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慕容羽2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2223字

    “请各位暂上二楼,本人特意安排了消乏解闷的节目。不知几位有兴趣没有?”安载从容淡定的声音,天下楼里的主人当然是这位成熟老练的安载了。他的话可谓是值千金。

    那一胖一瘦的男人,随着仆人带领上了二楼。泠兮也和慕容羽转身从另一边的楼梯上去,安然的坐在慕容羽的左边。他们自是一桌落座,那个一胖一瘦首富坐在慕容羽的右边,而泠兮的左边是安载一人。并排三张紫檀木桌子,对着呈椭圆形的舞台,既有利于观赏,又有利于谈事论商。

    “各位定是疲了几分,现在就先小小的放松一下吧。”安载站起身来,稍稍一拱双手,算是客气的探问。

    “行了吧,安老弟。有什么好的就快点拿出来,别掖着藏着了。”说话的是那个胖子首富。

    “好,安阳兄爽快。”安载也不生气,爽朗的一笑。随即拍了拍手,随着掌声的落下舞台上一个个风姿妖娆,红衣白肤的女子便出现在众人眼前。手臂只挽着乳云透纱,若隐若现的肌肤弹指可破。

    同时十二个美貌的女子各自端着茶点之类的摆上檀木桌。慕容羽不像其他的人一样看着舞台,只是不是拿眼睛往泠兮身上瞟。

    “公子不喜商,为何要从商呢?”泠兮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他。

    他淡挑浓眉“那兮儿你不喜欢我,为何要和我一起坐在这里呢?”他反过来将了她一军。泠兮一怔,这个慕容羽、、、

    “那么,公子是代父应邀吧。”泠兮不相信一个菜十几岁的少年会是一国的首富,还是北朝的首富。这才大胆的猜测。

    “聪明,我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慕容羽低声回她,右手拿了一块精致的含云糕递到泠兮嘴边,这种外人看来无比暧昧的动作,让泠兮哑然,这个慕容羽干什么对才认识的我这么好?

    “好!南国美女果然多啊,啧啧。。。”坐在慕容羽右边的那个瘦子,眯着双眼眼放金光的说。猥琐的模样令人作呕,真想跑上去把他好好的揍一顿!泠兮不由得皱了皱眉,鄙夷那个人。

    慕容羽也一样,扭过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效果出奇的好,他硬是把下半句粗俗话给咽下去了。只听慕容羽轻叹一声,“只可惜是一禽兽围观美女。”

    原本不快的泠兮听到这句话,嫣然一笑。

    “西域的人都是这样的商人给带坏的,没有礼貌,扰人雅兴。”慕容羽丝豪不饶人,还故意提高声音。

    那个人是西域的,那就是白浩天无疑了。泠兮表情自然的瞥了瞥他,顿时没有人敢反驳,那个同是一国首富的白浩天居然只是眼睛闪过一道阴劣的光。果然是个行径阴险的小人模样。看来自己这次的任务可不好完成啊。

    “终于烦人的舞蹈完了,兮儿你看。”慕容羽开心的叫泠兮看舞台,收回手放在软垫子的椅子上,惬意的看着舞台。

    泠兮也跟着往舞台看去,只见白色水雾缭绕的舞台上赧然出现一个高挑的美人。她淡淡的红妆仿佛是清水里的芙蓉,清雅挺立。一身白衣飘飘,凹凸有致的身材呈现无疑。轻启淡纯“小女子献丑了。”说完就向众人行了个礼,淡然的坐在一张瑶琴面前。原来她面前还有一张琴啊,都没有发现。是因为他们光看她去了吧。

    轻拢慢捻,一曲《浣溪沙》悠悠飘出,一曲千古流传的古曲被她的手指转变成时而幽怨深长,时而低低倾诉,时而清新悦耳的动人故事。述说尽女子一生的无奈一生的曲折。在场的人无不掩面拭泪,泠兮惊异于这个女子的琴艺之高。莫不是连艺琴。但是外面流传她早已不在南国啊,没有人看见她出现在南国。谁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云游四海,还是潜伏在哪里。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在南国皇宫,南国皇帝为这次聚会花了不少的心思,也不排斥他会把这南国引以为豪的琴师派来讨好这些富可敌国的商人。但这也太大手笔了吧。

    一曲毕,众人已是锦衣沾泪,无不感动淋涕的。良久,众人才一个个拍手称绝。

    “好一个南国琴师,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佩服佩服!”那个胖胖的首富在那里使劲的拍手。

    鉴于上次的教训白浩天只是一个劲的鼓掌,一句话也不说。掌落,连艺琴浅浅的行了个万国礼,这个礼是通行于各国之间的通用礼。所以这里可以看出连艺琴的聪颖。

    “安老弟,你这个重量级琴师不错,可惜她不是我们北朝的人、要不然那我就有福了。”那个被安载称为安阳兄的人满面红光的说,大概是由于激动引起的脸红吧,估计他那么厚的脸皮一般也不会脸红。

    “呵呵,安阳兄不知道吧,这是我们南国皇室御用的琴师,除了皇上有权请她奏乐,其他人都要经过她本人的同意,不然怎么叫做艺琴绝音。”安载耐心的为安阳福解释道。

    “哦哦,原来如此啊,是听说一二,不太清楚,那请问老弟这次她是冲谁的面子来的呢?”安阳福眼睛一转,看着安载问道。

    “这,,,呵呵、安阳兄真是爱恼人。”安载笑着说。

    “唉知道不是冲着我的面子来的,开个玩笑。还有什么好的?”安阳福嘿嘿一笑,露出下巴的层层赘肉,模样甚是老实。

    慕容羽却是在一边自顾自的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呈艳红色的翡翠扳指戴在慕容羽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十分显眼夺目。

    泠兮瞥了一眼小竹,她正期待着舞台中的新表演呢。一双可爱的眼睛轱辘辘的转着,生怕哪里没有看到。

    泠兮随手拿起一杯荷叶茶慢慢的品着,那优雅的姿势倒是让一心玩扳指的慕容羽呆呆的看着她。泠兮当然发现了,姿势更加优美。放下茶杯,也回看着慕容羽,“公子有话要问?”

    “、、、呵呵没有,兮儿是太好看了,一时忘了礼数。不过你为什么不叫我羽儿呢?”慕容羽嬉皮笑脸的说,身子往泠兮这边斜靠着。那样子就像是一个相公在戏弄别家的小娘子一样。----有点无耻。

    “呃,不熟。”泠兮用手撑着下巴冒出一句。

    “啊,这个是你的解释?”慕容羽脸上冒黑线,心里直无语。敢这么无视他慕容羽。头一次,连那板着脸的爹爹都不会这样冷落自己。心里的那股倔强劲儿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失陪一下。”慕容羽站起身来就向安载打了个招呼,然后绕过桌子拉着还在不解中的泠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