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6026字

    二次生命大楼,藏本正埋头于实验台上的工作之中,他两眼看着显微镜目镜中的图像,一只手轻轻的旋转着显微镜一侧的准焦螺旋。这间大楼中的秘密实验室,能有权限进入的除藏本和Q先生外也只有生化1号和生化3号,而生化人进入的前提是藏本教授的指纹已经先行在门禁装置上扫描过。

    秦峰扫过指纹,自动门开启,秦峰无声无息的进入到实验室内,轻轻的走向那个背对着自己微微驼背的身影。无数次,无数次,秦峰看着这个背影,都想象着自己背后背着的那柄宝剑可以插进这具身体里,可这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想象。

    “那个变异体的情况怎么样?”藏本没有回头,依然忙着活,“一切都好,他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强。”“你有没有采集回他的组织。”藏本猛的回过头来,两眼放光,紧紧盯着秦峰。

    “他虽然受伤,但依然有自卫的能力,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秦峰一挥手将空的采样瓶扔了过去,藏本反应倒快,一把将瓶子抓在手中,眼中眼神变化,狐疑的看着秦峰“3号,你不是在和我耍什么花招?”秦峰眉头轻轻一皱“如果你这样想,可以激活我脑内芯片的自毁程序。”

    藏本盯着秦峰一阵冷笑。“想死么,这可不像九十多年前的那个你,记得那一天我带你去参观人体实验的时候吗?你当时被绑在柱子上,目睹了一次世界上伟大的实验。嘿嘿,你看着你的天朝国同袍被称量体重后关进屋内,我们一点点的把他烤干,把他体内所有的水分蒸发掉。然后我们再次称重。我们得出了人身体中水分比例的数据。伟大吧,这只是我们当年实验为世界医学界贡献的结果之一。而你记得当时你说了什么吗?”

    “我说过,只要我还还活着一天,我就不会放弃杀你。”

    “可惜,可惜。我知道为什么你一直没有逃走,我知道,你不是害怕我启动你的自毁程序,你是舍不得我吧,3号,你想杀我,每天每夜都在想。”

    “嘿嘿嘿,可是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你只是一只笼子里的老虎,你只能在笼子内看着我却无计可施,只能在笼子里咆哮。”

    “嘿嘿嘿”藏本又扭回头看起自己的显微镜。

    秦峰目光平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转身离开。

    自己苟且这样存活的每一天,就是为了手刃这个藏本,可脑内芯片程序限定功能的限制,让他无法下手,也许,这个愿望永远都无法实现,可是,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厚重的合金门向一侧打开,总统一干人等依次走出,彼此还在不停交谈着,唐纳德走在最后。

    邦妮坐在远处的沙发上,低着头对这边的声音充耳不闻。

    直到看到面前唐纳德的黑皮鞋面,才抬起头来。

    唐纳德的眼光很复杂,开始并没有讲话,“当年你的父亲中弹倒地时,我在一旁看着他一点点的咽气,他临死前让我照顾你和你的母亲,对别人看来我的应允不过是一种敷衍,可是我知道那是承诺,二十多年,我做到了,我看着你一点点的长大,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和我亲生的女儿没有任何区别。”

    邦妮的泪悄悄的滑落。

    唐纳德蹲下身,抓着邦妮的手。“所以,在现在这个紧要的时候,我没有办法相信别人能帮到我,我只能相信你,邦妮,相信你会像帮自己的父亲一样的决心般来帮助我。”

    “我老了,邦妮,思维,行动,热情,胆量所有的一切都在衰老,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不要让我在这个年纪孤军奋战,好吗?”

    邦妮抬起头,眼中已经没有了泪光。“我不会在犹豫了,将军。”只有这一句。唐纳德已经放下了自己的心。

    国防科技部实验室,一位实验人员正向邦妮上校讲解着手中的一个小装置的作用,而邦妮满脑子却是唐纳德临分别时的话“变异体杀人从不迟疑,但是每次在他都有足够机会对你下手的时候,他却放过你,我们猜变异体可能对你有一定的好感,所以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利用这一点,接近他,邦妮,控制他后,一切交给能量炸弹。”“邦妮上校,邦妮上校。”呼唤声将邦妮从沉思中唤起,“您听到刚才我说的操作步骤了吗?”“啊,对不起,麻烦你在讲一遍好吗?”

