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带着你的误会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2545字

    “大哥,大嫂,这么巧啊?在这里遇见你们~~~” 柳菲菲和玉钦紫在御书房外与蓝子钦碰了个正着,今天的他着一袭水蓝色锦袍,依旧这么养眼,柳菲菲却是只瞟了他一眼,不敢正眼看他的眼睛,她怕看到他的淡然,她怕看不到她想看到的眼神,故而她只将眼神转向别处,假装无聊地等着他们兄弟俩寒暄~

    “三弟,你怎么来了?找父皇有事吗?”“和大哥一样,为着我的终身大事而来啊~~~”柳菲菲一听,一个激动竖起了耳朵,他的终身大事?他要成亲了?和谁?“哦~~三弟是为了早朝的时候父皇所说的明国欲将长公主下嫁与你的事啊?”什么?明国长公主?那么,他要娶明国的长公主了?

    “是啊,父皇的意思是两国联姻,从此永结秦晋之好,我仔细想了一下,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成婚,和亲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何况我答应下来,父皇高兴,明国也开心~~~”

    “那还等什么?快去跟父皇说啊,他听到这个好消息准开心~~”是啊,他们都很开心,可是旁边的柳菲菲似乎没那么高兴~

    他要成亲了?与明国的长公主?他怎么可以说得那么认真,一个晴天霹雳,柳菲菲不自觉地开始颤抖,她知道,是催心结又要发作了,听到他即将迎娶别人,她的心好痛,痛牵引着全身的细胞,不行,快走,快离开这里~

    “钦紫哥哥,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可是仍然掩饰不了那颤抖的语气,此刻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了,蓝子钦说还有三次,昨天弹奏完发作一次,今天再发作一次,是不是意味着下次就是尽头了,看着玉钦紫紧锁的眉头,“钦紫~~哥哥~~~”柳菲菲已经全身没力了~

    眼看就要倒地,却又栽在了玉钦紫的怀里,“灵儿~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又发作了?三弟,你快给她看看啊~”玉钦紫焦急的声音, “我已经说过了,她只有三次机会,昨天一次,今天一次,若在我研究出解药之前再发作,就没救了~”蓝子钦淡然的声音,好吧,为什么他可以说得这么淡然?哪怕一点点的,一点点的担心或者着急也会让我稍微感觉到温暖,可是你连那么一点点的温暖都不愿意给我吗?蓝子钦,你好狠的心~“钦紫哥哥~你杀了灵儿吧~灵儿好痛~真的好痛~”柳菲菲泪眼婆娑,说得凄婉动人,“不~不要~我不要你死,你给我好好活着~”

    “大哥,大嫂她没事吧?”该死的蓝子钦,他这是在刺激她吗?左一声大嫂,右一声大嫂,他倒叫得挺顺口~~难道他的心里真的从来没有过我?如果真的有我,为什么不争取一下?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是在骗自己的吧,为了静心诀和柳家的财产,他用了苦肉计,用了美男计,还不惜对自己下蛊,目的只是把自己留在他身边,自己或许只是他达到某一目的的棋子,如今在自己与兄长之间他选择了兄长,不是更加证明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自己吗?

    “三弟,让灵儿做你的侧王妃吧,只要她能活下来就行~”玉钦紫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了~“钦紫哥哥,我没事,我没事了,你别急~别把我推给别人好不好?”若是再不出声,没准儿玉钦紫真的让那皇帝把她赐给蓝子钦去当侧王妃了,就算自己的日子所剩不多,也不能认命,真嫁给了他,就算催心结能解,以后要整天面对一个利用自己的人,那该是多么累的事啊?不能认命~不能嫁给他~

    可是疼痛已经抽去了她身体所有的力气,在做完最后的反对后,她又在玉钦紫怀里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夜里,这回她躺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依旧是罗帐锦被,还有那张熟悉的面孔,恍惚间她轻唤出声:“蓝大哥~”蓝大哥?浑身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我不知道父皇为什么那么关心你,或许是因为你是玉钦紫心爱的人吧,爱屋及乌嘛,不过也真难为了那家伙,得到你的心却得不到你的人,你柳灵儿最终还不是要落到我的手里,就算上官封尘把你劫走,就算他强塞了个公主给我,就算玉钦紫如何地得父皇宠爱,最终还是不及我的一只蛊虫~哈哈哈哈~灵儿,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任何人都不行,无论是你失忆前爱过的上官封尘,还是如今爱着的玉钦紫~”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时候的他和以前任何一个时候的他都不一样~他的娇羞、他的温柔、他的淡然~都没了,剩下的只有冷厉,她从来没有想过他还有这么一面。可是这样的他,让她感到害怕,所以,此刻,她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刚才还有些猖狂的蓝子钦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忙拉出她的右手搭上她的脉,“你真爱上他了,所以就算我刺激你,你也不会再为我动气了是不是?那么在御书房的时候你的蛊毒是为了什么而发作的呢?你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问这样的问题,似乎是你心里先没我的吧?不是先,是一直都没有~“蓝子钦~你想怎样?”柳菲菲微弱的声音没有一丝魄力,“叫他就是钦紫哥哥,叫我就是蓝子钦?原来我们之间已经生分到这种地步了~”“蓝……”大哥还没叫出口,就被蓝子钦捏住了下巴,想说的话被硬生生地堵了回去,“别再叫我蓝子钦,我讨厌这个名字~因为蓝子钦在你的心里已经死了~他的名字?就算在为我弹奏一曲的时候,你的眼里也只有他,你的口中也在叫着他的名字~你当真如此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我一直很相信自己研蛊的能力,所以,我以为我已经得到了你的心,没想到这一次我败得这么惨,不过没关系,这段时间我失去的,我会从你身上一点一点拿回来~”

    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想的人是你,我想要叫的是你的名字?明明是你先不认的我,才害得我蛊毒发作,明明是你要将我推给玉钦紫的,为什么现在却来怪我?你知不知道我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只爱过你一个人?知不知道我只会为你一个人而心痛?你知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你到底知不知道?

    想到这,泪水模糊了视线,疼痛开始蔓延,灵魂被抽离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就这样吧,带着他的狠心来到这个世界,却只是为了带着你的误会离开,或许是因为我上辈子造了太多孽,所以今生要承受双倍的痛苦才能解脱,不过都不重要了,就要解脱了,不是吗?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放松~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操心了~真好~感觉钳制住自己下巴的手猛然松开,右手被人搭了一下,然后就是一阵焦急的声音:“你的蛊毒发作了?你要死了?不可以,没我的同意你不能死,听到了没有?……”

    原来你还是会紧张我的,是不是?想到这,柳菲菲嘴角微微上扬,至少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位置的吧~“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你这个笨蛋,你要死了知不知道?你给我睁开眼睛~睁开呀,我不让你死,你听到没有……”感觉嘴里被喂进了一粒丹药,后面已经没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