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诀别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641字

    “柳姑娘中的蛊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起初只是心脉被噬,可是或许柳姑娘感情过于丰富,经常引得蛊毒发作,如今已蔓延至全身,若这蛊毒再发作上三次,恐怕就只能认命了。就算解了,可能也会留下后遗症~~~”蓝子钦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苦涩~~“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怎么解?”柳菲菲与玉钦紫同时开口,问出各自的疑问,“后遗症不好说,至于怎么解,我想柳姑娘应该心里有数吧~~~”他说得这么淡然,全然没有了当初的娇羞样,他一定很难过吧,他只是在一味地隐藏着自己的悲伤,他不能在玉钦紫面前表现出来,他怕会引起误会,他怕因为她而引起兄弟反目,是这样吗?那么是不是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分量也不是那么的重?还是他另有苦衷?

    本来已经死过一次了,对于生死,她该是不在乎的,死了还用不着活在这一堆玩脑筋的人里,可是似乎有些不舍,对,是不舍,她还没听他亲口说出他是爱她的,她不甘心。“柳~~~~灵儿,告诉我该怎么解,我就不信我才刚爱上一个女子,老天就要将你带走,你告诉我该怎么解,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把你治好~~~”玉钦紫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依旧疼痛的身体已被玉钦紫揽进了怀中,她的头搭在玉钦紫肩上,正好与蓝子钦对视,“不用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嫁给你家三弟就能解~~~”口中说着,眼神却是紧紧盯着蓝子钦的反应,你不敢说,我替你说,我倒要看看,我柳菲菲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角色~~~

    “你说什么?”玉钦紫双手扶上她的肩,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扶起,“什么意思?”玉钦紫狠狠地看着她,希望从她眼中看出些什么,却是什么都没有,“我身上的蛊毒就是他的杰作,早在认识你之前我们就已经认识了~~~”口中淡淡地说着,眼神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蓝子钦,此刻蓝子钦的眉头已经皱成“川”字了,感觉到玉钦紫在两个人的脸上看了良久,终于朝着蓝子钦开口:“三弟,这是怎么回事?我想听你亲口说~~~”“那个~~~大哥~~~我跟柳姑娘是认识,她曾经是我的一个病人~~~”“你要找人试蛊,我不怪你,可是你好歹找个死囚或者病得回天乏术的,灵儿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折磨她?”额~~不会吧,他竟然会认为是自己与蓝子钦有仇?

    似乎看到蓝子钦原本皱紧的眉头马上换了一副委屈样,“大哥,这回你可误会我了~~柳姑娘如此天姿国色,小弟怎么会忍心对她下手呢?是有一次我在研蛊的时候,柳姑娘因为好奇在我还来不及提醒她的时候她就碰了那蛊虫,这不能怪我啊~~~~”“好,这蛊是你研制的最好,你快想办法帮她解啊~”“大哥,我那蛊虫是为我未来的王妃准备的,这解蛊之法却是不能对柳姑娘施啊~~~~~”顿了顿又换上一副娇羞样,“也正是因为柳姑娘不愿意,所以才会导致蛊毒扩散啊~~~”

    柳菲菲算是明白了,他在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呢,自从进门到现在,除了第一声叫的是“灵儿”,以后都是柳姑娘长,柳姑娘短的,蓝子钦,你知不知道,你每叫一声柳姑娘,我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就会再痛一分,你这个混蛋,今天我算是看清你了,说什么“只要灵儿开心,蓝大哥以后天天陪着灵儿”,说什么“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会影响你在我心里的分量”,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不自觉的眼泪模糊了双眼,似乎有好久没流泪了吧~~~

    渐渐地,她没那么痛了,或许已经痛到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此刻已经没有感觉了,不自觉地蜷缩到床头的角落里,抱着膝盖哭出声来,或许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些吧。还有什么舍不得的?他的意思很明确了,他和她只是大夫和病人的关系,自己还在留恋什么?

    “灵儿,你别哭啊~~~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玉钦紫的声音里呆着紧张,还好,还有人会为自己紧张,与其爱得痛苦,不如选择被爱,反正没多少日子可以活了,不如好好享受这余下的时间。想到这,柳菲菲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蓝子钦复杂的表情,再看了看玉钦紫担忧的表情,带着哭腔对玉钦紫说道:“如果我只有一个月可以活了,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我不想一个人孤独地死去,到最后连个替我收尸的人都没有。”

    “你不会死的,别瞎说~~”“你到底愿不愿意呀?”“愿意,可是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听说过什么叫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吗?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真搞不懂他们玉家的男人怎么都跟女人似的,一个像娇羞的大姑娘,一个像唠叨的老婆娘,她这样想着,那一句话却把玉钦紫逗笑了,“好,只要你愿意,我马上就去跟父皇说~~~”柳菲菲似乎看到了蓝子钦脸上闪过的一丝悲痛,不过只是一瞬,一定是自己眼花了,柳菲菲这样想着,“那小弟先在此恭喜大哥抱得美人归了~~~”蓝子钦微笑着拱手,听得柳菲菲差点晕了过去~~~

    “你也是,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弟妹回来,别一天的把心思放在那些草药和蛊虫身上~~~”“大哥放心,误不了,那小弟就不打扰大哥和大嫂了,这就告辞了~~~”“等一下~~”蓝子钦刚要走,却被柳菲菲叫住了,“不知大嫂叫小弟还有什么事?要是为了解蛊之事,小弟可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大嫂?这么快就确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吗?“闲逸王爷曾为小女子捡回一条命,小女子一直没机会报答,如今难得见上恩人一面,就弹奏一曲以表谢意~~”“好啊,正好让三弟见识见识我们家灵儿的琴技。紫菱,去把我母后的那把古琴拿来~~”“是~~~”“也好~也好~”蓝子钦只得拱手应是,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紫菱拿了一把镶有紫玉的檀木琴出来,柳菲菲跪坐在床上,抚上了琴弦,“果然是好琴~~”柳菲菲本能地感觉到此琴绝非凡品,淡然开口。“要是灵儿喜欢,就送给你了~~~”玉钦紫微笑着开口。不知为什么,才看到这把琴就莫名地喜欢上了它,一听玉钦紫将这琴送与她,原本冰冷的内心稍微有了些温度。“谢谢~~~”柳菲菲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笑容,定了定神开始弹奏,朱唇轻启伴着旋律缓缓唱出自己的悲伤:“出鞘剑 ,杀气荡,风起无月的战场,千军万马独身闯,一身是胆好儿郎,儿女情, 前世账,你的笑 ,活着怎么忘,美人泪 ,断人肠,这能取人性命是胭脂烫。诀别诗 ,两三行,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诀别诗 ,两三行,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谁来为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可是如今我连死在你身旁这么卑微的愿望都不可能实现了,是不是?随着琴声戛然而止,泪眼婆娑的柳菲菲缓缓抬头,对上了玉钦紫心疼的目光,恍惚间,那正关切地看着自己的人变成了蓝子钦,这是幻觉吗?不管是不是,就让我最后再贪恋一次你的怀抱可好?从此便再无交集。想到这,柳菲菲讲古琴搁置一旁,投进了眼前人的怀中,蓝大哥,蓝子钦,子钦~~~“知道吗?我真的好想叫一次你的名字~~~子~~~~”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便一阵晕眩,就这样吧,最后一次在你的怀里睡去,再醒来时或许我们已是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