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该怎么留下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3447字

    柳府,柳菲菲一瘸一拐走到侧门,看四下没人,施展轻功翻了进去。

    在杂草丛生的花园里绕了半圈,来到一座假山前,再感觉一下周围没任何气息,便将手伸进假山的一个缝隙中,只见假山随着她的手缓缓右移,直至地上露出一块矩形空地,柳菲菲将手收回,那块矩形开始下陷,柳菲菲迅速走上那块地面,逐渐消失在地面上,待矩形差不多下降到距地面两米的时候假山马上移回原位,矩形继续下沉至距地面四五米深的时候开始有光线从矩形下面传出,再继续沉下两米,逐渐看到了宽敞的密室,这里周围的墙壁上都嵌着夜明珠,难怪这么亮啊,柳韶宣不愧是江南的第一富商。走出那块矩形,直接走到那张翡翠玉床上盘膝而坐,开始默念静心诀,同时运气于丹田以平心静气,而刚刚载她下来的矩形地面则在她刚坐上玉床后迅速上升直至回到原位。

    不知坐了多长时间,柳菲菲才收功缓缓睁开眼睛,此时她的表情已是淡然如水。看来这里还算隐蔽,没被外人发现,记忆中这里除了武功秘籍,其它各个方面的书籍也不少,说不定就有解蛊的方法呢。初来的两个月自己只对武功感兴趣,用一个多月的时间练熟了这个身体本身就有的武功,现在不知道到底是谁害的自己,照自己如今这运气,连另外一个时空的人都能碰到,要是哪天一个不小心碰上了下蛊的人,那可不得了,毁容也就算了,可是被蛊虫咬食,那得多疼啊。所以如果能找到解蛊的方法,那自然是最好的啦。

    不过肚子还是饿啊,这里除了书,什么都没有,怎么办怎么办啊?对了,自己的房间里好像什么都没被动过,去拿点东西当了换钱吧。反正是这个身体的东西,应该不算偷啊。可是自己现在的样子似乎真不该是能拿出贵重东西的人,对了,再偷几套衣服过来,可是要是穿的体面了,这黑不溜秋的脸不就更突兀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曾经在这里见过易容术方面的书,对,先学一下易容吧,这样对以后行走江湖也比较方便。

    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温饱问题,然后再想办法解蛊,等自己没有威胁了,再报仇。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是报不了仇自己先玩完了,那不是没戏了。先学易容,再偷~不对,是拿~拿东西去当,换些吃的,解决了温饱问题再说。

    在哪呢?那些书在哪呢?柳菲菲开始找起易容术的书来。虽然饿,但是内功深厚的她倒也不觉得乏力,不一会儿,“找到啦!”密室中传来她高兴的声音~

    夜幕降临,一个玄色身影跃进柳府,来到柳菲菲的房间,点上灯,坐在桌旁对着桌上的画像发呆。

    不用说肯定是雪竣啦,这次他没带酒,也没带阿立,他只是想来看看“她”。

    自从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的美貌所迷倒,被她淡淡的栀子花香所陶醉,被她娇羞的表情和悦耳的声音所吸引。虽然早听闻她是江南第一美人,可是真的见到了她,还是忍不住怦然心动,她就像罂粟花一样,美丽却有毒,让他在对她的思念中慢慢迷失自己。

    “菲菲,你到底去了哪里?”看了良久不禁内心发出感叹,忽然听到屋外有动静,柳家已经被灭门了,还会有谁这么晚来柳菲菲的房间,难道她回来了?激动之余忙起身去开门,却不想刚开门与迎面而来的上官封尘撞了个满怀。两人皆后退了两步,待站稳后两人同时开口:“你不是菲菲,你是谁?”

    惊讶过后,上官封尘瞟了一眼屋内,自然也看到了桌上的那副画,“你是雪竣?”试探性地出声,柳菲菲穿嫁衣的样子应该只有雪竣见过吧~

    “你是柳家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柳府?你认识菲菲?”见他不否定,上官封尘似乎有些确定了,顿时怒火中烧,朝他脸上就是一拳,雪竣莫名其妙被打,顿时也来了气,两人开始拳脚相加,打了起来,却都尽量不损害屋内任何东西。

    雪竣猜到这个人应该也是对柳菲菲情有独钟的人吧,一确定自己是娶了她的人就把他当情敌打了。想到这,忙出声:“兄台,你好歹告诉我你是谁吧,你这样莫名其妙地就出手到底什么意思啊?”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因为你,菲菲怎么会失忆?怎么会忘了我?要不是因为嫁给你,菲菲怎么会被人下了黑魔蛊,让她生不如死,连人都不敢见,最可恨的是,你还敢来她的屋里,你这个罪魁祸首根本就不配来她的房间,你给我滚出去。”

    说到这里,一掌将他打倒在院中。雪竣坐起身吐出一口鲜血,疑惑地看着他,忽而眼里充满期望,起身上前抓住上官封尘的肩膀激动地问:“你知道她在哪里是不是?你告诉我好不好?”

