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杀戮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4407字

    实验基地之外的树林中,十几组装备精良的特种部队的小分队,从树林中成一个扇面向实验基地的方向接近,虽然树林之中一片漆黑,可每个特种兵的头盔上都配有整合了夜视系统的红外扫描面罩,在这树林中,即便敌人藏身于树上的茂密枝叶中,红外扫描也可立即根据温度成像的不同将其分辨出来。每个小组的士兵全部端枪前行,高抬脚,轻落步,不发出一点大的响动。他们不知道那个基地中的目标是否在经历了基地的大爆炸后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又是否已经逃出了基地。士兵小心的绕过一颗颗大树,缓慢的前进着。

    可此时就在他们头顶的树冠之上,一人站在高高的枝桠上透过层叠的枝叶看着下方经过的特种部队的士兵。准确的说他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他体表的温度调节到接近于环境温度,怪不得红外扫描设备无法发现他。

    树下的士兵渐渐走远。此人纵身从树上跃下,没有一点声息的落在地面之上。

    “教授,他们向那个变异体的位置去了”,藏本教授的那一边传来神秘人的声音。“3号,静观其变,不要暴露自己。等他彻底的从包围圈中突围出来后在接近他。“好的,教授。”神秘人身形一闪,又消失在树冠之中。

    特种部队,慢慢靠近基地,红外扫描系统在熊熊的火光之外已无法使用。

    基地内已是一片火海,士兵们不得不将面罩切换为滤光模式,以便清楚视物。基地外围的高大墙体许多已经在爆炸的破坏力之下坍塌,十几米高的厚重金属门躺在地面之上,里面火焰形成的滚烫的热浪一阵阵铺面而来,若是没有头上的面罩内的供氧装置,这些士兵根本无法呼吸。

    “将军,火势太大,我们无法靠近。现在暂时没有发现目标。”“那就在外围寻找”将军看着卫星图像,“他不可能还在里面,他虽然厉害,但毕竟是一个血肉之躯,不能水火不侵。”

    可就在这滚滚火浪之中,却有一人在活动。是肖斌,他竟未死。

    爆炸时产生的巨大气浪将肖斌冲上了空中,肖斌强横的扭动身体,借力踩踏在爆炸飞起的车辆碎片上,继续向空中跃起十几米。可他身形未停,借着下落之势,快速的抱膝翻转身体,以极快的速度落入火中,然后就地一滚,顺手抄起一个掉落于地的车门,快速的旋转身体,用煽动起的气流将火焰逼退,慢慢靠近博士跌落的位置。可此时的博士早已全身焦黑,四肢由于火焰的炙烤,怪异的扭曲着。肖斌心中骂了一声。不得已,几个起落就从火中冲出跃上了一处还未塌的高墙。

    “发现目标,发现目标。”墙外散开没多远的特种部队立即开火。可没开几枪,早不见了肖斌的影子。“停火,停火。”对长双臂交叉挥舞打着手势,枪声停歇。“将军,目标消失,目标消失,他跑掉了。”

    可此时满心怒火的肖斌怎会逃跑。

    一个士兵带着头罩的脑袋突然之间飞上了空中,脖腔中的鲜血立即喷洒开来,溅在其他士兵的身上。脑袋落在地上,士兵的身子才摔倒在地。“背靠背戒备,快”队长大喊,可转瞬之间,又是几名士兵身首分离。可他们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清。“A组受袭,A组受袭,请求增援,请求增援。”队长对着对讲机大喊,话还没说完,两名靠在一起的士兵脑袋又没了踪影,双双栽倒,仅仅一分多钟,一个小组只剩下队长一人。

    空旷的草地之上,只剩下十多名无头的士兵尸体兀自喷着血,在远处基地火光的映照下显得份外的恐怖,耳机中传来两声“收到,收到”将队长惊醒,队长从军多年,执行过无数情况险恶的任务,可却从没像今天这样,看着自己的队友在顷刻间毙命。队长的枪在轻轻的颤抖。

    眼一花,一个浑身是血、形如恶鬼的男子站在队长的面前。

    肖斌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特种兵,感受着他的每一下心跳脉搏,清晰的听到他身体上关节摩擦、肌肉收紧时的声音。都说时间是相对的,肖斌此时感受到的便是如此,当自己的速度、视觉反应加快时,周边的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

