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就要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5本章字数:2669字

    “柳姑娘,你醒啦?”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穿着紫色宫装的小丫头,正在用热锦帕给她擦脸,“你是谁啊?这里是哪里?”睡得有些迷糊,不禁开口问道。“奴婢紫菱,是奉太子殿下之命前来照顾姑娘的,这里是太子殿下的寝宫,殿下刚刚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哦~~~太子~~~哪个太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

    “就是我们大宜国的~~~~”“你是说玉钦紫?”“额~~~是呀是呀~~~”看到那紫菱惊讶的表情,柳菲菲才反应过来,她刚刚可是直呼人家主子的大名呀~~~难怪把人家给吓到了。回忆了一下自己睡着之前的事情,“我三弟对蛊毒很有研究,这里距宜国都城已经不远了,我这就带你回去,让他帮你看看~~~”玉钦紫的话还回荡在耳边,难不成玉钦紫是去找蓝子钦了?

    不行,不能见他,一首歌都能引起她的伤感细胞,说不定待会儿见到了更伤心呢,怎么办呢?这里是皇宫,想遛肯定是难得很,兜兜转转一圈,还是来到了这深宫高墙之中,真是我命由天不由己啊。先测探一下“军情”吧。

    “紫菱妹妹啊~~~”“奴婢不敢~~~”额,早知道古代规矩多,连个称呼都不敢,什么逻辑啊?“好吧,紫菱,那个玉~~我是说你们太子殿下有没有说他去哪里了?”“太子殿下说姑娘中了很厉害的蛊毒,他要去找闲逸王爷来帮姑娘看看,太子殿下临走前还吩咐,如果姑娘蛊毒发作,就把这个让姑娘服上一粒,那么姑娘就不用忍受蛊虫咬 噬之苦了。”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翡翠玉瓶。“太子殿下离开之前,姑娘虽然睡着,但全身颤抖,殿下喂姑娘吃了药,见姑娘睡得安稳了,才出去的。”

    “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有效?”“这个是闲逸王爷研制的一种能让任何蛊虫沉睡的药,王爷与太子殿下交好,便送了太子殿下一瓶,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好吧,那你们家太子出去多久了?”“太子卯时就走了,到现在也有一个时辰了,若是闲逸王爷在府上,应该已经进宫了~~~可能殿下和王爷先去给皇上请安了,所以现在还没回来吧。”“你是说如果闲逸王爷不在府上,那么他们就不会来啦?”

    蓝子钦不是去了边界了吗?怎么可能在府上?不对,那里不是边界,上官封尘说他把自己从蓝子钦的别院带出来赶了两天的路才到的那里,怎么可能昨天一个下午就又回到宜国都城呢?那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明国的边界,而是在宜国境内,而且离都城不远。那个上官封尘他到底要干嘛?自己跟他无冤无仇的,他干嘛要骗自己啊?那么如果那个客栈是在宜国境内,而且离都城不远,是不是意味着蓝子钦已经回到府里了?还有,昨天那个青衫男子明明就是柳枫,而且似乎上官封尘也确定了那个人就是柳小姐的大哥,据她所知,柳枫的武功更在柳菲菲之上,那么蓝子钦能打得过他吗?他们两人会不会有人受伤?受伤?似乎那两个人无论谁受伤都是她不愿看到的,毕竟他们曾经都给过她一段美好的回忆,尽管他们都骗过自己,但依然无法将他们彻底否定。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担心起来,蓝子钦会不会受伤了?会不会被柳枫打伤了?会不会因为受了伤,所以来不了了?原来自己是在害怕见不到他?原来想着要逃离这一切都是在害怕会被他骗?原来自己竟然这么在乎他了?蓝大哥,你真的爱我吗?还是只是为了柳家的财产和静心诀?突然,柳菲菲很想听他亲口告诉自己,他是爱她的,只要有一个确定的答案,那么无论他要什么,她都会尽力地帮他实现。想到这里,柳菲菲不禁有些期待即将来临的见面,这次一定要听你亲口告诉我,柳菲菲这样想着。

