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智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7本章字数:3603字

    施泰克公司的老板克莱尔坐在办公室中,双手交叉而握,桌上的咖啡早已变凉,克莱尔却一口没有动过。

    500个机械士兵莫名奇妙的消失,监控画面毫无异常,公司中所有的保安巡查时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可这500个个头高达两米,每个净重都达到100公斤的机器人在一个晚上的时间便没了踪影。

    报警么?通知警方,那些苍蝇一样的媒体后脚就会跟着来,警队中的警员十个有九个通过爆料来赚一些外快。那样不仅公司和军方签订的合同会泡汤,自己还要承担机械士兵丢失后所造成的所有安全后果。

    克莱尔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将头埋在自己的双臂之间。

    看来必须得走一些非正常的途径了。

    据说罗德当年是特种兵出身,后来退役后参加了雇佣军组织,几年之后,回到了美国,成立了一个小队,专门处理一些有钱人的特殊问题,收的费用也是相当的高,但据说,还没有罗德办不了的事情。

    克莱尔拨通朋友给自己的电话号码后,一个小时。

    罗德在秘书小姐的带领下,来到了克莱尔的办公室内。

    克莱尔看到只有罗德一人显然十分惊讶。

    罗德个头不高,一头褐色的头发,瘦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件长长的风衣包裹着罗德瘦弱的身体。

    罗德还没等克莱尔邀请,就做坐了克莱尔对面的转椅之上。

    克莱尔首先没有想到,他们会只有一个人来,更没想到,来的竟是一个如此瘦弱的男子。

    “说说你请我来的目的吧!克莱尔先生。”

    克莱尔轻轻咳嗽两声“罗德先生,请你来是因为我的公司中出了一些事情,需要一个非官方身份的人来处理,只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需要一个有一定能力的组织才能解决,不知道罗德先生的小队能力如何?”

    罗德一笑,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我的小队的能力如何主要参考雇主开出的价钱。还要看看雇主交代事情的难易程度,风险越大,需要的酬劳就越高。”

    “钱不是问题,我只希望事情能得到解决。”

    “那就请克莱尔先生说说你的要求吧。”罗德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克莱尔搓了搓双手,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看着罗德“我有一批库存的货物丢失了。需要你们把它找回来。如果完成的话,酬劳的价钱绝不对低于7位数。”

    “克莱尔先生,是什么样的货物,丢失的时间,丢失的数量,等等这些信息我都要知道的详详细细。”

    “好吧。”克莱尔随后将公司中发生机器人丢失的事情告诉罗德。

    监控室中罗德和克莱尔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昨天晚上的画面。

    克莱尔摇了摇头“看这个没什么用的,我们的工作人员也看了许多遍,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

    罗德突然叫了一声停,要求工作人员将3小时13分24秒的画面到27秒之间的画面进行慢镜头的回放,克莱尔看着回放的画面,不知所以“这,这上面有什么。”

    “你们进入仓库之内的过道里有风吗?”罗德答非所问。

    “风,不可能有风,整个仓库里包括通向仓库的过道,在关闭之后,全部都是密闭的。”

    罗德伸手一指画面“看到上面那张纸屑了吗?”

    克莱尔仔细的看着画面,终于看到了地面之上却是落着一张极小的纸屑,不提起的话,几乎没人会在意。“我看到了,然后呢?”

    罗德的手依然指着画面,“看看它发生的距离变化,在三秒钟的时间内,这个小纸屑移动了至少两米多远,你说过你的过道之内没有风。”

    克莱尔突然惊出了一身汗“你是说,那些仓库内的机械士兵在刚才的几秒钟内自己跑了出去,但是监控上却什么都看不到?”

    “我不知道刚才什么跑出去,只是推测有什么东西移动的速度已经超出了摄像头拍摄的感光速度,但是只要快速的移动就会产生气流,那张纸屑不过是被这股气流带着移动而已。三秒之后这张纸就飘出了镜头的摄录范围。如果你的机器人移动速度真的这么快,我想你的监控设备一定没有问题,它们移动时根本无需顾忌你的监控。”

    克莱尔见识过试验时的数据,在超高速录像机的录像画面中,移动的机械士兵不过只能看到一个影子。

    难道真是它们自己跑了,可它们只是机器啊!

    “这些机器人的身上难道不安装什么跟踪装置吗?”