    队长的手指还没有扣下扳机就离开了手。肖斌扯过他的枪,一挥手,步枪便不见了影子。队长顾不得另一只手的疼痛,左手伸向腰间拔刀。可赫然发现自己的佩刀已经刺透自己的防弹衣插在胸膛之上。只要速度足够快,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破的。

    肖斌摘下队长的头罩,看着头罩外侧安装的摄像头还在闪着工作的指示灯。他对着摄像头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将军看着屏幕上传送回的图像,脸色铁青。“老头,不知你是否再看,我会找到你。”屏幕上肖斌头发凌乱,脸上黑色的烟灰和暗红的血道混在一起,可两眼却放出凌厉的杀气、炯炯放光,几秒后画面翻转,屏幕上一片雪花没有了信号。而此时将军的脸几乎变成了酱油色,旁边的士兵悄悄的不说话,连大气不敢喘。大概过了一分多钟,将军的情绪稍稍缓解“给我接国防科技部的电话。”

    林中,肖斌将捏碎的头罩扔在地上,刚转身,就看到一连串的子弹在空气之中旋转着,擦出一道道的气旋,急射向自己的身体,肖斌一侧身,子弹全部打在身后的树身上,木屑四溅。士兵的枪开了十多发,突然便觉背后的防弹衣被抓住,身子被一股巨大力量挥向了空中,然后又被这股力量带着砸在了地上。

    士兵险些背过气去,大小便失 禁,枪也早脱了手。

    好半天,士兵睁开眼,一股剧烈的疼痛让他直咧嘴吧,然后就看到面前上半身赤裸的满身血迹的男子。肖斌蹲下身轻轻的掐住士兵的脖子,免得下手过重要了他的命,“看到我你应该先藏起来呼叫增援,可你胆子不小,我本不想杀你们这些炮灰,可你们却像苍蝇一样烦人。告诉我你们的指挥官唐纳德现在在哪里,我不杀你。”士兵喘了半天,忍着胸口肋骨折断的剧痛,“饶了我,我都说。他现在就在。。就在。。咳咳。。B42区的一个导弹基地,距离。。啊。。距离这里3个小时的车程。”“B42?”肖斌略一回想,自己看过的美国整个国土的卫星图立刻在脑海中显现,一条路线浮现脑中。“你确定你没有骗我。”“没有。。。没有。。。我想活,我不想死。。”肖斌站了起来,将士兵的头罩仍回到他的身上,士兵又是一阵痛苦的大叫。“我不介意你用对讲系统通知他,看看你们的将军会不会逃走,,不,你们管这叫转移。”肖斌一边的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了微笑。

    士兵看着肖斌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林中,不禁啜泣起来,不知他是疼痛难忍,还是内心太过害怕。

    森林边缘,国民警卫队早已拉好了警戒线。可和以往不同,每个士兵都只隔着半米的距离站位,前面没有木架和铁丝网搭起的路障,也没有装甲车辆当做掩体。士兵组成的包围圈在远离树林一百多米的空旷地带上,视野开阔。每个士兵都端着12号霰弹枪,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喷子”,这种枪支射程短,射击精度不高,但近战射击时,却有着恐怖的威力。

    肖斌发现一丝异样,在林边停下了脚步。林边的泥土看上去与周边无异,土壤中却散出淡淡的湿气,正常人的肉眼无法发现,可是却逃不过肖斌的眼睛,而肖斌的鼻子也嗅到一种深层泥土才有的腐败发酵的气味。林边的土被动过。

    肖斌瞳孔收紧,慢慢的看出了玄机。林边的土层下不知埋了什么装置,竟隐隐的看见一面红外线光幕。肖斌心中暗自吃惊,看来病毒造成的变异效应甚至影响到了自己的视神经,难怪自己黑暗中亦可视物。光幕的光强极强,无怪乎肖斌可以勉强看到,高达几十米的光幕一直向两边绵延出数公里渐渐看不到了。

    这道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红外线光墙到底又有什么作用。

    透过光墙远远看去,对面的士兵的一举一动全都清清楚楚。

    原来如此,肖斌心中一笑,不得不佩服唐纳德这个老头。

    红外线光幕虽然没有杀伤力,却可以起到绝好的预警作用,自己只要穿过光幕,想必对面一百多米远的部队立即就可以接到警报,一百多米的距离,自己足可以在几秒内冲到士兵面前十几米远的地方,可此时收到报警的士兵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开枪,密密麻麻的士兵,成百上千只的霰弹枪。一只霰弹枪开火,在十几米内,弹壳内的十几个弹头射出,覆盖一人身高大小的范围面积绰绰有余。更何况是同时开枪,如此密集的弹面,自己就算冲了过去又怎么躲得开。

