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230字

    “菲菲,你不能嫁给玉钦蓝~~~” 终于上官封尘定了定神,冷静了下来,看着柳菲菲认真地开口道。“你柳家的灭门之仇和他脱不了关系~~~”“你什么意思?”“本来我想等帮你报了仇再给你个惊喜的,但是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了。那天你伤于雪竣掌下,他趁我们不备点了我们的穴道带走了你,于是我才让我的暗卫去追查他,才知道他是宜国的闲逸王,而你大婚之日带走你的正是他。你脸上的黑魔蛊就是他下的,在梁国的朝堂之上蛊惑雪清洋抄你柳家的也是他安插在梁国的卧底所干的~~~~”“你胡说,我跟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这很明显啊,如今我们三个国家呈鼎立之势,宜国善于用蛊,我明国谋士甚多,但论兵力与财力就数你梁国最盛,他宜国想一统天下,就要先除梁国,梁国的兵力都在雪清洋手里,而财富都在你爹手里,只要你们两家一反目,梁国必定内乱,那不是不攻自破了吗?只是没想到你父亲没有反抗,任凭雪清洋灭了你柳家~~~~~”“够啦,我怎么知道这一切不是你要嫁祸蓝大哥而做的?”“你动动脑子好不好,蛊毒可是他们宜国才擅长的,而且你成亲那天戴的蓝宝石珠花可是在他们血溅门手里,他玉钦蓝是血溅门的门主,他当日是以宜国皇子的身份参加你的婚礼的,也就是说他要在婚礼上动手脚简直是轻而易举。要带走你更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什么?门主?她知道他是血溅门的人,却不想他竟然是门主,他到底有多少秘密?不行,他说过他瞒着我是为我好,我该相信他的,两个人在一起,是该相互信任的。理了理思路,她再一次开口:“那他为什么还要留着我?他就不怕有一天我知道了真相找他报仇吗?”“我的大小姐,你也太天真啦,虽然柳家在梁国的势力没了,可是在其他地方还有啊,那些可也是笔不小的财富,你敢说身为柳家大小姐的你会不知道柳家到底有多少财产?”

    说实话,这个她还真不知道。不过上官封尘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梁国的财产或许被抄了,可是其他地方的呢?现在大哥柳枫也不在了,还有人在打理吗?还是已经亏空了?或许真正的柳家小姐会知道吧,可是那柳小姐可是一点记忆都没给她留下啊~~~~

    “再说你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怎么敌得过他整个宜国?他有什么好怕的?~~~”“那你呢?你们明国不也因为你的太子妃而和梁国有仇的吗?谁知道是不是你在暗地里操控着这一切,目的只是借我的仇恨来挑起梁国与宜国的战争,而你则坐收渔翁之利呢?”“不错,我是记恨梁国国君骗了我,但那晚我与雪竣同时被点了穴道,在你的院子里我们聊了很久,他说得没错,皇家的事情不能牵扯到百姓身上,况且敏汐的死现在想来真的有些蹊跷,如果我真的发兵去灭梁国,遭殃的也只是百姓,作为明国未来的继承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国家的百姓受战乱之苦~”

    听到这里,柳菲菲已然无力再继续为他开脱了,上官封尘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天衣无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了,她再一次被所谓的爱情给骗了。

    如今面对她的是全身刺痛,正如他所说,动气只会加快毒素蔓延,现在她已不只是心口痛,而是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如同被蛊虫啃噬一般,好痛,痛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了。不能晕,一定不能再晕过去,再晕过去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要振作,不生气,不气他,不要再想他了。

    她一味地抽搐让上官封尘不知所措,此刻就算抱紧她都没用了。只听得上官封尘一味地自责:“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告诉你这些,害得你毒发的,我只是气不过你护着他,我只是一时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你别再抖了,别再痛了,你这样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对不起,对不起,告诉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她还是在痛,就在她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只感觉原本冰冷的双唇覆上了一股温热,意识渐渐有些清明了,直到她的齿被温柔地叩起,舌被缠绕,方才回过神来,脑海中闪过一个似曾相似的画面:

    在漫山遍野的花丛中,一身白色纱裙的妙龄女子在丛中穿梭,偶尔回头冲着后面喊道:“封尘哥哥,追不上我,呵呵~~~”在她身后不远处,一玄色身影在缓步走着,微笑着看着她调皮的背影,还不时出声道:“菲菲,慢点,小心摔着~~~”正说着,前面的人儿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那玄色身影一个闪身将那即将着地的身体接在怀中,阳光下,男子俊俏的脸庞让人着迷,而女子绝美的容颜更让他心动,看着怀中的人儿,他忘记了一切,低头吻上了女子的唇~~~~然而这一美好的画面却被一声刺耳的利箭穿透血肉的声音打破~~~~~

    “封尘哥哥~~~”柳菲菲猛然惊醒,推开上官封尘,尖叫出声,刚才的画面似乎真的是自己亲身体验一般,如此的真实,如此的心痛,此痛并非催心结蚀心之痛,却是为另一个人而来。上官封尘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在愣神看她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的疑惑瞬间转变成惊喜,“你刚刚叫我什么?菲菲,你想起来了?”“让我看看你的伤~~~伤哪了?好了没?”柳菲菲不知为什么,忽而为眼前之人担心了起来,刚才脑海中的画面明明很深刻地刺痛了她的心,难道上官封尘真的是柳小姐心爱之人,而自己的感情似乎在被那段记忆牵动着。

    “你真的想起来了,是不是?”看着柳菲菲为自己而焦急的神情,上官封尘的心中涌上喜悦。“我只是~~~~只是刚刚看到了一个画面,你被射伤了,我好难过,好难过~~”“没事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就知道,我的菲菲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把我忘了呢?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菲菲想起我了,真的想起我了~~~~”柳菲菲听得出他声音里面的喜悦,可是她的心里此刻不是应该装着蓝子钦的吗?为什么上官封尘的喜悦也会让她觉得安慰呢?难道自己的感情要被这个身体的记忆取代了吗?此刻,躺在上官封尘的怀中,她竟然也能够感觉到安心,“封尘哥哥~~~”她轻唤了一声,门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被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