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被变态王爷虏了 1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2084字

    她在那一刻想着,凌霄你说满足这个男人一切,现在是了,我完成你说的了。

    不知过了多久,泠兮醒来,天已经开始亮了。睁开眼睛就看见一袭夜行装凌霄的背影,“凌霄是你么?”泠兮开心的问他。不顾身上的疲意撑起身子。

    “别动,躺着吧。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头疼了,他是当今南国的乾亲王,君千泷。你居然妄图用西域执笑香来取乐于他,说说你的理由。”他冰冷站在那里,一股寒意萦绕她的全身。

    “你都知道了,我、我不知道他会看穿。况且我为了组织才这样做的,我想知道那三个人的死跟他有关没有。”泠兮咬着嘴唇,任由泪水掉在被子上,双手捏着被角。心有不甘的埋怨那个什么千泷的,谁要他那么聪明的,害得她被凌霄责怪。

    “我说了他就是凶手了么?这事情不用你插手、你现在好好休息,等会儿小竹会接你回溪蒲栈。”说完,凌霄就跃入窗外不见了。

    果然自己所有的努力换来的不过是凌霄的责骂,自己是失败到不行了。

    泠兮在床上痴痴的,天都亮了。一夜的折腾的确很累,她想快点回溪蒲栈了。

    很快,小竹神神秘秘的来了,还带了一套干净的白色锦衣,叫泠兮换上。

    “咦,换上这个干什么去啊?难道真的是回溪蒲栈?”泠兮吃惊的问她,一面穿着衣服。

    “恩,是这样的,我们白天可以自由出入,所以趁这个机会回溪蒲。还有那个云中的儿子,我们不是还要找嘛,趁着白天可以处理这件事,还免得待在这里惹祸上身。”小竹把泠兮换下的那一身衣服,放在衣架上。

    “那芸儿她们去哪里了?我还没有看见她们呢?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说说。”泠兮着急的问小竹,记得昨晚她是晕了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那个君千泷应该没有对自己怎样吧。有凌霄在,泠兮根本不会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她们都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至于昨晚嘛,我只知道你被那个君千泷给耍了哦。哈哈,没想到你除了被凌霄弄得服服帖帖,还被那个什么王爷给耍了。”小竹得意地调侃泠兮,泠兮恨不得把她拉倒在床上狠狠的揍一顿。

    泠兮杏唇微撅,“谁叫你那个什么的,不然我也不至于败那么惨。话说那个君千泷他怎么就那么厉害啊,什么都知道了不说还把我给弄晕了。小竹,你说说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泠兮感叹着,这个男人肯定不俗。那种气势是凌霄都没有的霸气,仿佛天下尽在他手心般的张狂。

    “嘘,没准儿这芜船可能有暗线,你看要不他怎么那么厉害的啊,都把你泠兮给撂倒了。”小竹立马压低了声音,手还指了指门外。

    “不管他是谁,我都要回去查查他的底再说。昨晚不知他怎么离去的,今晚说不定还要来,我得回去做做功了。走吧,小竹。”泠兮穿好鞋子,随手把头发用一根青色丝带缠起来。朝着镜中看了看就拉着小竹走。

    “呵呵,看你急的。反正这才天亮,急什么啊,凌霄又没在溪蒲等你。”小竹调皮的冲她眨眨眼。

    “你再说我就回去找那个暗寻,他不是要给我卖胭脂嘛,正好拿你当样品,先给你涂满脸胭脂试试成色。”泠兮狡黠的说。

    “喂,泠兮你可不要乱来。暗公子可不是我可以奢求他为我干什么的,他是何等的尊贵啊。我可没有资格、、、”小竹果然一提到暗寻就急了。

    “什么尊贵不尊贵的,他有那么特别么?我怎么没有发现啊,就是长得帅一点而已,不过还是没有凌霄好看,嘿嘿...”泠兮一敲小竹的额头,朝她吐吐舌头。

    “真是拿你没法,算了先出去吧。以防有人跟踪我们,我们走捷径,不过你要闭上眼睛哦。”小竹一脸贼笑。

    “走捷径?哪里?不会是、、、”泠兮咽了口口水指了指窗外。

    “没错,走咯。”小竹一个轻灵的跳跃就到了窗边转身向泠兮伸出手,泠兮忙摇着手,“不要,我自己走走廊还是好得多,谢谢你的好意。”

    “这个嘛,不行。”她一把拉住泠兮的手,扯着泠兮,一个飞身竟稳稳地停在屋角上。

    泠兮吓得把她的腰抓得紧紧的,“小竹你小心点,这么高摔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泠兮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怕高。脚下琉璃瓦飞移,不一会儿就已经稳稳地站在一条巷子里了。泠兮后怕的看了看刚刚从上面下来的房顶,一阵眩晕。

    “哎,泠兮你没事吧。这才多高啊,我平时走过的那些不比这里高多了。看你这样子,啧啧果然是凌霄说的不是练武的的料啊。”小竹一个劲儿的说。

    “拜托,小竹你就快点住嘴啦,要不我们找暗寻一起聊、聊聊小竹你一天花痴看上那个谁了。”泠兮对小竹彻底无语了,话还是一样的多,只要不提到暗寻就是一话夹子。

    “泠兮,你怎么能老拿暗寻公子说事呢,那我不说你就是了嘛。现在我们干什么去?”小竹岔开话题,一手扶着泠兮问道。

    狭长的巷子里只有泠兮和小竹,敏感的泠兮觉得有什么不对。马上问小竹,“这是哪里?”

    “是五桥巷子啊,这里你都不记得,上次我们不是一起追过那个偷袭我们的杀手么。”小竹不以为然的说。

    泠兮心里一颤,这个地方总给人寒气冲天的感觉,还是快点离开好。泠兮可记得上次那个杀手偷袭不成居然还给他跑掉了,本以为他会被小竹追到的,可是刚刚追到这里就不见了。任她们怎么找也没有看见,真是奇了怪了。

    “小竹,我总觉得这里给人一种被人监控的感觉。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做。”泠兮走在前面对小竹说,一双凤眼到处看。好像下一刻就会出来什么似的。

    “好吧,泠兮你不会是害怕吧,放心有我在没有事的。”小竹自信的拍了拍胸。而泠兮瞬间瞪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小竹头顶,那句“快逃”还未说出来,便不知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