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被虏了 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2289字

    这一切来的太快,下一秒她们都晕了过去。一个白衣飘然的男子轻扬嘴角,只手一搂便将泠兮掠走,朝着离此很近的一个庭院飞去。

    庭中点点梨花花瓣飞落的树下。一张琉璃色的香案上放着一壶南国皇室才有的琼液美酒,楠木椅上斜倚着一个披着妖异的红色锦袍,脚穿白色软缎靴子。眉目微蹙,深邃的蓝色眸子里竟如那天上的星星一样幽邃吸人。白色的肌肤好像跟雪白的梨花相差无几,连女人都为之失色的纯净。这个男人只有用妖孽才可以形容他。纯白的肤色看起来给人一种病态的唯美。

    他右手执杯,左手拿着一本《暗月传记》悠闲的等待那白衣男子的到来。忽而清风拂面,一个清秀俊冷,右手手持一把镶着东海海龙玉石的宝剑,剑壳呈青色,上面刻有龙吟图。一股摄人心脾的杀气笼罩全身。他是君千泷的王牌侍卫,亦是他的心腹之人。

    “属下已办妥,一切按爷你的吩咐。”白衣男子单膝下跪,微低额头恭敬的说。

    “很好,剑临你下去吧。天黑之前将君乾楼的守卫全数调离,我们就静等鱼上钩吧。”君千泷抿了一口琼液,悠闲的说道。双眼却暗含杀意。

    剑临不知道君千泷有多久没有这种眼神了,剑临知道今晚必定不会太平。应了一声,转身就走。眼睛转到刚刚他放下泠兮的房间,心里却不由得颤了一下、这个爷看上的女人,居然这般让自己放不下。剑临马上紧按住自己的剑,不准自己对爷的女人有丝毫的臆想。可是心里越是不想泠兮这个女人,就越是想着她,刚刚他还记得自己一个飞身把她拥在怀中时泠兮那淡漠中带着些许害怕之色的样子,那种想要让人经不住就要保护她的冲动。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这个差点用西域执笑香将爷迷倒的女子,竟然让自己为她担心。自己就只是见了她三次而已。该死!他真是不忠,不要想了。剑临甩了甩头,抛开此刻的想法。

    剑临飞身坐在一棵树上,生气的用手砸了一下树干。这颗倒霉的大树就被生生的折断的了一大根树枝。轰然一声的就倒在地上。剑临这时才觉得手有点疼稍理心情,去了乾亲王府。乾亲王府是君千泷的府邸,剑临受命去调离君乾楼的卫队。

    君千泷看了看这阴暗着的天气,风拂过妖异的红色锦袍。站起来,拂去身上的梨花花瓣。稍正衣冠,朝着泠兮躺的那间房走去。一丝笑意在君千泷的脸上浮起,那么的妖媚,诡异。

    这时候的泠兮刚刚醒来,只觉得浑身无力,眼皮很重。连说话都吃力,但是还是娇声嘤嘤的叫了句凌霄。没有人回应她,她笑自己凌霄怎么会在这里呢?自己是被人用暗物偷袭,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更何况凌霄!泠兮似是害怕的又唤了声凌霄,这个给了自己安全感的男子在哪里?

    泠兮就那么半睁着眼睛,缓慢的转过头看着飘着雪纱的房间。突然她听到一步步清冷的脚步声响起,心里一惊。是掳走她的那个人来了。

    果然朱红的木扇门打开,一个披着大红锦袍的男子正朝着自己走来。阔步昂首的样子,像是来微笑着接自己的凌霄。

    泠兮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抚纱而进的男子,她失望了那不是凌霄是昨晚的那个君千泷。微颤的睫毛微微抖动,泠兮心里的失望瞬间沾满心房。

    “醒了?逐月?”他竟是毫无愧疚的直直的看着她,淡淡的说了句。

    “你今天抓我来干什么?快点放我走,不然的话小竹饶不了你。”泠兮咬着牙狠狠的威胁他。

    “呵呵,有趣,昨晚的雪舞不错。本公子今天想邀你再为我舞一曲呢,所以就一时兴起不小心就把你带来了,姑娘不会介意吧。”君千泷一脸的无辜笑意,把泠兮气得只想打人。她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主儿,管你什么王爷贵人,到了泠兮这里全都是杂草。不管你长得再帅只要自己不爽就是坏人。

    泠兮冷哼一声,道“什么公子你还不是一个伪君子,有本事你先把我的穴道解了再说。”

    “穴道?”君千泷一脸不解的看着泠兮。

    “哼,难道你一个男人害怕我跑了不成。”泠兮心想,先要自己有机会动才行、不然自己就是板上的肉了任他宰割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没有点你的穴位,应该是西域执笑香吧。看来你没有试过执笑香的感觉,那正好感受感受。”君千泷邪恶笑着,泠兮顿时就呆了。这个死王爷竟然对自己下药她我这不是自作自受嘛。早知道这王爷这么记仇,她就不给他下药了。

    好像天资说的中了执笑香的症状就是浑身无力吧,接下来是痒,、、、

    泠兮狠狠的用眼神刮了君千泷一眼,转而娇娇弱弱的说道,“执笑香?公子你也太狠心了吧,给奴家下那个东西。奴家其实昨晚不是有意的,谁叫公子你昨晚说要拆我们整个芜船的。我一心急就....”

    泠兮才不奢望他会那么好心放了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至少不要让他再对她做什么不利的事。

    “呵呵,放心我只是看看西域执笑香发作后的效果。这算是昨晚你对我所做的一个延续吧。”君千泷居然端然坐在楠木椅上,一脸玩味的看着泠兮。

    他的目光看得泠兮全身泛冷。

    泠兮轻咬银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她的身体此时就像是有人拿着很多的鸡毛挠自己的痒处。她才不要笑出来,泠兮小脸抽动着,举起自己洁白的手臂右手放到嘴里用尽自己仅剩的力气狠狠的咬下去。暂时的忍住了自己的笑意,泠兮在心里祈祷凌霄可以来救她、就像以前一样把她安安全全的放在自己的身边不准她哭鼻子。不过这次她是哭不出来了吧,反而会大笑。

    泠兮终于快要忍不住了,小脸憋得通红 、嘴角渗出樱桃红的鲜血。泠兮始终咬着自己的玉臂,眼看自己的手臂快要没有知觉了,可恶的君千泷居然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见死不救还不说,还摆出一脸无关紧要的表情。泠兮恶狠狠地把力气全用在牙齿上,晶莹的汗珠挂在额头上,惹人爱怜。

    泠兮眼神清冷,心里想着‘哼,你要我笑,我偏偏不笑。’泠兮拿开手臂,准备咬自己的舌头。

    君千泷当然看见泠兮把手拿开,’难道她忍不住了么,终于要笑了么?‘可是、、、、泠兮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

    “该死!”君千泷生气的抢步过去眼疾手快的点了泠兮的睡穴。泠兮轻哼一声昏了过去,一张小嘴鲜血淋淋。君千泷大手一挥,把帷帐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