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青楼 见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2049字

    一枝花也算是爽快,当泠兮不动声色的塞给她一锭银子的时候她也爽快的收下了。

    她扯着嗓子唤来几个丫头领泠兮上楼,老鸨自己就在泠兮右边,边上木梯边跟她说话,“小姐名字是?”

    “哦,姐姐我叫逐月吧。今后还要仰仗您多照顾照顾呢,妹妹是初来咋到什么也不懂。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姐姐尽管说出来,这样妹妹也好某个安宁的生活。”泠兮谦虚的说。她见多了这种爱财不分人的人,拿她自是有办法。

    “一定,一定、我是这后院的管事,谁敢惹妹妹你,你只管给我说一声,保管她不得安宁。还有吃的穿的都尽管叫了丫头来拿,别省着什么。”她满脸热情的说,说的信誓旦旦的,把泠兮着实感动了一回。银子才是王道啊。

    这时候泠兮她们已经走到房间门口。

    “我也没用什么特别需要的,只要姐姐把平时所需的提供完好,我就只求个安宁了。我身后的这是我的好姐妹,她今天身体不适所以我想让她休息休息。姐姐放心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以后我们姐妹定会记着你的好的。”泠兮心里担心小竹的病,也不免有点着急。

    “是,是,这一定的啊!反正你也不嫌我一枝花都叫我姐了,那都是应该的,今天晚上等会儿有贵客来。”她顿了顿又向四周看看,再接着说“今天那贵客指明要见新的头牌,不是整个芜船恐怕都保不住了,妹妹你可要小心,我是向着妹妹你的,这才提醒你几句,也千万别慌张,我就先忙去了,有事儿就打发小丫头来叫我。”

    “好!谢谢姐姐的提醒!”

    一枝花依然扭着粗腰走了。

    “那一锭银子还真有用,小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泠兮把小竹摁在榻上让她躺着。

    “逐月,我……”小竹咬着牙,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浸湿了贴身内衣。

    “怎么了啊,你快说呀,都急死我了。”泠兮把一杯热水递给她,关心的问催促她。

    “我、、、我月事来了。”小竹把热水一口喝尽,不好意思的看着泠兮。

    “啊,这个呀。那怎么办,我找人送你回溪蒲栈吧。”泠兮转身就准备走。

    “不行,泠兮!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才不干!况且凌霄那里我也不好交代,他是为了让我们互相照顾,所以才让我们都进来的。现在你要是送我出去了那岂不是把他的计划全打乱了吗、”

    “可是你这样子,让我没有心情去哄那些个臭男人玩笑取乐。”泠兮气气的坐在椅子上。

    “逐月,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现在不是考虑哪些事情的时候,我稍作休息就好了。你快点忙你的吧,不要管我了。”小竹闭着眼睛故意不理泠兮的样子。泠兮无奈的看了看她,“那你熬不住了不要硬撑,我再给你想想法子。”

    话刚落,四个年龄看起来在十四五模样的丫头依次进入房间。手上分别端了衣服首饰胭脂之类的。泠兮扫了她们一眼,第三个丫头稚气未脱,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自己。其它几个都稍微把目光移开就她一个敢直视她的目光。

    “你叫什么名字?”泠兮抬手指向她,她当下就端着托盘福了福身,回道,“奴婢叫芸儿。”怯生生的语气,又略带高兴。

    “噢,是前楼妈妈吩咐你们来的吗?放下吧。”泠兮扬了扬手示意她们放在案牍上,泠兮坐在梳妆台,任由她们好奇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

    “是钱妈妈叫我们来伺候小姐的,今后都是小姐的人。”最右边的那个丫头回话。

    “嗯,但是要想在我的身边干事,我有几个规矩。要是你们不遵守的话就从哪来回哪去吧!”泠兮理着胸前的一撮发丝,慢悠悠的说道。

    “是!奴婢们一定听小姐的吩咐。不敢逾越半步!”四个丫头翠生生的声音,看来是把她们吓了一跳。

    “好,第一条:不准自称奴婢,至少在我面前是。要想跟着我混,就要称自己的名字。第二:你们自我介绍下吧!好了,完了。”泠兮笑着看着她们五色杂变的表情。

    “是,小姐。”她们刚刚那种紧张的样子消失了,个个面面相觑的应了声

    还是那个刚刚回泠兮话的丫头最先说话“我叫星儿。是她们年龄最大的。”

    “我叫夏叶,以后小姐的衣物都由我来洗哦。”这个夏叶心眼不错,是个机灵的丫头。泠兮点了点头。

    看向下一个,这个女孩与先前的芸儿都有所不同,但是泠兮却说不出来感觉哪里不同。反正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她发现泠兮看着她也开口回她道,“舷云。”语气里的铿锵竟不像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子,泠兮安静的多看了她几眼。干练的中长头发用一根蓝色丝带系在头上,一双眼睛带点成熟的意味。芜船真是个百花图,什么样的女孩子都有。在这个舷云的身上泠兮看到了暗探的影子,她会是组织的人吗?泠兮问自己,是凌霄安排的么?

    这时候,外间传来响动。一个年龄较大的丫环伸出半个头说:“姑娘,快些准备吧。贵客已经来了。”

    “芸儿看你们的了。”泠兮朝芸儿一笑,芸儿竟是三步作两步走,就到泠兮面前开始挑衣服。最后一致觉得火红色最好,就这样在她们六个人挑剔下房间一片狼藉。

    小竹刚开始是躺在榻上,假寐了一会儿。现在精神好了一点儿,就忙着指点芸儿,毕竟芸儿还小,有些地方还不如小竹熟稔。不一会儿一个风姿绰约,妩媚动人的泠兮就出现众人面前。

    泠兮站起身来,朝着穿衣镜左看看右瞧瞧。头上的金步摇叮铃作响,流苏耳坠柔顺的吻着颈子,颈上的锁骨清晰可见。外着一件火红色修身锦衣,内穿了一件淡粉色锦缎裹胸。肌肤被忖成如桃花一样的淡粉色,惹人爱怜。外面披了一件有点厚的白色绸缎袍,帽子边上镶有白色的狐狸毛,更显泠兮的妩媚和楚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