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再相信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3178字

    眼前是一片喜气的红,鼓瑟笙歌不绝于耳,她一人静坐,等待着新郎官的到来,终于,大红的盖头被掀起,是蓝子钦绝美的容颜,可是为什么感觉气氛这么诡异?突然,一把长剑穿过蓝子钦的胸前,原本含笑看着自己的蓝子钦慢慢倒在了自己面前,而在他身后,雪竣正一脸阴笑地看着自己,“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哈哈哈哈~~~~”说完便飘然而去,蓝子钦躺在血泊中已是一动不动,“不~~~不要~~~”柳菲菲起身将蓝子钦的头揽于怀中,失声痛哭,撕心裂肺地喊着:“不要~~~蓝大哥~~不要离开我~~~~不要~~~”

    “灵儿,你醒醒,你醒醒啊~”是蓝子钦的声音,柳菲菲终于被他从噩梦中拉了回来。一见蓝子钦,马上扑到了他的怀里,“别离开我,蓝大哥,别再离开我了好吗?”带着哭腔的声音让蓝子钦不知所措,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把她拥入怀中。“没事了,没事了,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你,从来没想过。”

    他以为她的心里有自己,所以带她回来想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可是她一醒就叫自己去救雪竣,他迷惘了,毕竟他们也曾拜过堂,虽无夫妻之实,却有夫妻之名。他生气,他气柳菲菲心里装着蓝子钦,所以他愤然离去,可是听到她被催心结折磨得痛苦地叫出声时,他又心软了,他想陪着她,在她痛苦的时候陪着她,至少让她感觉到自己并不孤单。刚刚看她梦里那么痛苦的表情,嘴里喊的是自己,他疑惑了,到底她爱的是谁?此刻他开始不确定了。

    面对怀中仍在颤抖的人儿,他试探性的出声道:“灵儿,刚刚梦到什么了?连枕头都哭湿了。”“我们别成亲好不好?雪竣说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他会杀了你的。我好怕,看见你倒在血泊中的样子,我的心好痛~~~”柳菲菲哽咽地说着,把蓝子钦抱得更紧。

    听到这些话,蓝子钦似乎确定了什么,心中涌上一股喜悦,原来她更在乎的是自己,她爱的是自己。“没事的,没事了,只是一个梦而已,你不用担心,这里是宜国,没有雪竣,只有蓝大哥,灵儿好好养身体,等父皇回来,咱们就成亲。”说着,亦是把怀中的人儿搂得更紧。

    父皇?上次他说出来的时候她没在意,原来他是宜国的皇子,难怪他的举止总是透着贵气,难怪他能坐那么豪华的车架,难怪这个房间的装饰这么堂皇,与她在柳府时候的房间有得一比,那么,这里是皇宫吗?亦或是他的府邸或者别院?

    “蓝大哥,你~~~到底是谁?”柳菲菲思虑了良久,还是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我就是蓝子钦,最爱灵儿的蓝子钦,其他的灵儿什么都别管,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重新回御孚山,一辈子隐居在那里,再也不出来,好不好?”“好,可是~~~~”“没有可是,无论蓝大哥做什么都是为了灵儿好,灵儿只要安心地嫁给蓝大哥,以后什么都别管~~”“可是蓝大哥说过会把一切都告诉我的。”“我仔细想了想,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只会对你造成更大的伤害,我不会再让你冒险了。”

    将她从自己怀中扶起,为她擦了擦眼泪,看着她哭红的双眼,认真地说道:“灵儿,你只要乖乖地做我的王妃,其它的你都不用管。”他眼里的坚持让她安心,于是她不再追问了,她相信他。任他扶自己躺下,帮自己掖好被子,满足地看着他。此刻,她什么也不想,管他什么灭门之仇,管他什么雪竣,似乎一切都没有眼前的人儿来得重要。如果真的能跟他在一起一辈子,那么此生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又是这样的场景,蓝子钦被柳菲菲看得红了半张脸,“灵儿在看什么呢?这么开心?”为了打破尴尬,蓝子钦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没有,只是觉得很开心。看着蓝大哥觉得很开心。”“灵儿开心就好,只要灵儿开心,蓝大哥以后天天陪着灵儿,让灵儿看个够好不好?”“这怎么可以呢?蓝大哥是男子汉大丈夫,该是有自己的事业要做,怎么能每天陪着娘子躲在家中?被别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死你啊?”“怎么会呢?我可是当今皇上的三皇子,大宜国的闲逸王,谁敢笑话我啊?”“原来蓝大哥是宜国的三皇子,灵儿只是一介草民~~~~~”“灵儿,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会影响你在我心里的分量,你明白吗?”

