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冻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3203字

    天空中的战斗机飞过,随着而来的就是地面上巨大的爆炸烟火云团。肖斌以极快的速度在楼宇之间穿梭,以求高大的建筑物可以暂时遮挡住战斗机的袭击。

    可这些由智脑系统进行辅助跟踪的导弹就像长着眼睛一样,总跟在肖斌的屁股后面轰炸。

    猛的,肖斌在图像上的身影突然消失。

    “怎么回事”伯顿赶忙问电脑前的操控人员。

    “他冲进了地铁站里,国务卿阁下。”

    鲍尔斯紧走几步,“马上切过去”

    几秒钟后,地铁站内所有的监控录像信息全部转接入智脑,智脑迅速的调出浣熊市整个地铁网络的运行设计图。

    肖斌又出现在了画面之上。

    肖斌落在了站台之上,下落后身体的巨大冲击力,将站台上15厘米后的大理石地板踩了个粉碎。肖斌将背上惊魂未定的邦妮轻轻的放在地上。旁边站台上候车的人群尖叫着散开,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

    “听着,丫头,下一趟车来了以后,你就上去。”肖斌拉着邦妮来到站台边,耳中感受着隧道之中铁轨之上传来的轻微的震动声,车,不远了。

    邦妮却像挣脱肖斌的手“我不会走的。”挣脱几下之后,却没有挣开。

    肖斌睁大眼睛狠狠的看着邦妮“不走,你准备和我一起死吗?你跟着我只能是我的负担,我一个人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够逃。”

    邦妮的眼中流出泪来“今天上午十点,智脑就已经接入了网络系统,总统也会下令对你使用能量炸弹。呆在这个人口密集的地方说不定还暂时是安全的。”

    “安全。”肖斌苦笑着摇了摇头“丫头,你以为你的总统放那个炸弹会等我跑到荒野之中吗。天上只有四架战机飞来飞去,你看没看到一个地面部队,嗯,没有!如果我猜的是对的,他们会把这里选作我的坟地。”

    “这里有十几万人。”

    “十几万人算什么,回去问问你的将军,之前的各种实验牺牲了多少人。”

    地铁隧道中车头灯光闪现,列车慢慢的减速,停稳后,车门打开。

    肖斌看着头发散乱的邦妮“走吧,我只是个该下地狱的人。”

    邦妮还未开口,就被肖斌一挥手,推入了车门之中,坐倒在地的邦妮刚刚站起冲到门前,车门却已经闭锁。邦妮发疯的拍打着车门的玻璃,对着车位站台上的肖斌大喊,可列车却慢慢的加速。

    肖斌的目光一直跟着邦妮,他尽力将眼中的画面变慢、变慢,看着邦妮慢慢挥舞的手臂,在空气中慢慢舞动的金色头发,看着邦妮眼角的泪水在震动下,一颗颗的飞起到空中,反射着光线闪着五彩的色泽,直到最后,列车消失在隧道之中。

    看着站台上那个望着自己的男子的身影变成隧道中的黑暗,邦妮颓然的跌坐在地上,捂着脸让眼泪无声的从指缝中滑落而下。

    这就是永别了吧。

    “他没有有上车。”操控员回过头来对着几人说。

    鲍尔斯脸上没有表情“那就放过那辆车。”

    街道上,持枪的警察看着空中呼啸而过的战斗机躲在警车后“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这是我们的飞机吗?”另一边的一个小警员对着搭档大喊“警局的连线连接不上,似乎被什么屏蔽了,我们该怎么办。”

    肖斌却突然从两人身后的地铁站出口出现。

    “怎么办?”肖斌冷冷的看着天空中正准备折返的战机“如果你们是两个尽职的人,就组织你们城中的市民马上撤离。”

    “你是谁,老兄。”蹲在地上的警员抬头看着肖斌。

    肖斌拖起警车的底盘,将警车高高的举过头顶“我,我谁都不是,如果不想死就赶紧离开这里。”两人被肖斌冰冷的眼神扫过,身上一阵的发亮,站起来撒丫子跑掉了。肖斌扭过头来,看着又一枚导弹向自己这里急射过来,“哼,打了这么长时间,看你能挂多少弹。”

    肖斌一发力,警车在空中横着车身急速旋转着撞向一百多米外飞来的导弹。

    天空中轰的一声巨响,警车被炸成片片碎片带着燃烧的火花四散飞溅,较大些的块,直接落下地面,下面的人群尖叫着逃跑,一些穿高跟鞋的时尚女性甚至直接扔掉了鞋子光着脚向着两边的街道冲刺。

    肖斌无奈的摇头,飞机攻击了五六分钟时间,街道之上竟然还有人滞留张望看着热闹。

    “他停下移动了,部长。”

    鲍尔斯看向了巴马“总统?”

