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是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707字

    在柳府绕了一圈,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似乎只有这个房间看上去有点住房的样子了。

    还是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啥样吧。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是挖煤的还是烧炭的啊?怎么能这么黑?哎~真不知道蓝子钦和小辰怎么能忍受这张脸这么长时间,不过这样穿起男装来倒也不觉得别扭了。

    好在自己也不是太在乎自己的容貌,不然弄成这样还让不让人活啊?通常毁容这种手段似乎在女人之中用的比较多吧,难道仅仅是因为嫉妒羡慕恨,就要对自己这么残忍?好吧,毁容也不说了,这灭门柳菲菲可不能忍,那可是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啊?到底是哪个丧心病狂的人啊?所谓最毒妇人心啊,将自己毁容不说,还断了四肢,灌了哑药丢到深山老林,那是要自己的命啊,她也是在和小辰的交流中得知自己是被蓝子钦在采药的时候救回去的。

    他们以为断了四肢,就算醒了也走不了,灌了哑药就算醒了也不能出声喊救命,丢到深山老林,被野兽吃了毁尸灭迹,神不知鬼不觉,哎~害自己的人还真是想得周到啊?不对,既然要自己死,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要这么费事啊?猛然想到柳韶宣让自己练的静心诀,静心诀练到顶层不仅可以在醒时掩饰功力,更能在睡时隐藏气息,平静如死去一般,而一般人会以为你已经死去,就算欲对你图谋不轨的人看你已死,也没那必要了。再回忆出嫁那天,自己就是因为喝了雪竣递过来的酒而昏迷,也就是睡过去了,应该是雪竣也不知道酒里有问题,所以两人一起喝了,以后都晕了,自己被掳走,雪竣醒来没看到自己,以为是自己下药迷晕了他,再逃走,故意让他难堪,而大将军雪清洋知道后觉得颜面上过不去,故而要向皇帝上奏,抄了柳府他才解恨,这样一来就是如今的状况了。

    掳走自己的人本以为自己只是被迷晕,因为嫉妒,下毒、毁容、灌哑药,可是在断了自己四肢的时候见自己没反应,以为自己死了,就抛尸山林,毁尸灭迹。这样一来,整件事就说得过去了。那么罪魁祸首就是掳走自己的人了。

    在以前看过的小说里,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应该是情敌吧~难道是喜欢雪竣的人?他是将门之后,又生得一副好皮囊,喜欢他的人应该也不少哦。那么能在将军府里动手脚的,要么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要么是武功高强来去无影的人,不管是哪一类人,都不好惹啊。可是一想到灭门之仇,豁出去了,想进将军府暂时没啥办法,不如先去将军府门口探探都有些什么人进出,说不定一个运气好就有眉目了呢,要是不行再作打算。

    嘿嘿,大街上多一个小小的乞丐应该是不足为奇的吧。再看一下镜子,衣服似乎不够脏啊头发也不够乱。没关系,看我大小姐柳菲菲如何变身小乞丐?

    梁国都城弥城将军府门口人来人往,人群中一个小乞丐正一瘸一拐地向这边走来,只见他头发蓬乱,衣服破旧,左手抬一破碗,右手拄一竹棍,边走还边说着“好心的大爷行行好吧~可怜可怜小的吧~”走进一看,“浓眉”大眼,本来就黑的脸上还有几颗不大的黑痣~

    这~这~这是柳菲菲吗?难道她有变丑癖?不过她这个小乞丐做得挺有成效的,还没到将军府门口,碗里就多了好几个铜板,没想到做乞丐这么好玩,不过她没忘记自己的目的,走到将军府对面,选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蹲下坐下,看似低着头,其实眼睛一直瞟着对面进出的人。

    盯了近一个时辰,除了看见上朝回来的雪清洋进去,其他没什么人进出,自己肚子倒叫了起来,哎~偷窥真是个苦差事,还是先买个馒头填一下肚子吧,伸手抓起碗中的铜板看了看,应该够买好几个馒头了吧,正想着,不知从哪跑出个不知死活的大高个乞丐,抢过她手中的钱就跑,自己辛苦半天才赚来的钱,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被人抢了?

    “你给我站住,那是我的钱,你快还给我。”一边追一边喊着,毕竟人来人往,要装乞丐就要装到底,虽然一瘸一拐,但她也稍稍用了些内力,保证不会把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跟丢了。

    这样,在别人看来,就是那个高个乞丐抢了瘸乞丐的辛苦要来的钱,瘸乞丐在拼命追赶,路上的人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都当笑话看着。

    其实柳菲菲追的并不辛苦,一看那家伙就是没练过的,跟我抢钱,姑奶奶玩死你。

    终于跑到一条死胡同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冲正在逼近的柳菲菲大喊:“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这声音~让她的心一颤,这是她听了五年的声音,虽然雪竣的声音很像那个人,可是眼前这个人连身形都这么像,他是谁?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她眨眼之间来到那个人跟前,丢了竹棍托起他的下巴,看清他的脸的同时,泪水模糊了双眼,怎么会是他?他为什么会在这?他为什么变得这么狼狈?那个曾经高高在上,藐视一切的富家少爷~那个许她山盟海誓的痴情男子~那个她爱得死去活来却最终还是背叛了她的混蛋~莫不是他也穿越了?

    不对,不是他,一定不会是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两个人相像也没什么稀奇的。想到这,忙收回手摸了一把眼泪,定了定神,摆出一副可怜相:“大哥,我知道咋们都不容易,可是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把钱还给我吧。”

    见他没反应,柳菲菲又抬头看了看他,此时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柳菲菲却觉得甚是心酸,“好啦好啦,如果你真的很需要这些钱,那你拿去好了,我再去要就是了。”说完转身欲走,她不想再同他纠缠,看着他总是会勾起她伤心的回忆。

    却听后面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抢你的钱把你弄哭的,我也是没办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两天来我还什么东西都没吃过,实在是饿得不行……”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话让柳菲菲越发地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人。

    “颜浪~”

    是他,真是他,怎么会这样,就连自己穿越了都不能逃避他吗?老天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

    见柳菲菲一直没出声,颜浪试探性地出声问到:“小兄弟,你没事吧?”小兄弟?是啊,自己现在这副装扮连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他现在连本身都顾不了,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啦,好吧,老天爷,既然你不让我逃避,那就顺其自然吧。

    她转身重新走到他跟前,尽量像对陌生人一样地说道:“这些钱你可以先拿去买点吃的,填饱肚子,找份差事做,你四肢健全,完全可以靠自己赚钱的,若是以后还有机会再见,你发达了,别忘了把钱还给我,我叫~柳~灵儿,水灵灵的灵,记住啦~”

    说完捡起旁边的竹棍,一瘸一拐地走了,如果真是他,凭借他的商业头脑,要想在这里活下去,他完全可以继续过着他有钱人的生活。看他刚才抢自己钱的情景,他活下去的欲望还是蛮强烈的,自己没必要再为他操心了。

    可是为什么,他明明伤害了自己,看到他落魄,自己应该开心才对的,为什么心那么疼?难道说自己还爱着他吗?不可以,自从来到这里,她就决定要重新开始,不可以再想着他,绝对不可以。她还有灭门之仇要报,不能被其它事情影响到,绝对不能。

    静心诀,这个时候只有静心诀才能让她平静下来,回柳府,去密室,练功,这是她现在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