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催心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580字

    “菲菲,我对你痴心一片,你居然还要谋害于我,到底是为何?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为什么?”雪竣苍白的面容离自己越来越近,原本俊俏的面容此刻却变得狰狞,确似一个索命的厉鬼,而他在飘到柳菲菲面前时,伸出双手掐上她的脖颈,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困难,她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流失,她试图用手掰开那缠在脖颈间的冰冷,却怎么也掰不开,只能不停地喊着“放开我 ~~~雪~~~~雪~~~~雪竣~~~~我~~~我~~我不~~~~”一声惊叫,她猛然惊醒,原来只是一场梦,可是为什么这么真实,难道雪竣真的死了?

    “灵儿,你做噩梦了?”是蓝子钦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一身华服的蓝子钦此刻正坐在床沿上一边关切地看着自己,一边还不忘用洁白的丝帕为自己擦拭着额头。难道真的到了宜国?抬眼看去是淡紫色罗帐,盖在身上的是上好的绣花锦被,看来蓝子钦的身份真的不简单,他到底有多少秘密?

    “怎么了?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又继续说到:“是不是我这身装扮你还不太习惯?没事的 ,以后时间长了,你自然就会习惯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马上成亲,成了亲你身上的催心结就可以解了。”“什么?成亲?咳咳咳咳~~~~”由于一时激动,引得她剧烈地咳了起来。成亲?跟他?有没有搞错?自己连他到底是什么人都还不清楚,能说成亲就成亲吗?而且这跟催心结有什么关系?

    虽然当初嫁给雪竣也不清楚他是什么人,但那只是认命的一个决定,要早知道会经历那么多的事,或许她也会像原本的柳小姐一样有多远走多远了。而今,眼前这个人,比雪竣更让人难以捉摸,他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柳菲菲现在可是一无所知,谁知道跟他成亲会不会迎来比嫁给雪竣还要痛苦的事。可是,不可否认,她的心底是乐意的,她真的很希望和蓝子钦永远生活在一起。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不行,眼前这个人太可怕,不能把自己的心交给他,不然注定这辈子不会有好日子过啦。

    思想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蓝子钦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别激动啊~~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我对你是真心的,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每一次你的离开,我都能感觉到莫名的担忧,我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敢保证我一定会为你解掉催心结的毒的,无论是上官封尘还是雪竣,都休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听了这番话,柳菲菲疑惑了,那催心结究竟是什么东西呀?到底要怎么解啊?听他这口气,好像只有与真正爱自己的人成亲才能解似的。理顺了气,柳菲菲开口问道:“蓝大哥,催心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蓝子钦低头沉思,片刻后才对上柳菲菲探求的眼神,有些为难地开口:“灵儿,你知道了可别生气啊。”“我为什么要生气啊?”“你身上的催心结~~~~是小辰让冷吏下的~~~~”“什么?咳咳咳咳~~~”

    “你别激动啊,你一动气会加快毒素蔓延的。”“我~~~我~~~我不激动,你告诉我为什么?”“是小辰怕我会被你伤害到,所以才想用沾了我的血的催心结来试你,催心结是一种很有灵性的蛊毒,而且只对处子施用才会有效,只要沾上我的血,蛊虫就会被激活,冷吏只要稍用内力,就能将蛊虫打入你的体内,而且它会迅速融于你的血液里,你不会有丝毫察觉。只有你真正爱上我,并且为我动气,才会引发催心结的毒性。也正是因为那天在茅屋前,你的催心结被引发,我才确定你是爱我的。”

    绝美的面容渐渐抹上一层红晕,看着柳菲菲又继续说道:“既然我们两情相悦,那么我以为你该不会反对我们成亲了,柳家现在已经没人了,所以我带你回来让父皇替我们主持婚礼,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婚礼的。灵儿,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的,对不对?”

    你都这么说了,我想怪也怪不起来了呀。原来如此,真没想到小辰那个家伙那么厉害。那么冷吏与九儿的对话也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吗?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一切会不会都是蓝子钦指使的?一连串的问题让柳菲菲又开始神游了?

    见柳菲菲心不在焉的样子,蓝子钦开口问道:“灵儿,在想什么呢?”她的思绪马上被拉了回来,“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催心结是怎么个解法啊?”听了这话,蓝子钦的脸更红了,真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害羞。“蓝大哥,怎么了?”“没~~~没什么,就是要与我~~~成亲~~~”“成亲?磕几个头就能解毒吗?这么神?”蓝子钦一愣,不会吧,她不知道成亲是什么意思吗?殊不知柳菲菲是在逗他呢,身为先进的现代人,她怎么会不知道成亲意味着什么,不过她更喜欢看他娇羞的样子。嘿嘿,柳菲菲这回真是邪恶了一把呀。“就是~~~~就是~~~就是要与我圆房。”见蓝子钦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还是不逗他了吧。“哦”了声,又开始神游。

    回想他之前的话:“无论是上官封尘还是雪竣,都休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蓝子钦,知道雪竣不奇怪,因为她曾经留过书信给他告诉过他她的真实身份,而柳菲菲嫁给雪竣那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上官封尘?他又是怎么知道的?突然想到她第一次从茅屋不辞而别,伤于雪竣掌下,醒来时却躺在茅屋里,难道那个时候他真的在跟踪自己,那么他是不是知道柳家庄密室的存在。

    “你去救雪竣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很无厘头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蓝子钦的脸色瞬间煞白,盯着柳菲菲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想法。柳菲菲被吓到了,忙解释到:“我只是不想他因为我而死~~~~”“原来你的心里还是有他的,为什么,你明明是爱我的,为什么还要想着他?真可笑,我还天真地以为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只要准备好婚礼等着你醒来,你就能欣然与我共结连理,一起到白头。我怎么忘了,你们虽无夫妻之实,却有夫妻之名的,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原来都是我在一厢情愿,都只是我一厢情愿~~~”

    看着蓝子钦失魂落魄离开的背影,柳菲菲的心如千万根针在刺,好疼好疼,疼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她只能使劲地抓住被角,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他,可是她又忍不住不想。他那么在意她的想法吗?可是他又为什么那么轻易就确定自己的心里有雪竣而没有他呢?她是在担心雪竣,可是那是因为她不想背上人命,这跟对你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是不一样的,你知不知道?蓝子钦,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误会我?怎么可以?

    直到此刻,她才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对蓝子钦不一样的感情,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的绝美的面容,温柔的声音,淡淡的药香,还有那温暖的怀抱已经刻在了自己的记忆中,再也无法抹去,而此刻这些美好的回忆正在折磨着她的心脏,让她疼得整个身体都快扭曲了,难道这就是催心结的毒性?她忍不住大喊出声:“蓝子钦,你个混蛋,你给我回来,你怎么可以误会我?怎么可以?你给我回来~~~~回来~~”在看到门口那一抹急切的身影的时候,她终于放心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