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后遗症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6本章字数:1968字

    “柳姑娘,你醒啦?”耳边有陌生女子的声音,眼前却是一片漆黑~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是柳姑娘?如果还是柳菲菲,以自己的目力,就算再暗也不会一点影像都没有,用手摸了摸眼睛,没有被蒙着眼睛,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这么黑?自己此刻该是躺在床上的~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这么黑?怎么也不点个灯?这么黑为什么你还看得见我醒了?”一阵沉默,柳菲菲顿生恐惧,她能感觉到那人还在,可是为什么不说话?

    “姑娘,你还在吗?你怎么不回答我?”“柳姑娘你等一下,我去叫王爷过来~”随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走得那么急,听脚步是不会武功的,一般人能在这么黑的地方来去自如吗?要么就是她对这个地方很熟,要么就是这里本来不黑,只是自己觉得黑~她不会武功,自己醒了她自是看见的,这么说这里本来不黑,是自己~看不见了?

    王爷?是蓝子钦吗?自己在“死”之前似乎就是在他的地盘,那么是他帮自己解了催心结?“就算解了也会留下后遗症~”难道这就是后遗症?他真的帮自己解了催心结,自己在昏迷之前似乎吃了药丸的,难道他已经研制出解药了,可是他对玉钦紫说的似乎还没研制出来啊,那自己昏迷前吃的是什么?难道是另一种毒药?是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一时情急想到的以毒攻毒的方法?那么因为那种毒药会让人变瞎,所以自己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蓝子钦,你这个混蛋,我宁愿去死也不要做瞎子啊~猛然坐起,感觉到下身传来的疼痛~心头一紧,这是怎么回事?

    还来不及思考,便听到了脚步声,面对漆黑的一切,本能地蜷缩到了角落里,此刻自己就像一只无助的流浪猫,任何外界的力量都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所以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功夫,对,这个身体的功夫还在,内力也还在,没了眼睛,其他器官还很灵敏,看不见,她可以听得见,可以闻得见,此刻在向自己逼进的是蓝子钦,是他的脚步声,是他的药香~他想干嘛?他来干什么?看自己笑话的吗?她可没忘记昏睡之前他说过的话:“你当真如此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这段时间我失去的,我会从你身上一点一点地拿回来~”虽然那是他的误会,但她不想解释,是他先把自己推开的,不是吗?那么现在,因着那些误会,他要开始报复自己了吗?他要怎么做?会不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不自觉将自己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搂得更紧~可是那股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站住~别过来~你别过来~”她终于忍不住大叫出声,只感觉那脚步停了一会儿,却又继续上前~不自觉地身体向后挪,却是已经抵到墙面,再没地方可躲~

    终于,感觉床沿下陷,该是他坐到了床边,又是一阵沉默,感觉自己的肩膀搭上了一双手,慌忙打开,“走开~别碰我~走开~”却是被他拉进了怀里,自己的挣扎却让他搂得更紧~

    “蓝子钦,你这个混蛋,你想干嘛?快放开我!放~开~”叫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对不起~”什么?他在向自己道歉吗?声音里还带有哽咽?他哭了?是在为我哭吗?

    “对不起~我不该让上官封尘把你带走;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留在玉钦紫那里;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面前提起我要迎娶别人的事;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一时生气而对你发火;对不起~”

    柳菲菲就这样听着他的道歉,却感觉一阵阵心酸~是不是在看到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他幡然醒悟的?说得这么情真意切,能相信他吗?能相信他以后都不会再伤害自己吗?不能,他是那么可怕的人,可以说他是和上官封尘一个档次的,现在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谁知道他嘴上说着好听的,眼里看着哪呢?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让我忍受了那么长时间的噬心之痛,你还不解恨,现在还要把我毒瞎了,蓝子钦,你到底想干嘛?”

    “对不起,我没想到后遗症会是这样,可是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眼睛治好的~”

    “你说什么?什么我是你的人?”

    “灵儿,那晚虽然给你吃了续命丹,但也只能保你一日性命,可是一日之内我仍旧无法研制解药,所以只能~”

    “你是说~~~你是说~~~”此刻她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全身无力地瘫软下来,“原来是这样~~~”口中嘟囔着,像是失了魂魄般,耳边蓝子钦焦急起来,“灵儿,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别想不开啊~~”

    “你走吧,我累了~~~”感觉环着自己的手一紧,随后慢慢松开,扶自己躺下,又帮自己拉好被子,最后将手停在自己的眼角,想是将刚才的泪痕抹去~~

    “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他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疼惜,可是黑暗的恐惧让柳菲菲不敢再相信任何人,所以此刻她依旧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双手死死地抓住被角,任何东西的接近都会让她觉得害怕~

    “你别来了~我一个人很好~很好~”感觉在脸上抚着的手顿了顿,随后便是起身离开的脚步声~待那脚步声走远了,她又忍不住躲在被窝里哭了起来,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的日子会在黑暗中度过,为什么不让她死?

    未来还有多少可怕的事在等着自己?她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就让我一个人先大哭一场再说吧~希望能将一切的恐惧与伤心都哭走,以后重新做人~不知过了多久,她哭得累了,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