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断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3106字

    天亮,日出,光亮从地平线升起,一寸寸延展铺开,慢慢贴合到空旷的原野之上。

    微微有些风,轻吹着地面上的干草,带起几缕沙尘。一条美洲响尾蛇在沙砾之中慢慢的绕着自己S型的路线行进。爬出不多远,响尾蛇突然感觉到什么,停了下来,慢慢的盘起了身子,蛇头微微翘起,尾巴则发出了沙沙的震动声。可空旷无物的旷野中,不见其他一丝生物,它又在向什么示警。

    转眼间,六道烟尘飞掠而过。响尾蛇本能的自我保护,一口咬向向自己冲来的人,可来人步法极快,轻轻的一跃便避开了攻击,跳过了蛇身。转眼不见。

    肖斌见人跟上,倒无畏惧,反是好奇,他不知对方的实力和底细,倒是想试探一下,跑了十多分钟未停,后面的几人竟一点也没有落下。

    二次生命公司大楼。Q先生坐在一边喝着红酒,藏本则看着卫星反馈回的数据,“老板,州空军军事基地起飞了两架无人机朝变异体和我们生化人行进的路线上追过来了,看它的飞行高度,下面应该是挂了不少弹。”“越来越好玩了”Q先生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杯中液体的小漩涡。“那就把它敲下来吧。”藏本嘿嘿一笑“我也这么想。”

    跟随的五人中突然有两人停下,这两人个头一般大小,全身裹覆着黑衣,刚一停下,两人身上衣物布料的颜色便立马起了变化,黑色逐渐转淡,慢慢变成脚下地面的土灰色,并在衣料之上浮现出如小石块一般的图案。

    如变色龙般隐身的的两人,分开距离就地蹲好,拿出背后背着的一把折叠弩,双手快速动作,眨眼间弩身打开。

    拉弦,装箭,一气呵成。

    弩箭的箭身纯合金制造,尖利的箭头后端附带一个个小小的黑色装置,闪着红灯,不知起什么作用。

    两架灰白色机身的无人驾驶机一高一低上下相距着十几米的距离飞行在肖斌离开的路线之上。飞机的飞行高度不高,只有一千多米。

    两名生化人端弩瞄准,计算着其飞行的路径和速度,同时放箭。两只弩箭破空而出。

    普通的弩箭若要保证射击的精度,射程不过五六十米,即便是一些威力强劲的大型手持弩,也不过一百多米。可这两人手持的这小小的折叠弩竟硬生生的将弩箭射出三百多米,就在箭势将竭之时,弩箭的尾羽却自行脱落,箭尾竟如火箭般喷出火焰,纯蓝色高速喷出的火焰将箭身如火箭一般射出直逼正向这边飞来的两架无人机。差十多米时,箭头从箭身中射出,插入无人机的机身上。

    黑色装置上的红灯闪烁由缓变急。

    轻轻的一声电流声响,黑色装置放出一股高压电流直接进入机体内的电子板路之中,整个板路在瞬间起火烧成焦黑。

    两架无人机失去控制,歪歪斜斜的斜冲向地面。

    两名生化人一见得手,起身收弩。一闪身便消失了。

    无人机摔落地面,机身冲出五六十米,摔成碎片。

    “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将军爆起了粗口,随即拿起了电话“我要你们基地派出直升机和战斗机过去,听明白了吗。”“将军,在国土境内起飞攻击机和大批的武装直升机,您没有直接下达命令的权限。”将军狠狠压断了电话。“给我接国防部长。”

    肖斌一收身形,稳稳停住。后面跟着的三人反应也极快,停在了离肖斌十多米远处。

    实时的景象不停地传到藏本教授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试试他的斤两。”藏本下令。

    肖斌看着面前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三人,每人都只留眼睛露在外面。一人跨前一步,从腰间拔出一把武士长刀,双脚一分,双手握刀,刀尖指天,立于身侧,摆了一个进攻的架势。

    肖斌哼的笑了一声。眼中寒芒闪现,“你是日本人?”

