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暗月 之查案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2793字

    “不错,小丫头。有进步,回去好好奖励你一下。要不本公子委屈一下就要了你吧。”泠兮一脸邪笑的看着小竹。

    本来小竹本以为泠兮会夸自己聪明呢结果泠兮又是一阵戏弄。

    “啊,公子你!你欺负我,、、、”小竹撅起小嘴一脸无辜样,心里想到下次我当男生,看你还取笑我不!

    泠兮看她那一无辜样,忍俊不禁。

    “嘘,有人。”作为多年暗探的泠兮十分警惕,连忙小声提醒小竹。

    果然,前面中庭的扇门那里站了一个看似年纪在四十左右的老妇人。一身干净的老妇装,沉稳却不呆板,看来她是云中的心腹之人。

    “来者可是竹公子?老爷吩咐老奴在此恭候,请随老奴来吧。”眉目间散发着波澜不惊的气势,的确是一个值得依仗的奴才。

    “有劳。”泠兮和小竹随她一路穿廊过道,一路无话。身在大户人家做奴婢也是一样规矩甚严,有关于主子的一切话题都是不准随意乱说的,所以这位深谙主意的老妇人定是不愿意和她们多说一句话的。倒是小竹,一路上东望望西瞧瞧的,有一次居然差点踏空台阶。幸好泠兮一把抓住小竹的胳臂,要不然她那顿狗啃泥就跑不掉了。

    “走这中廊可要小心了,特别是前面的暗廊。”老妇人好意的提醒传来,泠兮感激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区区一个走廊居然还有这样的玄机之处。还有暗廊!暗廊是为了隐藏某些处所或者不为人之的秘密而设的狭小通道,只要没找到暗廊的机关,想要通过是不可能的。即使通过,回来的时候一定不会有机会。强行通过的,只会被永远阻隔在另一端。在有人的带领下倒是好得多,只要不触及机关就一切安好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暗廊入口,那老妇人伸出左手很有节奏的敲了三下青石做的墙壁。马上,昏暗的暗廊变成了点了几盏孤灯的狭长过廊。

    “记住,紧跟我的脚步。”老妇人饶有警意的望了望泠兮和小竹。

    “嗯。”泠兮眼睛却是望着这狭长的过道,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死在这里,寒意顿生。不过还好至少现在她是有命回来的,既然他云中要泠兮帮他找回失散了二十年的儿子。那么有求于泠兮的他是不会轻易要她死的吧。

    泠兮甩开自己多余的遐想,认真的跟着老妇人走着,泠兮用手碰了碰小竹,示意她小心。

    只见那妇人沿着中间方形大理石刻有牡丹的图案走去,泠兮也一步步紧跟着她。大概走了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才将暗廊走完。

    泠兮暗松了口气,很是轻松的呼了口气。抬眼一看,阳光下的五楹精舍,别致简单。精巧玲珑的屋角如凤展翼般的自然天成,院子里繁花奇草满地,乱而不杂,只是一种自然的感觉在里面。这个云中很是知道享受。

    “好一所修身养性的妙处。”泠兮不由得轻呼出声。

    “老爷喜静,所以这是老爷一个人住的地方,未经允许奴才们也不会敢进来。公子请!”妇人恭敬的解释道。

    她不打算送泠兮到云中的大厅里,只是在这门口就止步让泠兮自己进去。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嗯,多谢。”看样子她不会轻易进入这里,由此可见云中是不想这事让不相干的人知道。

    泠兮和小竹互相看了一眼,朝着大厅走去。刚准备跨门槛,一个苍老又有力的声音响起。“竹公子,终于来了。真是让老夫好等啊。”

    “在下竹约,失礼了。”泠兮弯腰做了一个长揖。

    “请坐。”座上中男人淡淡的开口。

    泠兮应声而坐,云中坐在主位上,一张看似平静无波的脸上却长了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好像他的眼睛可以洞穿一切,犀利直接的目光落到泠兮身上。泠兮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和不自在从心里升起。

