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我该相信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3175字

    将军府雪竣的房中,调息得差不多的柳菲菲毅然当了一回“贼”,她要偷的不是别的,正是雪竣。身为女子,天未亮就跑到一个男人房中,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她以后都会被世人鄙视死啦~

    不过她没多想,只是想看看雪清洋对自己的宝贝儿子到底有多在乎,验证一下那两个杀手的对话~至于静心诀,那两个杀手所说的如玉到底是不是蓝子钦她还不敢确定,要真是的话,那么这本秘籍绝不可以落入他的手里,那血溅门一听就不是什么正派组织。更何况他们似乎还可能危及到江山社稷。

    掩饰住了气息,她轻而易举从开着的窗户之中跃了进去,走到雪竣床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住了床上那人的睡穴,再仔细看了看确定是雪竣那张俊俏的脸,好,梁国第一高手也会栽在我柳菲菲手上,哈哈,成就感啊。

    不过她没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扛起雪竣施展轻功往柳府赶去。凭柳菲菲深厚的内力,扛一个大活人倒也不是很累。

    待两人到了柳府密室,柳菲菲又从自己房里找来了天蚕丝带,将雪竣一阵五花大绑,要说这柳菲菲以前在府上还真是得宠啊,这么难得的东西都能弄到手。虽然柳府被抄了,但是单柳菲菲的房间也算是个小型的宝库了。

    随后又易容成了那个杀手冷吏,为什么呢?因为在她“死”之前可是好好地打量了他一番,装死的时候又听他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此时对他的印象可深刻着呢。嘿嘿,谁叫你打我的?我侵犯一下你的肖像权也算是我报那一掌之仇了吧。试着出了一下声音,“雪竣~”嗯,还真像,好,就是他了。于是解开了雪竣的穴道,冷冷地看着他的反应。

    只见他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又把目光落在了眼前人的身上,见他一身黑衣,面容冷峻,正冷眼看着自己,皱了皱眉,冷声问道:“你是谁?”不愧是梁国第一高手,被绑来了还能这么镇定,比起之前看到的那懦弱的样子,还真像是换了一个人。或许柳菲菲真的是他的软肋吧。

    但一想到他老爹很有可能是害柳家灭门的凶手,她瞬间硬下心来。冷冷出声道:“雪公子,久仰大名,在下冷吏。今日请雪公子到这里,只是想帮雪公子你一个忙~”

    “有话直说!”好吧,不多浪费唇舌了,“我只是想帮雪公子证实一下您在令尊心中的分量~”顿了顿又接着说:“在下很疑惑,如果雪清洋真的在乎你这个儿子,怎么会舍得把你心爱的女人置之死地而看你伤心欲绝呢?”“你说什么?”“没什么~如果雪清洋真的舍得用柳家的藏宝图来换你的命,那么在下自然愿意成全雪将军的爱子情深。”“哼,你休想挑拨我与父亲的关系~~~”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柳菲菲又淡然说道:“雪公子别白费力气了,这条丝带是上好的天蚕丝制成,就算你功夫再好,也休想挣脱。”“在下只是疑惑,像冷兄这么‘高大魁梧’的人,怎么会用一根这么秀气的丝带做武器呢?”

    听得这句话,柳菲菲瞬间石化,难道他已经看出来自己是女扮男装?本来是想打趣他一番,所以才心血来潮解开了他的穴道,想看看梁国第一高手雪竣被人五花大绑后是什么反应,没想到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到最后出洋相的是自己。后悔后悔呀。淡定,淡定

    好吧,换个身份陪你玩,“既然雪公子已经看出来了,那小女子就不便隐瞒了。”此时,却是用了那九儿的声音。虽然九儿与柳菲菲长的一模一样,但声音却不尽相同。只见雪竣一愣,随后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姑娘还真是够坦白的,那么再让在下来猜猜姑娘的真实身份如何?”

    什么?难道被他看出来了?还是淡定,先听他怎么说。“夜明珠是何其珍贵之物,恐怕连皇上都不会奢侈到以如此多的夜明珠来照明,那么~~~”他故意拖长了声音,一脸坏笑地看着柳菲菲,好吧,天下人皆知,江南第一富商柳韶宣富可敌国,掌管着天下主要的经济命脉,基本在各个行业都有他的经营,就连国库空虚的时候都要靠他来填充,要是他想造反,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却没那个心,最终被人陷害了去。那么,比皇帝富有的人,当然就是柳家的人无疑了,虽然柳家被抄了,但是那么大的柳家要是能被抄的干净,那才奇怪呢。现在柳家被满门抄斩,柳菲菲失踪,眼前这人十有八九就是柳菲菲啦。

    笨笨笨,居然以为雪竣真的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懦夫,还把他带到密室里来,要是他和他爹串通一气,把这里仅剩的东西也抢了去,那自己以后有什么脸面去见死去的柳韶宣他们啊,虽然跟他们不熟,好歹也是这具身体的亲爹不是?

