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偷听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991字

    “小姐,你真的是小姐?”

    正惊讶的时候,门外一股劲风直直地朝自己逼来,是掌风,内力在眼前这女子之上,但没自己深厚,此时的她虽然疲惫,但感觉还是很敏锐的,不会这么倒霉吧,一下山就遇到要自己小命的人,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啦,管他了,自己现在这么累,已经没力气再战了,就让他打一下呗,然后就装死,自己顶多受点内伤,反正静心诀能掩饰气息,对疗伤也很有帮助。脑子转了一圈,索性闭上眼睛等着被打~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直到听到刚才那女子的声音,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那女子冷然站在自己前面,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他只是个弱不禁风的普通人~~~”“你怎么能轻易在别人面前露出这张脸?要是稍有差池,主上的计划受到影响,咋们都得没命!~”是个男子的声音,“此事我自会处理,用不着你操心。”“不行,为了你的安全,他必须得死。”

    听到这里,柳菲菲似乎有些确定眼前这个和柳小姐一模一样的人并不是柳府的大家闺秀,而是一个组织里面的~~杀手,对,看她这打扮,再听他们刚才的对话,似乎他们的主上有什么计划要她去完成,而要是这个女子泄露了身份就会影响到他们的计划,如果计划不成,这个女子就得遭殃。照这样说来,和小说里边的情节就差不多了吧。

    等等,看到了这位女子的脸,就得死?这位女子,有着柳菲菲的相貌,还明目张胆地戴着柳菲菲出嫁时候戴的珠花,分明就是想以柳菲菲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那么为什么又会怕别人知道呢?

    正想得出神,只感觉心口处一痛,喉间溢满腥甜,很快便口吐鲜血,不过她能感觉到自己伤得不重,至少神志还算清醒,这个时候就算清醒也得装死啊,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怎么能在这么强劲的掌力下存活呢?好吧,睁大眼睛看清楚对自己下手的人,这一掌之仇要是以后有机会可是要报回来的。只是看了一眼,棱角突兀却平添冷峻的脸上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让她不寒而栗,于是乎慢慢将眼睛闭上,头偏到一边,再也不动。就这样吧,或许还可以听听他们的谈话,解开自己的一些疑惑呢。

    只觉得有人用手在自己鼻下探了探,应该是确定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断气了。“九儿,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你犯得着这么在乎吗?”“他说他是柳家的下人,说不定留着有用呢?”一阵沉默以后,“不对,不止是这个原因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睛,我总觉得跟他之间有些说不清的联系,虽然他说他只是柳家一个打杂的,但是绝对没这么简单。”“九儿,这么一个丑八怪,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别想太多啦,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嗯~”又是沉默。

    随后是女子的声音:“对了,如玉那边怎么样了?”“他~~受伤了~~”“什么,受伤了,他的武功那么好,就算是雪竣也不见得会是他的对手,到底是谁伤了他?”

    “你那么紧张他干嘛?如果是我受伤了,你会这么关心我吗?”“我~~~”“我知道你不会,那个该死的如玉,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那么死心塌地地对他~~~”

    “冷吏,我~~~~”“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听筱尘说是被一个女子所伤……”“什么?”“你别急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如玉这回怕是动了真情啦……”“你胡说,如玉怎么可能喜欢上别人?是你骗我的,对不对?”“醒醒吧,我的小美人儿,在这血溅门里边只有我冷吏一个人会把你当宝,其他的,表面上阿谀奉承,可不见得真的有一个男人愿意为你去死。”

    “不,我要去问他,我要去问他那个人到底是谁~~”“九儿,你别激动啊,就算你问了,他也不见得会告诉你啊~~”“那我去问筱尘~~~”“好啦,我刚才都是骗你的,他没事。”沉默中,女子的声音:“冷吏,对不起啊~~”“你用不着跟我道歉,看见你这么紧张他的样子,我就来气,真希望他这次是真的魂归西天~~~”“冷吏~~”“好好好,我不诅咒他,我诅咒那个伤了他的人,行了吧?”“他真的受伤啦?”“是受伤了,不过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听筱尘说是一个会静心诀的人救了他~~~”

    听见这句话,柳菲菲意识猛然一个激灵,静心诀是柳家的不传之秘,柳府已经被灭门,除了自己,还会有谁会使用静心诀?等等,筱尘~~小辰~~难道是他?