    “我喜欢直话直说,相必竹公子知道老夫请你来的目的吧。”云中一脸高深,他短暂的目光停留在泠兮身上,沉沉的声音。

    “嗯,已经猜到。想来是为了令公子吧。云老爷不必担心我定尽全力寻找。解除云老您的担忧。”泠兮微微颔首,慎重的回答。

    “恩,不错。今天就是为了这事。我膝下无子,唯一的一子却才不到一岁就失踪了。看来是老天怜悯我,派了你这么聪明的人来帮我啊。”云中眼含泪水,一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样子。身体也不由得颤抖起来。

    “云老,您不要伤心了、令公子一定在人世,我相信不久后你们会见面的。”泠兮安慰他道。

    古稀之年,的确是希望安享晚年,和家人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唉,你看我竟老到了这种地步。呵呵,,见笑了。”他干笑几声,用手抹掉脸上的泪花。

    泠兮竟然怜悯起他来,这个在她们组织列为五大贪官之一的人泠兮居然心生怜悯!亲情始终是最本质的血流冲动。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越早找到就越好。”泠兮有点迫不及待了,看来接手这次任务是个不错的选择啊。一定有趣。

    “恩,好吧。你要问的关于我儿子的我都会回答,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来找我都可以。”云中干脆的回答。

    “好,请问令公子本身有没有什么胎记或者是什么特别的地方?”泠兮抿了口茶,问道。以最简单的方式入手一定不错。

    “胎记?有的。我记得有次因为乳娘把过烫的茶水撒泼了他的左肩烫了很大一块,之后虽然消炎止痛,但是那块疤痕却是一点也没有变小。但是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云中摇了摇头,不确定的看着泠兮。

    “额,也许还有一点的痕迹也说不定。那还有什么线索吗?譬如说失踪那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泠兮双眉微皱好看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细细的分析着云中所给的信息。居然有一块伤疤那就好办的多,可是以他云中的权势找了这儿子二十年都没有音讯,所以泠兮知道这不是一块好肯的骨头。

    “没有!”这次云中居然很是斩钉截铁的说。“有也是那天我代表皇上出迎北朝使者,不在府中。”

    “居然那么巧,不在府中,那么府中就只有几个夫人?”

    “恩,那时候是的。其他的特别之处我就不知了。”似是有所隐瞒似的,云中皱了皱眉头,泠兮明显的看见了。

    “好吧,云老你等着我的消息吧。今天就先告辞了。如是没有其他的吩咐,在下就先告退了。”泠兮起身准备离开。

    “恩,好吧。那老夫就敬候佳音。今日一见外面传闻的竹约公子真是有幸啊,那就拜托了,如是找到小儿,一定有赏。”云中笑着起身对泠兮说。

    “呵呵,夸奖了,跟云老您比起来我可是蝼蚁一般的小人物啊。不敢不敢、在下一定尽力,告辞!”泠兮客气的再次向他作揖,转身就走。

    “竹约公子慢走,不送。”背后传来云中响亮的声音。

    泠兮和小竹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在暗廊那里再次看见那个老妇人,手里好像拿着什么在等她们。

    “竹公子,老爷吩咐老奴送公子一程。”老妇人一脸平静。就像是她等了泠兮好久,一直不曾挪开半步脚似的。

    “嗯,多谢。”泠兮还以微笑。

    还是像来的时候一样她先扣了她左手边的墙壁,然后暗廊亮起来。不过这次她们踏的不是刻有牡丹花图案的,而是菊花图案的。

    难道暗廊每时每刻都在变动机关,每隔一个时辰或者多久会重置一次?泠兮进来不到两个时辰,所以这是一个时辰变动一次。要是不深谙机关设置的人,绝对踏步无地了。

    出了暗廊,在中庭的时候。老妇人放慢脚步,恭敬的把一块只有巴掌大的碧色玉制成的挂牌给泠兮。“这是老爷吩咐给公子你的,老爷说了,你可以随时进入云府来向他报告进展。这是通行令,请好生保管。”她有慎重的意思在里面。

    泠兮也认真的点点头,正准备说谢谢的时候。妇人说了句,“还有,老爷说了,公子你大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个女人。不过以后‘公子’可不能欺瞒关于少爷的事情。一切都要如实禀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