    看来得想想办法。

    对面的士兵持枪站了好几个小时,不禁都有些烦躁,可身后的警报器却一点响动都没有,有些士兵开始交头接耳的发起牢骚。可就在此时报警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听到警报就开枪,不许迟疑。”这是每个士兵接到的命令,唐纳德知道现在肖斌动作的速度已经很难用肉眼捕捉,更何况是夜里。所以,他们只能靠这种方式碰运气了。

    警报响起这一侧部队开了火,几百只“喷子”发出的弹药爆裂声振聋发聩,眼前形成一面巨大的火墙,上千颗铅弹弹头在空中擦着火花高速飞舞着。林中飞出来的物体,刚到近前,就被打了个稀碎。

    还未等看清打碎的是什么,又有十多个黑影从林中高速飞出,直落向这里,换弹上膛,枪声未停。还离着几米,物体全身中弹,立刻变成肉酱,打碎分解的破碎组织和体液哗啦一声溅落在开枪士兵的身上脸上。原来肖斌从林中抛出一具具的士兵尸体,飞向对面,触响了警报。

    士兵么不知所以,吓得大叫,“不准乱,继续开枪。”大量冒着烟的弹壳从膛中退出,跌落在地上,很快就在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一排的士兵换弹的间隙,后面的另一排立即补上,如此交替。

    林中的肖斌扔完士兵的尸体,手中没了东西,左右一看,只有树了。

    肖斌双臂箍紧树身,咬着牙一发力,便将一人合抱粗细的大树拔起。但肖斌也同时感叹,基地中几十吨的合金墙,自己用力一挥就可以飞出,可这些看似柔弱的树木,仅仅依靠着树根和细细的根须就牢牢的抓住土壤。自己亦要使出七八分力才将其拔了出来。拔起十几颗,肖斌利用蛮力将树身破成两米多长的一段段小节。一手抓住几个小节的粗枝,发力挥出。很快,树段在中弹后被打成齑粉。

    肖斌动作未停,继续将树段扔向对面,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只要几秒钟的机会。

    士兵火力不停,慢慢也发现是怎么回事,看着一个个飞出的树身,手中不停,心里纳闷,不知对面是什么东西。

    突然,一个大家伙飞了出来,足有十几米长,黑乎乎一大片,飞到近前,才看清,竟是一棵完整的树。

    可很快大树就被打成碎片,有一些大的碎块摔落在士兵面前几米远的地方,可树身上却突然飞出黑压压一大片的东西。

    “蜜蜂”一个士兵大喊。他们打碎了树身上的一个蜂巢。

    对也不对,那确实是蜂类,可却是杀人蜂。

    转眼间上千只杀人蜂冲进了阵营中。

    这些士兵哪里像特种部队装备一般先进,头上只戴着一个头盔,脸和脖子却结结实实的露在外面。一时间被扎的鬼哭狼嚎,枪也顾不得开,有的士兵被扎的昏了头,不知朝哪边放了一枪,顿时,身边就近的士兵血肉横飞,肉块碎屑喷出十多米。

    外围的士兵看到里面一片大乱,虽然好奇,却不敢离开自己的警戒位置。

    一个士兵眼前一花,感觉一阵风擦棉而过,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忙问旁边的士兵“你看到什么了吗?”旁边的士兵摇摇头“怎么了”“没,没什么”士兵揉揉自己的眼睛,没当作一回事。

    而此时,肖斌已经在几百米开外。肖斌脚步不停,眼前的景物飞掠而过,他根据眼前的景象参照脑中记忆的卫星图,判断着位置,向着B42区的方向疾驰。

    可十几公里后,肖斌却发现,竟然有几个“人”跟了上来,身后有五人,保持在自己后面五六米的距离跟随着。肖斌心中吃惊,自己此时的速度,一辆汽车全力行驶也未必跟上,何况是人,可更令自己吃惊的还不止于此,自己将听觉范围放大,探查到后方跟随几人的身上,却根本听不到心跳和呼吸声,难道是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这神秘的五人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