒来的一天,就永远永远这样没有感觉下去,只是这一句自己却怎么也想象不了,理解不了到底这永远的没有感觉是怎样的一个感觉。假如每个死亡都可以醒来,又有谁会害怕死亡。

    睁开双眼的同时,肖斌深深的吸入了一口气,气体的刺激,让他剧烈的咳了起来,同时身体不停的颤抖着,眼镜睁开,却被蒙着的纱布挡着什么也看不到,肖斌本能的伸手去抓,却发现双手似乎被什么绑着,动弹不得,身上一阵阵的冷意传来,舌头也似乎僵着,这感觉就像是梦魇。

    “难道这就是地狱么?”肖斌此时脑中仍然混混沌沌,不甚清醒,但却暗想“原来真的有地狱。”本想着叫几声,肖斌却发现自己只张开嘴发出哧哧的声音,说不出话来。

    这时耳边却突然有一人说话,说的是天朝国语,可腔调却有些怪,“请放松,先生,先不要动,你的身体刚刚结束解冻,各项身体的机能还没有恢复,请先安静的躺着,你现在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你。”肖斌听后,慢慢的躺平,不在挣扎,他大脑虽然迷糊,可还有一丝清醒在琢磨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耳边此时又传来了说话声,可说的却是英文,好像是两个人在交谈,“看来他的听觉系统已经恢复了,剩下的就需要几天的时间了,保护好他的眼镜,不要见光,否则他会瞎的。”

    肖斌虽是天朝国人,可英语却相当的好,每字每句都听的明明白白,他想发问,可却依然发不了声,试了几下发现无用,也只好作罢,静静的闭上眼睛,听着周边的声音。然后交谈声又响起“千万不要给他使用任何镇静安眠类的药剂,我可不希望他一觉之后醒不过来。”然后就听到旁边有人答应。想了半天没有一个头绪,再加上此时的大脑依然昏昏沉沉,肖斌慢慢又睡了过去。

    几名穿白衣的工作人员,给肖斌的头部戴好供氧的头罩,肖斌躺着的床体慢慢的下沉到下面一个透明的玻璃箱之中,箱体不高,大概四十多厘米,里面充满黏稠的透明液体,肖斌的身体慢慢的浸在液体之中。四肢和颈部接着的液体管路,不停的向他的身体内输送着药物。

    医学组的负责人C教授走出了房间,摘掉口罩。剩下两名工作人员依然呆在屋内。

    负责人走进监控室,比尔博士,上校都在室内,屋内大屏幕上的画面正实时显示着肖斌所处屋内的情况。

    “怎么样”上校问道。C教授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还不算太糟,只是身体之内的细胞保护剂浓度很高,希望我们输注的药剂能多起一些作用,加快这些保护剂的代谢,否则他会中毒。”“细胞保护剂难道不是保护细胞的么?”上校不解。

    “是这样的上校,这种保护剂其实的功能类似于汽车汽油之内添加的防冻剂,在冷冻保存人体时,由于我们人体内含有大量的水分,水这种分子在低温冷冻时就会形成结晶,一旦形成结晶,细胞的结构会在瞬间破坏,为了阻止这种效应,在进行超低温的冷冻时,就需要给人体注射入这种防冻剂,保证在冷冻时不会有结晶生成破坏细胞。但是这种保护剂却有一定的毒性,所以我们在尽力的代谢掉他体内的细胞保护剂,希望他能挺过去。”博士和上校听完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屏幕上液体中浸泡着的这个清瘦的黄种人。

    肖斌几天内一会儿昏迷,一会清醒,但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多,每次醒来总是听到周边有人活动的声音,慢慢的,肖斌的皮肤有了感觉,肌肉也似乎可以轻微的活动,他现在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可眼睛上缠着的纱布并没有除去,他依旧什么都看不见。

    两周之后,肖斌被从液体中抬出,清洗干净之后,放到床上,身上的大部分管路已经被拔除,只留下手腕上的套管针还留着,可眼镜上的纱布还没有取掉。

    肖斌四肢的束缚已被取掉,可以略微的活动,刚活动了几下双手后,便听到传来嘀嘀的响声,随后是开门声,凌乱的脚步声进入了屋内,“先生,这几天身体的感觉怎么样?”怪腔调的天朝国语又响了起来,“说你们的英文吧,我懂。”肖斌说完,之后屋内是一阵的沉默,“没想到你懂英文,这样更好。。”