    看着柳菲菲复杂的眼神,雪竣又试探性地说到:“是不是因为上次我打了你,你不肯原谅我?还是因为黑魔蛊还没有解除,所以你不敢以真面目见我?其实从你刚进入我的房间我就知道是你,我只是想跟你多待会儿,所以才装睡的,如果你是因为黑魔蛊而不敢以真面目见我,那么你别担心,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在意的。”

    这句话一出,很明显他已经确定了柳菲菲的身份,什么?自己以为很成功的一件事,居然是他在拿自己寻开心呢。“你闭嘴!”柳菲菲一声怒吼,让雪竣一怔,是柳菲菲没错,这是她的声音,“你们雪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得到天下居然连骗婚这么卑鄙的行为都做得出来?更可恶的是还拿我们柳家那么多人的性命不当回事,就算踏着尸体坐上了皇位,你以为你会坐得安稳吗?”

    灭门之仇瞬间涌上心头,让她激动了起来。看着她的反应,雪竣皱起了眉头,“是谁告诉你雪家要谋反的?”

    “怎么?被我说中了?紧张了?当今皇上爱民如子,是个难得的好皇帝,作为百姓,我们只是想过点安稳的日子,可是你们这些当官的,个个都想着争权夺利,一个想法就可以让一个家族的人消失,丝毫不把百姓的安危放在眼里,如果可以,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些狗官的战争使得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今天不杀你,不代表我会放过你,终有一日我要让雪清洋那个狗官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够啦,你一口一个狗官,我父亲虽不说清正廉明,好歹也是忠心耿耿,怎么可能谋反,对,是他上奏皇上抄了柳家,但他也是被逼无奈,身为梁国的护国大将军,他的儿媳妇儿新婚当夜逃婚,在朝堂之上多少官员看他的笑话,父亲心里能好受得了吗?父亲他一时气急做了错误的决定也是情有可原。”顿了顿,又继续到:“我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这些,柳家的什么藏宝图我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而且当初父亲是真心诚意与柳家结亲的,哪来骗婚之说?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思想,别听信那些谣言?你这样让我很伤心,你知不知道?”

    “哼,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当初灭我柳家的时候,你伤心过吗?当初打断我的四肢,又给我灌下毒药的时候,你伤心过吗?当初把我扔进深山老林,毁尸灭迹的时候,你又伤心过吗?哦,我错了,这一切都不是你干的,是你那清正廉明的老爹,而雪公子你,也和我一样是你老爹为了找到灭柳家理由的一个工具~~~~”

    满是嘲讽的话语让雪竣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盯着柳菲菲看了良久,才缓缓开口:“菲菲,你冷静点,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被别人利用了啊。我知道你现在很无助,又吃了那么多的苦,你的心里一定很难过,但是你不能这么一直活在仇恨里边啊,你还有我,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父亲也已经不再追究大婚当天你的离开,你完全可以把将军府当成你的新家,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会好好补偿你这段时间所受的苦。”

    “谁跟你是夫妻?想都别想,你以为你爹抄了柳家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和杀父仇人的儿子一起生活,我可做不到。”到底该相信谁,柳菲菲凌乱了。本来她以为只是该是雪竣的某个爱慕者害的自己,可是那两个杀手的话似乎也很有道理。按理说,她偷听到的东西难道该不会有假,难不成那两个杀手知道自己的身份,故意说给自己听,以挑起自己与雪家的仇恨,借机除掉雪家?不会的,自己当时明明掩饰得很好,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可是看这雪竣似乎也不像在说假话呀。当时没在意,静下来想想,雪清洋一个老头子,要毁自己的容干嘛?

    此刻的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到底谁真谁假?或许她该去趟蓝子钦那里。“你就给我乖乖在这里待着,本小姐还有事要做,就不奉陪了。”说完转身要走,“菲菲,你别做傻事啊~~”听到身后雪竣的声音,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点了他的睡穴,方才从密室出去。她可不想让他知道密室的出口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