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冲破基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6本章字数:5291字

    肖斌在墙壁之上砸了一拳又一拳,可胳膊里就像灌了铅,三十倍于地球引力的强大引力场,若不是他的特异体质,此时恐怕早已浑身碎骨,立毙于当场了。愤怒,无比的愤怒冲击着肖斌的大脑,自己竟像一个野兽一般被囚禁在这样一个牢笼之中。已经过去了一夜,肖斌单腿跪下,呼呼喘着气,眼神中却杀气十足。

    唐纳德将军背负着双手,得意的看着屏幕上无计可施的肖斌,“年青人,我们换一个方式怎么样,我给你自由,你为我们服务,你觉得如何?”肖斌听闻扬声器中的声音,站了起来,“如果我获得自由,我向你保证,我会让你们的试验基地变成残垣烂瓦,你,老杂毛,还有你的那个上校,我保证让你们看着对方的脑袋被扯下来。”“看来你喜欢我们用另一种方式,那你就在这里呆个一年半载,我倒是很好奇,没有食物和水,你这个强壮的身体能否适应。”

    将军和上校走在过道之中,“那个博士怎么样。?”“还是那样歇斯底里。”“先不要动他,留着他或许还有用。”“是,将军。”两人走出后,走廊的灯光全部熄灭,一片黑暗。

    可就在这黑暗之中,却传来一阵人耳根本无法听到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只蟑螂,沿着墙边,飞快的爬着。而此时二次生命的大楼中,Q先生的密室中,藏本教授和Q先生正看着屏幕上传回的图像,而图像正是这只蟑螂传回的,这只机械蟑螂带着两只眼睛就是它身上的摄像装置。也不知多久,蟑螂巧妙的沿着各种管线连接的管路,一会向上,一会向下,沿着曲曲折折的线路,一点点的朝着地下金属地牢的位置接近。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小蟑螂从墙缝中爬出,由上至下的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椭圆形状的物体。

    “浑然一体,完全没有可能进去的破绽。”“连一个蟑螂钻进去的眼都没有么?”Q先生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当然,老板”藏本一脸的失望“如果我们之前得到的资料是真的,这个巨型球体内是经过了增幅的引力场,当然他们想通过电磁装置形成这种引力场会耗损巨大的电能,引力场一旦在球体内部形成,是容不得有一丝的泄露的,否则其中强大的引力流一旦外泄整个试验基地都会毁于一旦,我相信这个球体的表面恐怕是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Q先生摸着下巴,眯着眼睛“原来是这样,他们想用这种方式困住自己的试验品,你说这个球体是靠电力供应能源,如果我们切断他的电源呢,引力场是否就会消失?”“不会那么简单,你看那个球体的基座全部是混凝土浇筑而成的,电源的线路应该在球体底部的正中央处,我们的机械虫子用作刺探情报还可,可如果搞破坏,即便是进入了电源的管线中,估计还没等靠近就会被高压击穿。”

    Q先生皱了皱眉,有些气恼“那该怎么办才好。”藏本搓着双手,显然他比Q先生更为着急,“假如我们用较大些的机械人从地底过去呢,只要开一个洞,直通入地下球体底部的输电线路中,直接将其切断,岂不是省事。”Q先生一拍手掌,显然感觉自己的这个想法很聪明。

    可藏本却哭丧着脸看着他“我的老板,这个军事基地,在地底的感应器覆盖一平方公里范围的土地,感应装置每隔一两米一个,全部连接到基地内的警报系统之中,只要感应到异常的震动,地表压力变化,异常的热量变化,都会向中央系统报警。”“假如是一个小洞内”Q先生看着藏本,“小洞又有什么用,输送不了什么东西如果不想引起注意,只能放一只机械鼠进去,一直机械鼠负重的炸药的爆炸威力充其量给输电线路带来些晃动。”“如果我们不放炸药呢?”“那放什么?”藏本不解。“我的教授啊,气体,我们放气体。”Q先生两眼放光,藏本一愣,随即豁然大悟,哈哈的大笑起来。