    “我生前是日本国隐刀流第三十七代传人,犬养龟孙子,请赐教。”来人竟会说天朝国语。

    肖斌闻言一愣,然后便是哈哈大笑。“流派的名称下流也倒罢了,没想到你一个姑娘家,名字更是龌龊,哈哈,虽然我讨厌你们小日本,可我不杀女人,你若想找死,还是不要和我交手。”

    龟孙子一听,柳眉倒竖。刀影一闪,直扫肖斌。

    肖斌在试验基地时从电子书上,看过所有现存武术流派的招式套路,也学习过大部分冷兵器的知识。他深知日本人的武士刀刀法动作极其简单,但却重实战应用,每每一个动作出手便是杀招,劈、挑、刺、砍。被攻击者只要挨着一下,不是被刺中要害,就是被截断肢体。

    而刀法更得益于日本人锋利的刀具。

    日本武士刀,全由刀工手工铸造,制刃、淬火、打磨都相当讲究。许多刀工派系都已有百年的历史。制成的武士刀锋利无比,刀身坚韧。

    肖斌脸上漫不经心,可心中却暗自小心,龟孙子挥刀由下向上直挑肖斌的下体,肖斌本想侧身闪开,可刀势却是由下往上斜挑,侧身有怎能避过,肖斌只有向后跃开,可龟孙子紧跟着,变挑为刺,直取肖斌胸口。肖斌接着像旁一跃,龟孙子顺手从上至下又是一个斜劈。肖斌连退两步拉开了距离。

    几秒间肖斌心念急转,暗暗佩服。这些诡异人类速度已经接近自己,却不知是否与军方有什么联系,自己的速度虽然快,却不像龟孙子般接受过任何体技的训练,这上便要吃一些亏。刚才交手之时,刀身的破空之身音色稳定,毫无杂音,可见龟孙子手中这把刀材质精良,刀锋锋利,若一个不小心挨上一下,自己想必也会受创。看来得冒一些险。

    龟孙子进身其上,刀影急闪,肖斌却只能招架,受阻于武士刀,无法攻击。此时若是一个普通人看来,只能看到一片光影闪动,却根本见不到人,因为交手的两人速度太快,已经超越了肉眼可捕捉的速度范围。可远处站着的两人却每招每式看的一清二楚。

    肖斌不停地躲闪,心中慢慢有些发怒。这样躲下去,完全被对方控制了局面,时间久了可不行。想到这里,肖斌准备犯险一试。

    龟孙子挺刀又刺向肖斌胸口,肖斌却未躲,龟孙子这一刺去势极快,再想反应已没有时间,一声金石之声,肖斌的三指稳稳的捏住了刀身,刀尖停在距肖斌心口两厘米处,龟孙子发狠使劲刺前,剑身却纹丝不动。肖斌捏刀的手不松,未等龟孙子反应撤剑,另只手一掌拍在刀身上,银光闪闪,刀身瞬间破成一片片分散开来。

    肖斌本想一脚将龟孙子踢开,却没想到看到刀破的龟孙子,怒喊一声,扔下断刀,凌厉扑向自己,伸手便是一拳打向面门,肖斌的耳中听到龟孙子这一拳除了拳体的破空声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杂音,转眼间,一把直刀从龟孙子腕口中刺出,肖斌勉强躲开,跃出几米,脸上却流下一滴鲜血。龟孙子的刀随即又收回袖中,

    “原来隐刀流就是这个意思。”肖斌冷笑。“你破了我的刀,你也必须付出代价”龟孙子显然动了气,话一说完,立即又扑了上来。龟孙子拳脚同时开弓,每每攻击还差一点距离时,短刀就会从袖口中射出,一击不中,断刀又立即收回。两手两柄短刀忽隐忽现,上下翻飞。可肖斌有的不光是速度,还有强大的学习记忆能力,几分钟内接招,肖斌慢慢的摸清了龟孙子的招式。

    砰的一声,龟孙子的双臂被肖斌的两只手牢牢握住,肖斌一发力,只听咔啪咔啪的响声,龟孙子袖中的刀全被捏碎,肖斌一脚将其踢的直飞出去,将扯下的两片袖子和短刀的碎片抖落在地上。

    肖斌一脚力量极大,龟孙子像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人影一闪,后面站着的一人扑上一把接住了落下的龟孙子,两人平稳的落在地上,龟孙子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肖斌,正要自此冲上,却被旁边这人一把按住。“一号,教授要我们点到为止,尽快返回,以免军方来了节外生枝。”

    龟孙子恨恨的看了一眼肖斌,没有说话。那人倒是看向了肖斌,眼睛中精芒四射。肖斌此时才注意这个人,同时也从这人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就是那在试验基地那个不是体味的味道,“是你,试验基地里的人是你?”,此人闻言十分意外,但却未置可否“肖先生,今日只是打个招呼,如果还有机会,我定会像你讨教一二,告辞了。”此人说的也是天朝国语。

    还未等肖斌回答,三人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看来他们不是军方的人,如此强的力量和速度,没有生命气息的身体,肖斌心中满是疑问,本想跟去,却想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看了下太阳,肖斌确定位置,继续向B42基地进发。

    身后却突然传来隆隆轰鸣之声,肖斌停下一望,十几公里外,黑压压的一片直升机群在低空向这里飞来,而云层之中,两架战机先一步已经到来。

    看来又是一场恶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