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暗月之查案3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1879字

    泠兮取消了那句谢谢,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咽了口口水,这个老狐狸,还真是成精了不是?这么厉害。

    “老奴也没有见过有像‘公子’您这么女人的男人。”她说完了就扔下呆呆的泠兮和小竹走掉了。

    “真是厉害,那么多人都没有发现的啊。”小竹感慨了句。

    “发现你个头啊,肯定是你乱叫。现在好了,我的身份曝光了,说不定他们怎么笑话我是个女的呢、你不知道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女的么。我以后还怎么混啊!”泠兮义愤填膺的说。

    “竹约、我错了嘛。下次不敢了。再说别人又不知道,只要我们不说就是了。”小竹可怜兮兮的抱着泠兮的肩膀摇着。

    “算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便是!”泠兮拉着小竹放在她肩上的手,走了。

    中庭柳树后,刚刚送泠兮和小竹的那个妇人这才满意的离开。往暗廊那边走了。泠兮松了口气,看来老狐狸是生疑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要那妇人暗中偷听我们的对话。好一个榜上有名的云中啊。等着瞧!

    到了溪蒲栈,泠兮才真的是彻底松了一口气。因为这里才是安全的,对泠兮这些日夜把命悬在绳子上的暗探来说,的确是要步步如履薄冰不说,还要步步为营的走,有一步走错,那么满盘皆输算是最好结果。搞不好连自己的性命也搭上那还算是常事。而泠兮,因为从小漂流在各个地方,辗转于生与死的边缘的她现在更是多了几分常人不曾有的胆量还有智慧。

    泠兮的前一个伙伴,天姿,现在大概在西域县丞。她本来就是西域人,因为是孤儿所以也被组织收养。泠兮和她相处了十年之久,尽管她在泠兮面前不多说一句但是泠兮可以清楚的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这就是来源于她们多年的默契与心灵的相融吧。现在有十年之久没有看见天资了呢。还好她身边有凌霄,有了凌霄,她一切都不怕。只是凌霄对她有点.....不近人情,大多时候都是冷冰冰的,但偶尔会对她笑。

    泠兮想起了凌霄,想起了他常说她的话。

    ‘你不可以恣意妄为、依靠别人,因为你是泠兮,你只能靠自己成就一切,去争你想要的一切!’

    这是凌霄告诉泠兮的,他常常恨铁不成钢的说泠兮。他说泠兮是他见过最笨的人,因为泠兮在十三岁那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把别人的新娘服给偷了藏在房间里。结果泠兮头发热的还瞒着他在房间里表演新娘。后来他恼怒的推开门,瞪着她恨不得把泠兮给抽一顿才泄气。

    凌霄,泠兮的挂名师父。一个冷血,杀人无数的人。他降生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把所有的该死之人杀尽,这是听他对着那些上了组织黑榜的名字说的。那句话泠兮至今还记忆犹新,他恐怖的蓝色眸子冰冷,仿佛那不是一串串名字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罪人。他的杀气冷冽到可以让趴在桌下的泠兮战栗。不过尽管他对人很冷,但是每次泠兮的住所都是他一手安排的。组织中泠兮见得最多的人就是他,他说泠兮太笨了,组织把她扔给他了。这次安城的住所就是溪蒲栈,其实就是一个很小的别院。一般是没有几个人来这里这么偏僻的地方的。这便于泠兮她们行事,暗探总是站在别人身后的。

    溪蒲栈是一个别院,别院里是凌霄专门为了泠兮这个爱吃果子的人种的果树。现在是春天,红红的桃子香味已经在整个屋里庭院里蔓延。这是吴乡引进的新品种桃树,能比平常的桃子早熟一两个月,所以当人家的桃树还在开花的时候,泠兮却可以吃到香喷喷的桃了。

    泠兮匆匆的洗了个澡穿上一身白色素衣穿着布鞋就拿个篮子去摘桃子了。“小竹,洗完了没有啊?我去摘桃子了哦。你快点!”

    泠兮只用发带匆匆绑了一下自己的发丝,就跑着去了。

    “啊,桃子,我来了,香死了。”桃子成熟的香味在房间里就已经十分诱人了,院子里更是香味十足。泠兮走到了桃子树下,一个顶红的大桃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把篮子跨在左臂,踮起脚尖伸手够它。

    ”呀,你这个臭桃子。下来呀!乖乖~~~我要吃了你、、、、、、”可是一刻钟已过。“混蛋,你给我下来!不然我把你的妈妈给挪到院子外面去,到那时你就,,,嘿嘿、、、”泠兮哪有一点淑女风格,生气的抱着树干大叫,接下来就把篮子一扔,袖子一撸。露出洁白的手臂,准备---爬树!虽然她可能爬不动,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噗嗤~~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她爬了三次了,还是停在树根。

    “什么嘛,凌霄就知道教我那些没有用的。唯独爬树这门绝活不教给我,哼哼成心不让我吃果子的啊。呼呼!~~~”泠兮叉着腰气气的想到凌霄不允许她没形象的爬树就生气。

    要不是没有基础,我哪那么容易被滑下来,连个桃子都摘不到的!鼎鼎大名的灵通子被一棵桃树气得跺脚叉腰的,传出去岂不是惹人笑掉大牙吗!泠兮自己一阵埋怨。

    “真是一个小馋猫不说,还偷偷地在背后说师父的坏话!”桃树一阵摇动然后她就望见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站在桃树上。他一袭白色锦袍,头发呈褐色,高挺的鼻子,丹凤眼,薄嘴唇,小麦色的肌肤尤为显眼,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挂着笑意。泠兮轻抬下巴思考着,难道是他是桃花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