    试验基地中央监控室。

    两名负责监控的士兵,正对着一本成人杂志上的暴露女性照片指指点点,并不时的大笑着。突然两人注意到屏幕上地底感应装置显示的感应信号,“那是什么?”一个士兵在键盘上点了几下,感应装置扫面出的模糊影像显现出来,一个老鼠的黑白色影像在一段孔洞中活动着,“一只老鼠,在钻洞,哈哈”“别管他”另一名士兵显然更关心杂志上的图片,“那就把这个信号屏蔽掉,省的它总是闪。”屏蔽了感应信号之后,两人又一头扎在杂志之上。

    而地底,那只机械鼠正飞快的打着洞,它用前面的钢齿挖土,四脚和尾巴快速的将疏松的泥土打实,一条两三厘米直径的小洞向着基地大楼前进。

    肖斌已经在这个地牢之中呆了三个昼夜了,他不觉有些渴,只是这巨大的引力场给他带来一阵阵的疲劳感,肖斌不知道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如果真的会一天天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垮掉。他却不知此时地牢下方,一只小小的机械老鼠已经来到了球体下方混凝土浇筑的地基旁,开始一点点的在混凝土墙上开着洞,老鼠的牙齿不知是什么材质合成,坚固的混凝土就像疏松的饼干一般被老鼠的牙齿破开一个小洞。

    而此时基地之外十几公里的林中地下,无数的迷你机械装置在忙碌的工作着,林中的树木中每个十几米就会有摄像头监控林中的情况,可在地下却毫无监管,一条地下管道正在机械的操作中铺设着,管道的终点是基地一公里外机械鼠开出的小洞口,而管道的起点则是一条二十多公里外途径此地的天然气管道。

    很快,管道接通。管道与天然气管道之上接着一个小小的阀门。此时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Q先生正监视着这边活动。藏本站在一边,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看着管道接通,Q先生看了一眼藏本,“教授,让我们给他们的基地来点乱子吧。”随即按下了开关,阀门打开,气体慢慢的导入。

    一个小时之后,机械鼠那边传来了测试的数据,基地地牢地底一侧的天然气浓度正在不断的升高。气体通过小孔进入到输电管线的内部空间,慢慢的将其充满,但机械鼠打出的洞毕竟只是泥土作为洞壁,气体在输送的过程中,洞壁也受到气压的影响,慢慢疏松,少量的气体向泥土中扩散。可这已经足够了。

    这只了不起的小机械鼠,抬起自己的一只前爪,露出细小的金属指甲,在自己大大的金属门牙之上,划了一下,一个小小的火花亮起。

    天崩剧烈的一声巨响。整个地牢也在这巨大的爆炸之中从固定的基座之上颠了起来,靠着隔离室墙壁坐着的肖斌一个趔趄,但依然顺势一滚,俯着身站好,抬头看着剧烈晃动的巨大地牢。

    整个基地大楼外层的玻璃全碎,警报之声大响,应急灯全部开启,闪烁不停,惊魂未定的人们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中央控制室的大门猛然被撞开,披头散发的上校冲了进来,“怎么回事”几个工作人员赶紧从地上爬起,监控室的屏幕竟没有震碎,还在显示着图像,“上校,地底牢房的供电断了。”即便是不说,图像上也看的一清二楚,整个巨大的地牢已经移位,底部中央被炸开了一个大洞,下面混凝土基座早已炸的变了模样,中间的电源线管道中火光冲天。

    “按警急按钮”“什么”一个工作人员一愣,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早已被冲上来的上校一脚踢飞,上校冲到操作台前,一拳砸碎一个控制台上的突起的玻璃罩,顾不得手上的上,按下其中的一个红色按钮。