    “不知能让大哥如此倾心的女子,该是如何的天姿国色呢?”蓝子钦调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真的来了,他真的来了,心跳加速,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我一定要问他,这样想着,又传来了玉钦紫的声音,“天姿国色就不用说了,她那优美的嗓音,高超的琴技,还有总是让人始料未及的行事风格可是我认识的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比拟的,我决定只要她身上的蛊毒一解,我就向她提亲,我一定要娶她做我的太子妃~~~”什么?那个玉钦紫说的不会是自己吧?如果她没会意错玉钦紫的意思,不会是他要娶自己做娘子,他可是太子啊,将来要当皇帝的人,一想到小说电视里那些宫里的女人的恐怖,刚才飘忽的思绪如同一瓢冷水浇下,瞬间清醒,此刻自己还躺在被窝里,怎么感觉有点冷呢?冷得直打哆嗦,不自觉地将头埋进了被窝,还是在抖~~~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闲逸王爷~~~”“你是怎么照顾她的?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我不是说了,如果蛊毒发作就给她服药的吗?”“太子殿下恕罪,奴婢~~~奴婢~~~”虽然躲到被窝里,但外面的声音还是很清晰地传到了柳菲菲的耳朵里,自己再不出声,恐怕那个小丫头就被吓死了。“你别怪她,不是蛊毒发作,只是觉得有点冷~~~~有点冷~~~~”

    经过被窝的过滤,她的声音倒也与柳菲菲的有了些差别,应该没被蓝子钦听出来吧,如果他知道了玉钦紫要娶的人是柳菲菲,他会是什么反应?会伤心欲绝地转身离去,亦或是云淡风轻地一笑置之,从此形同陌路?无论是哪个结果,都不是她想看到的,此时就能逃一时算一时吧。

    “柳姑娘,我三弟来了,还是先让他帮你看看吧~~~”“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就不用闲逸王爷费心了~~~”此刻她真的很怕见到他啊,他怕见到他任何的表情。“不行,你怎么抖得越来越厉害啊?不会是着凉了吧?没事,我三弟精通医理,无论是蛊毒还是生病,他都能一道给你治好,你还是先让三弟帮你看看吧~~~”“我都说不用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柳菲菲怒了,这个人还真是烦~~~“看来这位姑娘是不想见到在下吧,那么在下还是先告辞了~~~”听到这句话时,柳菲菲一怔,好不容易盼到了他,怎么能连见都没见上一面就让他走啊?不行,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若一直逃避,说不定以后情况会变得更遭。好吧,豁出去了。

    “好啦好啦,给你看,给你看个够~~~”说着把被一掀,坐了起来,并把目光投向了一身蓝色锦袍的蓝子钦,此刻他青丝束起,那张妩媚的脸庞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越发的超凡脱俗,他没受伤,他完整地站在自己面前,这样她就放心了。两人对视良久,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是眼神为什么那么复杂?他在想什么?是不是因为玉钦紫的婚事?想到这里,刺痛又开始在身体蔓延~~~~

    “柳姑娘~~~”“灵儿~~~~”看到床上逐渐蜷缩的人儿,两人同时出声,她看到玉钦紫在看向蓝子钦的时候,脸上写满了好奇,“我没事~~我没事~~”颤抖的声音让两位帅哥同时忙了过来。“三弟,你快帮她看看她中的到底是什么蛊,似乎我以前都没见过~~~”“不用看了,她的蛊~~~~”“是什么?”“我解不了~~~”什么?蓝子钦,你解不了?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解吗?也对啊,如果玉钦紫一定要娶柳菲菲,那就意味着自己不可能和蓝子钦成亲,那么这蛊也就不可能解了。

    “而且~~~~我想提醒大哥,这位柳姑娘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什么?”这回轮到玉钦紫与柳菲菲同时惊讶~~~才来到这里几个月,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