    “静心诀,他找到静心诀啦?”是九儿的声音,听了这么半天,柳菲菲至少确定这个和柳菲菲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叫九儿,那个冷峻的男人叫冷吏,而他们都属于一个叫血溅门的组织,还有那个如玉是九儿的心上人,也是冷吏的情敌,如果他们口中的筱尘真的是蓝子钦身边的小辰,那么那个如玉也就是蓝子钦了,这么一来那个筱尘口中那个会静心诀的人不就是自己?天哪,这都哪跟哪啊?蓝子钦明明是隐居深山的药圣,而小辰那么活泼可爱,怎么可能会跟这些杀手扯上关系呢?不对,一定是自己弄错了,就算自己恨他欺骗了自己,也不能把他与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结合起来呀,不会,蓝子钦是药圣,不是杀手。可是静心诀又怎么解释?还是先听听再说~~~

    “找是找到了,可不见得他会拿出来~~”“怎么说?”“听筱尘说,他就是为了救那个会静心诀的人才受的伤~~~”“这有什么奇怪的,他肯定是为了得到静心诀,所以才用了点儿苦肉计。”“可是这个苦肉计也太苦了点儿吧,他可是把自己所有的内力都输给了那个女人,才导致自己受了内伤。”

    “不演得真点儿,人家怎么肯把静心诀双手奉上呢?那个人不是已经帮他治伤了吗,那么就说明他的苦肉计已经起效了。”“希望是这样吧,主上最近为了雪清洋那边的事已经怒火中烧,他最好快点将静心诀交给主上,让主上少发点儿火。”“我相信如玉会以大局为重的~”“别光顾着想他,还是先想想你明天怎么顺利施展你的美人计吧~”“有柳菲菲的嫁妆蓝宝石珠花在这,还怕那个雪竣不买账吗?”“说实话,我还真不想把你推到雪竣那家伙身边,可是谁叫你长了一张这么像柳菲菲的脸呢?为了柳家那笔财产,主上还真是什么都能用上啊。”

    “主上就那么确定柳家的财产到了雪清洋手里吗?”“主上派在宫中的眼线回报,柳家的财产是被雪清洋扣下了,皇帝碍于他手中的兵权,不敢强取,只怕是雪清洋早有谋反之心,皇帝都已经被他控制住了。”

    “那雪清洋答应柳家的婚事也是为了那笔财产了,难道柳菲菲的失踪就是雪清洋故意安排的一出戏,目的只是让他找一个抄了柳家的理由?而真正的柳菲菲说不定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柳菲菲猛然醒悟,原来是这样,害柳家的不是别人,是雪竣的父亲?怎么会这样?

    “你还是别瞎猜测了,咋们都只是主上的工具,有什么权利去关心那些事情,主上的意思就是让你控制住雪竣,听说雪清洋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宝贝儿子了,而那个雪竣自从柳菲菲失踪以后,简直颓废至极,可见他对那个柳小姐是用情至深哪,控制住他,就算将来雪清洋篡位成功,还怕他不听主上的么?”

    “还是不对啊,柳菲菲死在雪清洋手里,我又以柳菲菲的身份出现,那雪清洋会让我活命吗?”“我的大小姐,动动脑子好不好?雪清洋把柳菲菲留下,不正给了他一次表现自己不计前嫌,宽宏大量的机会吗?这可是为他以后谋朝篡位在打基础呢,他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啊?”

    “也对啊,主上让我打着报仇的旗号去雪家,不正给了雪清洋一个以德报怨的老好人形象吗?嗯,还是主上想得周到~”“真不明白,你这么漂亮的脸蛋后面有一颗什么样的脑子,有些时候还真是笨得可以,主上怎么会让你加入血溅门呢?”忽听门外有动静,随着一声“什么人?”庙里忽而安静了下来,待柳菲菲确定庙里的人已走时,缓缓睁开了眼睛,刚才在她装死之际,一边偷听那两个人的谈话,一边还以静心诀不动声色地疗伤,现在也好得差不多了,刚才的谈话让她改变了原来的计划,静心诀就先不拿了,眼前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