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居然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130字

    “哈哈,我开玩笑的,你们还当真啦?”众人无奈,她又继续道:“玉公子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心甘情愿被绑去我家吗?”“哦?柳兄倒是说说看~~~”“嘿嘿,我跟他打赌,谁输了就自愿被绑~~”“据我所知,竣在梁国也算是才貌双全,文武兼备,能让竣输得心服口服,想必柳兄一定有什么过人的才华吧。”顿了顿又道:“反正柳兄是来这里解闷的,就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正好四位姑娘都分别精通琴棋书画,不知几位可否让在下开开眼界?”“好啊好啊,柳公子不如就和小女子们切磋切磋呗~~~”四位美女一同开口,额~~~这下牛皮吹破了吧,看来这五个人是想报刚才被雷的一箭之仇了~~~琴棋书画的技能就好比骑自行车一样,只要学会了就丢不掉,可是自己自从醒过来后一心沉迷于武功,基本没怎么练过,会不会已经迟钝了?

    不过,这琴棋书画的技能似乎也跟武功差不多,记得第一次使用武功的时候还是这个身体本能反应的,那这琴棋书画应该也不在话下了吧。想到这,又硬着头皮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既然美人们都这么说了,在下怎么好意思扫了你们的兴呢~~不知哪位姑娘愿意先与在下切磋呢?”“就由春琴先来吧~~~”绿衣女子开口道,上前欠了个身,“各位稍待,小女子去娶琴来。”转身出门,不一会儿便带来了一把古琴。“几位美人坐呀,站着干嘛呢?”柳菲菲示意到,三位美人马上坐到了柳菲菲与玉钦紫身边,表演开始了~~~~

    绿衣女子微微颔首,跪坐在众人面前,芊芊素手扶上五弦,一曲悠扬的旋律随着十指撩拨开来。开始低转委婉,如莺夜啼,之后杨柳岸,一片美好风光,略带有美好生活的幸福气息。诗词之间也是男女之间爱慕之情,忽然曲音变为高抗,气动山河,有力挽狂澜之势。诗词也大谈江山无限。一曲音了,大家无不心中生佩。

    柳菲菲惊叹,要赢她还真是没把握啊~~~“真是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春琴姑娘琴艺高超,在下就用不着献丑了吧~~~呵呵~~”一看就是推托之词嘛,“琴艺切磋,不分彼此,只是席间娱乐,柳公子又何必在意呢?”“是啊,柳兄,只是席间娱乐,又何必在意呢?”额,盛情难却啊,“那好吧,几位美人可别被吓到才好啊~~~”这句话可让其他人惊悚了一把,这个柳公子到底有多雷人谁都不知道啊,他又要玩什么花样?柳菲菲却没在意到,只是起身接过春琴的古琴,如她的姿势坐好,思考了片刻,以柳菲菲原本甜美的声音狡黠一笑,朝众人开口:“小女子献丑了~~~”额~~~~撞墙撞墙,众人都有想要撞墙的冲动了~~~他现在可是个男人啊~~~~早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淡定~~~淡定~~~“几位美人注意哦,表演开始了~~~”又是男人的声音,好吧,被你打败了。

    琴声响起,悠扬婉转,柳菲菲打算唱一曲邓丽君小姐的《月满西楼》,手一抚琴,灵感就来了,手指随着脑海中的旋律拨出一连串的音符,众人开始进入状态,好,前奏结束,开唱:“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曲终了,可谓余音绕梁,众人皆沉醉于这伤感的旋律中,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他如此相思?竟能将此曲唱得如此凄婉动人?或许只有柳菲菲心里最清楚吧~~~没错,她是很清楚,因为这首曲子唤醒了她靠大悲咒才压抑下去的情感,如今她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该死,唱个毛线的歌,又要受苦啦~~~”直到听得这句话,众人才反应过来,柳菲菲已经蜷缩在地,浑身抽搐,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对音乐比较敏感的人,怎么就没想到这样唱首歌也会想起那些伤感的事呢~~~~大悲咒,继续念大悲咒~~~~

    “柳兄,你没事吧?”“柳公子,你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啊,怎么一眨眼就躺地上去了?”一群人围了上来,“哎呀,玉公子,快把他抱到床上去呀,这样躺在地上会着凉的~~”什么?抱她?不行,要是被他看出自己是女扮男装怎么办啊?“该死的,你们给我滚出去,别妨碍本少爷疗伤~~~”柳菲菲用仅剩的力气朝众人吼道,“我说柳兄啊,你这直冒冷汗,再待在地上可真着凉啦,我还是先扶你去床上躺着吧?”“不用你扶,我自己会走,你们给我出去~~”说着挣扎着起身,却是再没有力气,“不行,不能晕,晕了就更难逃了,不想他,不想他,不想~~~他和所有人一样,是骗子,不想他,不要在想他了~~~”口中喃喃地告诫自己,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没站稳,跌进了玉钦紫怀中,“柳兄~~~~”柳菲菲一直颤抖的身体并没有感觉到玉钦紫在接住自己的时候有一时的呆愣。

    “柳姑娘~~~你怎么样啊?”是玉钦紫紧张的声音,一听这句话,柳菲菲猛然推开他,大声道:“谁告诉你我是姑娘的?你别瞎说~~~”却是生生地又要倒下,出乎意料的玉钦紫箭步上前将她横抱起,冲她吼道:“你别再坚持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女扮男装,但我知道你中了蛊,此刻很痛苦,你需要医治,我三弟对蛊毒很有研究,这里距宜国都城已经不远了,我这就带你回去,让他帮你看看~~~”

    三弟?“我可是当今皇上的三皇子,大宜国的闲逸王,谁敢笑话我啊?”蓝子钦的话又回荡在耳边~~玉钦紫的三弟不就是玉钦蓝?也就是蓝子钦~~~~“你说什么?这里是宜国?”“是的~~~本来我打算明早再进城的,可是现在看来,要麻烦一些人了。”“怎么会这样?上官封尘那个混蛋,怎么把我带回宜国来了?玉钦紫,你放开我,我不要去宜国,我不要见~~~~~”还没说完就被玉钦紫点了睡穴,虽然还皱着眉,脸色发白,好歹是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