    “好的,上校,装置使用很简单,只要将下面的平面贴合在对方的裸露皮肤上,随便哪里,接触面越大越好。按下上面的红色按钮,刺针就会迅速的刺入对方的皮下神经。装置就开始工作,只要一秒钟,持续的电波脉冲就会让对方的运动神经停止工作,动弹不得。”

    邦妮看着手中的这个小东西,找到他,自己又怎么能找到他?

    二次生命公司的大楼前,邦妮下了车抬头仰望着,她只是想来这里碰碰运气。

    “Q先生,上次您的慷慨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是吗,那是我所希望的。”Q先生满脸堆笑。

    “只是不知道邦妮上校,这次来不知是否又是有什么需求吧。”

    “Q先生聪明,还是和上一次的那具人体标本有关。”

    “说来听听。”

    “假如您收藏的人体之中有一件不幸的消失,Q先生不知有什么办法找回呢。”

    Q先生微微一愣,然后又笑了一下。

    “哈哈,那只有自认倒霉了,怎么,上校丢了什么东西?”

    邦妮也微微一笑“只是好奇而已。”

    邦妮无奈的离开大楼,在这茫茫人海中找一个具有超强移动能力的变异人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而那个图像上的黑衣人又是谁,他把肖斌带到了哪。

    此时,在高高的楼顶之上却有一个黑色的身影紧紧的注视着地面上的她。

    邦妮上了车,摔上了车门,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大楼。

    智脑如果不被同意接入系统,仅有的现有设备怎么去找一个消失掉的人。

    “开车吧,回基地。”可是一声之后,司机没有任何反应,邦妮扭过头去,正待发怒,却发现一把宝剑的锋利剑尖已经指在自己喉前几寸的地方,上校的手刚要下移,前面副驾驶坐上的蒙面男子便开了口“别动,上校”。

    再一看,另一边的司机早已昏倒在一边。

    “我想你杀我应该早下手了吧”邦妮盯着面前的男子,慢慢的镇定下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简单的参观吧,上校”

    “你又是谁,你又到我的车里做什么?”

    “我猜我有你想知道的一些事情,你是在找肖斌么?”

    车内安静了一阵。

    “你到底是谁?”

    “我是个能帮你的人。”

    “你是那几个神秘人中的一个?”“你们和肖斌交过手”

    “哼,你想起你们卫星图上看过的画面了吧。”

    “是你在最后带走了他,是不是,画面上的动作虽然肉眼无法看清,可逐帧观察后,我们还是发现那人用着一把剑,和你手中的很像”

    “是,是我带走他,但我不能保证他还在原来的位置,但我有办法帮你找到他”

    车中又是一阵安静,邦妮看着眼前男子黄色皮肤上的眼睛,没有一点感情。

    “你又想得到什么,你知道我为军方工作,钱不是问题。”

    “我要的不是钱”“那是什么?”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施泰克公司的产品研发基地,克莱尔紧张的看着面前的邦妮上校和一个神秘的蒙面黑衣人,“上校不知到这里又有什么需要啊,很抱歉我们机械士兵只有那两台半成品的试验机,而且也报废掉了,正在修复之中,如果将军还想调用机械士兵的话,恐怕得等一段时间了”

    “我这次来不是为了机械士兵来的。”邦妮上校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那,那,您来这里是要。”克莱尔紧张的揉着双手。

    “我要你帮他破解脑内芯片的程序限制。”

    “什么”克莱尔一脸的不解,看了看上校又看了看另一边站着的黑衣人年。“芯片?程序?”

    “你应该对我有映像吧,先生,我想我破坏掉的两台机器人,就是你的公司生产制造的吧!”

    克莱尔楞了一下,突然想到自己确实在军方基地当时的屏幕画面上看到过与这人相似的身影斩掉了自己机械士兵的头颅。“是你,给我抓住他”克莱尔暴叫一声,旁边的警卫不知所以都冲了过了,拔出了枪。黑衣男子却一动不动。

    “克莱尔先生。”邦妮上校也提高了声调。

    克莱尔对着秦峰指了几下,看了看上校,还是垂头丧气的放下了手。

    操作台之上,秦峰褪去面罩和上衣平躺其上,旁边围着四五个穿着白衣的工程师,克莱尔也在其中,上方吊臂垂下的扫描仪从头至尾将秦峰的身体做了全身扫描,由外至内,从外部皮肤到内部的结构的整个透视图像立刻显示在大屏幕上。所有的工程师都惊呆了。克莱尔张大了嘴巴。“我的上帝,你是什么人类。”

