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中毒 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1948字

    溪蒲栈里

    “小竹,你先去五桥一趟,把暗寻找来,要快!”小竹被剑临打晕,一醒来就跑去告诉凌霄泠兮被绑了,不见了。当凌霄翻遍整个小巷水桥无果的时候,回来却发现泠兮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凌霄警惕的发现,泠兮全身在冒汗,已经把贴身的内衣都汗湿了。白皙的手臂上一圈牙印鲜红显眼,凌霄一把泠兮的脉就知道泠兮中的事西域执笑香。连忙唤来会武功的小竹去找暗寻。只有暗寻才可以在这么点的时间里找到红莲和胭脂雪。

    泠兮的额头冒着豆大的汗水,滴滴点点都让凌霄心痛,恨不得这药下在自己身上。

    凌霄快速的为泠兮擦着脸上颈上的汗水,可泠兮的汗水实在是太多了。凌霄默默的把泠兮胸前的衣带稍微拉松一些,大片雪白 粉嫩的肌肤暴露在凌霄眼底。心跳加快了几分的凌霄竟是脸红了起来,这个冷血嗜血的暗探居然会脸红。没有人会相信,就连凌霄都奇怪,为什么泠兮每次的受伤自己都期望能保护她能让她再次调皮的冲着自己的背影作怪。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凌霄此时茫然了,到底泠兮是自己的什么?

    凌霄温柔的为泠兮包扎着受伤的手臂。染成鲜红的锦帕绽放着如火的血花。

    老远就听到小竹进院门的叫声,“凌霄,暗公子来了。”凌霄放下帷帐从窗户直接跳下去到了暗寻面前。

    “暗寻,麻烦你快去找一枝用天山冰雪冰镇的红莲和胭脂雪来。要快,泠兮中了西域执笑香。”凌霄简短的说。

    “泠兮,她中了西域执笑香?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找到的!放心。”暗寻一听是泠兮,转身就越过院墙朝着府邸飞去。只留下一串串白色的影子。

    小竹心下也十分担心泠兮,毕竟泠兮是自己的好姐妹。别看平时谁也不服谁的,小竹心里可一点也不排斥泠兮反而有点喜欢她。

    “我去看看泠兮。”小竹一个箭步冲在凌霄前面,急急的跑向泠兮的房间。

    庭院里桃树摇动,二楼窗子上一抹黑色影子只停了几秒,便消失不见。

    “谁!”凌霄警惕的追向那个黑影,跃入房间一看,泠兮还安好的躺在床上。

    ‘还好,目标不是泠兮。’凌霄暗暗松了口气,没有想到这安城竟是高手叠出,连自己都有追不上那个人。

    凌霄现实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泠兮,然后望向窗外心急如焚的期望暗寻会快点。可当凌霄望向窗子的时候一个拇指大的碧色玉瓶稳稳的放在窗格上。凌霄手一张把玉瓶吸入手中,打开瓶子一股红莲特有的雪清香味扑鼻而来。

    凌霄浑身一震,这居然是---执笑香的解药?!

    难道是那个人不想泠兮死!

    “小竹,去倒一杯热水来。”小竹才刚刚从一楼到门口,就看见凌霄的手中拿着玉瓶,气都来不及喘,听凌霄说要热水,又折身去倒热水去了。

    小竹把热水递给凌霄,凌霄小心的扶起泠兮将玉瓶中还冒着寒气的红莲与胭脂雪的汁液倒入杯中。调和后的温度刚刚好,小竹忙端着杯子。凌霄大手轻轻的捏开泠兮的嘴,一股暖暖的液体顺着泠兮的喉咙流淌着,直到心田。大约过了一刻时间,泠兮的脸色才开始有血色起来。

    泠兮只觉得自己一阵的冒冷汗,连嘴都张不开。只是睁开眼睛吃力的看着这个正在低着头给自己擦拭着嘴角的血丝的男人。

    “霄。”泠兮微张杏唇迷迷的唤了声。

    凌霄轻抿嘴角,眉头一皱、淡淡命令泠兮不准说话。

    泠兮心里却开心死了,她听得出凌霄的关心和紧张。她知道凌霄是在乎自己的,不管自己受伤还是惹祸,他都是宠着自己的。

    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滑下,凌霄温柔的拂去泪珠。眉目里全是爱怜。连他自己都不曾发现的爱怜。

    “小竹,去把凝脂香拿来。”凌霄头也不回的说,小竹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泠兮醒来,心里很是欣慰,毕竟是自己武功不精保护不了泠兮。心里暗暗的吃悔,一定要补偿泠兮。

    “这个凌霄,对泠兮才不是表面的那样。呵呵、、这两人,真是有趣。”小竹自言自语的找着凝脂香,翻箱倒柜的乱找。忽又想起来先前她看见好像是在一楼的暗格里吧。于是飞快下了楼去寻去了。正和外面箭步而来的暗寻装了个满怀,小竹正要发作,但一看是暗寻忙羞红了脸,诺诺的说了声“四公子!”

    暗寻忙着把药给泠兮,只是告诫似的看了她一眼。“以后不准乱叫,糊涂!”

    暗寻便一个转身上了楼,小竹愣了一下,又开始找凝脂香了。心里却是满满的开心,公子今天和我说话了。

    楼上,凌霄正在聚精会神的帮泠兮把脉,毕竟那药来路不明慌忙之中就给泠兮服下了,不知道有什么副作用,要是有个意外,略通医术的凌霄应该可以查出来。

    “凌霄!我回来了,药我拿来了。”暗寻风火仆仆的到了泠兮的房间冲着凌霄大叫。连暗寻的头上的玉冠也略微偏斜了一些,可以知道他是如何的急。

    “不需要了,解药已经给泠兮喝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凌霄示意暗寻坐下,还做了个嘘的手势。这才让焦急的暗寻安静下来,泠兮又睡着了。也许是太累了。

    “你哪来的解药,我这个还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拿到的。”暗寻不解的看着凌霄,气馁的把解药往小几上一放。

    “是一个武功在我之上的人放在窗上的,是什么人我也没有看清楚。不过可以确定这解药是解执笑香的,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得观察观察。”凌霄放下泠兮的手,心疼的看着昏迷中的泠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