    整个基地警铃大作,实验楼内通往楼外通道上每隔几米就降下一道十几厘米后的隔断门,整个楼内各个房间的房门也全部闭锁。而实验楼两侧的侧楼中,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大兵冲出,跟在坦克,装甲车之后,离着实验大楼五十多米的距离拉好包围圈,士兵躲在掩体和车辆之后,枪口对准大楼,打开了保险。而大楼四侧的瞭望塔上的狙击手也严阵以待。无数的红色光点对准了大楼的楼门。

    楼内,上校带着士兵,端着枪向大楼中间的地下通道冲去,“如果他反抗,格杀勿论。”上校边走边下达命令,“可将军说过不能伤害他。”一个小队的队长反问,上校回身,冷冷看着那名队长“你说什么?”,队长赶忙改口“无条件执行命令,上校。”

    肖斌站在通道之中,感受着肌肉之中回复来的巨大力量,慢慢握紧双拳,深深的呼吸着看着对面围聚过来的士兵。

    “放下武器”小队长高喊着,手中的枪直指肖斌,可喊出之后,又觉得不对,对面的肖斌赤手空拳,哪里有武器,“不许动。”小队长又喊,肖斌没有动,只是微微笑着看着对面的上校“头发披下来倒是多了一些女人味”邦妮上校一脸严峻,双眸中闪着寒光并未为肖斌的话所动,“你准备怎样,肖先生。”肖斌笑意淡去,“我准备将这里拆成一片片碎块。”

    话刚说完,肖斌人影一闪,六七个士兵便如洋娃娃一般被抛到空中,顿时枪声大作,惊慌的士兵们胡乱射击,流弹乱飞,人群中血花四射,子弹近距离击穿彼此的身体,血液,破碎的内脏组织,红色体液四散飞溅,顿时哭爹喊娘声一片。

    一身血污的上校呆站在当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士兵身体中喷射而出的血液流满了一地,子弹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击中她。可此时肖斌早已没了踪影。

    博士紧张的趴在玻璃上张望着,过道中的灯光忽明忽灭,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前,博士吓得连退几步。肖斌双手抓住房门一发力,连门带门框扯了出来,屋内的博士目瞪口呆,“赶紧走。”肖斌大喊,博士踉踉跄跄走了出来。猛地一把抓住肖斌,“你得帮我一个忙。”

    二楼通往三楼闭锁的安全门被肖斌破开。

    肖斌和博士挨着房门查找,“你能确定他们还会把那些组织和病毒样本存放在基地之中吗?”“不会转移地方的,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必须得找到它,不能把他们留给军方了。”

    肖斌仔细感受着周边的温度,每一度的温度高低现在都逃不过他的皮肤的感应。“这边”肖斌一转身,一脚踢开了一个房间的房门,里面露出一个小过道,尽头是一个无窗的金属门,来到门前,肖斌一拳就将三十厘米厚的库门打到变形飞开。

    里面的报警器响了起来,屋内中央的防弹玻璃箱内有两个巨大的罐体,罐体的管路接到后面一排排的液氮罐上。肖斌一把拔去了管路,拍掉顶盖。博士小心的用夹子将罐中冒着寒气的一个个独立透明的储存罐子取出,仔细端详确认后,博士将所有的小罐子装入袋子中,背在身上,“得用高温毁了它们,我们得去焚化炉。”“浪费时间”肖斌一把摘下博士背上的袋子,拉着博士走出。

    返回到博士住的屋子,肖斌将背包扔在床上,几下拆开了沙发椅子,堆在床上,然后一把从墙中掏出电线,撕去外面的绝缘层,将两根线放在床单之上一接,亮光一闪,电线短路后电线放出的火花将床单点着,不一会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同时,外面的士兵发现窗口上的异样,立刻开枪扫射。肖斌抓着博士,已然飞身跃出跳到过道之中。

