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游玩 5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45本章字数:3137字

    “要是哪天我老了,能和他一起生活在这里就好了。”兮儿看着这美景心里却是想着凌霄,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慕容羽马上走到兮儿面前,嬉皮笑脸的说,“只要你嫁给本公子,白捡了一帅哥不说还得这么一处好地方,多划算。”

    泠兮真想把他高高的鼻子给骂扁,但又一想还是算了,得罪了他,不知道怎么回去。

    就啜了他一句,“没有果子,只有花又不能当饭吃,不嫁!”慕容羽再次石化。

    “呃、、、、、”慕容羽弯腰抱起竹熊,径自往楼阁里去了。那玄色背影孤单又执倔。

    不是他,你便谁也无心放在心里么?兮儿怔怔的问自己,。

    小竹蹦跳着跟着慕容羽进了楼阁,兮儿突然生气的一手把开得正艳的荷花折断,这才是我的人生,在最美好的年月里遇不到那个疼惜自己的人,那人亦不爱自己。凌霄是么?我一定要把你心中的死结解开,我会不顾一切代价。

    兮儿冷眸浅抬淡淡的看着楼阁上的青铜铃。

    “小姐,你快进来。”小竹打开一扇竹窗朝着兮儿喊着。

    兮儿这才觉得好饿,现在已接近未时了,正午早已经过了。兮儿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进了楼阁。

    如果说楼阁外面跟安城一般的相差无几,但里面却是绝对比得上安载这样的首富的闲云别院。

    宽敞干净的中屋里放着一张雕木刻花的紫檀木大桌,上面摆着一套贵族才可以享有的珐琅深色金龙樽,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里散乱的盛着十二颗晶莹剔透的圆白玉珠子。一颗颗都价值连城不说还那么随意的放在里面,慕容世家是北朝的首富还真的没的说。

    试想一个平时供慕容羽游玩的楼阁都这么奢侈真不敢想象慕容羽在秦北朝的府邸是如何的奢侈至极!兮儿平日里最恨那些凭仗家世的纨绔子弟炫耀自己有如何的富有之类的,可是慕容羽身上散发出的不是富贵子弟的焦躁高傲之气却是令人不由得想亲近他的冲动,心里顿时对慕容羽这个不显山露水的品行大增好感。

    转过中屋,恻屋里才是小竹他们在忙活的地方。一阵阵特有的饭香从屋子里飘出来,兮儿伸长了脑袋想看看他们做的什么,这里居然还有南国安城中才有的黍米。看来慕容羽是常常来这里,不然哪来的那么多菜,还有米饭。

    “嘻嘻,吃惊吧,我这米可一点也不比安城中的差,是吴县的特产精米。你先等一下,我跟小竹弄好了就叫你。”慕容羽把火扇得很大,汗水挂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那样子倒是有几分厨师风味。

    兮儿耸耸肩,看见慕容羽的满头大汗,不由得心生怜惜,忙把自己的额锦帕抽出温柔的给他擦去汗水。慕容羽正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两手更加勤快的忙着。厨房里好像就是他的天下似的,随他怎么去发挥。

    自是美人在恻,动力更多而已。

    兮儿淡淡的收回锦帕,走到正在洗菜的小竹面前弯下腰把小竹自己的锦帕拿出来也帮她擦汗。

    慕容羽顿时心里的喜意就减了不少,是自己想的太多了。香汗淋漓的小竹好笑的看着这两个人,一个郎有情而妾无意。

    兮儿趁着他们忙活的时间抱着竹熊去帮它找吃的嫩竹笋,沿着楼阁的侧面走去,后面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竹林,新长的竹笋发着竹香。竹熊欢快的抱着一根嫩竹笋就啃起来,那憨样子惹得兮儿连连发笑。轻轻的摸着竹熊的肥脑袋,兮儿满足的笑了,这个小东西长不大也好啊,至少可以这样可爱的吃东西,既淑女又不损形象。

    兮儿蹲在地上一边摸着竹熊一边慢慢的观察着这个宁静又美如画的地方,突然兮儿眼尖一亮,那不是治哮喘的么?难道慕容羽他?

    得了哮喘病!