    曾经也有一个男子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可是最终,那个人还不是因为家境的悬殊而抛弃了她,如今,她还可以再相信爱情吗?她愣住了。不管了,就再相信一次,再相信自己的心一次,就一次,老天让她来到这里,或许正是想弥补对她的伤害呢。“我明白~~”一阵纠结后,她还是回了蓝子钦一个让他安心地笑容。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不知不觉,时间已过去大半。忽见门外一身锦服的小辰走了进来,“哥哥,父皇回来了。”语气里面透漏着冰冷,似乎这小家伙跟皇帝有仇似的。“哦?在哪?快带我去~~~”而蓝子钦却是说不出的喜悦,这两个人差异也太大了吧。到底怎么回事啊?柳菲菲又要开始神游了。却听蓝子钦说道:“灵儿,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再过来陪你。”“嗯,蓝大哥有事就去忙吧,不用管我的。”蓝子钦俯身在柳菲菲的额头一吻,起身随小辰出了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忽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幸福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得到。

    夜幕降临,周围逐渐暗了下来,柳菲菲的心也随之暗了下来,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难道出什么事了?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如果他真的是皇子,为什么这里连个下人都没有?现在想了想,自她醒来之后,除了蓝子钦和小辰,真的没见过其他的人。难道他是个不受宠的皇子,所以即使皇帝给了他华丽的府邸,却不想给他皇子的待遇,什么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甚至还有可能遭受着别人的冷眼与嘲笑。难怪他要放着皇子的身份不要,去做那隐居山林的药圣,还要做杀手~~~~

    这么说,小辰和他长得挺像,特别是眼睛,他们两个该是同一个妃子所生,难怪小辰会那么仇视皇帝,只因为他们两个并不受宠,徒有皇子的名分,却无皇子的待遇,他们真可怜。柳菲菲虽现在没了亲人,但至少亲人在世的时候对她亦是关怀备至。既然不受宠,为什么还要回来?难道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婚礼?那么宜国皇帝会同意他的婚事吗?如果不同意,他会怎么做?会造反吗?可是他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又该有多少造反的资本呢?或许他会借助江湖中的势力,比如血溅门。如同所有以前看过的言情小说里边男主一般,冲冠一怒为红颜,江山再好却不及美人一笑。那自己不成了红颜祸水?虽说有男子如此待自己,确实幸福,可那祸水也不好做啊。

    想什么呢,柳菲菲呀柳菲菲,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就你这样还想做苏妲己杨贵妃吗?你想多了。要是没中黑魔蛊,那还说不定,现在~~~~对了,说到黑魔蛊,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了,正好借着月光,她看到了旁边的梳妆台,似乎好久没照镜子了,可千万别被自己吓到啊。

    于是起身在床边的檀木桌上摸了火折子,点上油灯,屋内瞬间明亮了起来,她缓缓走到梳妆台前闭上眼睛坐下,做了一下心理准备,她才慢慢睁开眼睛,想像当中的丑陋并没有到来,而是如雪的白,不,该是有些苍白,是因为催心结的折磨让她显得消瘦了些,眼睛更大了,下巴更尖了,倒是有些魅惑的感觉,不由盯着镜中娇媚的面容出了神,若当年的妲己真有这般面容,纣王为她神魂颠倒自是不在话下。柳菲菲呀柳菲菲,难道你这辈子真的有祸水之命吗?若真是这样,是不是注定这辈子不会再有安稳日子过了,正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啊。特别在这深宫高墙之中,美貌终究会成为女人殒命的主要原因。

    忽而转念一想,这是不是意味着黑魔蛊已经被解了,照理说,宜国人擅长用蛊,蓝子钦帮自己解黑魔蛊该是不在话下的。好吧,谢谢蓝大哥,心中默默想着,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我都愿意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

    可是,为什么你现在还不回来,我好担心你,真的好担心。心口的疼痛再一次袭来,她捂着心口开始颤抖,越来越痛,直到她从椅子上摔下来,在地上抽搐翻滚,蓝大哥,你怎么还不回来,为什么还不回来,千万别出事,你一定不能有事啊。此刻,她多么希望他的怀抱能给与她丝丝温暖,冰冷的地面只会加剧她心口的疼。

    “蓝大哥,你在哪里,你快回来,你快回来呀,灵儿快坚持不住啦~~~”周围只有她的声音在回荡,再无其他声响。“蓝大哥,你千万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终于在虚弱地说出这句话后,她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