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毁灭的开始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4075字

    老鼠,硕大无比的老鼠身上被覆着黑的发亮的毛皮,互相推挤踩踏着从污浊的下水中蜂拥而出,肮脏的水面之上便如开了锅,十几只老鼠转眼间就爬到了充气筏子上,管壁之上的老鼠更是凶猛,它们从水中钻出,沿着管壁飞快的爬行,看到筏子上站立的秦峰,竟一跃而起直直的扑了过来。

    一时间,整个地下管道翻了天。

    筏子被这些爬上来的老鼠重量一压,吃水变深,微微下沉。爬满了肖斌身体的老鼠显然对这个浑身结冰的身体不感兴趣,踩着肖斌跳起扑向秦峰。

    一团剑芒闪起,十几只扑上来的老鼠立刻化作的团团的碎块跌落下来,秦峰的剑极快,随剑锋挥出的腥臭血液也疾射而出,如子弹一般轰击在后面扑上来的老鼠身上,可水中的老鼠却毫不退缩,受到了血腥味的刺激反而更加疯狂的扑向筏子。

    秦峰不敢怠慢,这些老鼠的个头各个都有一只狼狗大小,不知是受了什么物质影响造成了这些地下物种的变异,这些臼齿类动物,除门牙外的臼齿竟然都变成了锋利的犬齿。继续扑上来的老鼠,见到了同类的尸块,疯狂的撕咬着。然后又被后面扑上来的老鼠撕咬,整个场面混乱至极。

    秦峰一边用身体稳定着筏身,一边用轻盈的步法在筏子上快速的移动,同时腿上发力,将爬上了筏子的老鼠或者踢飞,或者直接踢到身体爆裂开来。手中的宝剑亦是上下翻飞,剑光过处,从管壁上扑过来的老鼠瞬间被分尸成小块飞散开去。

    肖斌冷冻的身体之上瞬间便沾满了血污。

    老鼠的嘶叫声不绝于耳,上千只老鼠同时发声就连秦峰的听觉系统亦感觉吃不消。

    秦峰脚下不停,快速在筏子上移动身体,将附上来的老鼠和尸体的碎块从筏子上踢落下去。即便是他伸手了得,可却无奈这些变异生物的数量众多。更何况生物的反应和运动能力天生就强于柔弱的人类。

    不停的打斗中,秦峰身上的衣服亦有几处被漏网的老鼠咬破,可当老鼠的门牙咬在秦峰的身体上时,由于用力过猛却尽数折断,疼痛的老鼠不得不松开口,还未掉下就被后面扑来的老鼠咬在身上,一同厮打着落入水中。

    秦峰的身体竟然如钢铁一般坚硬。

    可面对着蜂拥而至,没完没了从水中冲出的老鼠,秦峰也感到着急,这些水老鼠的数量越来越多,这样下去,筏子迟早会被这些老鼠弄翻,自己自保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肖斌的身体落入水中必定受到影响。

    秦峰手中的宝剑加快了速度,黑暗中便如闪起了一团电光,冲上的一波老鼠暂时被逼退。

    可随之而来是层层叠叠越来越多的老鼠,浓厚刺鼻的血腥气味竟掩盖了污水的臭气充斥着整条管道,越来越多的老鼠嗅到了血腥味,有的甚至从下游逆流而上冲了上来,筏子向下流动之势瞬间被一阻。