    巴马走到了电脑前,“总统先生,导弹车正在等待您的密码授权。”几名工作人员说完后全部起身离开,退到了巴马身后几米远处。

    巴马看着键盘略一迟疑,然后快速的在触摸屏幕上点击完十六位的密码。而一边的回车键还是实体的。清脆的敲击声后,密码上传。

    几架战机低空冲过,可又一辆汽车飞了起来,把一架战机的机翼扫了个正着,车身却接着砸在了旁边一架战机的机尾之上,两名驾驶员还未等反应弹射座椅。飞机就已经偏了方向撞入到旁边两边的大楼之内,两边的楼体一侧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和火光被炸出两个大洞,玻璃幕墙全部震得稀碎。

    看着剩下两架急速逃走的战斗机,肖斌冷哼一声放下了举着的一辆汽车。

    可刚放下车,一个人影暴喊一声从空中直落下来,一把袖中的断刀直插向肖斌的面门,可刀却落空,来人用力也过猛,一把插入了路面之中。

    “你还真是烦人的很,都成这个样子,还群追不舍,难道非得逼我把你拆成碎片吗?”

    龟孙子此时气急败坏,拔出刀来。

    “我不能容忍自己败给你这样一个劣等的支那人,我二十五岁时就接受身体的改造,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强,可却一次次输给你,这是我最大的耻辱。”

    龟孙子又扑了过来,可一次次的攻击却连肖斌的影子亦沾不着。

    十几下失手后,肖斌亦感觉无聊,几个转身拉开了距离“我不杀女人,你走吧。”

    “女人?我不是一个女人。”龟孙子又暴喊一声。

    又是重重一击,依然落空。

    肖斌只是退的更远。

    “你不杀女人是吗?我却不然,那个金发女人,你很在乎她吗?你不杀我,那我就杀了她给你看看。哈哈哈”

    龟孙子大笑着,变形的身体随着剧烈的抖动着。

    肖斌眼中却现出了杀意,他已听到身后天空上传来的隆隆的响声,但他先得处理掉眼前的这个垃圾。

    肖斌冲近,龟孙子发现终于激怒了对方,手中的刀立刻从下向上扬起。

    可被挥起的却是自己的身体,龟孙子的变形身体像洋娃娃般被肖斌抓在手中向空中挥起,又以闪电般的速度被砸落到地面。龟孙子的身体就像落地的西瓜般零件体液四处喷溅,终于再也不动了。

    抬头,天空中三枚巨大的弹体在空气中擦出阵阵音爆之声,尾部拖着粗粗的白色烟柱,三枚导弹下落点的连线拉成一个三角形的形状,覆盖了肖斌所处区域5公里的范围。

    避,又怎么去避。肖斌一动未动,看着四周四散奔逃的人们,静静的闭上了眼睛,他只希望地下的那辆地铁已经的安全驶出这个城,如果不出意外,邦妮的列车会在相邻的狼獾城到达终点站。

    三枚弹体对着下方建筑林立,街道密布的城市,对着地面上居住的十几万的人群,对着这些仰头望着天空不知所以的人们落下。

    1986年,人类的研究首次发现反物质,研究发现,极少量的物质同它的反物质相互作用,就能够释放出极大的能量。这个过程也叫做反物质的湮灭。

    这种“湮灭”并非正反两种物质消失,而是它们的全部质量都转变成能量释放出来。

    按照爱因斯坦的质量能量关系式E=mc2,人类研究计算出释放的能量:1毫克反物质“湮灭”放出的能量达到180兆焦耳,是普通炸药的100亿倍,比原子弹、氢弹的威力大得多。

    2018年,一位美国军方实验室的科学家竟然研究出了这种湮灭过程可逆的关键步骤,创造出了一种与反物质炸弹原理相逆的能量炸弹。名字虽叫做能量炸弹,可这种炸弹爆炸时,通过对湮灭这一过程的逆转,作用却是在吸收大量的能量来完成湮灭的逆转,这种能量的吸收同样是恐怖的。

    肖斌闭着眼,感受着空中弹体落下触地,难以形容那是种什么感觉,肖斌感觉四周的空气,热量,光线似乎都在一瞬间被抽走。念头一闪,肖斌的脑中便再也没有了任何意识、感觉。

    而指挥中心的显示屏上,所有的来自浣熊市的监控画面全部变黑,只剩下卫星图像还在显示。

    地面上的浣熊市突然一瞬间凭空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巴马喊了出来。

    鲍尔斯头上也冒出了汗。“总统先生,是炸弹爆炸时的作用,炸弹爆炸会在几毫秒的时间内吸收巨大的能量,甚至是包括照射到这个城市上空阳光光粒子的能量,就像是瞬间形成了一个黑洞一般,光线在照射到这片区域后,只能进去,却反射不回来,所以卫星上显示不出图像。”

    “那这个城市现在呢。”

    “这个城市”鲍尔斯咽了口口水,顿了顿“它的时间空间停止了。”

    “那那个变异体呢?”唐纳德紧接着问。

    “如果这样他还能活着,那就真没有办法了。”

    肖斌,真的死了嘛?这一次,他又怎么能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