    “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间?”肖斌未等对方说完反问。

    又是一阵沉默,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现在是2026年,你现在在美国的领土上,我是军方的邦妮上校。C教授会和你解释一下你的情况。”

    另一个男性的声音响起“我是C教授,先生,你的身体一直在超低温冷冻之中,两周前我们将你带到这里进行身体的复融,这两周的时间内我们已经将你体内有毒性的保护剂物质全部去除,你的身体机能正在恢复过程中,但是你眼部的晶状体由于在冷冻时受到的影响较大,而且你的眼镜已经近十年没有接触过光,所以眼部的纱布希望你这段时间不要摘掉。”

    “我怎么会在这里。”

    “十年前,我们国家内的一家公司购买了你的“尸体”,不过你现在也知道,你只是假死而后被冷冻,很有幸,我们军方发现你的身体素质很适合我们的一想生物实验,所以你被带到了这里,可以说,是我们给了你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希望你今后可以和我们配合。”,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哈,,”肖斌冷笑了一下“你们知否我是一个杀人犯,身上背着一百多条人命。”屋内又是一阵沉默.

    “无论你是天使,还是魔鬼,我都不在乎,我需要的只是你的身体。”女人的声音慢慢来到近前,肖斌虽然看不到,却依然抬起头面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哼,一个女人,在军队里混到上校的位置,不是有一定的背景,就是有一张漂亮的脸吧,我猜你该是后者,一张漂亮的脸却覆盖了一颗没有情感的心,很可惜吧。”肖斌笑了起来,没有任何答复,脚步声响起,进来的几人似乎都走了。肖斌舒服的将手背在脑后,靠在了床头。

    上校走出后脸色铁青,比尔博士和C教授跟在后面都没有做声。

    “博士,接种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校冷冷的问“嗯,我和C教授问了一下情况,应该几天之后便差不多可以。”

    “那就尽快吧,博士,时间不等人。”

    几天之后,肖斌眼上的纱布被取掉,可是就如C教授所言,冷冻时,晶状体受到影响过大,即便是慢慢有了光感,肖斌眼前的景象却模糊不清,大致只有一个轮廓。他虽然可以下床进行简单的活动,却发现身体的活动能力也不正常,就像一个老头一般,走起来颤颤巍巍,看来冷冻对自己造成的影响很大。也难怪,实验室中的工作人员没有怎么限制他的身体自由,他现在这样子即便是想跑也跑不了。

    今天的观察室内人很多,从不到实验基地的唐纳德将军也坐在玻璃后,几个随行的副官和邦妮上校站在他的身后。比尔博士站在操作台前,看着下面的工作人员将肖斌扶到实验椅上做好,将肖斌的手脚放到固定位置后,椅子扶手和椅腿上的装置感应到热量后,腕铐自动闭合,将肖斌的手腕和脚腕铐死,头箍降下,固定好了肖斌的脑部。

    “就是这个黄种人么,瘦的感觉就像快死一样。”“就是他,将军,所有的条件都符合博士的要求,找到他也费了一番功夫。”邦妮上校在将军耳边说,将军撇撇嘴,没说什么。

    “肖先生,今天要做的只是一次简单的实验,给你的身体上做一次简单的注射,请你放松,不要紧张,注射没有痛苦,很快就会结束。”还是比尔博士的声音。

    “无论你们做什么,请快一些。”肖斌很平静,什么都看不清楚,肖斌干脆闭上了眼镜。

    注射结束,肖斌被带回了隔离室内。

    闭着眼静静的躺在床上,肖斌明白,自己变成了一只实验的老鼠,也似乎慢慢的猜到从执行死刑那天后发生了什么,“这个狗屎一样的世界”,只是不知他们给自己注射了什么,不过此时肖斌也不在乎,大不了还是一死,又能怎样。到还不如睡一觉舒服。

    实验室内忙碌起来,医学组的C教授和小组的成员都在,由于屋内人太多,比尔博士只能站在一端焦急的看着,肖斌衣服都被褪去,胳膊上吊着液体,全身的监护设备全部上着,心率,脉搏,血压,血氧数据不停在屏幕上变化着。