    秦峰心内发急,手中的剑更快,紧急关头间,下游传来了巨大的水流冲击声。

    终于,前面三四十米处到达了地下下水系统的中央储水池,上千条十几米粗细的巨大下水管道的污水全部排泄到这个巨大的储水池中,水流从几十米的高空中直落而下,形成壮观的污水大瀑布,水流垂落到下方的储水池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秦峰死力的斩断筏子前的十几只老鼠。水流突然加速,秦峰抓起筏子上固定用的带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带着筏子跃起,筏子带着几只爬上来的老鼠从粗大的下水管中冲出,筏子瞬间悬空,后面的数十只老鼠不顾水流的落差,从水中跃起,飞到半空又嘶叫着摔落而下。筏子上的几只老鼠在巨大的离心力之下,抓着不稳,全部被甩出。瞬间便跌落入瀑布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筏子即将落下之际,秦峰在半空中已经看到对面一条管道之上所标示着的铭牌,秦峰一手抓着筏子上的固定带,另只手将剑收入鞘中,从腰中快速的拔出一把微型的锚钩发射器,四爪倒钩的锚钩抓头带着一百多米长的合金线飞射而出,可筏子冲起之势已无,从空中向下落去,锚钩的抓头消失在了另一头管道的黑暗之中。

    猛地一下,筏子在半空之中一顿,锚钩钩住了管壁,秦峰一手抓着发射器,一手抓着筏子悬在了半空之中。

    秦峰的意识内吐了一口气。按动发射器上的按钮,发射器上的合金线慢慢在转轮的带动下收回到发射器内,一点点的将秦峰向上提起。

    施泰克公司内,全自动的机械化流水线正忙个不停,重新设定了设计图,核心部件的新一代机械士兵正在加班加点的进行着生产。车间内半空中的全透明的办公室内,克莱尔和工程师新德正站在其中观看着下方生产的繁忙景象。

    “这些只是生产出来的未激活的半成品,克莱尔先生,这一部分只负责将机械士兵的各个组件进行合并拼接,进行外骨骼的焊接,并在仿生的合金骨骼间附着碳纤维的模拟肌肉组织。然后被覆防弹材质的外壳。”

    “然后呢?”

    “然后这些半成品会被运送到下一级的车间进行质量的检验评定,完全合格的产品,会被送到程序设定室。那里的工作人员会在其硬件之上刷入相应的固件程序,限定其基本功能。最后在其核心的处理装置内上载程序包,赋予这些机械士兵更多的功能。”

    “那那个保护程序呢?”克莱尔眉头微蹙。

    “您是说那个机器人三大守则是吗?”(机械人三大守则参考本书前面的内容)

    “那个固件程序仍然存在,只是将其的权限下调了一下,现在刷入到机械士兵仿生脑中芯片中具有最高权限的就是军方的中央控制系统,当然,这也是应军方的需求而设定的。”新德耸耸肩。

    “你是说,我们将这些产品交付军方之后,如果他们通过中央控制系统下达一个命令,比如,是杀掉一个人的命令,这些机械士兵会违反机器人三大守则,而去执行军方所下达的这个命令,是吗?”

    新德摸了摸下巴“应该就是这样的,先生。”

    克莱尔眼神有些迷茫“如果有一天,军方的中央控制系统被黑,如果对方利用这个系统,这些机械士兵岂不是成了这个国家最大的威胁。”

    “您的担心倒是大可不必,先生。听说军方将智脑系统接入了网络之中,现在国家中的许多重大行动都要依靠这个系统。有这个强大的智脑系统作为后盾,军方的中央控制系统想要被黑,几乎不可能。”

    “那假如黑掉系统的就是那个智脑系统呢?”

    新德笑了,但又发觉不妥,转而换做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先生,智脑名字叫智脑,可它最终不过是一台计算机罢了,说明白些,它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机器。它又怎么可能去黑掉其他的系统。”

    克莱尔没有讲话,只是看着下面火光四溅的流水线发着呆,自己只是一个商人罢了。至于军方怎么利用这些科技产品,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想到这里,克莱尔也释怀了,和新德一起离开了生产车间。

    两个程序员守在电脑后,看着流水线上传送而入的机械士兵。这些机器人全身被覆着鳞甲状的黑色防弹外壳,整个身体模仿人类的外形,每个机械人骨骼健壮,肌肉外形发达,头部的合金一体化成形,只留着一个用于图像采集的部位,外面用一个整体的黑色防弹玻璃眼罩覆盖。