    “我曾是人类。”躺着的秦峰眼神漠然。

    “你只有外部的皮肤组织和大脑组织还是正常的人体组织,可其他竟然全部都是机械,精密的机械。”克莱尔边说边吃惊的看着“你竟然可以直接用自己的脑组织来支配他们的运作。

    “这些所有机械、神经、材料结构的数据你们都可以保留,作为回报,我只要求你为我解除脑中芯片里的功能限制程序。”

    克莱尔一脸的兴奋,“那就让我们试试看。”

    几个工程师开始忙碌起来,操作台渐渐抬升,更多的机械臂从上方垂下,“你的身体上不止脑组织中的一个芯片,在你的躯干里还有一个芯片体和脑组织中的芯片有着连接。我们先接入看一下。”

    两个机械臂下降,机械臂的头部是如铅笔头一样的圆锥体外形,在椎体的顶端伸出逐节变细的探针,探针的最前方的针尖是只有头发丝十分之一粗细的坚硬光电纤维探针。如此细的探针,竟然直接刺穿了秦峰的金属骨骼,分别插入到秦峰的大脑组织和躯干内,探针依照着扫面后图像确定的位置,慢慢的接近着芯片,当机械感应到轻微的电接触时,机械臂停下。

    而整个的过程,秦峰没有一点的痛感。

    “哼,有意思,竟然还有防火墙。”“试试看能不能破解进入。”

    “克莱尔先生,恐怕不行。”一个程序员看着探针扫描回的一行行程序码说。

    “这两个芯片是相互联系的,一个芯片内的防火墙如果被强行破解,另一个芯片内的一段程序码会立即执行,切断脑组织的能源供应。”

    屏幕上的扫描图像上,秦峰的大脑组织连带脑桥、延髓和下面的脊髓组织全部浸泡在液体中,液体应该起到的是营养作用,而整个中枢神经系统外面整个被一个柔软的透明囊包裹,而脊髓放射出的全身的神经枝都连接在机械系统之上。

    “那该怎么办”克莱尔转身问程序员。

    “我们得从中间切断其连接,分别将两个末端接入到一个模拟另一半芯片传递信号的装置上,然后再进行破解。”

    工程师们立即动手,又是两个机械臂降下,探针刺入,两只探针分别连到两个芯片中央连线的一端,释放着模拟另一端芯片的程序信号,同时另一个机械臂头部的高压电容探针刺入到连线中央,一个小小的电火花便将连线从中间断开。

    “怎么样,有感觉吗?”克莱尔问躺着的秦峰。

    “动手吧,我还没死,说明起效了。”

    电脑端的两个程序员开始忙碌,当然,仅凭着两个小小的程序员,还不足以完成这件事。前端的两台电脑直接连线在公司中的巨型中央电脑中,利用中央电脑的运算能力对防火墙进行破解。

    破解就是要找到防火墙上一根线头,只要找到这个小小的漏洞,一个线头的拉动就足以让一件衣服变成一堆无用的丝线。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过去,邦妮在外面的玻璃后观望着,不知道里面到底进行的怎么样,她不知道这个神秘的生化人是否真的能找到肖斌的下落,也不知道现在满足了他的条件,他是否就能真的信守承诺帮自己找到肖斌。但现在,自己只能赌这一把。

    程序员一声胜利的轻呼“进去了”。一行行的程序代码刷起了屏。

    “我们得筛选一下,慢慢的找出来。”

    而此时的二次生命的大楼中,藏本疑惑的盯着电脑的屏幕“有些怪”。“怎么了”Q先生有些漫不经心,“生化3号的信号从下午开始就再也没有反馈回来,查找也查找不到。”“你担心的太多了,或许是进入什么高磁地区了,信号被屏蔽了而已。”“也许吧!”藏本看到久久没有反应,隐隐感觉有一丝的不安。

    房门打开,生化1号走了进来。

    “怎么样,身上的刀具重新装好了吗。”藏本看着这个身材高瘦的女子。

    “多谢藏本君的关心,所有的损伤都修复了。”

    “3号不见了,希望龟孙子小姐能查找一下,他最后消失的地点在C1区。”

    “啊,是秦峰君”

    藏本眼神中的不快一闪而过“小姐,他只是一个支那人,与我们不同。”