    “兮儿,可以吃饭了。”慕容羽这时候从身后跑来,看见兮儿看着药草发呆,心里一惊。

    “额,好啊。”还好兮儿没有问他,不过迟早兮儿会知道自己的病的,只是现在他还不想告诉她。他不要她的可怜。

    “兮儿,饿了吧,我来抱它。”兮儿忙自己抢先过去抱起还在吃竹子的竹熊,“呵呵我来抱,这小东西这么可爱我还舍不得给你抱呢。走吧,我真的饿了。”兮儿迈开步伐回楼阁了。

    慕容羽暗暗思量,希望兮儿不知道这是什么,才好。

    一阵风雨残卷之后的饭桌满目狼藉,兮儿和小竹的毫不客气让慕容羽很是满足。

    “手艺不错,如果我是天下楼的老板肯定邀你掌厨。”兮儿抿了一口荷花茶幽幽的说,一张樱桃小嘴上下开合。

    “呵呵,过奖过奖了,兮儿你们觉得好吃就行。”慕容羽好笑的看着还在挑挑捡捡最后的菜的小竹很是开心的笑着。

    “额,那我们可以天天来么,反正这里又不远!”小竹满口油腻的说。

    “呃,小竹你是被吃的给诱惑了吧,还天天来。”兮儿点点小竹的额头,顺手把小竹的筷子给拿了,“别吃了,再吃你就变成一枝花了,你忘了人家怎么地动山摇的啊?”

    “我才不会,像我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才不会是一枝花。”小竹嘟起嘴巴,不愿意的把嘴巴擦干净。

    “好不容易吃一顿好的,小姐你还要管我,哼哼....是你自己怕长胖了某人不要吧。”小竹含沙射影的说。

    “喂,小竹你不记得暗寻现在可是溪蒲栈的常客哟。”兮儿靠在椅子上,悠悠的说。

    “就知道拿暗公子说事,无聊。”小竹拍拍桌子端起一盘满是油的瓷盘走了。

    “哎,小竹姑娘。”慕容羽不知道这两人斗嘴是常事,连忙叫住小竹。

    “不要你管,我洗碗去。”小竹抛出一句不领情的话。

    “呵呵小竹就是这样,其实我跟她情同姐妹,都习惯相互吵嘴了。对了,小羽羽你常常一个人来这里住?”兮儿问他。

    “恩,是常来。因为北朝没有这么好的地方呢,也没有这么多的美人。”慕容羽死性不改的调侃兮儿道。

    “只是为了这些么?依你们慕容世家的家世来说难道连这样一个地方都找不到?非要来我们南国。况且你也太奢侈了吧,居然将价值连城的玉珠随意乱放。”兮儿反驳他说,美眸直直的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看穿。

    “那个玉珠的确价值连城,但那是昨天安叔送我的十二颗玉珠而已,要是说奢侈他可一点也不比我们慕容家好到哪里去哦。”慕容羽轻描淡写的带过。

    兮儿看不透他的心思,只是觉得慕容羽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可是他们才认识没有多久,不知道的事情只怕是多了去。

    “嗯,我可不是想要听你比较谁是大富人的,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不然...嘿嘿....你知道的。”兮儿装作在衣袖里拿针的姿势。

    “恩恩,你问吧,我一定好好回答。”慕容羽似是害怕,忙正色道。

    “那个白浩天是西域首富没错,他以前是代表西域出使我们南国的使臣,他怎么突然就在短短的几年间成为了西域的首富呢?这其中有西域权贵的帮忙还是什么?”兮儿直接奔主题。

    “这个嘛,他和西域国的大祭司有密切往来,连他的使臣身份都是西域国君看在他和西域国大祭司的关系上才任命他为使臣的。”慕容羽撑着下巴定定的看着兮儿。

    “噢,哪儿说来白浩天的背景有点大了?连西域大祭司也跟他有一手。”兮儿冷静的思考着,再加上自己先前对二十年前西域使臣出使来南国的有关记载相对,一切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了。只是那西域国常年与大陆其他国并无相关密切的交往,却对一个的小小使臣那么用心是何用意?这其中的答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呵呵一没有什么吧,他最多算是西域国的一个小锣锣。不过现在白浩天的皮革生意倒是全依仗我们慕容家,所以、、”慕容羽不屑的说着,心里不解兮儿怎么对一个如此不齿的人感兴趣。

    “所以你看不起他。”兮儿接嘴道,“我问他的事情是因为他在二十年前跟一桩失踪案有关,而我只是想知道失踪的那个人在哪里而已。”兮儿知道慕容羽在好奇她为什么要问白浩天。所以干脆就告诉他,反正看样子慕容羽也不喜欢那个白浩天,也无须顾忌太多。

    “哦,难怪如此。那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希望对你有所帮助。找回那个失踪的人。”慕容羽也不问失踪的那人是谁,猜也猜到兮儿不是平白无故的找事做,肯定跟兮儿有关联的。

    “好啊,只是今天的话,希望你别跟别人说,最好保密。”兮儿笑吟吟的看着慕容羽说。

    慕容羽一时还不适应兮儿竟有如此的温柔模样,愣在那里了。这是怎样的一个桃面花相映,颜如花貌如画的人儿啊。

    平时阅美女无数的他,此刻还是微微发愣,一双眼睛就那么被兮儿吸引着,不愿意离开。

    “咳咳....小羽羽是不是在想那个失踪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其实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的....”兮儿突然把脸凑到慕容羽跟前说了这一句煞风景的话。