    “你还嫌害得她不够惨吗?你最好离她远点~”雪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喃喃自语:“我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我以为她不想嫁给我,所以才逃婚让我受尽了羞辱,我甚至怨过她,可是我还是爱她的,我没法阻止父亲灭了柳府,我一直在恨自己的懦弱,每天只能借酒消愁……”

    “够啦,男子汉大丈夫,整天在这里自怨自艾算什么英雄。有本事你就去找出对她下蛊的人,帮她解蛊,帮她报仇!”

    “你见过她对不对?她在柳府内?”面对雪竣再一次的询问,似乎这个男人真不像是害她的人,定了定神缓缓开口:“我也是找了她很久,到今天早上才在枫的房间里见过她,没想到她会武功,被她点了穴道逃开了,我看见她的脸,黑色已经很深了,看样子黑魔蛊已经在她脸上待了很久了。我以为她会在自己的房间,想过来看看,正巧里面亮着灯,我以为是她,没想到~哎~她现在那样子一定觉得没脸见人,所以躲起来了吧。”

    两人同时低下了头,眼中满是疼惜与思念。院中陷入一片沉寂。

    “阿嚏~”房中传来柳菲菲打喷嚏的声音,两人同时抬头,眼中充满喜悦。

    “菲菲~”两人先后冲进房间,房里空荡荡一片,扫视了一下屋内,能藏人的地方无非就是衣柜和床底~雪竣直接冲到床边揭开了床单,下面好像没人,看了看上官封尘,两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衣柜。

    上官封尘缓缓走到衣柜前慢慢打开了衣柜门,“菲菲~”听他出声,雪竣立马冲了过来,只见衣柜里坐着一个瘦小的身影,身上堆满了柳菲菲的衣服,她却把头一直埋在臂弯不肯抬起,嘴里还小声嘀咕着:“该死的,怎么在这个时候打喷嚏呢?”

    “菲菲,真的是你吗?”雪竣激动地问。并伸手欲将她拉出来,谁知刚一碰到她的手臂就被她另一只手打开,“走开,别碰我~”。

    雪竣和上官封尘一愣,是柳菲菲的声音,顿觉心里一酸,在他们一愣神之际,柳菲菲猛然伸手欲将两个人点住然后逃走,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两人一人抓住一只手给拉了出来,衣柜里的衣服落了一地。

    惊慌中柳菲菲只能低下头,“我只是来偷~啊不,是来借点东西,我实在是饿得不行了,你们千万别把我送官府啊,我~我~我……”这种时候装可怜应该比较有效吧,不管怎么说先稳住这两个大麻烦,然后再想办法逃开。却被雪竣一把揽入怀中,“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受苦,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的~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会补偿你的~”

    “不行,她不能跟你回去……”正当柳菲菲不知道该说什么时,上官封尘开口制止了他,再看这架势,自己的身体是在雪竣的怀里,右手还在上官封尘的手里,“额~我说~两位帅哥,能不能先放开我你们再争啊,这个架势实在是有点别扭啊~”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忙放开她,她还是低着头,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她可不想戳到别人的眼睛。

    本来易容的方法她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可是密室里没有材料,只能来柳菲菲的房间找点材料,顺便拿点可以典当的东西,没想到那个该死的雪竣来了,只能先躲衣柜了,后来上官封尘又来了,来就来呗,他们还打起来了,还沉默了,还偏偏在这个时候,衣柜里挂着的衣服掉下来碰到自己鼻子了,哎~真是倒霉啊~看来是天要亡我柳菲菲呀~

    正埋怨着,雪竣伸手托起她的下巴,对上她如水的眼眸,是她,这双眼睛曾在他梦中无数次地出现过,可是她的脸已不再是那张白里透红的娇羞样,想到这,他的心里如同被针扎一般,“对不起~”此刻除了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愧疚。

    透过他深邃的眸子,柳菲菲似乎感觉到了他内心的痛苦,原本硬下来的心瞬间融化“我~没怪你~”柳菲菲淡然开口,都说这雪竣乃是梁国少有的人中之龙,从刚刚的表现来看,怎么觉得他没传闻中那么出色啊,俊是俊俏,不过感觉似乎有点窝囊呢。这么容易就勾起了自己的同情心啦。雪竣听柳菲菲没怪自己,眼前一亮“那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会向父亲解释,向皇上奏请归还你家的财产……”

    “她不能跟你回去~”上官封尘实在看不下去了,厉声斥道:“你怎么还不明白?向她下蛊的人一定跟将军府有密切的关系,你带她回去要是让下蛊的人知道了,拿出母蛊唤醒蛊虫,那她就死定啦。我已经让步了一次,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好,这一次我不会再把她交给你,让你继续伤害她,她必须跟我走。”

    这一番话让雪竣冷静了下来,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自己把她带回去,只会给她带来危险,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见到她,不能就这么放手,不行。他该怎么留下她?幽怨的目光转向了柳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