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可怕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138字

    “老夫解蛊数十年,见到的蛊毒不下百种,可是这位姑娘的毒却是第一次见,也不知是哪位高人研制,更不知该如何解,还望公子另寻良医。在下告辞”苍老的声音拉开了柳菲菲的眼帘,循声望去,一个灰衣老者在朝对面的人作了个揖,随后出了房门。待看清那一身玄色锦袍的俊俏男子时,柳菲菲愣住了,那不是上官封尘吗?此刻他正皱着眉看着门口那老者离开的背影,似在思索着什么?

    再仔细打量这里的设施,大概猜测了一下,该是在一家客栈里,可是具体处于哪个国家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催心结发作会不确定昏迷的时间,就好比第一次她可是昏迷了整整十天啊,这次又不知道过了几天了。

    可是自己在昏迷前明明是在蓝子钦的地盘的,怎么醒来就到了客栈了?莫不是上官封尘把自己给劫持了?那蓝子钦呢?他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而着急?或者因为宜国皇帝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而受罚?或者出了其他什么事?才刚刚醒,心口又忍不住刺痛起来,不自觉地捂上心口,开始颤抖。她努力提醒自己不要想他,可是又不自主地去想,越想越担心,越担心越痛。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痛苦,上官封尘忙走了过来,坐到床边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搂着她,焦急地出声:“告诉我,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减少你的痛苦,告诉我~~~~”“我没事~~~~你别担心,我没事~~~”有气无力地出声安慰着上官封尘,这就是她,不想看到任何人难过,特别是为她而难过,总觉得这样就是自己的错。

    “还说没事,你都痛成这样了~~~~”柳菲菲似乎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哽咽,心口的疼痛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内疚,上官封尘为她哭了?“上~~~~太子殿下,我没事了,我真的没事了,不信你看。”说着推开了他的怀抱,回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她看到上官封尘脸上有那么一时的失神,随后便恢复成喜悦,眼中还擒着泪花。任他扶自己躺下,她一直是微笑地看着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露出了惹他伤心的表情。

    她的脸却是让上官封尘看呆了,良久,柳菲菲终于开口:“太子殿下,这里是哪里啊?”再让他看下去,估计自己的脸都快着火了,此刻她才体验到自己盯着蓝子钦看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怎么又想到他了,不要,不要想他。她已经感觉到心口的疼痛了,本来抹上红晕的脸蛋正在慢慢变白,她要忍住,不能想他,不能。感觉到她的不对劲,上官封尘慌了,“怎么办?怎么办?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想去找他,我想见他~~~我~~~”“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从他那里带出来,绝不会再把你送回去的~~~~”

    柳菲菲一惊,他知道自己说的是谁,似乎不那么痛了,她疑惑地望着上官封尘,“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是宜国的闲逸王爷玉钦蓝,此刻他正到处找你呢,你的画像都到我们明国来了。要不是我的马跑得快,说不定都出不了宜国都城呢。”说着指了指桌上的一幅画像。“什么?明国?”“这里是明国与宜国交界处的一个小镇,你昏迷了两天了。因为这两天一直在赶路,我怕你受不了,才决定先在这里歇息一宿,并且为你找了大夫,可好几个大夫都说你是中蛊了,正好华暖云游至此,而我与他有些交情,所以才叫他过来给你看看,没想到~~~哎~~~~”啊?为什么每次昏迷都会发生这么多意想不到的事,看来以后不能再昏迷了,再昏迷几次,怕是什么时候被别人卖了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是不是在疑惑你为什么刚刚还在玉钦蓝的别院,一睁眼就到了这里?”

    见柳菲菲不说话,以为她是默认了,便解释道:“其实玉钦蓝刚刚回到宜国,我就知道了,当知道他带回去打算成亲的对象是你时,我就快马加鞭地赶了过来,根据我在宜国安插的眼线回报,才知道他把你安置在那处秘密的别院。”顿了顿又继续道:“那天我正想着要怎么把你带出来,因为他一直守着你,我的功夫不及他,硬闯是不可能的,不料老天助我,皇帝把他叫去办事,我才有机会进得那座宅院,幸好那座宅院不大,我听到了你的声音,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瞬间沉下脸来,“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对你下了蛊?连宜国出了名的解蛊大师华暖都不知道的蛊,该是他们血溅门内部的蛊师研制的吧?”柳菲菲疑惑了,上官封尘知道血溅门,知道他是血溅门的人?他到底有多可怕?比蓝子钦还要可怕?“他怎么忍心这么折磨你?他这个混蛋~~~~”“你别骂他,不是他下的~~~”见上官封尘这么骂他,她真的很不爽啊。

    “那你说是谁,我去把他抓来为你解蛊~~~”“这蛊~~~~只有蓝大哥能解~~~”柳菲菲有些不自然地说着,特别是一想到只有跟他圆房才能解,她的脸上瞬间抹上红晕,自从她听到那天只是皇帝叫他出去办事而并非是他出事,她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只要不为他担心,蛊毒自然不会发作。“哦?我倒想知道,他是怎么个解法~~~”

    上官封尘疑惑了,“这蛊名唤催心结,是用来试探两人的真心的,蛊虫沾了蓝大哥的血,植入我体内后只要我一为他动气,便会受到蚀心之痛,只有~~~只有我与他圆房才能化解。”

    “什么?这个卑鄙小人,居然用这种方式来留住你。不行,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一定还有的。”“没有了,只有这一种方法,所以蓝大哥才会带我回去成亲的~~~”“你真的爱上他了?你愿意跟他成亲?”

    “我~~~~”柳菲菲犹豫了,她是很愿意,可是她又怕伤害到眼前这个人,她该不该告诉他呢?“我知道了,你不愿意的对吗?他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你,你怎么可能会爱上他呢?”“太子殿下,我~~~我愿意嫁给蓝大哥~~~”“什么?那个不男不女的妖孽有什么好?”“蓝大哥不是妖孽~~~”此刻两人却是如孩子般吵得热火朝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