    “可秦峰君却是我们中实力最强的。我会找到他的。”

    1号说完没有看藏本的脸色,径直走了出去。

    终于,关键的程序限制代码被筛选出来。

    “克莱尔先生,你最好过来看一下。”克莱尔来到程序员的电脑前,“这是什么意思”“先生,这是我们筛选出的程序代码。有点像我们机械人芯片内的三大守则限定程序。只是,这段限定程序只是针对一个个体的,这上的名称叫G14。”“G14是什么,是一个人还是地区还是什么的。”

    “那是一个代号,一个芯片的代号,就如同我的芯片一样,我们脑内的芯片通过识别这个G14的芯片反馈信号来识别这个个体。”

    “我们?你是说还有像你一样的生化人。”

    “一共5个,那些失败实验品的都被处理掉了,而G14的那个芯片属于我们的改造者。”

    “他是谁?”克莱尔走了过来。

    “藏本,你总知道吧。”

    “是那个日本国人,我们公司的研究还得到过他的帮助,你要我们解除程序限定,是针对他。”

    “解除限定程序后,我所做的一切都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件事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而你也得到我的所有身体数据,这种技术你应该很想得到吧!”

    克莱尔看着屏幕上扫描的秦峰全身的图像时,不由得眼中露出贪婪的光芒。“好,如你所愿。”

    国家战略统一防御协调部,这个拗口的部门名称没几个人听说过。也没有几个人来过。此时,楼外的空地上停满了黑色的轿车,保安,警卫也是五步一岗。

    总统,国防部长等等参加过地下堡垒会议的所有人都在楼中。

    几人站在一个庞然大物前,仰起头看着。

    这是一个由五台超级计算机组成的超级计算机组,这里的每一台超级计算机的运算峰值都可以达到每秒2000万亿次双精度浮点运算,巨大的超级计算机呈圆环状排列,每台计算机之间相隔20米,占地面积足有一千五百多平方米,五台机组连接在中央存储交换器上。

    机器所需的所有的供电线路都深埋在地下,这个系统整体构成智脑系统。

    “真是个大家伙”巴马抬头看着,不禁感叹,“只是听说这项计划,却一直没有来看过。”

    “总统先生,现在这个系统只是在进行着自运转,并没有接入网路。”伯顿向巴马解释着。

    “总统先生,只要将智脑接入网路,给其写入需要执行程序,它可以在瞬间处理来自全国各地的所有一切网络资源上的信息,当然,我们需要赋予其最高的访问授权,以便它可以进入国家的中央信息库,进入到所有的计算机终端,访问所有一切的资源。”唐纳德两眼放光。

    “比如说”巴马看向唐纳德的一边,同时用纸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如此巨大的计算机机组,运行起来的热量惊人,虽然穹顶上面有巨大的空调系统,但还是能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浪铺面而来。

    “它可以同时处理我们国土全境上的所有摄像探头采集的影像,并与我们天上的所有卫星图像进行实时的整合处理。”

    “也就是说,它可以实时的监控我们整个美国的国土全境的每一寸土地么。”巴马看向这个巨大的计算机组。

    “您说的没错,总统先生。”

    “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把整个国家的所有一切都交给了这台机器。”巴马微微皱眉。

    “也不尽然,总统先生。”鲍尔斯摇摇头“对这台机器的控制权还是掌握在我们手中,毕竟它只是一台电脑,只能执行我们给予它的命令。”

    巴马久久没有说话。

    “好吧,明天上午十点,我会签署命令,准许其接入网路系统。”

    唐纳德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那个上校走了吗?”巴马没有回头。

    “是的,总统先生,等明天智脑系统接入后,一旦确定了变异体的位置,我们就会通知她,想办法让她可以接触到变异体,为我们的导弹打击创造一些更有利的条件。”唐纳德赶忙回答。

    “可是到时,恐怕她也无法逃离炸弹的威力范围了。”鲍尔斯斜着眼看了看唐纳德。

    “恐怕是这样”

    人们只是抬着头又看向眼前的计算机组,没有说话。

    而肖斌此刻又在哪里?

    他竟然还躺在建筑物的顶楼的床上呼呼大睡,准确的说,是他是昏迷了。他又一次的昏迷,就像当初刚刚接种了病毒之后的反应一样。

    他又何时才能醒来。或者,他还会醒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