    悬挂在流水线顶端的一个个机械士兵现在并没有激活,流水线两旁的透明玻璃窗后,两个负责程序写入的程序员,抬起头,看着停在眼前的机械士兵。

    “还是这几个基本的限定程序。”一个程序员眯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一行行代码。“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参考机器人三定律)。”“哈,还多了一条超级权限的命令行,所有程序以服从中央指挥系统为前提,包括机器人三定律在内。”

    另一个程序员侧过头来看了一眼“哼,那还要那个机器人三定律做什么?只要他们军方乐意,想杀多少人就杀多少人算了。”

    “他们要求的就是这样。”程序员突然压低声音“你知道吗?据小道消息说,浣熊市所发生的那场严重的核工厂爆炸事故,就是军方做了手脚。”

    另一名程序员睁大眼睛“这可不能瞎讲。据说全城的人没有一人活着。我有一位朋友的母亲就住在浣熊市,那次事故之后,他再也没有联系到自己的母亲了。”

    两人沉默一阵,叹一口气,又将目光放到了电脑的屏幕之上。

    “咦,这一行代码是什么?”

    两人一起看着屏幕上最后的一条代码之上。

    “这条代码不符合任何的编程语言,是不是那些编程师们搞错了。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核对一下。”

    “算了算了,”另一名程序员摆了摆手“今天刷完这一百个我们就交班了。天知道那些编程师们又创造出了什么新的编程语言,我们还是干完自己的活早一点下班吧。”

    两人最终达成了意见。按下了刷入程序的执行命令键。

    就这样,智脑系统留在电脑中的一行短短的代码就这样一条条的刷入了每个机械士兵的核心芯片之中。

    有时,世界上就是这样小小的一件细微到几百个字符的事情就足以去改变一个世界。

    一身疲惫的佐格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虽然巴马极力促成智能联网防御系统这一议案在参、众两议院获得通过,但议院之中议员们的意见并不统一。佐格参加了几次辩论之后,今天晚上难得回到了自己十多天没有回到的家中。

    佐格脱下长外套,疲倦的坐入沙发之中,将身体靠造沙发背上,静静的闭着眼睛。

    保姆艾玛抱着端了一杯咖啡放到了桌上“先生,您好多天没有回家了。”,佐格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艾玛的眼圈红红,似乎哭过。

    “怎么了,艾玛。”

    “先生,您不在家的这几天,美娜小姐的身体时好时坏,大夫建议她尽快做手术的话,说不定身体还会有所好转。”

    “但也有可能她连手术台都下不了。”佐格面色冰冷。

    艾玛的眼中又掉下泪来“您还是看看她吧,先生。”说完,艾玛转身走掉。

    房门轻轻的打开,佐格刚推开门,就听到屋内各种生命监测设备发出的工作响声。

    屋内拉着窗帘,各种监测设备的屏幕亮着幽幽的亮光,一名值班的护士看到佐格进来站了起来,佐格示意她坐下,轻轻的走到玻璃箱旁。

    一个浑身插满管子的小女婴安静的躺在玻璃箱中熟睡着,光光的身体偶尔会抖动一下,女婴肤色白皙,可白白的小脸之上,嘴唇却泛着淡淡的青紫。

    佐格静静的看着玻璃下自己的女儿。

    他无数次的走入这个房间,但每一次都感觉到一种煎熬。尽管现在的医学已经无比发达,可自己的妻子却依然难产而死,只留下一个孩子给自己,可美娜却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二尖瓣关闭不全,而且早产的美娜肺部亦发育不良,即便是进行手术,术中的危险极大,年幼的她极有可能会在术中死亡。

    而每当自己看到孩子清醒时睁开的眼睛,佐格便仿佛看到自己死去的妻子,那双眼睛是那么的一样。

    佐格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表情,他的心里是否又想起了自己的妻子。

    走到房门前即将离开时,佐格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玻璃箱中的温和灯光中的女儿,然后轻轻的走出,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妻子的死也许是一种解脱吧,她只留下佐格和女儿在世上承受着活着的痛苦,但在天堂之上的妻子又是否能知,等待着丈夫佐格和女儿美娜的未来将比痛苦更加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