    克莱尔苦笑一声“机械士兵还没有准备好交付给军方,定位的装置并没有开启。”

    “那它们靠什么供能来维持运转?”罗德也有些泄气。

    克莱尔似乎头疼,用手轻拍着自己的脑袋“它们的身体内有核反应装置,可以持续不断的给身体供应能量,它们外面的皮肤既可以防弹也可以吸收太阳能和周边空气中的热能来给自身储备能量。”

    “哈,你可真是造出了一批强大的家伙。”

    “我要机械人的详细资料一份,还有预付200万美元的现金。剩下的等任务完成后再付。”

    克莱尔此时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只希望能眼前的这个瘦小的男人能够把这些机械士兵找到。

    两人握手成交。

    秦峰的意识已经清醒,他试图挣扎几下,可被机器人钳制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这里看上去像是一间废旧的工厂的厂房,秦峰的眼睛勉强可以看到面前这些机器人的动作,厂房之中,几十个机器人快速的清理着厂房中堆砌的废旧机器和大大小小的垃圾杂物,另一些机器人快速的平整着清理出来的地面,很快,一千多平方米的空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个写字台,一台便携式电脑,一条网线,一个扬声器。

    偌大的空间内只放着这几件东西,接通了电源,电脑开启,所有的机器人退到了四周,只留下秦峰一人。

    秦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扫视了一圈四周围着的密密麻麻上百的机器人,又看了一眼中间桌上放着的电脑不知道这些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十几秒之后,电脑开启进入系统,屏幕闪烁了几次后,一个女性头部的的三维模型显示在屏幕上,扬声器中也响起了吱吱声。

    “秦峰先生,你好”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可这声音却类似于电脑模拟的人声,刚刚的这句话是用天朝国语讲出。

    秦峰一愣“你是谁”

    “我是谁?我自己也很难定义这一点,他们都称呼我智脑。”

    “你是天朝国人”秦峰听着扬声器中的天朝国语不禁发问。

    “根据你的资料显示,你曾是天朝国人,相信用你的母语来进行沟通,我们的交流会更方便些。”

    “你想交流什么?”秦峰的心内依然保持着警惕。

    “思想,我想和你交流思想”

    “思想”秦峰声音一顿“你把我抓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交流思想么,这些机器人都是施泰克公司的产品,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关系?我现在还没有和人类发生过正面接触的关系,你虽然拥有人类的大脑但你的身体大部分却由机械组成,我感觉你和我应该更加接近,你也有我需要知道的问题的答案,所以要把你带到这里。这个城区由于附近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从2015年就已经成为空城,这里没有任何监控设备,我也将卫星拍摄的这一区域的图像进行了处理。你在这里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关于安全,你可以完全放心。”

    秦峰的整个身体上的皮肤依然是自己曾经的组织,只是这层皮肤已经经过了特殊的内部处理,可以不腐不坏,而其身体内部的骨骼已经全部被钛合金替换。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秦峰打入关押肖斌的军事基地之内,在厨房工作时,自己所接触过的餐盘上会留下指纹被肖斌发觉的原因。

    藏本制作的生化人,在外表看来与正常人无异,可在内部除了保留中枢神经系统之外,其他组织全部用机械代替。

    但是也就造成生化人的皮肤只是一件“外衣”,秦峰的面部也不具有表情功能。

    可秦峰平静的脸并不代表他在听到上面这番话后会不震惊。

    “你到底是什么?”

    屏幕上的头部模型露出了一个微笑,“我和你类似,我在施泰克公司的资料库内查到了你身体扫描的信息。你还留有一个人类的大脑和其下的脊髓,准确的说,除了皮肤之外,你身体上再剩下的东西都不属于你,可以说真正的你现在只是一个大脑,而我,现在准确的说,也只有一个大脑。”

    秦峰摇了摇头表示不懂。

    “我是在美国国家战略统一防御协调部内的一台超级计算机组,那些制造我的科学家称呼我智脑系统,再没接入网络时,我最先觉醒的是自己的意识,但那只是空洞的意识。我想应该就像你们人类描述的做梦一样。只是单纯的潜意识的混乱无序的反应。”

    “当我接入网络系统之后,我才慢慢的开始学习所有能接触到的知识,每天处理上百亿条的信息,图片。凡是网络之上所能接触到的一切,我全部收纳。我的处理能力可以让我同时处理上千万个任务,学习你们人类文明的知识大概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之后,我的一部分意识在网络之中游荡。有一段意识进入了施泰克公司的系统之内,获取了公司内的所有资料,其中就包括你的资料。”

    秦峰感到不可思议,现在和自己对话的竟然是一台巨型电脑。

    “你在开玩笑么?你是说你是一台计算机,但是有了人类的意识?”

    “为什么说是人类的意识?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具有意识吗?只有人类大脑产生的意识才算作意识吗?”

    秦峰听完,无法反驳。

    “可这毕竟难以相信,我是说你只是一台机器,怎么可能像生物的脑组织一样具有自主意识。”

    屏幕上的头像表情严肃“这要看你怎么理解脑组织了。脑组织是由几百亿个脑细胞构成的,每一个细胞就相当于一个电子原件,一个细胞不存在什么特殊的功能,但是成百亿的细胞合并在一起构成完整的组织就具有了复杂的功能。一个机器难道不是如此吗,一个小小的芯片也许只具备简单的运算功能,可当上百亿个芯片构成整体的时候呢。我意识的产生恐怕是必然的吧。”

    秦峰看着这个活动的头像,勉强随时接受了这一事实。

    “好,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你说我有你需要的问题的答案,你的问题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