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暂时的温暖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4本章字数:2532字

    “这里还有比你还厉害的人存在?那解药你真的确定没有问题?要是泠兮有什么事的话我不会放过那个下药的人的!”暗寻手执茶杯青筋突起狠狠的说,这个连自己都不曾伤害的女子怎么会容忍别人折磨!

    “嗯,这个不用你说我就会亲手杀了他!反正我敢确定的就是那个人暂时不想泠兮死,是敌是友以后就知道了。现在这安城中老五的人恐怕已经深入到暗月了,这事情大半是昨晚泠兮得罪了他。所以今天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泠兮就专心去做她的事情,决不能再不准她插手暗月的事情了。”凌霄暗暗下定决心,语气格外坚决。

    “呃,这个嘛、看兮儿自己吧,不过我保证这种事情没有下一次。”暗寻似是有所顾忌的犹豫了一下。转眼看着躺在床上的泠兮,这个让他心疼不已的女子,也是让他第一次在心里牢牢记住的女子。可是天下与美人谁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我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决定!四爷,我不管你的什么帝位争夺、但是我要的只是兮儿的平安,我要的,你根本就不懂!”凌霄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连自己都震惊了什么时候兮儿的位置这么重要了。

    以前除了那个女人,自己连别的女人看都不会看一眼,连这个跟了自己十年的兮儿他都是相因为师父的原因才格外照顾她,现在的自己看着这个安静熟睡的女子心里变得温柔起来。

    肯定是因为她是公主,所以他自己才这么紧张她的。

    凌霄自我麻痹着。

    暗寻站起身来,饶有深意的看了凌霄一眼。默默地离开,在凌霄的身上他已经看不到那个当初仇恨满目的影子了,他初时的仇恨已经被慢慢祛除了。

    小竹和带着寒气的暗寻擦肩而过,小竹站在房外已多时了只是听见他们在争论什么,就怀着好奇的心在外面偷听。以暗寻和凌霄的武功平时是一定知道外面有人的,现在心思都在泠兮身上就没有发现小竹。

    看着拂袖而去的暗寻,小竹心里是满满的疑问。这个平时在府邸里对下人温声温语的好王爷现在身上散发的竟是有几分暴掠之气。

    “凝脂香拿来了,凌霄提司。”小竹把装有凝脂香的瓶子递给凌霄,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凌霄一个人在那里给泠兮的手臂和嘴角擦药。

    肤如凝脂的泠兮平时根本不用凝脂香来保养,凝脂香除了可以保养皮肤外还可以治伤祛疤。

    一夜无事,坐在房瓦上的凌霄看着一轮皎洁的明月,照在这个白天下雨晚上如白昼一样的南国国都。守着这个比明月还要美丽的女子。他知道凭借他自己的实力是远远不能帮助泠兮的,是时候为她铺好后路了。但是谁才是那个让自己可以把泠兮托付给他的人呢?是谁能够助她复国的人呢?

    明月楼,清风岸、挽肩与谁共?

    月光色,胭脂香、相思泪为谁流。

    两日后,泠兮再次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凌霄面前。一身桃花纷飞的简单纱裙,淡淡的胭脂,头发中分结成两条辫子再合成一股头上别了两个小巧玲珑的小金铃,右肩上长长的青丝随意的垂在胸前,看起来既可爱又清纯淡雅。

    泠兮看见凌霄踏步进来,小步快跑的围着凌霄转了一圈,还冲他微笑。凌霄仔细的看了看泠兮,冷冷的脸色变得稍微温和一点。说出的话却依然冰冷呆板,“兮儿,你身体好了就应该去执行任务,有时间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不如早点完成任务。”

    泠兮前一刻还以为凌霄变得温柔了呢,这几天他的笑容都是水么,现在自己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居然泼自己这么冷的水。唉...是自己做多情了。

    “噢,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泠兮丧气的往外走,小竹叫住了她,“小兮,你还没有吃饭呢?等吃了饭我陪你一起去吧。”小竹把泠兮挽着朝里屋走去。

    小竹经过凌霄身边的时候顺便问了句“暗寻提司,小兮还没有恢复完全你就允许我和她一起去?”而冷冰冰的凌霄只是片刻的愣住,接着快步离开。

    “怎么?小兮你生气了啊,我看凌霄才不是表面上对你那么冷、他是口利心善,你受伤了他是最急的一个。你又是不知道,现在何必为了那么一句话赌气伤了自己的身子,你才刚刚好,别又气坏了。那可不行!”小竹拉着泠兮劝她。

    “我没有生气,他是我师父他怎么说都对,他又说得对,我是应该快点完成我的自己的任务。好了,我现在生龙活虎的,不会生病了,我们快点吃完就去一趟天下楼。”泠兮收起原本失望的情绪,镇静下来。

    天下楼是南国的首富安载的,安载平时都会在天下楼接待四方来客。今日恰好是和北朝、西域首富会面的日子,不去云府查当年的失踪案件而是去天下楼是因为这次西域来的首富是十年前云中迎接的那个使者,但是这次他不是使者的身份,而是西域的首富。单纯的看他们之间没有联系,但仔细一想为什么当年西域的使者会指明要云中去迎接,而且非云中不可的架势。这就是摆明了是要调开云中,其中的阴谋自是早已设好的。

    人来人往的安城街上,可以说是安城最繁华的地段。在这里任何一个茶楼酒店里坐着的都有可能是权倾一方的高官或者是富甲一方的商贾。而泠兮是一个只有凌霄的小女子。

    小竹扮演泠兮的丫环,毕竟进入这么高档的地方身后不跟一个丫环惹来不必要麻烦就不好了。

    泠兮此时的身份是一个千金小姐,慕名而来这个天下第一楼。天下楼的结构与这条街的其他房屋都不同,高高的屋瓴朝着四方翘起。朱红色的门柱耀眼夺目,长长的台阶上面铺满了昂贵的西域红毯。

    “真是奢侈。”小竹在泠兮的身后嘀咕着。

    “呵呵就是,不过这排场够大也不至于失了南国的脸面。”泠兮低声说道。

    大红色的西域红毯两边各自站了一排皇家卫队,这个象征着皇家权威的卫队。硬是将围观的人群分成了两边,中间空出地毯。那威严肃杀的卫兵让平常老百姓不敢靠得太近,毕竟小命重要。人群中不只是谁叫了声,“快看,他们来了。”

    齐刷刷的头都转向那边,一前一后的两顶明黄金轿子,轿门帘子全是金色的流苏。随着轿夫的停步而前后交错飘摇着,这奢侈的确证明了安载的富可敌国。卫队忙包围了两顶轿子,隔开人群好让轿子里的人安全下轿。由八个强壮的轿夫抬着的轿子缓缓落下,马上跑过去两个仆人,一个弓腰在轿子下面,另一个扶着一位中年男子。镇静不迫的脸色,玄色锦衣上精细的绣着祥云的图案,又嵌有金丝边的袖子。富贵又不失其贵气,贵而不俗。商人的精锐在里面不酝而出。

    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泠兮站在人群中看着他。又否定自己的想法,自己怎么会和这样一个富人认识呢?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吧。

    “这是我南国的首富安载!”小竹在旁边说,似是解答泠兮的疑惑。

    安载。泠兮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两遍这个名字。

    安载淡扫人群,目光短暂的停留在泠兮身上。没有人发觉,心中却也了然。你真的要离开了吗,为兄一定会帮你照顾她的。他也没有多想,一声如玉环相碰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