    随手捡起扔在地上的房门,肖斌带着博士下楼。

    下到一楼,又冲出几名士兵,可刚一露头,就被迎面飞来的一扇门砸的脑浆横飞。

    通往出口的金属隔断门前,狼狈不堪的上校,举着手枪对着跑来的肖斌和博士,“你不要想跑出去。”就在上校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突然身子一空,竟被肖斌放倒在地板上,子弹也打在天花板上。肖斌一伸手就将上校手中的枪捏成了麻花。手指一紧,变形的枪变成片片碎片洒落在上校的身上。上校躺在地上,看着面前这个皮肤黝黑,目光逼人的青年,一时呆住了。“我不杀女人。”上校眼前一黑,被肖斌打晕过去。

    肖斌回身看着博士“等会一定要跟在我身后,否则你会被打成筛子。”博士一脸水渍,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别管我了,你走吧。你一个人,完全可以逃走。”“哼,我要你还有用,出去之后,你得告诉我始末原由,作为回报,我会帮你找到妻小,就算死,你也该见见自己的孩子。”

    就在外面的士兵戒备之时,一扇十多平米见方的巨大金属墙壁轰的一声砸开实验楼的墙体,从前门通道直飞出来。

    沉重的金属墙翻着圈直直的砸在了一辆装甲车上,顿时将车砸了个稀扁,“开火,开火。”夜色之中,数百道火线直射入前门的开口中,坦克也开了火,霎时间,土块钢筋横飞,前面的墙体几被轰塌,烟尘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枪声之中,巨型的金属墙却接二连三的飞了出来,落入对面的包围圈里,士兵们被砸的血肉横飞,一辆辆坦克和装甲车辆也在撞击之下,翻滚起火,坦克舱内的炮弹受热爆炸,又殃及了己方包围圈内的士兵,士兵不是被当场炸成肉块,就是被爆炸的火焰燃着,哭号着在地上翻滚着。刚刚还完好的包围圈,不到几分钟就被撕开一个个口子。

    下面一片狼藉,四脚的四名狙击手依然稳稳的端着枪,瞄着出口。可即便他们枪法如神,如果连目标的移动都看不到,又能怎样。一名狙击手枪托靠肩,左手稳稳拖着枪管,轻轻吐息,准星对准烟雾之中。可突然,他感觉到后面多了一个人,未及转身,狙击手的脖子已被拧断。肖斌拿枪,凭着自己脑中的庞大资料库自己对手中的这把雷明登狙击枪已是了如指掌。三枪三发子弹,其余三个瞭望塔的狙击手瞬间依次被爆头。随手一找狙击手的弹袋,竟还有几发穿甲弹,肖斌玩心大起,换弹上膛,对着剩下几辆装甲车的油箱之上挨个射击,坚硬的车体轰然破碎,倒霉的还是躲在车后的士兵。

    肖斌乘乱又返回入楼内,一把提起吓趴在地上的博士,又从楼内跃出。

    刚刚落地的肖斌,还未等站稳,便感应到地下的一股热浪直冲而上,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肖斌高高的冲起,一身裂布声,博士脱手飞了出去,肖斌眼看着博士瘦小的身躯淹没在巨大的火光之中。

    实验楼外围地面被强大的爆炸冲击波撕扯开一个个口子,地面上车辆的碎片士兵的尸体更是被气浪直卷入空中,一片片黑色的烟团升起。整个基地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天空也被染成红色。

    唐纳德看着卫星传来的影像,沉默不语。“将军”卫兵叫了一声。“接下来怎么办。”“立刻派地面小组过去。让能调动的所有部队包围直径十公里范围的区域,那个实验个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唐纳德走在回往办公室的走廊中,内心满是愤怒,却又无比疲倦,自己又一次看着几年前的一幕上演,可这次自己不会让他逃到外面的范围然后在收拾残局。

    他下令引爆了基地地下的炸药。

    肖斌又是死还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