    医学组的医生正在朝肖斌鼻中插着的鼻饲管内缓慢的用大号的注射器推着流质的食物。“还没有反应么,博士?”邦妮上校的影像突然显现在博士生化服的透明面罩上,博士吓了一跳,没想到面罩还有这个功能,“上校,还是没有反应,他的各项生理指标都正常,可就是昏迷不醒。”“也许你错了,博士。”上校显然并不关心实验对象的死活“希望我没有,上校,如果还是失败,我就在没有什么办法了。”上校直接结束了通话。病床上被一帮生化服围着的肖斌,依然呼呼大睡着。

    三个月后

    监控室中的屏幕上,一个黄皮肤男子正趴在地板上,一下接一下做着俯卧撑。

    屏幕下的两个安保人员,边喝着咖啡,边随着男子的动作数着数。“上一千了,伙计,”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子端着杯笑着对旁边的黑人男子说,“还有一千五百个,不急”黑人男子紧盯屏幕,希望肖斌赶快趴在地板上起不来,以免他赌输掉一百美元。

    肖斌做到一千五百个时。监控室的门突然打开,邦妮上校走在前面,唐纳德将军走在后面,一进到屋内就看到负责监控的两名士兵悠闲的将双腿架在前面的操控台上,一手拿烟,一手端着咖啡。“马上从自己的椅子上滚起来”邦妮上校声音不高却怒意十足,两个家伙慌慌张张的站起来,放下杯子,将烟藏在身后,使劲的用手攥灭,虽然烫的要死,却不敢叫。

    “不懂的敬礼吗?”邦妮上校瞪了瞪眼睛,“将军好”两人敬了个礼,烟灰从手上掉了下来。将军没有还礼“马上从屋子里滚出去”,两人对望一眼。又敬了一个礼,赶忙往出走,差点和正要进门的比尔博士撞个满怀。

    将军看着屏幕,“哈,这个家伙很有精神吗!不像第一次见到时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博士,他最近的检查结果怎么样”上校回身看着比尔博士,“相当好,上校”“怎么一个好法,博士,说点具体的听听。”将军依旧看着屏幕没有回头,问道。

    “在病毒后接种的一个月后,这个受试者的身体完全从冷冻后的不良反应中恢复了过来,在冷冻中受损的眼部组织也发生了自我愈合的变化,现在他的视力也完全恢复,而且每天,他的运动机能都在不断的提升,这个人似乎自己也很爱运动,每天都在房间内锻炼身体。”

    “有意思,博士,你比你的老师更有头脑。一定要保证他的营养供应,从明天开始,可以让他接触一些书籍和影像资料等等东西,他想看什么,就给他什么。”“这样合适吗?将军。”上校显然有些担心,“我不希望我们的实验对象到最后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白痴,博士,不要只注重身体,等他愿意配合的时候,做一个心理学的评估报告。”

    “好的,将军”博士答应一声。最后看了一眼还在做俯卧撑的肖斌,“有趣的家伙”将军笑着和邦妮上校走出了房间。博士看着屏幕上的肖斌,眼神渐渐有些迷茫。也许当年的克拉克也在这个屏幕上出现过吧,只是当时站在屋里的,也许是将军和老师。

    肖斌的身上渐渐冒了汗,但肩膀和腹部的肌肉却依然没有困倦和无力的感觉。

    他自己亦在数着数,这不是锻炼,而是对自己的一个测试,他要看看自己最后能做多少个。从连着四五天的昏睡中醒来后,肖斌睁开眼后,就清清楚楚的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四肢的肌肉也感觉有了力量。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每次从睡眠中醒来,肖斌都会发现自己的变化,他的眼睛不仅仅是恢复了正常,只要自己愿意,他发现自己甚至可以看到空气中漂浮着地尘螨,夜里,即便屋内灯光全无,他却依然可以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自己的肌肉也在一天天的膨胀,发达,他尝试着各种的锻炼方法,希望能测试出一个结果,可无论是引体向上还是仰卧起坐,直到最后做到自己烦躁,他还是没有累到无法再做,无奈就放弃,今天还是如此,他只是希望自己疲劳,哪怕有一丝丝疲劳的感觉也好。

    邦妮上校送将军上车,后座的车门半开着,将军一手扶着车门,邦妮上校站在车门一侧,“上校,那个改造好的牢房怎么样了。”“马上就可以完成了,将军。设备组正在检测能源线路的安全性,只要检测合格,供电接通,就可以使用了。”“要快,上校,我可不希望看到第二个克拉克。”“请将军放心,一切都在掌控中。”“那样最好”车门关上,轿车扬起尘土驶出基地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